七十八岁老人叙今昔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我今年七十八岁了。以前我一身病,血压高达240,还有类风湿、心跳过速、胃凉、气管炎、腰腿疼等等,总之浑身没一个好地方,成年累月的吃药、输液、打针,曾被医院判为“危险人物”。正当我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时候,一九九七年有幸走進了法轮大法修炼。记得刚去炼功点时,走路都很吃力,喘不上气来,一路上是念着“法轮大法”、“真善忍”去的。没花一分钱,没吃一粒药,一年后,我身体上的多种疑难病不知不觉都好了。我深深的感到大法的超常和神奇,更坚定了我修大法的信念。

持之以恒讲真相

正在我沐浴在佛恩幸福之中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诬陷法轮功。当时我怎么也不明白,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哪里有错呢?为什么要遭此不白之冤?慈悲的师父受到这样不公的对待,我一定要为师父说句公道话,把法轮大法的美好、自己修炼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证实大法。

那时资料很少,我和同修就把挂历剪成一条一条的,用粗条的碳素笔工工整整的写上:“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师父是冤枉的” 、“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真相短语,晚上到街上贴,有时一晚上贴60至70份,少则20来份。自家的挂历用完了就到亲戚朋友家去找。听说城隍庙有卖不干胶的,我赶紧买来,为了救人从不吝惜钱。后来我们有了自己的资料点,这使我如鱼得水,白天把几种真相小册子和《明慧周报》搭配好装進自封袋,晚上骑着三轮车去发。有时装的多了,我就把三轮车放在道的一边,把多余的资料藏在草坪里做个记号,发完一兜再回来取。《九评共产党》出来后,同修放在我家两麻袋,近200本,原本准备分给其他同修发,我两个晚上就发完了,恨不得让所有的人早日看到《九评》,认清邪党,明白真相。

师父要求每个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就开始了面对面讲真相。起初给亲戚朋友邻居讲,后来到街道门市、超市、菜摊上、和遇到的同事讲,最后发展到给陌生人讲,走到哪,讲到哪。我原来在市委上班,有很多同事,因几十年了,又有很多人退休了,大家分散的到处都是。为了讲真相救度他们,我不怕麻烦,不怕路远带上可移动VCD、真相小册子、光盘,骑着三轮车去找。找到这家,问那家,去了就给他们放光盘、看小册子。有的随看随问:“有救吗?”我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就有救。一般都能退。也有不退的,但我不放弃。一趟不行、两趟、三趟……今年不退,明年还去,总之不落下一个有缘人。为讲真相得到“谢谢”的不少,被推出屋门撵出来的时候也有。有时觉的委屈:我都七十多岁的人了,为了救你们,却遭到你们的冷落。可是想到师父为救度所有的众生,遭受邪党那么大的诽谤、诬陷,还在延长时间给其机会,我还有什么可委屈的呢?

无私无我无怕心

外甥要结婚了,我坐出租车到大酒店坐席,上车后就给司机讲真相。司机一听就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法轮功有什么不好?我继续给他讲。司机又说:“我前天刚送進去一个。”我一听更着急了,就劝他:你可千万别做这样的事,对你不好,你上有老下有少,中间还有个妻子,对你全家人都没有好处,善恶有报是天理。他却说:“别说了,南边就是派出所,再说我送你進去!”说话间就来到了大酒店,到处站的是保安。司机又说:“我一说警察马上会把你抓起来!”我不为所动,对着他发正念,让他恶不起来。司机转身开车走了。

去年的一天早晨,我去同修家办事,看见楼下停着两辆警车,还围了很多人。一个便衣警察用眼直盯着我,我不能退回去。发着正念,就拐到一同事家(已“三退”)给保姆讲真相劝退后。等看见外边的警车和围观的人都没了,就到同修家问情况,连续敲了三次门都没有人回应。又去问门卫老头:这家的人呢(指同修)?门卫说:“你不上她家去了吗?”(我经常到同修家,门卫知道)我告诉他我是上同事家去了。门卫说:“被警察抓走了,你跟她这么好,赶快去告诉她上学的儿子,中午在哪吃饭啊?”我听完后,马上去找另一个同修,告诉她发正念曝光邪恶。这时同修已经知道了,刚才被抓同修的儿子已经来过了。

