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无反顾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一九九七年我得了不治之症,被医院判了死刑,后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我第一次听师父讲法是从第七讲开始听的,可我一听就明白了我所遭遇的一切不幸都是因为生生世世造下的业的缘故。

小时候我的身体就不好,胆子也小,不小心踩死虫子或看到别人打死苍蝇都吓出一身冷汗;过年家里杀猪、杀鸡什么的,都得把我送到别人家,过后才能回来。九岁我失去了母亲,开始了漂泊的生活,哥哥家、姐姐家、叔叔家,到谁家生怕惹人生气,胆胆突突的过日子,后来想到了死,但是几次都没成功,总象有人保护着我一样。学大法后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月后,我的一身病不治自愈,感到了大法的神奇,丈夫、女儿也相继得法,我每天坚持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洪法,沐浴在浩荡的佛恩之中。

“七•二零”邪恶打压如天塌一样,心想这么好的法根本不是媒体说的那样,因此進京上访。我遭绑架、拘留及劳教,由于各种压力和法理不清,摔了跟头,走了弯路长达四年之久。四年中,虽没学法炼功可心里知道大法好,也知道师父还在我身边,在管我。

师父又给了我一次机会。二零零四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走回到大法修炼中。一回来我就在心里默默跟师父说:“这次哪怕我修的慢也要踏踏实实,实实在在的走。一定要理性、严肃的对待这部法。”师父告诉我多学法、多发正念,就这样我每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基本就是学法、抄法、发正念、炼功。一个星期后,同修拉来了一车耗材到我家,让我保管,我那时怕心重,思想业也重,时不时它会往我头脑里打出不好的东西,吓唬我。我就背关于思想业方面的法并分清好坏,再积极主动去清除,并不断学习师父给学员的文章《去除魔性》一文的评语:“认识的非常好。在对于思想业力的反映上和邪恶势力给我们所制造的破坏,我们向人讲清真相,都是在采取主动清除魔而不是纵容和消极承受,但思想和行为一定要用善的。”(《精進要旨二》〈评注一〉)可是我的怕心还是很重,出门不敢回家,回家又不敢出门,情绪压抑。我实在承受不住,跟同修说:你快拿走吧!同修说:你让我往哪拿?你家条件好,全家都修炼(那时别的同修家因邪恶的迫害家庭环境基本没打开),再说这都是救人的东西,你怕啥!就这样只好留下了,可天天还是提心吊胆。于是我就背《洪吟》。可没几天同修又给我搬来一台电脑让我刻光盘,说同修等着光盘救人呢!没人刻,就你有时间,就得你刻。当时差点把我吓晕了,我一边哭,一边说:“你们当时告诉我什么都不让我做,只要学法就行,为什么现在这样?”同修说:“没办法,修炼就是这样,就得千方百计救人。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我只好把电脑装在一个柜子中,用完后用锁头把柜子锁上。那时我对“救人”还不太理解。

又过一段时间同修又拿来两台激光打印机,让我做资料,说:同修下屯急需用,让我快点做。这下把我吓得两腿发软,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大气不敢喘,好象随时就会死。我丈夫和同修看我那样,就跟我一起学法、切磋、发正念,并告诉其他同修为我发正念。就这样,我一天天好了,也明白我为什么要学这部法,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是我下世前的誓约。

当我悟到这一点时,我就毫无怨言的接受了这些救度众生的法器,并把电脑从柜子中拿出来,在心里跟师父说:“请师尊加持弟子,师父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您讲的‘朝闻道,夕可死’的法,我能理解,这法我学定了。”

随着集体学法,法理一天天加深,心的容量也扩大了许多,怕心渐渐离我远去。后来同修说,不能光做资料,还得讲真相。我就从家人开始讲,逐渐的对陌生人也能讲了。晚上发资料,我看到资料都闪闪发光。因正念强了,刻光盘的速度,由五分钟刻一张提高到一分半钟刻一张,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加大学法的力度,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还去帮助掉队同修走回大法中来。在这过程中对照同修找到自己很多隐藏很深的私心,在法上归正自己。有时受到干扰,就对旧势力说:你不配管我,我有师父管,即使我有漏,有真善忍给我归正,你强加给我的一切我都不要,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你赶快离开我。再干扰你就得被销毁掉。我这样一说,干扰很快就消失了。我想这就是“正念”。

我的性格比较外向,有的同修问我,你怎么没有妒嫉心(其实我也有)?我说那可不是好东西,我能要吗!江魔头就是因妒嫉师父和大法而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我能站在它那边吗?众生在迷中什么也不知道,修炼的人谁有这颗心都得去掉。当我看到有的人对世间名、利、情看得那么重,争争斗斗,我更加看透人世间的险恶和丑陋,促使我把人的一切看得更淡,更激励我加快回家的步伐。

这就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部份,过程中有苦有泪也有乐,有偏执,也有茫然和磕磕碰碰。但是有师在、有法在,大法弟子就无所不能。让我神的一面神起来吧!慈悲一切、善待众生,听师父的话,认真做好三件事,义无反顾,跟师父回家。

个人体悟,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