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陆市国保大队唐建国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唐建国是湖北安陆市国保大队头目,自二零零零年调到安陆公安局政保科(后改名为国保大队)后,十年来,中共邪党利用官职与利益做诱饵,蒙蔽他的良知,利用他大肆迫害安陆市法轮功学员。他不听法轮功学员对他的多次善心劝告,极力配合中共,为邪党迫害法轮功推波助澜。

在唐建国担任邪党安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政保科科长)期间,安陆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案例大多数与他或国保大队有关。在他的直接参与或幕后指使下,十年来,安陆市共有一百多人次曾被非法抓捕或抄家;二十多人被非法送劳教、判刑;三十多人次被送邪恶洗脑班迫害;一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致残;多人致伤、流离失所、非法剥夺工作;非法抄走大法书无数。给安陆市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家人造成了身心上的极大伤害。

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从上午到深夜,安陆国保大队配合“六一零”,一夜之间共非法抓捕了近二十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安陆“六一零”办的邪恶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前夕,国保大队再次配合“六一零”,一次抓捕了七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之后在没经过任何手续与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直接劫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上午,安陆市国保大队唐建国指使不法人员,将曾被他数次绑架迫害的安陆市普爱医院药剂师、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黄学军再次绑架,劫持至湖北省邪恶洗脑班迫害,至今已一月有余。

唐建国对神佛、对安陆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可谓是罪恶滔天,罄竹难书。他还多次在背后操纵当时公安局政保科陈新运等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以下是根据明慧网报道,整理的部份唐建国迫害安陆法轮功学员犯罪个案记录:

对黄学军的历次迫害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九日,黄学军在告诉世人大法真相时,被不明真相者告发。在单位上班时,唐建国指使陈新运协同孝昌“六一零”三个警察绑架了黄学军,陈新运拳击黄学军。在政保科审讯室里,黄学军遭到政保科警察毒打:一司机进来对黄学军拳打脚踢,黄学军不理他;另一警察进来,把黄学军双肩架起,用膝撞黄学军前胸,用手臂上肘猛力撞黄学军,又把黄学军头往墙上撞,边撞边叫:撞死算自杀。黄学军始终不语,该警察恼羞成怒,用电棍威胁黄学军。又拿来一把铁丝准备抽打黄学军,被另一警察挡住。就这样,黄学军两天两夜未合眼,没吃一粒饭,没喝一滴水。头部是伤痕累累,腿上是血痕斑斑。他们没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一科长恶狠狠地将黄学军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口里不停发狠:“看我怎么收拾你。”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唐建国带领陈旭东(女)、黄亚军等在黄学军上班时,把黄学军从工作单位抓走,并非法抄家。柯继成(音)、陈旭东、陈新运、梅德安、李凌对黄学军非法审讯。两天后,唐建国伙同安陆“六一零”恶人聂汉章将黄学军送至武汉汤逊湖洗脑中心强制洗脑一个月,费用全部逼迫家人承担。在洗脑班,不让睡觉,每天逼着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两人二十四小时监控,然后威胁黄学军说要判刑。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午八点多,黄学军正在上班,唐建国又带领国保大队黄亚军和云梦国保队长张黎明、喻猛、阮运平和另一名恶警,非法将黄学军抓捕。云梦四名警察将黄学军带到云梦国保办公室非法审讯。在办公室,张黎明搜走黄学军现金二百多元,价值一百多元的手表,没有任何手续。黄学军讲真相,说共产恶党迫害好人,希望你们不要助纣为虐,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警察喻猛对黄学军行凶。当天,黄学军被关进云梦看守所。在看守所,黄学军炼功时,一邱姓警察唆使一个杀人犯、一个吸毒犯、一个盗窃犯把黄学军往死里打。打得黄学军半月不能动弹,胸骨几乎骨折。

三月二十二日当天,安陆国保大队陈旭东(女)伙同云梦国保队长张黎明非法抄了黄学军家,把黄学军的家用电脑抢走,也没有任何手续。黄学军多次向安陆国保索要私人财产,唐建国以电脑有法轮功信息为由不予归还。喻猛到看守所非法提审黄学军时,黄学军要其归还钱物,他对阮运平讲,说是充作了油费。至今不归还。

王艳峰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安陆法轮功学员王艳峰在广水市看守所被残酷灌食迫害致死,唐建国难逃罪责。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王艳峰与盛翠莲等人,来到与之接壤的广水市陈巷乡发放真相资料,救度这一方百姓,被陈巷乡派出所警察绑架,所长余炳荣强行把她们劫持到市国安大队,投入广水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王艳峰、盛翠莲绝食抗议迫害,生命垂危后被释放回家。

