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的修炼故事说给大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我今年55岁,原在政府机关工作(国家公务员,副科级干部),走进法轮大法修炼已经13年了。修炼法轮大法,我体会到拥有健康是什么感觉;一个人能够拥有健康的身体和遵循“真、善、忍”的精神风貌是多么的重要。法轮大法不仅改变了我自己的身体素质,让我懂得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而且改变了我的家人和周围的环境。我和家人的经历就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最好见证。

自小就因为体弱多病而对生活失去信心的我,现在认识我的人见面后都说我年轻;老爸今年79岁,天天出去和老年朋友打球、参加娱乐活动,身体很硬朗;老妈77岁,经常画画、摄影,摄影作品还在省级比赛中获过奖,谁都看不出她是心脏三处搭桥大手术的人;84岁的婆婆生活都是自理;我的弟弟、妹妹家家都和和睦睦的;晚辈们有的正在上大学,有的大学毕业有了可心的工作;我家现在经济状况很好,拥有近百万元的资产,这是我从来都没想到的。若不是我炼了法轮功,我和我家人的生活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的情形……下面就把我的修炼故事说给大家。

一、我自幼时因为常年生病而厌世

在我刚刚记事时,一次,我带着妹妹去看秧歌,看热闹的人们把扭秧歌的围成一个圈儿,一个主角边扭边对观众们说:谁好看就送给谁橘子。那次我是唯一得了橘子的漂亮小姑娘。当时的我顾不上那热闹的场面,拿着礼物乐颠颠地跑回家,自己对着镜子照来照去的问奶奶:“我哪儿漂亮啊?”奶奶说:“我孙女哪儿都漂亮。”幼时的我很懂事,奶奶膝下14个晚辈中最受疼爱的就是我,她走哪都不离手的带着我,谁见谁爱。

妈妈见我懂事早,提前带我报名去上学,学校嫌我年龄小不要我,妈妈托了人学校才勉强收下我。在学习上我从来不用父母操心,成绩也总是名列前茅,干啥象啥。老师更是偏爱我,挑选我排练文艺节目代表班级在全校演出。二年级时,我的脚踏琴弹奏乐曲节目还获得表演奖。在家里我是弟妹们的贤姐益友,在邻居和父母同事的眼里我是最懂事、一定有出息的好孩子。

但是在身体上我却没有幸福的感觉,就在上学以后的第一个冬天发现,我上学时,手和脚总是冻的僵硬不听使唤,妈妈给我穿的象个棉花球,笨笨的,也无济于事。别的同学欢蹦乱跳的,我却缩成一团,有时到了晚上腿疼的坐在炕上哭。学校劳动干不动,走远路累的不行。别的孩子玩的我玩不了,一天不是这疼就是那难受。小小的我就被妈妈带着开始了漫长的寻医之路,没有了童年之乐。我觉的活着没意思,我曾经想过死。

在病痛中熬到了学业结束,又赶上“上山下乡”。面对那些没干过的重活,一筹莫展,真是度日如年,别人说干活象是玩一样,可我总盼着快熬过这几年。

终于有了可心的工作和家庭,已经是被同龄人羡慕的我却快乐不起来。在外边我强打起精神装笑脸,回到家里就只能躺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什么也不干最好。身体没有舒服的地方,精神上也不愉快,整天愁眉苦脸的。我的状态弄得婆婆问丈夫:“你媳妇和谁不愿意?”我在想:可我难受又有谁知道?谁能体会? 家庭生活没有丝毫快乐。

那些年在气功高潮中,听说气功能治病,我不惜花钱学了十几种,结果不但身体没好,还招来了附体,有时还能嘀哩嘟噜、嘀哩嘟噜的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身体越来越糟糕。那滋味就象三九天冻成冰棍又马上進到洗澡堂一样,真的难以形容。在家里天天和丈夫吵,总嫌他不对,活得很艰难,总想一死百了。

一天,六岁的女儿一本正经的对我说:“妈妈,我跟你说个事儿,我想死。”当时我一愣,随后我抱着女儿痛哭。她懂什么叫“死”?我想的事,她怎么说出来了?得法后看完《转法轮》我才明白,我们人在另外空间有个场。原来我的情绪好坏会影响到自己的亲人!

