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柏根娣遭折磨四年半后出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法轮功学员柏根娣二零零六年五月被非法抓捕,零七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于十一月二十二日从松江女子监狱回家。当天出监狱之前,柏根娣呼喊“法轮大法好”。监狱当局为掩人耳目,挟持她走消防通道出监。


上海大法弟子柏根娣旧照

在监狱,现年六十岁的她被关小号四年,五人二十四小时严守;前七、八个月每天都是在毒打、铐、绑中度过的;饥、渴、困、闭;十一个月不准洗头、九个月不准换洗衣裤(包括内衣、裤)、洗碗(碗积厚垢);四年半没洗、晒过硬壳似的薄被;甚至不准饮水、不准上厕所、不准倒排泄物;往饭里倒尿、拌药;上械具、束缚铐、捆打随时侍候,直至出狱前二月;甚至关在密闭缺氧的小囚室中。为不许其在窒息情况下以头撞门,包夹犯亦曾短时间同关,立时大量脱发。

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柏根娣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在痛苦中慈悲救度迫害她的生命,证实法轮大法。施恶者在她走过极限后无耻地说:别说是我们不让你喝、不让你洗、不让你排泄……是你自己不要。

柏根娣一九九九年前为上海石化系统某部门经理,家住上海徐汇区徐家汇街道乐山四五村,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后,更加真诚、善良、宽厚。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她没过过几天安生日子,她二次遭劳教迫害(共五年),随后又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十月,中共邪党人员怀疑她组织了七二零后的一次体育场炼功,非法劳教迫害她两年,在上海市女子劳教所受到了上背铐、强制超额劳动、吃“囚菜”、不许和家人会见、通信等等迫害,但她一直坚持修炼,抵制迫害。

苦难的日子没有尽头,饥饿下的超时劳役,置人昏死的吊铐,残酷的精神折磨,没有能够摧毁柏根娣的意志,柏根娣于二零零一年十月走出了劳教所。她被开除了工作。

随后不久,二零零二年二月六日,邪党人员无任何理由又一次非法抄家、绑架,第二次非法劳教三年。据悉,上海邪党六一零恐怖人员当时要迫害她树典型。

二零零五年二月六日,柏根娣出劳教所后,仅仅因为与路人说说话,同年六月十六日再一次被非法抓捕后抄家。在看守所及提篮桥监狱医院,她绝水、绝食遭到迫害十二天,被绑在提篮桥监狱的“病”床上七天七夜。“绑”字只是一种形容,程度只有受刑的人知道。不能移动身体的姿势,使她持续不断加剧的腰痛,在前面的三天三夜里,让她无法合眼,“饿”在这里没有市场。痛苦是“医生”给予的“绑式”“治疗”;“病房”是地地道道的“刑讯室”。

柏根娣遭囚禁二十九天后于七月十四日回家。当地派出所持续派人在她住所附近监视她和拜访她的人,当她外出时就一直跟踪她;电话监听更是没有停过。二零零六年初,柏根娣为了摆脱骚扰,流离失所。

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关小号四年

二零零六年五月,中共邪党“六一零”以六月十四日、十五日即将在上海召开的六国峰会,所谓的敏感日为借口,大肆抓捕上海法轮功学员,柏根娣也是当时被迫害的一位。非法关押十个月后,于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开庭,庭审时辩护律师温海波被封口,面对法轮功学员的正义之声,邪党法庭草草休庭。几天后再次开庭,没有通知任何家属,也不让律师通知家属出庭,在零口供下非法判刑。

当时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对六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集体宣判:非法判柏根娣四年半、周立成六年、尤秀云六年半、王桂芳三年半、周琴和袁秀芳两年缓刑两年。法轮功学员周立成、柏根娣、尤秀云等四人在出庭时被戴着手铐,他们虽然形容消瘦,义正词严地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表示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行为是救度世人的大善之举,对法轮功学员的指控完全是非法的。他们还正告在场的公检法、六一零、国保国安人员:为自己生命的未来着想,停止对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周立成在大声说“法轮大法好”时被强制拉出法庭。

柏根娣被强行投入松江女子监狱,长期遭非人的折磨、关小号迫害四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