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圣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我九八年得法修炼,在大法修炼中已经走过了十二个年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与同修的互相配合、相互鼓励中走过正法修炼的这么多年,自己的修炼心得,应该拿出来了。

一、得法之初

我出生在书香门第,良好的家庭教育氛围培养了我单纯、沉静的性格,九八年四月份,我在亲戚家看到了《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和《美国第一次讲法》三本精装的大法书,我用了整整一天快速通读了三本大法书,在看书后的第一天晚上的睡梦中,伴随着砰的爆炸声,师父给我炸开了天目。接下来,我看到了法轮旋转时比台风还要威猛的威力,并且看到自己拿把斧子,劈开一扇关满饿鬼的大门冲向一条大道,在身后有条长蛇追赶时,我对它说:我不怕你,因为我有师父了,那条蛇问我师父是谁?当我说出师父名字时,那条蛇逃跑了。

得法之初真是幸福的日子!每天清晨,我早早起床到炼功点炼功,晚上到学法点参加集体学法,周末参加集体洪法活动。我发现自己身前身后都有法轮在旋转了,我到哪儿,法轮就跟到哪儿,正转反转,身前是无色的,身后是彩色的,坐下来时会看到腹前有个明晃晃的法轮在转,每天我都凝视着眼前的法轮,感到大法真是太殊胜、太玄妙了。有时在睡梦中,自己的元神会飘出身体去另外空间,另外空间是人世间看不到的那么美好、纯净;有时,师父给我调整身体,在睡梦中我被定住,一双结实的大手按住我的腰部,然后以腰为轴心身体被快速旋转。

我在炼功后的一个月内,困扰我多年的胃溃疡、鼻炎不翼而飞,周围人都说我精力更加旺盛了,人也变白变胖了。这一切,都如师父在讲法中所说的那样,一个个都在我自己身上被见证。

二、走出迷茫,与同修共建资料点

二零零一年夏天,当地一位同修找到还在迫害的魔难中迷茫的我,同修领我到网吧上了大法网站,当看到师父法像和已经发表的正法经文和发正念手印后,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同修教会我上网,每天我都到网吧上大法网站并用邮箱与同修互相交流切磋。后来,这位同修从外地拿来真相材料,我们一起走上了师父所要求的讲真相、证实法收救众生的路。

二零零二年春天,一位被迫害流离失所的同修甲联系到了我,同修看到当地有很多同修被迫害的有家不能回,就与其他同修来到我所在的城市,同修们商量要建立资料点,但是缺少资金和同修的支持。听了同修的想法,我高兴了,我知道师父赋予我什么责任了,建资料点这正是我也希望的,而且那时因为我的工作收入比较高,理所当然应该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用于救度众生,其他同修也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大家买来一体机,当地的资料点终于在同修们的群策群力中建立起来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我安排好工作和家庭,每周都到与同修约好的地点接真相材料。流离失所的十几个同修,在近一年的时间中,把我们那个县市的二十多个乡镇都铺满了真相,电线杆上、墙上、街道里到处可见“大法好”的真相,迷失的同修也一个个被找回来走入了整体。

同修们大面积讲真相触动了正法中要被清除的邪恶,当地国安开始在各单位的大法同修中追查真相资料来源。单位领导配合国安在同事中调查我,并给在同单位工作的我丈夫施加压力,于是家庭矛盾来了,丈夫一改温文面貌,开始对我动粗,要我彻底脱离大法,否则离婚,单位纪检部门专门成立小组对我攻坚,六一零办公室隔三差五的找我谈话,扬言:不拿出揭批转化书连同你丈夫一起开除工作,看你一个女人家没了丈夫、没了工作怎么活?同时间在外流离失所的同修相继被跟踪绑架,十几个人的资料点剩下了几个人,形势真是坏到了极点。

我与同修甲商量,我决定离开工作单位去资料点继续与同修们走下去,临行前,我给单位领导和昔日同事每人邮寄了一封真相资料信,给丈夫留言表明自己不能离开大法,这样在零二年底我来到了资料点,与同修们一起挑起了资料点的担子。