九月四日三点左右,安陆国保大队与广水市“六一零”、国保大队、安陆接官派出所不法警察合谋,再次将法轮功学员王艳峰、盛翠莲绑架、毒打,非法关押在广水市看守所。二人绝食抗议迫害,每绝食一餐就被毒打一次,被折磨的身体极度虚弱。

九月二十四日下午五点左右,广水市看守所所长付某某与刑事犯端来面糊,恶警把王艳峰拖去野蛮地灌食,把面糊都灌到食管和气管里淤积了,由于食管和气管堵塞,造成休克……王艳峰被野蛮灌食致死。晚上九点左右,家属赶到时,王艳峰已经被放到冰棺里冰冻了。胳膊早已僵硬,左手对向左胸,右手对向小腹,两手的手指都是并拢弯曲的。这充份证明休克后直接放冰棺,并没有进行抢救,而是苏醒后,挣扎留下的姿态。

而当王艳峰被残酷迫害致死后,安陆市恶党“六一零”人员、国保大队害怕法轮功学员揭露迫害真相,谎说有法轮功学员上访,指使社区、单位人员监控当地法轮功学员,不准随便走动,不准上访。王艳峰的遗体被广水国保强行火化,接到接官家中;唐建国派人把守,不准法轮功学员去悼念死者;监控法轮功学员电话;劫持王艳峰的家人,不准与外界接触,不准向外界透漏迫害消息。

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盛翠莲则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广水看守所,广水看守所通知盛翠莲家人说,她身体非常虚弱。盛翠莲的弟弟盛元生二十五日晚发现,房前屋后有人监视;村干部威胁他不准去广水看守所要人。

第二天,盛元生及家人乘车去广水要人的途中,一路上有警车围追堵截,他们乘坐的车辆刚到应山就被劫持到当地公安局,并且被几十名警察包围。安陆国保大队唐建国、张武,府城书记(车号52908)等一帮人,随后赶到,纠缠几个小时不准见人、要人。唐建国当时直接对盛元生扬言叫嚷:“我就是来抓你的。”盛元生及家人被迫乘车回家,中途又被劫持到接官派出所,并被无理纠缠几小时,不法警察企图绑架盛元生,由于家人都在场,恶人未得逞。盛元生及家人回家的途中前后都有警车夹持、监控,盛元生被迫离家。唐建国等人指使恶警非法抄了他的家,抢劫了大法书籍。

潘菊英遭安陆公安、国保大队、“六一零”十五次绑架被致残

二零零零年初,刚刚调至政保科不久的唐建国一上任,就开始对安陆市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二零零零年四月,唐建国参与了对安陆护国法轮功学员潘菊英的绑架。他与安陆市公安局杨少荣、柯继成、钟新德、陈新运、陈忆东等十几人三班倒的轮番折磨潘菊英:不准她睡觉、将她的双手反铐、斜铐、反铐后再蹬倒在地、用报纸卷成尖刺她的嘴。他们当着潘菊英的面诽谤、谩骂大法师父,烧师父的像。时间长达五天四夜,令潘菊英的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在安陆市看守所,潘菊英绝食抗议他们的非法行为,被他们强行灌食、输液,到第九天输液时,潘菊英的双腿都已经僵硬了,脉搏也快停了。安陆“610”、公安局、检察院、卫生局等都来了人,怀疑用错了药,为推卸责任才叫她家人把她抬回去。

潘菊英于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九日用真实姓名写了一篇题为《手脚被塞进装着毒蛇的袋子》向当地民众揭露恶人恶警对她的迫害,邪恶之徒把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他们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对她进行非法围捕、绑架。

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潘菊英被第十五次被绑架。据悉,潘菊英被邪恶之徒迫害致生命垂危,送安陆市二医院抢救,其间她走脱,在车站再次被恶警绑架。送二医院继续迫害,二十四小时被铐在病床上。二零零五年被湖北孝感伪中院刑二庭非法判刑。据悉,潘菊英在湖北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残,长期拄着拐棍走路。潘菊英至今仍在湖北女子监狱被非法迫害。

对法轮功学员陈萍、雷大英非法判刑

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唐建国与政保科柯继成(音)、钟心德、李凌(音)、沈超、陈忆东(音)、陈旭东、陈新运,伙同安陆“六一零”恶人聂汉章、李绵楚、涂亚东等人在家中绑架安陆护国法轮功学员陈萍、雷大英,送至安陆四里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几个月的非法关押残酷迫害后,秘密开庭,所谓的合众庭,未经过任何家人,未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只对她们念了几句早就伪造好了的“判决书”,非法判刑七年,即将陈萍、雷大英送往武汉女子监狱迫害。

