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者足迹遍天涯|瑞典•哥德堡(图)

瑞典人有幸参加李洪志大师传法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记者何平瑞典报道)瑞典位于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东部,东北部与芬兰接壤,西北与挪威为邻,东濒波罗的海,西南临北海。主要产业为制造业,产品有汽车、电信、飞机、医药、造船等著称世界的产品。瑞典的农业现代化水平和劳动生产率居西欧前列,是世界上经济发达、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瑞典的“西部窗口”

哥德堡(Goteborg)是一座风光秀丽的海港城,瑞典第二大工业城市。面积七百二十二平方公里,人口四十八万,包括周边城市的大哥德堡地区有八十五万人。它坐落在瑞典西海岸,隔卡特加特海峡与丹麦北端相望,因其处于哥本哈根、奥斯陆和斯德哥尔摩三个北欧国家首都的中心位置,有四百五十多条航线通往世界各地,这里自然成了北欧的咽喉要道,素有瑞典“西部窗口”之称。

瑞典人生活十分讲究品味。在昼长夜短的夏季,人们纷纷到国内外去旅游。瑞典已成为世界上外出旅游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还有很多瑞典人对亚洲、特别是中国这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表示出极大的兴趣,对中国的中医、气功、功夫等这些古老传统的文化充满了好奇和神秘的向往。

有福气的瑞典人通过学习班认识法轮功

一九九二年五月,一个东方古老的修炼方法——法轮大法在中国传出。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以其“真、善、忍”的法理、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使上亿人身心健康,纷纷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法轮大法在全世界广泛洪传,国外许多人是通过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介绍、或是通过互联网、媒体上的报导开始认识法轮功走入大法修炼的。与很多其它国家不同,瑞典法轮功学员中有一些是参加过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一九九五年四月在瑞典哥德堡办的法轮功讲法面授学习班认识了解功法,开始修炼的。

一九九五年四月在哥德堡讲法班期间,李洪志师父亲自教功
一九九五年四月在哥德堡讲法班期间,李洪志师父亲自教功

一九九五年四月在哥德堡讲法班期间,李洪志师父亲自教功
一九九五年四月在哥德堡讲法班期间,李洪志师父亲自教功

李洪志师父当年在哥德堡办学习班时的会场
李洪志师父当年在哥德堡办学习班时的会场

师父在哥德堡讲法学习班上耐心地给学员讲解
师父在哥德堡讲法学习班上耐心地给学员讲解

瑞典西人学员在学习班期间和师父在一起
瑞典西人学员在学习班期间和师父在一起

旅居瑞典多年的中医师王女士,很早就对气功感兴趣。当时她身边接触的朋友和学生中,大多也都是对中医、气功感兴趣的。九四年的夏天,她带着她的瑞典学生回国到北京去实习,看似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北京的中山公园里她发现了法轮功的炼功点。一炼感觉真是不一样。没过几天她有缘和她的家人幸运地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山东济南办的九天讲法学习班。对她来说,真是让她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原来练了这么多年别的功竟然都白练了……喜的是:法轮功使她的内心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宁静、祥和。她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师父!

回到瑞典后,她就一直和北京的学员联系,想早一点把法轮功传到瑞典来。她认为 “真、善、忍”这么美好,善良的瑞典人肯定特别容易接受。带着这样想法,九四年十二月她又回到了北京。九五年一月初,她又有幸参加了师父在公安部礼堂的讲法报告会,当天她还幸运的得到了一本《法轮功》和一盘法轮功的教功带,她如获至宝地带到了瑞典。于是有时间就和她的瑞典朋友们在一起炼了起来。她没想到有的人特别敏感,刚开始炼就明显感觉到小腹部位的法轮在旋转了。大家感觉特别好,都盼望着师父能早点到国外来传功。

九五年三月,李洪志先生应邀到国外传法,所到之处深受各国人民和政府的欢迎和支持。当得知李洪志老师正在法国讲法时,王女士就赶紧和法国联系,邀请老师来瑞典讲法,老师同意了。于是一九九五年四月六日,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应邀来到了瑞典。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李老师先是分别在哥德堡、斯德哥尔摩等地举办了五场讲法报告会,一次比一次人多。然后在四月十四日至二十日,李洪志老师在哥德堡的Nordengården首次举办了七天海外法轮功面授学习班。当时参加的人绝大多数是西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城市,有教授、医生、护士、工人以及管理人员等。

