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2/14/10)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

  • 福州仓山对湖派出所郑玉森监视、骚扰法轮功学员

  • 大连法轮功学员揭露马三家教养院的罪恶

  • 天津市武清区黄庄乡初级中学校长张学成恶行

  • 福州仓山对湖派出所郑玉森监视、骚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郑玉森,原是师大阳光新村居委会一位退休人员,后在仓山对湖派出所当临时工,被恶警利用来参与迫害法轮功。家住师大阳光新村的师大退休教授范可娟、退休职工王秀清、在职职工叶巧明等几位法轮功学员,经常无端遭受她的监视、跟踪和骚扰。

    骚扰王秀清老人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郑玉森到住在2号楼602室的王秀清老人家敲门,王秀清老人把门打开后,她欺骗的说:“我到五楼,也到你家看看。”王秀清老人客气的请她进屋坐,她满脸大汗的走进王秀清老人家门口里。指着师父的法像问:“那张相片上是谁?”王秀清老人说:“那是我们师父。”她就急忙往楼下走去。王秀清老人不知其中有诈,家铁门也没关上。

    之后,大概十分钟左右,就有人急急的使劲敲打王秀清老人家木门。她担心木门被打坏了,就把门打开一看,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位高壮之徒,即刻就要闯进来。王秀清老人本能的一挡,他却流氓式的用肚子顶撞王秀清老人,她站不稳被往家里面推,随后闯进一伙陌生人。后来才看清其中有一位是仓山公安分局的李斌。这伙人就这样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随意的擅闯民宅,抄走王秀清老人所信仰的法轮功书籍和资料。还被当场绑架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二十八天才被放出来。

    骚扰法轮功学员叶巧明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叶巧明在被非法关押一年之后,被枉判三年缓期四年回到家中。中共如临大敌,对叶巧明和王秀清两人都实施严密监控。

    恶徒郑玉森早年就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直到现在还不知悔改。现在又在师大阳光新村四处活动,对不明真相的人造谣生事。说什么王秀清家宣传资料很多;她还说什么2号楼302室的叶巧明被判缓刑了,现在她天天监视叶巧明,没有监视王秀清了。可是近日王秀清老人到楼下食品店换零钱时,郑玉森还特地从值班室走出来监视她。当天下午2点多,又发疯似的连喊带叫的去敲打302室叶巧明家的门,住在5、6楼的人都听到她的叫门声。

    上周天,叶巧明和儿子一同去了一趟银行。郑玉森便紧随其后跟踪盯梢。到了银行后,看叶巧明母子俩正在排队等候,她就坐在银行门口一棵树下监视着。不一会儿,又招唤来了一些闲杂人员假装在银行存取款,暗里进行盯梢、监视。看母子俩从银行里走出来了,又紧随其后跟踪至叶巧明家楼下。

    师大阳光新村居委会成员十二人,看管新大门的有三个保安;看管旧大门的有两人;夜间巡逻的有三人;再加上恶徒郑玉森共二十一人。他们都在被邪恶直接操控着来监视王秀清老人和叶巧明。特别是每当叶巧明一出门就被社区花钱雇来的人和社会上闲杂人员等多人跟随着。社区的物业费都是业主交的,这些人竟拿着业主交的钱,跟踪、骚扰业主。


    大连法轮功学员揭露马三家教养院的罪恶

    2007年,我被迫害送进辽宁马三家教养院,经历和目睹了那里的残忍情景。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强迫“转化”(放弃信仰),听见他们被打的惨叫声。

    我被封闭在一个小屋里,整整四个月,每日干活。后来我被送到弹棉车间干活又脏又累,曾被张春光威胁恐吓。赵淑琴被她几次殴打、还被上刑,齐振红被逼疯,王海英被上刑,张国珍被上刑,仲淑娟被上刑几次、还有王俊艳被上刑、卢琳多次被上大挂,马三家罪恶深重。上访的也被她们殴打,佟国珍被王燕萍等打得跪地下,盖凤珍被上刑,梅秋玉被殴打。

    马三家教养院恶警王燕萍,光天化日下就骂人打人,背后手段更下流,追随的有尤然、管林、赵干事等人。普教也经常被她们殴打,完不成任务就被打,要不体罚。

    2001年4月,大连法轮功学员张福玲,王海英、张淑芬、万冬霞、张国荣等十一人被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一到教养院,恶警苏静、王乃民、邱萍(当时是分队长)、周迁等,就强迫所谓的“转化”,方式是利用和指使那些已经被所谓“转化”的人,轮番看管新到的法轮功学员,经常不让睡觉、强迫蹲下不准站立、用手抠双眼、辱骂、踢打,长达三个多月。

    七月后,又强迫到地里拔水草,水深至膝盖处。并取消接见资格,在马三家,凡是没被恶警们折磨妥协的,基本上都不让接见,恶警们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和家属联系,但有时却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家属,造谣、挑拨法轮功学员和亲人的关系,本来是恶党把法轮功学员绑架的,但恶警却在电话里对法轮功学员家属造谣说,法轮功学员都不管家人了,故意制造家庭矛盾。

    为了争取接见权利,王海英拒绝进食,抗议迫害,恶警发现后,纠集五个人将王海英从上床拖到下床,按住强行灌食。

    为了强迫“转化”,恶警们经常在走廊里不管黑天白夜,强迫法轮功学员蹲着,法轮功学员张淑芬就曾被恶警强迫每天面壁站着,长达半年之久。王海英有一天因为长时间蹲着而晕倒,头朝下磕在水泥地上,恶警还说“真自私,不转化还得人陪”,恶警王乃民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说“不敢写,帮帮你呀”,苏静半夜来“视察工作”,手插着兜,对蹲着的法轮功学员说,“咋样,反省的怎么样?”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2001年12月那里就已经关押了近一千多名学员,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近一百多名,即使妥协的被逼写了三书的,每天还是被恶警们强迫不停的写,否则就视为‘转化’不彻底,有一个眼睛都写瞎了,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时不时的受着恶警们所谓“攻坚战”的折磨,恶警们叫嚷“想尽一切办法转化”。

    2002年12月末辽宁省恶党当局组织所谓的“帮教团”近二十多人,四分之三是男的,而且个头粗膀,半个月的时间里,黑天白夜的把法轮功学员挨个轮番的叫出去迫害,法轮功学员杜素花被吊起来殴打,王海英被关到一个房间,堵在墙角站着轮番威胁、恐吓,不让休息。第二天,人就瘦了一圈,回来虚弱的倒在床上,第二天又被叫出去连续五天五夜不让回来,不让睡觉。

    参与的恶警有张磊、张环、石宇、张小丰,这些年轻的队长由开始不敢下手打人,到后来疯狂。完全变成一个恶人,马三家教养院的罪恶数不尽数。


    天津市武清区黄庄乡初级中学校长张学成恶行

    天津市武清区黄庄乡初级中学校长张学成,自任黄庄乡初中校长以来,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想借此往上爬,而教学质量在全区却排在最后。自他任校长以来,每年都强迫学生写诽谤大法的文章,如果哪个教师不配合,扬言要开除公职,今年又强迫入过团队学生签名、按手印,向邪党表忠心。

    2009年张学成发动学生检举谁家有炼法轮功的,结果有不明真相的学生举报了资料点同修,张学成告到了派出所,致使资料点被抄,电脑、机器、大法书等被劫持,损失很大,做资料的同修流离失所,家中剩下近八旬二老,十几岁的儿子无人照管。

    黄庄中学电话 022-29347650
    直接责任人 黄庄乡派出所片警:李某 手机 13512006535  (原来董姓已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