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险与无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我一九九六年得法,风雨中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有过太多的超常和感悟,也有过沉痛的教训,好象一时说不完,下面记述了讲真相中有惊有险和正念化险的几件事。

讲真相、救度世人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的路,我们必须突破人心,走出去救人。其实,从99年迫害后,我们就一直坚持制作并发放真相资料。与此同时,我们也一直与周围的人讲着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九评》出来后,我们就结合着讲真相劝三退,首先是从自己家庭成员开始三退,之后到亲朋好友、同学、同事,邻居,还有就是多年有工作关系的省、市、部委主管部门的领导及认识的工作人员,还有与我们有平行关系的外单位同行,总之能认识的都讲的差不多了,之后我也退休了。

再后来我们就开始走上街头,面对面的对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一般见到陌生人,我们先满面笑容的打个招呼,然后说送他(或她)个礼物,如光盘,或是《九评》,开端好的,我们就接着讲真相、劝三退。由开始张不开口,到见人就讲,也是经过了很长的时间,在这过程中需要不断的学法突破自我,去除怕心、爱面子的心,还有怕吃苦的心。比如每天出去,夏天热的汗流浃背,冬天冻的嘴都难张开,但看到有缘人得救,就不觉得苦,只有欣慰了。

在讲真相过程中,绝大多数人都能接受,但也会遇到各种干扰,比如有的人不接受,也有人接到光盘后当着我们的面就将光盘扔到很远的地方,嘴里还不三不四的说着,也有的人要打手机报警。这时我们就发正念,每次也都有惊无险了。

由于那时不太会修自己,不是首先学好法、修好自己,正念足才去多救人。而是把做三件事中的位置颠倒了,把干事当成了修炼,每天学法不静心,学法就象完成任务一样。每天白天出去讲真相,晚上做资料,发正念的时间也被干事挤掉了不少。随着讲真相比较顺利,欢喜心、显示心、高于同修的心、证实自己的心不断膨胀,虽然也知道找自己,可是不等于真正的找到这些执著,又被干事的成绩所掩盖。由于一直以来做的顺利,渐渐的淡漠了安全意识,讲真相中缺少理智,不管对方反应如何,见人就发《九评》……等等原因,终于有一天在讲真相中,在讲的特别顺利的时候,被人诬告,导致我们几个同修同时被抓捕,并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而我由于长期干事不能静心学法,又有人的执著,情心、怕被迫害的心等,一念之差就顺着邪悟,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抹不去的污点。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静心学法,日以继夜的看完了师父的39本书,通过大量的学法,找自己,找到了越来越多的执著心去修掉它们。我终于从旧势力的安排中跳出来,回归大法(已在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真正的危险并不是被诬告和被抓捕,不明真相的诬告人才是真正处于危险,因他不明真相而造业,将来如何能偿还的了。而作为修炼的人,所遇到的一切魔难也都是业力和心性所致,师父让我们全盘否认旧势力的安排,连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在真正过关时,其实我们只有想到师父,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基点站在法上,无怨、无执,把所有人心一放到底就足以过关了。而恰恰是由于我们在人中修炼,还有人心,一个念不正,用人的理对待所受的迫害,那就是过不了这一关和难。尽管修炼多年,也修去了一些人心,做了大量大法的事,但基点并没有真正改变,遇事还站在人的理上看问题,所以在魔难中就跳不出来。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如果不能改变人的状态,跳出人的认识、观念,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就修不出来……

跌倒了,师父没放弃我,等着我爬起来,爬起来了还得继续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在有了诸多的教训后,我懂得了必须是修炼人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常人做大法的事,所以每天把静心学法放在第一位,学好法,向内找,修好自己,正念足,才能多救人。

从这之后,我们每天还是继续做好三件事。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几乎每天都与同修走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因每天都在接触各种人,什么样的人可能都会碰到,我们每天用法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断的向内找,讲真相比以前更加理智、清醒,一旦遇到不可理喻的人和意外惊险,能保持一个纯净、祥和的心态,慈悲的正念就会化险为夷。

有一星期天,我与一位老年同修去海边讲真相,开始挺顺利的讲退了好几个人。后来看到一个男孩,穿着旱冰鞋在海滩上休息,我们就与这个大男孩聊了起来,知道他是高中三年级的学生。我们就与他讲起了做人的道理,也谈到了真善忍是普世的真理,大法洪传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而反对真善忍就使得全社会道德沦丧,无官不贪,人不重德天灾人祸,最后讲到了三退保平安。当时这个男孩笑嘻嘻的同意三退并告诉了我们他的名字,而就在我们祝他好运离开之时,这个大男孩突然站了起来,1.80以上的高个加上旱冰鞋足足比我们高出一个头多,把脸一翻,大声的喊道:“站住,我看你们往哪里走!你们到处反动宣传,让人退党,你们反对共产党,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犯法……”声音之大,海滩上的人都听到了,很快我们就被四五十人包围。当时我们知道是他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东西控制他发恶,我们想到了请师父加持,他喊时我们就发正念,并一直直视他的眼睛,希望他不被邪恶控制干坏事。当他稍一停顿,我就和蔼的与他说:“孩子,我们并不违法,宪法规定人有信仰自由,有言论自由,我们把知道的信息告诉你,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是希望你有一个好的未来。骗吃骗钱的到处都是,而我们只是希望你好,能够平安,快和同学去玩吧。”他又大声的说:“好什么好,玩什么玩,我一走,你们又去跟别人说退党……”我们始终笑眯眯的发着正念,始终眼睛直视着男孩的眼睛,心想决不允许邪恶指使人对大法弟子犯罪……他不喊时,我们还是耐心的劝善说:“我们都是可以当你奶奶的人了,我们只是希望你多听听全面的信息,不要光听一种声音,我们能与你说话也是缘份,希望你好,你能听進去多少都没关系,以后有机会别人再与你说时,希望你再听。”这时四、五个穿着旱冰鞋的男孩喊他走。我就势说:“同学找你,去和他们玩去吧。”这时这个男孩也不凶了,一溜烟的滑走了,我们也发着正念离开了海滩。整个过程有十几分钟,围观的四五十人,加上男孩的同学,就没有一个人是站在他那边的。这群人中,也有几个人是刚刚听了真相并做了三退的人,都用反感的眼神看着那个男孩大喊大叫。这件事使我们感到现在另外空间的邪恶少了,所以大多数人还是明真相的,只要我们没有怕心,正念除恶,善念救人,师父会帮我们化解一切的。