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王女士说:“当得知李老师要来瑞典时我特别高兴,想赶紧开始准备,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我就只有告诉所有我的朋友、病人,反正是能知道的路子吧,也发出了广告。但心里还是没底,心想在国内有六千多人来参加学习班,瑞典这儿能有多少人能来,心里老是犯嘀咕。记得有一天给老师打电话,就把这个想法跟老师说了,老师说:‘赶紧睡觉去吧,只要有一个人能真正得法,我去都是值得的。’这时我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结果出乎意料,开始办讲法报告会的时候就来了很多的人。当师父办七天讲法学习班的时候大概来了一百二十多人,其中有二十人是跟随师父从法国来的,其余的人都来自瑞典。”

中西方学员畅谈参加学习班体会

瑞典的这次学习班,李洪志老师为了减轻学员的负担,将九天的课仅用了七天的时间就讲完。在讲课期间,李老师处处为学员着想,他为了尽可能地让学员都能听得明白,反复地讲解。师父洪大的慈悲给中西方学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女士介绍说:“在办学习班期间,老师讲法解释得特别清楚、耐心哪,为了西人学员听得更明白,有时还画画图。老师花了很长的时间,一个一个地给学员纠正动作。纠正一遍,待会儿他的动作又回来了,老师又去纠正。就为一个人的动作,有时要纠正好几遍。老师特别遵守时间,强调学员一定要准时到。每次讲课老师都是穿着整齐干净,对自己要求特别严格,总是提前来,学习班准时开始。给我印象挺深的是,一下飞机见到老师手里提着一箱方便面,生活非常简朴,处处都是为别人着想。当时的人手少,我就有点急躁,回答学员的一些问题时,就带点不耐烦了。一天吃饭的时候,老师就把我叫到一边说要跟我说一点事。老师给我提出来说:‘对于这些学员哪,你一定要好好对待他们。’给人感觉老师一点架子也没有,特别随和。”

护士皮尔优(Pirjo)女士回忆起当时参加学习班的快乐时说:“我是一个朋友介绍我去的,当时只是感兴趣。我的工作让我身体精疲力尽,经常请病假,后背疼痛,整天提不起精神。但在那几天的学习班里我的身体被清理了,感觉得到了许多能量,一切都变得美好了。在学习班上我们提了很多很多问题,但李老师却非常有耐心,一个也不漏掉。李老师还耐心地教我们功法,有人动作不标准还会被老师纠正过来。”

西人学员布赖特(Bolette)一想到当时的情景,还是按捺不住有些激动,她说:“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我的师父,一位可以指引我回家的师父。当时我并不知道回哪个家,也不知道家的涵义是什么,但在我的心灵深处我知道能够回家对我的生命来说很重要。但我始终找寻不到。直到有一天我要放弃这种找寻,我想我的师父也许最终能够找到我,我在等待着。一九九五年复活节,也许时机成熟了。一天我去听一个气功课,老师没来,但一位中国女士来到了我们班上,她告诉我们,一位中国气功大师将要来到瑞典讲课。她分发了介绍课程的信息,我当时并没有马上看,但当时在我内心深处感到,我一直找寻的师父来了,这种感觉很明显。上完课后,我和这位中国女士攀谈起来,并且告诉她,我等了很长时间了,我们俩不约而同地哭了起来,当时并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哭。虽然对整个课程的内容理解得不是很深入,但是我们通过某种方式都能感觉到,这个班和我们早前所有学的都不一样。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学习班结束后开始炼功法,师父给我们纠正动作。我能感受到,动作本身很有力量,我感觉很沉很深,这是我以前从没有感受到的,因此有点震惊。每次有人纠正我动作时,这种改正动作后所带来的强烈的能量,我都被吓了一跳。有一天我们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当时我站在那炼习双手抱轮,师父就在这时给我纠正了我的左手大拇指。当时感觉到师父纠正动作时很轻,很小心,几乎感觉不到,这种感觉差异真是难以置信。从那以后,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纠正过很多学员的动作,我也会尽我所能,很尊敬的,很轻的,以至于他们不被突然地吓一跳。有一天,当我又做第二套功法的时候,我一直坚持着双手在头的前面举着,我睁开双眼,看到了师父站在我们面前,祥和地微笑着,帮助我们清理身体。”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当回忆起李洪志师父当年在哥德堡办班情景时,很多西人法轮功学员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感恩的笑容。他们十分珍惜师父给弟子安排的这个修炼环境。布赖特说:“我很感谢当时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我身边总是有修炼的人,我也很感谢师父给予我们的修炼环境,正因为有一个修炼的环境和地方,让我有可能继续修炼,让我们彼此互相支持,让我们的旅行达到十全十美。有一个修炼的环境十分重要。”