三、清除邪恶,配合同修维护资料点

资料点的生活清苦到了极点,什么都没有,租的是破农舍,冬天没有炉子,除了破木板床,破被子和做资料的机械,吃饭桌子都是同修们自己搭设的,而且我看到长期流离失所的同修的内衣、内裤都已经补丁摞补丁的了,女同修就更别提用什么化妆品了,这对于一直生活在优裕中的我真是个莫大的考验。记得那时,我问自己能不能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走下去,师父看到了我的疑虑,晚上在睡梦中,我梦见自己在学校的体育场上参加跳高比赛,我学生时代跳过的最高度是七十公分,可这次,不但轻松跳过了七十公分,加码到了一米、七米、最后跳过了跳杆的极限。师父的鼓励给了我信心,我决定与同修们走下去。

资料点的同修们都互相体贴,冬天我与同修大姐挤在一个被窝里,大姐用她温暖的双手为我焐脚,白天大家在一起读法、到点发正念,然后按照分工做资料、装订、送资料,晚上大家分伙出去撒真相张挂真相条幅。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同修甲与我商量,考虑到我长期在这个城市工作对这个城市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同修打算让我到另一个城市的资料点上去,当地的事情由外地的同修过来做更能发挥大作用。同修大姐把行李送到我的肩上,叮嘱我要正念正行,要我记住《转法轮》中关于“大根器之人”的一句法:“我们在传法传功过程中很多人觉的法也挺好,可是做起来很难。其实我觉的难与不难,看对什么人讲”,这样,带着同修的嘱咐,我告别了熟悉的同修,搭车去了另外城市的大法资料点。

这个资料点比较大,供应省内其他一些县市的资料,同修们各负责一份,分开居住,互不来往,只有资料点负责人方(化名)同修来往于各资料点协调资料的分配运送。为了整个资料点的平稳运行,各资料点的同修平时都不出门,资料点负责的同修担负生活必需品的供应和资料物品的运進运出。这样一来,除了生活环境的清苦,我又面临一个新的考验,那就是长时间不能出门与世隔绝的独居的寂寞。每天除了学法,发正念,就是做资料,有时候感觉自己跟做资料的机器设备一样不需要了语言,没有了思维。记得有一次,寂寞极了我就跑到院子里看星星月亮,还是心不静,我就回到屋里听mp3里的师父的《广州讲法》,mp3里传来师父严厉的声音,那一刻,我震惊了,知道师父在看着我,也知道自己已经放松了正念。从那以后,我开始大量的抄法、背法,渐渐的人心消散了,在与协调同修不断的交流切磋和自己的不断精進中,大法的法理也不断的展现给我,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成了我生命中的全部内容。

后来,资料点上来了一位老年女同修,我终于有了可以说话的伴了,可以一起炼功、学法、发正念、做真相。每天的整点发正念大量清理了另外空间的邪恶,有力的维护了资料点的稳定。

记得零三年夏天的时候,江贼到我们那里,另外空间的邪恶大量的拥入我们地区,所有的大街小巷、胡同道子、还有众生家的庭院、房顶、窗户上都是满满的奇形怪状的邪灵,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连绵的阴雨天,用天目看另外空间都是黑乎乎的了,没有一丝光明,而且,邪灵在众生家里开始附体纵欲败坏人类。资料点协调人及时把江贼到的消息通知各地区同修,经过各地区同修两天两夜发正念清理,等到云开日出的时候,我们得到消息,江贼溜了,大家很遗憾没能把江贼消灭在本地区。但是,正念清理后的另外空间天清体透,随之带来的头脑清醒和轻松是以前大家没有体会过的,而且我还看到,每个大法弟子的头顶上方,都有一把旋转的“大伞”在转,就象古代皇帝出行打的那种带荷叶边的伞一样,非常殊胜,同修们都很高兴,知道师父在看护和鼓励大家。

