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

一、听师尊话,师尊咋说就咋做

揭露邪恶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发表的《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中说:“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

听师尊话, 师尊咋说,我就咋做。我就把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在证实大法,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这三年多里曾三次被邪恶绑架、勒索家属钱财(从北京回来,因脚有伤,三年非法劳教因身体不合格,被所谓的保外就医,二次共勒索三千元)、抄家,并非法劳教等事实经过全部写出来,曝光邪恶。在写的过程中,我体会到曝光邪恶迫害的同时也是在窒息邪恶、清除邪恶的过程,同时也是提高自己的过程。

二零零四年,我又被坏人构陷遭绑架。两个多月后,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以所谓的“保外就医”形式回到家中。在参加当地一次小型交流会之后,自愿参加酷刑模拟演示。模拟演示就是将自己曾遭受的酷刑迫害真实的演示出来。我毫不犹豫的将我被绑架关押在公安分局、看守所、劳教所期间所遭受的毒打、电击、被野蛮灌食并加戴连体手铐、脚镣(10多斤重)等酷刑真实的演示出来(遗憾的是我事先不知道,要穿上当时穿的那件衣服就更真实了)。

一周后,我写的揭露邪恶迫害的事实真相,配酷刑模拟演示图在明慧网上发表了,几天后编辑到当地真相小册子中在本地大面积发放。对本地邪恶起到极大的震慑作用。

我没有怕心,也没有想邪恶知道我家,会不会因此而招来迫害的不正念头。因为我知道这是听师尊的话,向当地民众揭露这场迫害,让民众真实的看到邪党对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多么的邪恶与残忍。更有力度的讲清真相,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众生。同时也是我们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必须要做的。师尊讲法中讲过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曝光的过程就是清除它的过程。邪恶迫害你,你不揭露它,那不就等于默认它了吗?滋养邪魔,那它可就随时随地钻你执着的空子。听师尊的话,站在法上,走师尊安排的路是最安全的。我这个点是从進耗材到送出资料,从下载资料、打印、各类书籍装订、退党、投稿、刻录、塑封等一个流程到底,都由我一人承担。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稳定的运行了七个年头。

在这方面法理清晰了。所以当遭到骚扰、迫害或从邪恶黑窝里回来的同修,我熟悉的或能接触上的同修,我都主动与其交流,及时曝光邪恶,没做好的立即写严正声明,从内心真正的认识到修炼的神圣与修炼的严肃性。然后将被迫害经过详细的写出来上明慧网曝光邪恶。有写稿困难的,我就帮助整理上网。鼓励并帮同修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迹及在亲朋好友中明真相得福报的事例写出来证实法。

我身边的一位同修因有怕心,被迫害回来后,一直不敢曝光邪恶,我同她说了好几次,让她将被迫害的经过写出来,她推托,迟迟不写,怕邪恶在网上看到,修炼状态一直不佳,租房在外边住。在二零零七年去劳教所看被非法关押的女儿时被劫持,遭酷刑折磨后非法劳教一年。回来的第二天同女儿一起来到我家。当听完她的述说后我问她回来后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啥,她坚定的说:“上网曝光邪恶”。随后我帮她整理材料,并将她从得法修炼前后身体的神奇变化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所有遭受的迫害全部揭示出来形成文字材料,发往明慧编辑部,证实大法的神奇,揭露中共邪党的卑鄙无耻。明慧网发表后,做成当地真相,在本地大面积发放。随着深入的学法,她很快恢复了最佳状态,并成了一朵小花,而且开的绚丽多彩。

二、整体配合,师尊一路慈悲呵护

二零一零年九月上旬的一天,同修小严(化名)来我家跟我说外县市同修要找我市章同修(化名)去交流,说那地区的同修形不成整体,说章同修得十天以后才能有时间。小严说想先过去看看,想让我跟着去。我当时说:“你看我行吗?”她说:“我看你行,就怕你没时间。”当时我想既然找到我,那可能就有我要做的,听师尊话,整体配合。我们一行四人,时间定在周六下午乘坐一点五十五分长途汽车到省城换车,傍晚到,晚上交流,第二天返回。

这期间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晶同修(化名)去找小严帮忙联系章同修交流,知道此事后,坚决不同意我们去,晚上住在小严家交流到十点钟。第二天,晶同修又赶到车站阻止我们,说:“等十天也得等,法理上,章同修最清晰,写文章刘同修写的最好,并说我们去是浪费时间,不但浪费我们自己的时间,也浪费那边同修的时间。”我说:“我不这么认为,大法弟子两个人在一起都有提高。”我们没为其所动,说心里话,我们决定去,都还没多想什么,只是想到配合,想到的是修炼、是责任。经她一阻拦,正念更足了,我们都不约而同的想到有师尊加持,我们一定行。

