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言志 志存高远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古语云:“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言志,是诗人作诗的总目的,表达诗人的志向、理想和抱负等。受传统文化儒、释、道思想的影响,在我国诗歌史上,诗品与人品俱佳的文人,无不弘扬道德正义,鞭挞社会黑暗势力,仁民爱物,认为对真理的不懈追求应该是人生和诗文创作的永恒主题,无数诗人都用他们的诗歌创作来实践这一主张,陶冶人们的心灵,令人回味无穷。

孔子说:“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尚书·尧典》曾归结出“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的创作规律。在《论语》中孔子的诗教占有很大比重,把《诗经》列为儒家必修的经典之一,借助诗书礼乐等形象化的形式,教育学生,规范人与人之间的道德伦理关系,潜移默化的使道德理念深入人心,以达到修身治国平天下。

诗言志,无论是直抒胸臆,还是通过象征手法来表现自己的心曲、寓志于形象之中,其表现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或借史藏慨,或游仙托志,或借人抒怀,或托物言志,诗人在其作品中所传达出的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崇高责任感,当然,诗人对于真理的探求、对永恒的向往,可以是深邃的沉思,可以写滔滔万里江河,也可以写坚贞的松柏、傲霜的梅花、高飞的鹏鸟,或是急促的鼓点,或是婉转的琴弦,这些在诗人的笔下无不化为美妙的诗歌,并寄寓着深刻的思想意义。以下举些例子。

战国时屈原所作《离骚》,便是明志之篇。“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他“上下求索”,上天入地,朝发苍梧、夕至县圃;上昆仑、涉流沙,至西海……表达出诗人对真理的矢志不渝的追求。他通过各种鲜明的艺术形象如鸾鸟、凤凰、香草、菊花等,来表达自己敢于坚持真理,不与社会黑暗势力同流合污的坚定意志,写道:“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他颂扬古代的圣王和贤臣,如尧、舜、禹、汤、后稷、文王、伊尹、吕望、周公等,赞美其德行,“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他反复谈到“民”的问题,“皇天无私阿兮,览民德焉错辅。夫惟圣哲之茂行兮,苟得用此下土”、“瞻前而顾后兮,相观民之计极”、“愿摇起而横奔兮,览民尤以自镇”,寄托了他对百姓疾苦的深切同情。

从晋代陶渊明写的《归去来兮辞》中,人们读出了其“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操守。陶渊明自幼受儒、道思想的影响,培养了“猛志逸四海”和“性本爱丘山”的志趣,“安贫乐道”成为其为人准则。他推崇颜回、黔娄、袁安、荣启期等贤士,要像他们那样努力保持品德节操的纯洁,不趋炎附势,任何时候不违背自己的良知。他以兰、菊和飞鸟等喻志咏怀,如他在《幽兰》中写道:“幽兰生前庭,含薰待清风”,写出内蕴着芳香之气的兰花正等待着清风的吹拂;他在《时运》中写道:“山涤馀霭,宇暖微霄。有风自南,翼彼新苗”,写山村的早晨,晨雾渐渐消失,南风使新苗长上了翅膀,翩翩欲飞。他的田园诗表达出的返朴归真的心境,表现出其守志不阿的君子之节,真正做到了“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唐代的杜甫一生忧国忧民,以其自觉和深沉的社会意识,创作诗歌,其诗“浑涵汪茫,千汇万状”(《新唐书》)。杜甫有“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抱负,其诗既有“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望岳》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月浮”( 《登岳阳楼》 )的气吞八荒之势;又有“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春夜喜雨》 )的精细入微之处。他写的:“安得壮士挽天河,净洗甲兵长不用”( 《洗兵马》)、“千家山郭静朝晖,日日江楼坐翠微”(《秋兴》),都浸透着诗人爱民悯生,渴望四海升平及及对博施济众的赞美。再如他写的《水槛遣心》:“去郭轩楹敞,无村眺望赊。澄江平少岸,幽树晚多花。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城中十万户,此地两三家”,这首诗由“细雨”、“鱼儿”、“微风”、“燕子”等组成了一幅素淡恬静的江村图景。蒙蒙细雨中,鱼儿欢跃,时不时跳出水面,微微风中,燕子斜飞。使全诗不仅具有轻盈、活泼的审美特点,而且意境广阔,透露出春的气息、春的生机,给人以愉悦的审美感受。

“诗言志”的内涵非常丰富,古人说:“诗之基,其人之胸襟”、“精骛八极,心游万仞”,诗人可以把已有的事物、将有的事物都调进他的艺术作品中,而不受过去、现在、未来,天上、地下、人间的时空限制,在人们的心中显示永恒。如唐代李白在《古风》中写的“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描绘出驰骋在仙境中的美妙,充满对神仙世界的向往,这也构成了其诗清新飘逸的风格。唐代王维在《终南山》中写的“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描绘出终南山的巍峨壮丽、白云青霭的万千气象,也体现出其修道好道的高远心志和澄净心境。唐代王之涣在《登鹳雀楼》中写的“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不仅描绘了无限广阔的艺术图画,更道出了十分深刻的哲理,给人以向上的勇气和力量。宋代陆游在《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中写的“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戌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表达出其始终坚持收复失地、恢复中原的坚定信念,他一生以梅花的品格自勉,著名的诗句有:“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梅花绝句》)。

历史上伟大的许多诗人都是真理和道义的追求者和捍卫者,他们的优秀作品至今仍在展现着高风亮节、不谋一己之私的语言形象。作为社会的良知,他们备受人们的尊重,其诗品与人品交相辉映,使人们在学习、研究其作品中能学到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追求光明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