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否定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有一次我从网上得知,我们的一个同修在外地讲真相,被诬告并面临诬判。我就和同修一起去他家看望他的亲属,他的家人正在用常人的办法花钱求人,并千方百计的想让这位同修认错。

因为这位同修一直不配合邪恶,所以公检法的人说他态度不好,可能重判。他的亲属也认为:动员他认了错,态度好点,求人也好说。针对这个情况我们就与他的家人讲:不能配合邪恶让同修承认错误,救人没错,而且大法弟子的事也不是常人说了算的事,应该正念支持他,正念加持他,揭露邪恶的迫害。经我们几次去他家交流,他的家人也有了正念,还与我们说:从这位同修進去后,他们所作的反面工作,师父多次点悟他们做错了,有好多超常的事,当时他们没悟到。后来他的家人完全变了,再也不说他认错的事了,而是每天发正念加持他,还写上诉信,伸张正义。

后来我们想办法与外地的同修取得了联系和沟通,我们希望他们与我们一起配合营救同修,让他们尽快收集参与迫害人的相关电话,尽快上网。当电话在网上公布时,我们就下载并打印了十几份,让周围的同修给相关人员打语音电话。

除此之外,我还想应该给参与迫害同修的相关公检法系统的人员写劝善信,告诉他们大法真相,劝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给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想到后,我就与每天和我在一起讲真相的同修商量说:今天咱俩先不出去讲真相,外地那个同修被判了刑,还有十天的申诉期,我们得抓紧写信寄出去。她非常支持我,她说你起草劝善信,我去买信封和邮票,再找别的同修大家分头写信封,笔体可多样。这样我就开始写信。

写信时思想老是静不下来,也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思路,写了快一个上午,信还是没成形。这时突然有人敲门,(平时家里从来没有常人造访)我还以为是同修来找我,就想都没想的开了门。这时看到是派出所的警察進了门,我家進门右手方向是客厅,左手方向是餐厅。既然来了,我就说:请進吧,你请在沙发上先坐,我正在接收邮件,马上就来。书房里,我正在起草着劝善信,因需要参考相关资料,我正在上明慧网搜索同修被迫害的相关信息。这时我断了网,关了计算机,就出来了。一看这个警察没到客厅沙发上坐,而是坐到了餐桌旁边。我还说:到客厅的沙发上坐吧。他说:坐这就行了,不必客气。我就说:今天怎么有时间来串门。他说:最近你们法轮功活动很多。我说:是不是上面发烧又折腾你们底下打针吃药。他说:我们也没办法。我试图与他讲真相,就说现在当官的无官不贪……,他说:快别说了谁都知道,又说了一些不了了之的话,忽然话好象说一半,还没说完,起身走了,就象来时一样突然。他走后我才发现客厅的沙发扶手上放着《转法轮》和《北美巡回讲法》,卧室里的五斗柜上摆着师父的法像,并上着香。我知道了警察不到沙发上去坐的原因,是师父保护了我,不让他坐到那里。

我想警察这时能進家门也是干扰,我就坐下来清理自己,找了半天,觉得这段时间我和同修除了学法、发正念就是出去面对面讲真相,还有就是一直帮助身边在过“病业关”的同修,轮流与她一起学法、交流。再就是营救同修,我们做的都是最正的事,根本就没有时间想到自己,为什么还有干扰呢?啊,原来还有着急的心理,在帮同修和营救同修时,希望同修快点走出魔难,愿望是好的,可是在做的过程中,因为又要干这个、又要干那个,有时就着急,还有担心、惦念等心理,这也是对同修的情,也是有所求,这些心也得去。

这样我就发正念清理自己,清完自己就接着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解体所有黑手、乱鬼、乱神、和共产邪灵。

发完正念,我继续写信,我求师父加持弟子把信写出来。我感到心静了下来,也有了思路,正好我先生出去办事,中午不回来,就不用做午饭了,一气写了下去,终于把信写出来了,自己感到比较满意,拿给同修看,同修也说写的挺好。接下来我们就打印装封,准备向外发信了。

这时已经是下午4点了,因为中午没吃饭,就想早点做晚饭。当时我端了一锅水,不小心全洒在地上,瓷砖地面洒上水就特别滑,一个仰八叉,后脑重重的摔在地上,同时尾椎也重重的着地,四肢不自觉的都朝天了。当时脑袋轰的一下就象爆炸了,就在摔在地上的一瞬间,我嘴里也同时喊着正法口诀,同时心里想着师尊的话:“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当时头轰轰的,后背全是水,往起起时尾椎钻心的痛。我想我得站起来,不能在这躺着,就试图腿着力,侧身往起起,可是突然觉得两个腿不好使,使不上劲。遇事找自己,除了做事着急,我已经清理过了,我又快速的找了一遍自己最近有什么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想了一下,我们做的都是最正的事,邪恶不配考验,我们的一切都有师父在管,与另外空间的邪恶没有关系,邪恶不配迫害我,请师尊加持弟子,我得站起来。就这样我站了起来,可是腿不听使唤,好象是尾椎神经失控了,说迈步,腿就迈不起来。我就想,我的腿得听我的,你得给我迈步,就双手搬着腿说了声:“走”,往前送了一步,又双手抱着另一条腿往前送,又说了一声:“走”,就又迈了一步,就这样能走了。我想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就这样晚饭也做了,真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正念使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和迫害瞬间解体了。

第二天上午我与被病业假相干扰的同修一起学法,下午与同修一起出去,面对面的与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路上找邮筒发真相信,一切恢复正常,只是尾椎隐隐作痛了几天,现在全都好了。

修炼人靠的就是正念,而正念来自学法和实修。慈悲的师父真的时刻就在我们身边,保护着弟子。弟子无以回报,只能在有限的正法时间里精進实修,多救人,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