还有一次,我们去了一个大市场讲真相,那里是一个一个开着门的店铺,我们就一个接一个的進入店铺去讲真相,大部份人都认同,并做了三退。当时遇到一个买地板的25岁小伙子,开始说什么他都不信,说什么只相信科学,天塌下来大家死。我们就耐心的与他说,我们都是有高级技术职称的人,也是搞科学研究的,而现在科学对宇宙物质的认识是很有限的,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暗能量、暗物质并不被科学所认知,而天灾人祸和人的旦夕祸福也并不是科学能掌控的。又和小伙子讲了人不重德才会天灾人祸,讲中共腐败,中国1%的人口占有70%的财富……,还讲了成住坏灭,当一个朝代也好,一个事物也好,坏透了的时候就是该灭了,这也是人不能抗拒的规律,中国古人还讲了发誓就得应誓,人不管是入队、入团、入党都举着拳头发誓说:时刻为它奋斗终生,等于把命交给它,真有天灭它那一天,你是它的一员,自愿给它当陪葬,你愿意吗?小伙子听到这,赶紧摇摇头。我们又说:你年轻轻的小伙子,这么帅气,爹妈给你的命可不是让你去给贪官当陪葬的,共产党的官贪占你管不了,但也犯不上举手发誓当陪葬,起个化名叫“顺天”我们替你在国外大纪元网站上发个声明退出少先队、共青团。抹去誓约,平安度过劫难,才有未来。小伙子终于明白了,高兴的同意了三退,还继续兴趣盎然的听我们讲述法轮功真相和大法洪传世界……也收下了护身符,我们为一个生命的觉醒感到欣慰。

之后,我们又進了几个店铺继续讲真相,正当我们与人讲时,突然那个叫“顺天”的小伙子,急急忙忙的跑了進来,找到我说:“阿姨你们快走吧,有人举报你们了。”当时我们还没有马上意识到危险,还与听真相的人继续讲。过了一小会,小伙子又跑来说:“阿姨你们快走吧,刚才听你们讲的那个小媳妇打电话给110举报你们,一会警车就来了,你们快走。”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危险,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快速的离开了。我们为小伙子明真相后,选择保护大法弟子的善行而高兴,同时也感到是师尊利用小伙子的嘴让我们远离危险。

回去的路上,我们总结为什么会遇到这事,原来是一起来的老同修,看到我给那个小媳妇讲真相劝三退时,那个小媳妇不太情愿接受,就有了争斗心,心想为你好,你还这态度,我得说你两句,就对那个小媳妇说:“她跟你说的那个事,你可不能不相信,否则怎么怎么样……”那个小媳妇听到后就不高兴说:“我就不相信能怎么了……”就有些争执起来,我一看争执,就拉着老同修离开了。应该立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间隔人了解真相的邪恶,我当时并没有及时意识到。再有,讲真相一定要善念救人,不能有争斗心,更不能与人争执,不想听也不必强求,希望以后有机会她再了解真相。一有了争斗心,带有强加于人的口气,就会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使她干出不该干的事来,同时还不能忽视发正念清理讲真相的空间场。这些都是宝贵的经验和教训,是我们今后讲真相的很好借鉴。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不断的修自己的过程,要不断的去除各种人心、怕心、争斗心、怨恨心、证实自己的心、欢喜心等等,我们要的只是善心和正念。

再有一次,我们去一个展销会讲真相,在一个卖水饺的柜台,有母女三人在经营,我们就去讲真相。刚讲几句,那个母亲就不高兴了,大声的说不好的话。她这一喊周围有许多人都听到了,我们一看她真的不了解真相,就跟她讲自焚和法轮功真相,讲中共腐败,三退保平安,讲我们如果都在家里呆着,谁能告诉你们真相,将来天灭中共时你们能平安度过劫难吗?由于同修和我两个人配合默契,一个人讲真相,另一个人就发正念,互相补充。后来那个很凶的母亲一下子就象变了另一个人一样,可怜巴巴的对我说:“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我说:“化名三退吧,别等灾难来时给贪官当陪葬。”她马上说:“好,好。”母女三人高兴的做了三退。类似这样的事情,还遇到几次,都在正念正行中化解了。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们经历过有惊有险,也多次经历过有惊无险,而真正的危险并不是魔难本身,而是在魔难中不能真正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用人心对待魔难,才是真正的危险。在魔难中不能了却人心,就走不出魔难,甚至会走向反面。

做好三件事是师尊让我们走的修炼的路,尽管有危险,我们有师、有法,在修炼的路上无论有多少惊险,我们都会义无反顾。多次的惊险使我们更加理智、清醒,并深切的体会到,只有我们学好法,运用好师尊给予我们的神通,向内找和发正念,抱着纯净的心态救人,只要有正念和慈悲,就能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就能化险为夷,就能改变人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