我们小组里有个老同修,前些日子被邪恶迫害,从看守所回来,她丈夫、儿媳轮番看管着她,不让她和同修接触,看到就恶意举报。师父的新经文《二零一零年在纽约法会讲法》下来后,我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让同修早日看到,就隔三差五的到她小区门口守着,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一天,我穿个花褂子,头戴着个帽子,看到她丈夫让人给送一车大渣進了院,我想同修一定能出来。于是我往下拉了拉帽檐,就走上前去搭话:这大渣真好,从哪买的?我也想买点。同修的丈夫没认出我也没搭理我,一直往院里走,这时同修真的出来了。我低声说:师父的新经文来了,我是送来还是你去拿?同修点了点头说:我去拿。同修趁她丈夫中午睡觉的时间跑到我家,向我倒了倒这些天的苦水,说了说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心性关,她说最难过的时候想到了死,是师父的法及时的点醒了她。我就鼓励她信师信法,坚定正念,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

同修们开法会,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地点,只要是跟我说了,每次我都答应来我家开,从来没有拒绝过。少时七、八个人,多时二十多人。

这些年来,我一直记着“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不受任何邪恶因素的干扰,稳步的做着三件事。

神奇的三轮车

我的三轮车是九二年买的,到现在整十八年,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它陪伴我走过了十三个年头了。因为年头太多了,有的地方嘎吱嘎吱乱响,我就和它沟通,告诉它:你要好好配合,咱们去救人,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三轮车好象有了灵性,做救度众生的事可高兴了,跑起来也不响了,而且又轻又快。有时遇到顶风也不退缩,发挥了超常的作用。有时我都觉的神奇,我走到哪骑到哪。一次骑着它到同修家办事回来,过十字路口时,一青年骑着自行车突然和我相撞,把三轮车给撞翻了,我也重重的摔倒在地。青年一看吓坏了,赶快问:“大娘怎么样?”并慢慢的把我扶起来。我说:你别害怕,我是好人,是炼法轮功的,我不会赖你的。你把我扶到不碍事的地方坐下,我跟你说几句话。我给他讲真相并起了化名退出了少先队,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灾大难来时保平安。我又对他说:你走吧,别耽误了上班。小青年高兴的直点头,说:“谢谢大娘!”我歇了一会儿,站起来,看了看三轮车,哪也没坏,骑着它回家了。

一天,我装上资料,骑着三轮车到市郊发真相资料。走的是土道,坑坑洼洼的,不好走,一边高一边低。我就想:我得在下边骑。可是蹬着蹬着就骑到斜坡上,不小心,连车带人都摔倒在地上。我站起来对三轮车说:你要好好配合,跟我一起去救人。三轮车好象听懂了我说的话,我骑着它顺利的发完了资料。

三轮车后边的挡板,一边插销的螺丝早就坏了,插销天天当啷着,另一边还连着一点。一天,上同事家讲真相,很顺利的把老俩口都劝退了。回到家往储藏室放三轮车时,看见三轮车的挡板顺着放在车厢里,可是路上车颠簸的很厉害,螺丝断了,挡板如果掉下来,应该掉在地上,怎么能跑到车厢里呢?悟到是师父帮我放在车里的,师父在鼓励我。我的心里热乎乎的非常感谢师父。

每次到村里发资料,我都把三轮车放在马路的一边,从不顾忌安全不安全,拿上资料到村里发。一次因为天黑也没有灯,不小心被井盖绊倒,《九评》撒了一地,立即把《九评》捡起来,只想着发资料,却忘了自己。回到家后,才感到腿脚有点疼痛。从修炼开始到现在,我摔倒过十一次,都是在师父的保护下,安然无恙。

走出剜心透骨的情的羁绊

我仅有俩女儿,丈夫去世早。我对小女儿特别偏爱,她长的漂亮,体贴人,孝敬我,有能力,会办事。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却遭到无辜杀害。若是在修炼前,我会把命搭上的,可我修炼了,要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师父说:“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我在家里放大法音乐《普度》、《济世》和其他大法弟子唱的歌曲和《神韵》光盘等,他们都散发出强大的正的能量,用神圣的大法来充实自己的头脑,抑制对女儿的情。刚开始,女儿的朋友怕我承受不了轮番的守着我,我跟她们讲:我是修大法的,知道一些人生的道理。人的命天注定,不是人能说了算的,说不定哪生哪世她欠了人家一条命呢。对这事我会看得开,请你们放心。有的人不理解,说大姨您怎么这么说话呢?是啊,我心里有大法作指导呢,常人哪能理解得了。