我在资料点呆了近一年的时候,负责人方同修有一天告诉我,说我的丈夫要与我离婚,我的父母离家出走在各处寻找我,方同修问我要不要跟家里联系一下。

四、放下人心,建家庭资料点

丈夫要与我离婚的消息勾起了我对丈夫和三岁女儿的思念,还有对年迈父母的牵挂,人心造成了我修炼状态的不稳定,考虑到整个资料点的安定,我与方同修商量想回家从新开创修炼环境,方同修很不放心,再三挽留,我最后还是决定回到家中,这样,零三年底我回到了家中。

打开昔日温馨的家门,看到的是人去楼空,约丈夫见面,丈夫就给我四个字:“等着离婚”。敲开公婆的家门,昔日和睦的一家人都已经冷若冰霜,只有三岁的女儿看到“客人”来了,笑呵呵的拉我去听她弹琴。一年的分离,女儿已经不认识我了,我抱起女儿,告诉她我是妈妈,是她的亲妈妈。女儿笑了,说了句:“你是妈妈啊!”

我带着女儿来到父母那里,父母把我推到屋里关上门上了锁,随后打电话问哥哥们怎么处置我,哥哥们说把我关起来,看我还炼不炼法轮功。同时间丈夫打来电话说单位已经把我回来的消息报告了国安,国安扬言要抓捕我。父母限制了我的進出自由和活动空间,白天把我锁在屋里,晚上女儿睡着了才让我到院子里透口气,但是得父母轮流跟着。

我想不能这样下去,我还得继续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的路。我站在冬日夜幕下的院子里,在老父亲面前炼起了动功,随着胳膊抻出,我听到了师父洪大的声音从空中传来“顶天独尊,千手佛立”,我知道师父就在自己身边。老父亲穿着棉衣气愤的坐在那里看着我,我心生慈悲,舒缓的炼完了动功,我想,总有一天,老父亲会理解大法真相,会理解这个从小在他臂弯和读书声中熏陶大的宝贝女儿,他会为自己女儿追随大法的坚定自豪,现在一切的不顺都是过程中的事,最终大家都会认识大法。

我想我该走了,可是父母和家人不理解我所有的积蓄用于了救度众生的行为,他们拒绝对我任何经济援助,以后的路怎么走呢?我想起师父的法:“你们是修炼者,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你们自己所证悟的一切,你们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们自己走的这条路中产生。绝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正在我考虑今后的路怎么走的时候,我的一位老朋友听说我回来了,打电话给我的父母,要我去她公司帮忙。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又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那个城市。

我到了朋友的公司打工,在那期间,法院把丈夫的离婚起诉送到了我手里,我拒绝离婚,最后婚没离成,但是从那以后丈夫再也没回过家。对于国安的骚扰,父母和哥哥们心很正,对他们说只要再迫害我,家人就不惜一切代价告他们,因为这一切带给家庭的灾难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我的整个家庭是直接受害者,国安在家人的正气面前收敛了恶行。

那是一段剜心透骨的日子,经济上的拮据自不必说,一日三餐都不保,对丈夫难以割舍的情更是时常袭来,感觉周围的空气分子都好象在拿刀子割自己的心一样,生命中,师父成了精神上唯一能够依靠的亲人,每天能做的就是下班后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阳台上学法,背法,从大法的字里行间体会师父的慈悲,鼓励自己走下去。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看到了自己的人心在另外空间的展现,天目中看到另外空间的我是个修炼人形象,可是怀里却抱着一丝不挂的丈夫,我想起了师父讲的关于男女双修的法,于是每天正念清理掉这些在内心和另外空间不符合法的败物,渐渐的,人心消散了,我的正念强大了起来。

我想该建立家庭资料点了,可是身无分文的我资金从哪里来呢?我找到最疼爱我的哥哥,希望他能帮助我找份收入高的工作。哥哥是大学教师,认识能力很强,听我详细讲完大法修炼心得后,用经济学原理分析说:“看来大法是一个值得投入、会有巨大收益的项目,认定了你就去做吧,但是要讲清大法对生命有什么益处,而且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这跟教育工程是一个道理。”听完哥哥的话我笑了,哥哥给我一笔生活安置费,并在我以前做了一年资料的城市找了份月薪六百元的工作让我先干着。