接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我们来到去本省某县市的长途汽车前,问好了到省城换车的地点,小严跟车长说:“我们四个人,能不能便宜点(其实也就是随口说说,长途汽车哪有讲价的)。”没想到真给我们每人少收五元钱,共二十元钱。上车后,晶同修打来电话也要去,当时我不同意,说车马上就要开了(当时还有十分钟)。同修说:“顺其自然,由师父安排,赶上就该来,赶不上就不该来。”就在这时汽车开始启动了,我们一看车前方的运行表,距离正点开车还有八分钟。提前八分钟开车了,我们不约而同的笑了。

开车后我向内找,因为我对晶同修有些了解,又对她今天这种做法感到不理解,看到她对某同修的崇拜心,心里不舒服,所以说话语气不祥和,不善,不愿与她配合,包容心不够,有争斗心。于是我发正念清理自己,纯净自己。同时解体干扰我们证实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到省城换车时,前后不到十分钟,等于坐直达车一样。晚上交流时我才知道我市丽同修(化名)在她们当地讲真相时遭恶人绑架,已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五十三天了。她们当地的大法弟子在去向有关部门要人 、曝光邪恶、制作当地真相资料、不干胶真相这方面不知应该怎样把握。我们交流了不干胶真相不用发往明慧网。制作当地真相资料的内容,必须是明慧网发表的文章才能采用。《明慧周报》第三版是各地方真相版,只能调整第三版内容。

如何曝光邪恶,我们学习了《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并介绍了我们当地的一些成功经验和做法。要人过程中如何讲真相和及时跟踪报道,上明慧网曝光,随时做成真相资料,向当地民众讲真相等方面進行了交流。

关于整体配合,我们交流了如何转变观念,摆正基点,站在师尊正法的角度,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是随师正法救度众生来的。现在是正法时期,一切干扰正法的全是犯罪。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对法的迫害。因为我们不归旧势力管,我们归师尊管。有什么漏、有什么执着,我们在法中归正。这场迫害也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宇宙中正与邪的较量。大法弟子与它们的关系不是迫害和被迫害的关系,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走师尊安排的路。堂堂正正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人。这是一次整体配合、整体向内找、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过程。

至于营救同修,也不是单纯的为了要人而要人,营救同修的过程就是向公、检、法、司等有关部门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跟不修炼的家属沟通,让家属明白我们的亲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更没犯法,邪恶所做的一切都是犯罪。从而使家属树立起正念,反迫害,堂堂正正的去要回自己的亲人。这过程中也是给亲属们机会,摆放位置,选择美好未来。

通过交流,同修们在法理上都有了明确的认识。在师尊的加持下,整个交流会在祥和的气氛中一直到凌晨三点多,同修们都没有困意。三点五十集体炼功,发全球早六点钟正念。这时天下起了雨,临行时雨越下越大。我们得需走出住宅小区,上公路才能打车去公共汽车站。可就在我们下楼走到单元楼门口时,一母女正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同修们都会意的笑了,师尊派车接我们来了!

当地五、六位同修们冒雨送我们到车站。一女同修骑摩托车全身被雨淋湿,整个鞋里全是水,回家还要走三十多里的路。

回顾这段整体配合的经过,整个过程是那样的有序,是因为我们圆容了师尊所要的。一路上倍感师尊慈悲呵护,回来时,我们买的是普通长途汽车票,运行中因塞车,改走高速公路,提前一个半小时到家。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看到同修们那颗都想在法上提高,都想要做好师尊要求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三件事,多救人的这颗心,真的是好感动。我从内心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在一起真好!做师尊的弟子真的好幸福!写到此我流下了感恩的泪水。

三、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

在这正法修炼的十一年里,在讲清真相, 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我利用一切机会随时随地的面对面讲真相,在婚礼上、生日宴会上,在公交车上,长途汽车上,火车上等公共场所讲真相,在整体配合近距离发正念,配合家属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曾去过派出所,公安局, 安全局、检察院、法院、看守所、劳教所讲真相。每次讲真相都是堂堂正正的,直接根据不同情况讲法轮功的美好;国外洪传多少个国家;天安门自焚伪案;中国共产党亡字石;优昙婆罗花在世界各地开放;大纪元退党网站退党大潮人数及相关信息等。

仅举一例:到劳教所、派出所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秋,同修小文被邪恶迫害,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小文绝食抵制迫害已一百多天了,生命垂危。劳教所谎说小文不见家人为借口一直不许家人接见。我和同修配合小文的父母去劳教所找所党委书记讲真相,要求无条件放人。办完手续進入院内的时候,甲同修对我说:“姨,你今天少说话”。我答应了。走了一段路又对我说:“姨,你今天最好别说话。”我说行(我知道甲同修对我直接讲法轮功真相有不同看法)。当时我什么想法都没有,就是整体配合。