女儿的尸体放在冰棺里一年多的时间,我一天也没有耽误学法、炼功、讲真相。而且女儿的朋友来看我,或外甥女陪我去办事、开证明什么的,我都不错过任何机会主动给接触的人讲真相劝三退。有时早晨正炼着功,突然显现出女儿坐在车里在楼下叫我时的影子,感觉鼻子有点酸,但马上意识到不能因为放不下对女儿的情影响我炼功。每次心里只要想到了大法很快就过去了。我能闯过这么大的难关,靠的就是威力无比的法轮大法,在此,再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兑现誓约完成使命

“如果你们不配合好的话,真的是会被邪恶钻空子,会受很大损失。在个人修炼上,或者是我们集体的救人项目上都会有损失。”(《再精進》)师父一下敲醒了我,这不是在说我吗?

我和同修A认识好几年了。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九评》、真相资料小册子等,我都从她那得到,不是她送来,就是我去取。分资料、发资料、写、贴不干胶、传递信息等,我俩在一起默默的配合,共同做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她做不到的都来找我,我能做到的都去做,从不推辞。因同修的丈夫受邪党谎言欺骗,对她看的严,我上他家取资料大多时都是趁他不在家的时候,但难免有时也会碰到。因我俩经常接触,也常打电话,她居住的小区内有不少人知道我俩来往密切,就问她丈夫谁谁(指我)经常到你家吧?这可能让同修有点担心。有一天,她到我家突然跟我说:你别到我家找我了,我也不上你家来了,你也别给我打电话了,我也不给你打了。我家的人都知道你的电话号码。听她说完这些话,当时我没吱声,可心里难受着呢!噢,现在用不着我了,把我推出来了……,心里怨恨的了不得。一时短缺了资料,特别是师父新经文、《明慧周刊》要是看不到,我就象丢了魂似的,越想越生气,气的连饭都吃不進去。没过多长时间,我去找同修B,路上碰到了她,她第一句话就说:你不在家发正念,去干什么?(当时本地有同修被邪恶迫害)这又是当头一棒。我心里又嘀咕了:你还说我,你怎么不在家发正念呢?更让我过不去的是,她居然在众多同修面前说上我家她都打怵,意思是我有不安全因素。我还是表面上没吱声,也没跟她犟,在心里顶撞她了:可你也没少来我家。从此心里耿耿于怀,彼此见面时,心还是关着,形成了间隔。

因为三次都没过去,那么同样的事又发生了。这期间,我又认识了两位同修,老俩口是从外县来到本地的。有一天,他们到城隍庙买东西,有一女同修向他们讲真相,她俩告诉女同修也是修大法的,来到本地人生地不熟,接触不上同修,很着急。这位女同修就把这对夫妇家的电话号码记下来,让别的同修找到我,让我跟他们联系。我们联系上后,又介绍另一女同修到他们家。同修看到他们家环境比较好,引导他们做资料,经过他们同意后,我和同修帮他们买了电脑,由同修教。这个小资料点就开花了。从此,我们在一起学法,比学比修,互相圆容,做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可是时间长了,他们认识的人多了,来的人也就多了,这里又是个学法点,俩口子为了资料点的安全也有点怕心,就把心里话跟我说了。我心里就又受不了了,又犯嘀咕了:来这么些人又不是我让来的,这不是说我,不让我来吗?“哼”要不是我,你们能……

学了法后,觉得自己真是愧对师父。师父为了弟子的提高,一次一次的安排机会,我却不悟,不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完全降为常人,不但自己没有提高上来,还被邪恶钻了空子,干扰了同修,使整体受到了损失,还耽误了救度众生。再深入向内找,还找到了很多隐藏很深的心和不足:执著自我从而产生的争斗心、记恨心、爱面子;不向内找向外看;不能被人说,愿听好话;不为同修着想,为私为我等等好多好多人心。若不是师父棒喝,我还意识不到呢,拖了几年了也没走出这个层次。

回顾十几年的修炼,表面上做的还可以,但实际上没有真正的做到实修,还存在着很多缺点和不足。在今后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我要听师父的话,和同修们配合好,修去所有的人心,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兑现誓约,完成使命,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