这样,我联系到技术同修,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的家庭资料点终于建立起来了。

五、勇猛精進,与同修共同收救众生

资料点建立起来了,同时间,我的经济条件有了好转,父亲打来电话说,最小的哥哥给我找了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我去上班的那天,发现在另外空间,公司的老总已经摆好盛宴在等我了,师父说过“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众生真的在等着大法弟子的救度啊!我在这个公司呆了三年多的时间,劝很多的同事三退了,有的还看了大法书,表示以后一定修大法,而且,我发现,只要被讲明白了的众生,不出一个月,都陆陆续续的找到了好工作走了,然后自己的身边,又陆陆续续的多了新的面孔和需要救度的众生。

众生渴求被救度的心真是无法形容。记得单位来了个当兵的,言行简直下流到了极点,我对他生了厌恶,一直没对他讲真相,心想,这样烂的人品不叫人渣还叫什么,配听大法真相吗?当兵的住在我的隔壁,同宿舍的女同事有一天告诉我,当兵的每个周末在我回家时,都会撬开我的门锁拿东西用,我很生气,没理他,可有一天,他叫住我说:姐,我看完你床头的《转法轮》了,每个周末你回家时,我都撬开你的房门拿来看,看两天再给你偷偷的放回去”,我听后咯咯的笑了起来,他却一本正经地说了句:法轮大法好!从那以后,我不再看人的表面。

我很勤奋,知道珍惜时间,每天下午下班后,自己在街上简单吃点,然后去图书馆学法、听法,回宿舍的路上把头天晚上装好的真相信投入邮箱,每天四个点的正念都不落下,而且,多年来我一直坚持每天早上发三个点的正念,大量的学法和大量的发正念带来的直接效果,就是资料点的平稳运行,还有修炼环境的一步步好转以及亲朋的从方方面面的帮助和保护。我惊奇的看到,在另外空间,我拉着一辆载满重物的大车,父母哥哥们都在车两边帮忙推车,脾气耿直的爸爸厉声叱喝着路边欲图抢劫的劫匪,而且,我还发现,自己从睡梦中不忘除恶醒来时,亲朋们竟然都在身边围着我看自己在梦中怎么动的念,在我看来沉迷于名利的大哥竟然提醒我要静心学法,大法修炼真是神奇啊!

每周星期五下午,我都要赶坐三个小时的大巴回到家里,然后用两天两夜的时间全力投入做真相资料,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同时运行,每周要做出百本《九评》,还有周报和真相小册子和光盘,才能满足同修救度众生的需要。原先在资料点上呆的那一年时间,由于已经很好的磨炼了自己的耐性和独立性,从耗材的购买到机器的维护检修,我都是一个人独立完成,跑進跑出,自己联系耗材的购买和运進,抱着成箱的打印纸爬五楼,抱着电脑主机去维修。

一个人,长年累月的独立运行,有时寂寞会从心底油然而生,黄昏中站在寒风中等车时,看着身旁的世人偎依而过,孤独升上心头,这时师父的声音传过来:“得有不断的向上攀登的意识”(《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炎热的夏天,关掉风扇大汗淋漓裁切《九评共产党》时,师父的法传过来:“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深黑的夜里,从睡梦中起来为喷墨打印机更换纸张时,耳边响起一句法:“德这种物质是我们吃了苦,承受了打击,做了好事得到的”(《转法轮》)。

是啊,我有寸步不离的师父啊,师父最知道自己,哪怕自己一个细小的念头和生活的一个小细节,师父早就了然于心了!

我的家庭资料点一做就是四年多,四年中同修们互相配合,从方方面面运用自己的特长圆容着正法所要,有的出钱,有的邮寄真相,有的担负纸币的兑换,有的编地方小册子。我梦见同修家地里的果子都被捡了起来,果子一个个又大又沉实,篮子一个个装的满满的在地头上摆着,我自己世界里的众生也越来越多,每一层天体里都硕果满枝头,众生都祥和有序的生活着,孩子们背着书包去上学,学的课本都是大法中的内容,自己从每一层天体飞升而过时,耳边响起的是宏大的圣乐和众生的颂歌。

正法修炼真的太殊胜、太伟大了!大法真的是宇宙生命的圣殿,大法弟子按照正法所要求的去做的过程,原来是大穹生命真正自救的过程!