走進书记办公室,我坐在沙发上一直默默发着正念。小文的母亲说明了来意后,甲同修接过话题讲真相,刚说两句,所党委书记一下就翻脸了。我急忙站起身来 (忘了同修嘱咐我的话),称一声某某书记说,“我是小文的姨,我工作特别忙,我今天就是为你来的,来告诉你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就中国搞镇压。十年啦! 法轮功是什么你们还不清楚吗? 说小文绝食是跟共产邪党作对,不许家属接见。谁不知道生命的可贵,他是用绝食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人权,信仰。有些事我们知道是上边压下来的,但在你自己管辖的范围内怎样做好人,那可是你自己的选择。”某书记态度变温和了。我讲了国外洪传多少个国家;天安门自焚伪案;中国共产党亡字石;优昙婆罗花在世界各地开放;接着讲苏联共产党都解体了,中国共产邪党还能维持多久。共产邪党搞运动,“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枪杀学生”,害死好人八千万。一个人杀人须偿命,一个政党杀人就不偿命吗? 善恶有报是天理。解体共产邪党是历史的必然,我家安大锅能收到国外新唐人电视台的真实报道,每天早七点新闻播报结束后,播报全球退党总人数和前一天退党人数,每一天都有五、六万人退出党、团、队邪党组织,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通过卫星向全救播放的新闻,你说哪个媒体敢撒这个谎?这时,某书记脸带笑容深深的点头。我还讲了许多,并要求见小军,他打电话安排让见人。走时某书记将我们送到办公室门口。我借机会告诉他我就用某书记这个名给你退了吧?他只是笑着没说话。走出办公室我又返回来告诉他两句话,做啥都是给自己做,做好事得福报。

那天我们又同劳教所的办公室主任和管教大队长讲了真相。效果特别好。讲的过程中真切感受到师尊在加持,智慧源源不断的来,心中充满慈悲,语气平和,那状态是我这些年面对面讲真相中最佳的一次。回来后,同修让我再讲讲当时讲真相的内容,我却记不那么全了,因为当时都是师尊在加持。

几天后从劳教所传来消息说,我们讲真相的当天,被严管的同修也不严管了,身体不好的同修也给看病了。环境宽松多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清晨,我市A同修夫妇俩在家中被不法警察撬门闯入绑架到派出所,家中刻录机,光盘、手机等物品被抢走,当天下午三点我得知消息后,随同A同修夫妇的女儿(同修)及另外两名同修打车去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门前,A同修的女儿让我们到附近超市内近距离发正念,她自己去了派出所。我们三人在超市内近距离发正念时,我想到早上看新唐人电视台新闻,世界各地都举办的纪念“四•二五”、呼吁中共停止迫害的活动。 而在中国大陆这些中共邪党人员还在利用这个日子绑架大法弟子,真的是不想要未来了,慈悲心油然而生,我的眼里涌出了泪水。我跟同修说:“我想去派出所”。同修说:“你有这个想法太好了,快去”。

我到派出所一楼时,三四个警察站在那,我直奔楼上,当走到一楼半的时候,下边有人问我找谁,我回答找我哥。到二楼,我看到一个屋里地上堆放着一台彩喷打印机、几瓶墨水和几包打印纸。我知道又有同修被抓了,我找到了A同修夫妇俩,我见面就问: “你俩咋上这来了?”同修指着一个警察说:“是他把我们绑架来的。”当时屋内有三个人,两个人靠着窗前站着,另一个坐在那,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上显现出一张表格,上有A同修的照片。我对着坐着的人说:“赶快放人,你们抓坏人我双手赞成,抓好人是干坏事,赶快放人。”我又朝同修夫妇俩说:“赶快回家,这不是你们呆的地方,你们是好人”来加强同修的正念。我问警察为什么抓人,他说:“刻碟。”我说: “刻的啥碟?”他说“神韵晚会”。我说:“你看那里演的是啥?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是唱歌跳舞,是新年晚会节目,那咋还犯法了呢?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香港也是中国领土,为什么炼法轮功在香港合法?在中国就被打压?”他问我是不是也炼法轮功。我说:“我修佛,佛经中说,优昙婆罗花盛开的时候,证明‘法轮圣王’在世传正法度人,这些年全世界到处开优昙婆罗花,你没看见过吗?我在葡萄上、苹果上、自行车横梁上都看到过。网上都有,你上网查一查。法轮功也是佛法,是正法修炼。你手里有电脑,按照法轮功传单上的网址上网看一看真实的一面,要是不好的话,他不会让你去了解的”。