二、修炼法轮功后展现的神迹

我永远不会忘记一九九七年一月五日,这一天,我走進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从此我走路轻松了,那种象三九天冻成冰棍又马上进到洗澡堂一样的滋味没了;口腔里此起彼伏的溃疡面不翼而飞;“坐月子”得的风湿,浑身关节痛的症状消失了,手能用凉水洗衣服了;血压低、头痛、便秘等等都好了;还有招来的那些附体都被师父给清理了。每天我包揽了家里所有的活,不再对丈夫发脾气了,对孩子也讲道理教育了,对婆婆照顾的更周到了。过去走几步就累,连上二楼都费劲的我,还几次爬上海拔千米以上的山峰,连小伙子都赶不上我,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单位的同事说我学了法轮功变了,随和了、不急了。单位领导对我的工作也更放心了,因为他们知道这个群体的人是无私的。

这部法给了我生的希望,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我的身心得到净化,我知道怎样去做人了。我每天发自心底乐滋滋的,脱胎换骨的变了一个人。

三、无辜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全国的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法轮功。面对谎言我和我的同修一起進京去“信访办”上访,告诉我们炼功后的身心变化,我们受益于法轮功的事实,说说自己的亲身体验。我们怀着对政府的充份信任,前去善意的申诉依法上访,可是等待我们的却是:被抓、被打、被关押。

在铺天盖地的谎言中,单位领导、家人、亲友在江氏邪恶集团的逼迫下,强迫我放弃修炼,可是我若放弃修炼就等于放弃我的健康身心,再次陷入修炼前的痛苦深渊。我坚决的表示:决不能放弃修炼。因此我工作的权利被剥夺,工资被停发。我几次被关進看守所,被打的遍体鳞伤。一次在例假期间,四肢还被钉在木板上,戴上死刑犯戴的40斤镣铐……

因为我向人们讲真话,曾被非法劳教,我在被迫害得测不到血压时才放回家。不久还要绑架我,使我有家不能归。警察们一次次上门骚扰,还半夜私自打开我家门,把独自在家正在睡觉的女儿吓的精神恍惚。当时我的女儿才19岁。

二零零一年,中共的执法部门绑架我,随后在市级电视台、报纸上播、发构陷我的造假录像和诬陷文章。“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是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学员的灭绝政策。二零零四年三月的一天,中共执法机关公安局及派出所的一群恶人,执法犯法在众目睽睽下砸碎窗户钻進我家,不顾哆嗦成一团的八旬婆婆,抢走价值万元的手表和数千元现金、大法书籍、私人物品。把屋里翻的乱七八糟后扬长而去。

父母、弟妹们害怕更多家人被株连,被迫对我施压;还在我被绑架后配合公安局及有关单位,把我送到精神病院迫害。强制逼迫我服用和注射过量的抗精神病药物,我的身体当时被迫害的感觉就是生不如死。

几年中,我被迫害的腰椎骨折、胳膊骨折,身体致残,不能从事体力劳动。丈夫受株连,没了工作,为了孩子上学变卖了住房, 我家经济负债累累。

接踵而来的是弟弟被暗算险些失去性命;母亲住院心脏大手术;父亲担惊受怕急速衰老;女儿工作无着落并把借来谋生的高额钱款被骗走;弟妹们为我女儿操劳;婆婆吓的再也不敢和我住在一起……

在大法中修炼受益的我,因为坚持对宇宙大法的信仰因而无辜的被迫害。丈夫避开我,亲属不敢收留我。欺世谎言使全家人对大法不敢说真话,对“真、善、忍”这唯一衡量好坏的标准都不敢承认。我更无法对父母尽孝道,无法对女儿、丈夫尽义务。全国不知有多少个这样的家庭,这样的遭遇!

四、明真相得福报

我一如既往的遵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行事,无怨无悔的走在修炼路上。我想,最好的办法是让所有的人明白真相,告诉被欺骗的人们: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功法,既修心又修命,做事说真话,与人为善,遇事忍让,处处为别人着想,能吃苦耐劳,不做有损他人利益的事。在被诬陷造谣中伤时、遭受屈辱时还在平和的理性的没有暴力的去讲清事实。现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的人在修炼法轮功,从总统到各阶层人士,法轮大法授益于百姓,福益于国家,于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告诉我能接触的人:“天安门自焚”是中共造假表演,蒙骗百姓,这个丑陋表演被世界公认为“伪案”。它几十年的历史是谎言的历史,几年来它的谎言一个个被揭穿。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世人渐渐认清了中共的本质,渐渐明白了法轮功是救人的高德大法。我的家人和我的朋友及亲戚,大多数人都退出了共产“邪”党及团、队组织。都记住了“法轮大法好”。

我丈夫、女儿明白了大法是救人的,声明了被高压下对大法所说不敬的话作废,认同并念诵“法轮大法好”,各自的状况也天翻地覆般的改变了,有了很好的工作,我们还上了外债,家中资产不断升值;私企老板抢着给我安排工作;婆婆还读了三遍《转法轮》;父母、弟弟、妹妹各家和和睦睦,事事如意,晚辈们各个明白真相后,都得了福报。

希望我和我家的故事能给还没有明白的世人以启迪,珍惜机缘,珍惜自己,为生命的永远而做出正确的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