六、破除旧势力迫害,继续走正法修炼的路

在零七年底的时候,我上班的单位忽然因为行业注册资金提升被停业了,这可不是小事,经济上没了来源,资料点怎么能平稳运行下去呢?我在家里呆了一个月的时间,找了几个工作都没成功,父亲帮我做了笔生意也赔了,自己和家人都被搞得焦头烂额,资料的供应已经不及时了,同修们都在着急,有的同修干脆建议我不工作,拿资料点的钱维持生活专心供应资料,我意识到自己的修炼状态已经不对了,也觉的不工作花同修拿来救度众生的资金是不对的,师父给我的路肯定不是这样。可是问题出在哪里呢?我不再去考虑经济上的问题,而是静下心来大量学法,仔细查找自己。

在学到“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时,我看到了自己修炼中的问题了,我看到自己急于解决问题的状态其实已经在走西医拔牙的路了,不但没解决问题还耽误了时间,损失了资金,而且,在长期的担负资料点的过程中,因为自己为了赶做资料,个人修炼状态已经开始走偏了,自己和同修们已经把做事多少当作了修炼,好长时间,大家在法理上已经没有什么深入的认识,已经不能保证救度众生背后那颗心的纯正无私了。

我停下手中的事,开始和同修们在法理上交流,并建议同修自己开创家庭资料点,几个同修买了电脑,开始做光盘、小册子、打印纸币了,这样我终于轻松了,也开始集中精力解决经济上的困难。

我打算在家里办个学生课业辅导班,除了有家里紧邻学校的便利外,我还能有充足时间做材料,可是打算出去张贴招生广告时,那颗虚荣好面子的心蹦出来了。我从小在同学和老师眼里都是优秀生,我和丈夫原本都在金融系统工作,有人人羡慕的婚姻和工作,自从自己被单位非法除名后,丈夫又跟我离婚,在单位家属院里,原先熟悉要好的同事都不再跟我来往,要是自己在大家眼前再经营个不起眼的辅导班,大家会怎么说呢?

我跟同修们交流,同修们笑了没说什么,我明白了,放下一切人心,第二天,写好了广告词,做了一个大大的横幅张挂出去了,过了几天,有电话打来询问辅导事宜及我的教育资历,我都一一解答,可喜的是打电话的竟然也有我昔日的同事,我同样以祥和愉悦的心态接待他们,听得出,同事们着实吃惊不小,过了一个星期还是没有人来。我发正念清除一切障碍,让有缘人来结缘,正念清理中,我看到在另外空间,学校的门被打开,孩子们一拥而出赛跑般冲我跑来,跑得快的孩子被排在了前面。

终于,结缘的孩子来了,为了提高辅导质量,我提高了辅导学费仅收了四个孩子,并与学生家长签订了辅导合同。这样我不用离家经济问题就解决了,而且还有充足时间修炼了。后来这四名孩子都做了三退,课业成绩从班级倒数留级上升到了前十名。

在零八年恶党奥运前夕,几名同修被跟踪遭绑架牵涉到了资料点,在邪恶的眼皮底下,赶来的同修运走了机器设备和所有真相及耗材,恶警扑到我家里,一无所获,把我绑架、妄图非法劳教我,在同修们集体正念清理,国外同修及时电话震慑邪恶,以及家人不懈的营救下,我回到了家中,在此感谢国外同修的正念营救!为了避免当地国安的监视给其他同修带来损失,家人帮助我在外地找到了一份收入相当不错的工作。

我告别了一起合作多年,继续挑起当地救度众生担子的可敬的同修们,来到外地,边工作又继续走正法修炼的路,随着经济条件的丰裕,我学会了用手机讲真相,这样我又走上了用手机收救众生的正法修炼路!

师父说过:“人类社会就是我大法弟子修炼的大炼功场,在哪里都能修炼,就看你修炼的精進和不精進”(《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在以后的正法修炼路上,我还会继续走好正法修炼路,勇猛精進,收救更多众生,回报师父的浩荡佛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