一个警察把撬门闯入偷抢来的物品列成清单,让A同修签字。我说:“你们非法入室抢人家的东西还叫签字,怎么拿来的,怎么送回去,赶快放人。你们不抓坏人专抓好人,撬门入室是犯法,你们执法犯法。我们一定要对撬门别锁的违法行为追究到底,追究操作人的刑事责任,必须归还所有抢走的一切物品”。在屋的所有警察没有一个吱声的。A同修说:“是你们抢我家的东西,我签什么字?”夫妇俩也一直讲着真相。最后在A同修夫妇的正念否定下,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另外空间操控恶人的邪恶因素解体了。A同修夫妇在晚七点回到家中。

四、默默补充,圆容师尊所要的

我地区这几年迫害比较严重,承担报道本地区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的同修相继的都被非法判刑多年,本地区一段时间不能形成整体,例如:以前当有同修被迫害,全市的同修很快就都通知到了,承担报道的同修将知道的被迫害经过立即上网。做成真相不干胶传到各个资料点,整体配合,讲真相,揭露邪恶,清除邪恶。再联系其家属鼓励家人去要人反迫害,并跟踪报道。现在我地区没有专人做了,据我知道我市的《明慧周报》地方版是省城的同修给做的。

今年的六月间本市邪党“六一零”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一天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了一篇揭露某同修被劫持的详细经过文稿。我便在明慧网上关注本地区真相资料地方版。正常情况下三天左右就能下来。七天过去了还没有,及时揭露邪恶,营救同修也很急迫。

我想一定有什么原因。听师尊话,圆容补充做做试试,如果做重了请明慧同修把关。我就将本周的《明慧周报》第三版换成了本地迫害真相。仅将第三版改写成本市版就发给了明慧编辑部。等明慧网发表后一看,我很惭愧,做事马虎不认真,明慧同修帮我在每版上方填写上了本市版,年月日等等。

七月中旬,我市又一名同修被迫害。几天后明慧网发表了他的揭露迫害文章。我又将其做成《明慧周报》地方版。为向当地民众及时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迫害做了我应该做的。后来知道省城制作我地区《明慧周报》的同修被邪恶干扰了,不能完成此事了。

九月上旬,我与同修到本省内某县市与当地同修交流如何形成整体,揭露迫害,营救同修。回来后我一直关注某县市丽同修被迫害的情况,在明慧网上看到两篇关于她的近况文章后,考虑到当地的情况,我想圆容补充一下,把真相资料内容编辑成某县市当地真相,在当地发放,这样更能直接向当地民众讲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因为在交流中我了解到《明慧周报》某县市版停刊很长时间了。我在明慧网上没搜索到《明慧周报》某县市版停刊日期,所以我就写个“说明”同这期《明慧周报》某县市样版一同发给明慧编辑部,请明慧同修帮忙圆容补充。又将其内容作成真相不干胶带给当地同修。二天后发表了。

丽同修的小姑子(同修)来我市谈到嫂子在修炼法轮功前,身体残疾多病(三级残疾),瘫痪在床七年,炼了法轮功后病全好了,十多年来一片药也没吃过,她哥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夸嫂子善良,同时痛恨邪党不让人有健康的身体,不让人做好人等可耻行径。听她小姑子讲丽同修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所做的一切,我们身体健全的人都没能做到的。她一直面对面送真相光碟,手不方便,她都是先把光碟夹在腋下或拿在手中,跟人讲完了,能及时送给对方。早期被迫害时,她用手写真相,到复印社复印,自己到处去发放,揭露邪恶,讲真相,救度世人。真的很感人。

我详细整理后发给明慧,明慧编辑部修改后并配上了神韵资料图片发表了,我看到后很震撼,师尊的法响在我耳边“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我又将此真相资料内容编辑到《明慧周报》当地版。因有图片,加上我排版技术不熟练,怎么也弄不好,找会排版的同修又联系不上,我还要外出。没办法,就又写个“说明”再次请明慧同修帮忙圆容补充。

说实在的,这两期《明慧周报》当地版我只是把内容粘贴到第三版上而已,具体都是明慧同修编辑的。我只是有圆容补充的这颗心。

我能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是师尊赋予我的智慧,是师尊将我从地狱捞起,洗净,将金光闪闪的法轮给了我。牵着我的手往前走,跌倒了,扶起我走正。一路呵护着弟子走到今天。深知按照法对自己的要求标准还差的很远。我要把这次法会作为“再精進”的新起点,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才能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宇宙中最神圣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