“真、善、忍”的种子在这里深深扎下了根

“修炼”这个蕴含东方神秘色彩的名词对很多西方人而言依然陌生,很多西人学员是通过在日常生活中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才逐渐清楚了什么是修炼,明白了修炼的内涵就是要修心性。

皮尔优说:“在学习班上当我第一次见到李老师时,我就感觉那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一见到他就让人很高兴,他携带的能量令我很开心。他讲了很多好的东西,做一个好人的重要性以及为什么要做一个好人。他给我的感觉非常的温暖祥和。他本身就散射着他教导的‘真、善、忍’。无论我们提了多少问题,他都非常有耐心地给我们一一解答,尽管许多问题重复提出多次,他也会很耐心地解答。后来李老师讲到修炼、修炼的意义、气功等等,我完全被吸引了。虽然当时我还没有理解太深,但也懂得这些道理很珍贵,我知道自己找到了一条很棒的路,所有老师讲的我都能明白,而且知道这些都是很真实的。”

她还说:“参加了这个学习班改变了我的一生。修炼后在工作生活中遇到不顺心的事,我懂得了如何让自己突破这些。学会了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有时要想改掉旧的习惯、不再犯错误,完全遵循‘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对每个人来说还真是一个挑战,但我们可以尝试。只要肯修,就一定能行。”

瑞典学员斯万(Sven)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就一直对亚洲的历史和文化感兴趣,当时他是听了他的一位好朋友的介绍,因此对这位很不一般的中国气功师要来瑞典办班很感兴趣。他兴奋地说:“那次传法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真是大师,我看到了大师的风采。他讲述深奥的法理深入浅出,使人感觉象流水一样顺畅。师父所讲的深深触动了我,我当时坐在那里听课时感觉非常非常的好,体验到了从前没有过的,只是坐着听别人讲话就能让我感觉到身体里有能量在流动。那些高深的法理对我启悟颇深。当听到师父谈到法轮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能量在旋转。那时候还不懂什么是法轮,但是我感受到了自己小腹部位旋转的能量。我自己也尝试练过不同的气功,但和法轮功比起来,简直无法相比。法轮功讲的是从这里一直到整个宇宙的理。而我以前练过的那些气功讲的只是祛病健身,也不过就是气这一层次的东西。修炼法轮功后,我渐渐明白了修炼应该是向内修、在提高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应该遵从‘真、善、忍’的原则。”

随后他在日常生活中,在工作环境中随时随地试着用这个标准去修炼自己,他感到还真不是那么容易。他说:“在我的工作中有时需要大声的呼喊,有的同事会说一些脏话,这时要想做到‘忍’还真觉得很难。有的时候做到了,觉得挺高兴。没做到的时候就试着向内找准备下一次做好。他们都象镜子一样把我的心照得清清楚楚,看你是否真的明白了。如何修炼,自己越来越明确了。一开始我们没有很多的资料,但是我明白他的核心就是‘真、善、忍’。明白这个是最重要的了。”

纯朴善良的瑞典人很珍惜和法轮大法的万古机缘,在李洪志老师离开瑞典后,为了让更多人能了解法轮功,这些在大法中受益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除了每周日坚持在炼功点炼功外,还多次举办九天讲法录像学习班,一直坚持了几年。参加的人越来越多,当时大家都想有一本瑞典文的《转法轮》。为了满足大家的需要,一些瑞典学员开始自己翻译。在翻译过程中他们一丝不苟,第一遍不行,又翻译第二遍;就这样瑞典文《转法轮》在九七年十月正式出版。“真、善、忍”的种子在这里深深地扎下了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