毒打优秀教师王华山与云梦栾建军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多钟,唐建国与国保副队长周宏海,指使警察三男一女到安陆二中,绑架法轮功学员优秀教师王华山。安陆二中校长徐常耘、副校长丁峰指使一年级政教主任吴建文协助绑架王华山。据家属楼目击者称,警察公然在众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殴打王华山,凶残的掐王华山的脖子,拳打脚踢往死里打。并非法抄走了大法书、音像资料等。之后把王华山推到警车拖走 。下午,王华山的妻子到国保大队去要人,她质问大队长唐建国为何要抓好人,为何警察执法犯法打人?要求见人没得到允许。唐建国和警察陈旭东(女)说:你看见打人了吗?谁敢作证?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四日上午,法轮功学员栾建军(云梦人)在安陆被安陆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遭严刑拷打。根据目击者上午九时看到,在公安局办公大厅,在众目睽睽之下,栾建军双手被铐在大柱子上,安陆市国保大队大队长唐建国、警察梅德安 、杨春桥。陈爱清及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政委魏文斌等一行人,对法轮功学员栾建军进行行刑逼供,严刑拷打。栾建军先是被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之后被“六一零”、国保构陷送沙洋非法劳教至今。

程子鹏遭迫害被非法开除公职

程子鹏原是湖北安陆市建行职工,由于身体有病于九六年修炼法轮功,恶党迫害法轮功后,多次遭国保大队,610迫害,被单位开除公职。之后仍不断遭受国保大队,“六一零”迫害。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晚,特务陈新运及政保科恶警五人,强行破门而入,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物品,绑架程子鹏到四里看守所关押。牢头、犯人拳打胸部,致使程子鹏说话、呼吸,胸部就痛。陈新运等三恶警迫害二天二夜逼供。程子鹏被非法关押五个月后,送沙洋劳教一年半。在沙洋劳教所被迫害致神志不清,才被保外就医。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晚十时,安陆国保大队打电话110叫来一些人,还有国保警察陈旭东(女),府城派出所恶警陈新运等一行人,在街上再次强行绑架了程子鹏,并将他的衣服撕破。之后程子鹏被非法判刑四年,送沙洋范家台监狱非法迫害至今。在安陆市,被非法强制开除公职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蔡青华等多人。蔡青华原是安陆市国税局第二分局职工,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被国税局不法之徒非法开除公职。

法轮功学员陈琳遭受国保大队的迫害

陈琳原是安陆市农行职工。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七日,安陆公安局市国保大队一行人,梅德安、陈忆东等警察闯到陈琳上班的单位,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绑架了陈琳,并强迫陈琳开门抄家,陈琳不开门,他们就把陈琳羁押在公安局,然后强行撬开了陈琳家门,抄了陈琳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以及真相传单。

倪国斌笔录问陈琳真相传单谁给的,陈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就叫来家人、亲戚对陈琳进行轮番轰炸。公安局副局长柯继成、国保大队长唐建国命令将陈琳送往安陆市四里看守所关押迫害。当时是非典期间,看守所不收,柯继成打电话给看守所施压,强制看守所非法关押。陈琳在看守所绝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看守所指导员恶警张文明叫来一帮刑事犯强行灌食,四人摁住手脚,一人捏住鼻子和腮帮子,一人撬开嘴用塑料瓶做漏斗,强行灌食。陈琳由于不能呼吸,几乎窒息。灌食过后,嘴和胃都出血了。陈琳回家后,安陆市“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不仅派特务秘密盯梢,监视陈琳的行动,还强制上班的单位派专人对陈琳进行联保,如果发现进北京或者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就制裁联保人和单位;强制陈琳的家人,保证看着,不准陈琳随便走动、讲真相、发传单。

由于本文篇幅有限,以上所列举的只是唐建国等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犯罪事实。

下面,我们来关注一下明慧网关于辽宁省朝阳县警察近期频频遭恶报的相关报道:

柳城镇派出所所长潘石,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遭恶报,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才四十一岁。在此之前,朝阳市拘留所长刘耀胜遭恶报,在病苦的折磨中死亡;大屯乡派出所所长刘兴满作恶,殃及全家。

就在两个多月前的九月八日,中共朝阳县当局搞的所谓“创先争优先进事迹”报告会上,潘石被推荐为“先进人物”,还在大会上宣传:柳城镇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遭到他的高压迫害,还自称一天就接到30多个真相电话(劝其停止行恶的电话)。即使他的行恶事迹被曝光,他也说:“我也不害怕,继续‘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跟定共产党了。”然而,善恶有报的天理,不会因为谁的不怕而改变。潘石迫害善良,充当中共邪党 “先进” 的结果,却是先进了地狱。

我们在这里警醒唐建国,阻止他继续行恶,免遭恶报。希望能唤醒他的良知与善念,是真正的为他好,为他的家人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