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牵着我的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今生能与这么多同修一起在大法中修炼,真是太幸运了。回顾走过的路,师父时时牵着我的手。是自己没做好,愧对师父。

一、有缘修炼大法

我从二十多岁就工业中毒,得了肝病。接踵而至的是风湿热、鼻炎、颈椎病、严重便秘等,成了典型的病秧子。亲人们都为我的命担心。到了四十岁这年,鼻炎喷嚏打的浑身无力,肝区疼痛呻吟不止,面色干黄透着铁青。工作忙、家庭负担重,真是感觉累极了,我断定自己不可能活过五十岁。

我为求治病也曾练过几种气功,都因坚持不了而告终。九五年春天,有位朋友推荐我炼法轮功,得到《转法轮》,感觉封面上法轮图形新颖奇妙,师父更是亲切似曾相识,法理一下子吸引了我,如饥似渴的读,泪水不知不觉的流啊,师父太伟大了,好象自己过去所学所悟皆为读懂这本法,我要学我要炼。

有了这一念,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了,但当时并没悟到。只觉两肋下灼热象已溃烂,疼痛剧烈,便带脓血,一向能忍的我落泪了,生命难道已到了尽头?丈夫陪我去了大医院,经专科确诊早期肝硬化得赶紧住院治疗,须三个月,费用得三、四万元,也只能缓解。当时我脑子嗡一下,因为这治不好的病花企业这么多医疗费,值吗?住了院,工作交给谁?病重的父母知道后,能承受吗?丈夫要工作又照顾家庭,一人能行吗?是大法使我在那一刻想的是别人,顿觉身体轻松了许多,谢绝了医生的挽留,拿了中成药回来了。

以后的日子,边吃药,边学法炼功。身体明显改观,慢慢悟到师父早就管我了,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因私心造下的业,才是痛苦的根源。机器坏了,人可以修好,因为是人造的;而人是大法造就的,只有同化大法才能走向美好,否则人没有任何出路。现代医学对业力根本没有办法,采取的医疗手段只能使患者暂时减缓痛苦,而实质却真正破坏了人体的自然生态。

师父讲的法理使我在迷中领悟到了生命的真谛。九六年的正月初七,我把家里所有与病有关的资料物品统统清理干净,下决心跟随师父一修到底。大法给了我从新做人的机会,改变了我的人生,只是自己悟性太差。正如师父在《转法轮》讲的:“修炼的人修到哪一层次就只能认识哪一层次中佛法的具体体现,”学到哪,悟到哪,做到哪。

二、大法破壳,众人受益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愿望好,但实修中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彻底把几十年头脑里装的脏东西倒出去,破除谎言谬见的熏染毒害绝非易事。就象洁白的绢纱,一旦染上污垢要想清洗干净如初,太难了。师父说:“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转法轮》)回顾走过的路,不是幸遇师父的高德大法,未来真是危险至极啊!

我是五五年出生的,刚记事就赶上了三年大饥荒,吃食堂,我家三口人分得一个杂面卷子零一小块,母亲每顿饭将那个卷子一掰两半分给我和哥哥,她就吃那一小块,也就一口。青黄不接,母亲因吃了树叶中毒,水肿的眼睛睁不开,怕极了。象我这么大的孩子,好多都是大肚子(浮肿),村子里经常死人,苦不堪言。

我父亲很小就失去了双亲,上学时,他老师格外怜悯、照顾,师生关系很好。因为这位老师是个国民党员,文化大革命时成了父亲的历史问题,被整的差点自杀。上小学时,学过一篇课文叫:美国的两个路易斯,说的是在美国有一个流浪儿叫路易斯,饥寒交迫,听到有人喊:“路易斯”,以为是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位阔太太在唤她的爱犬到餐馆進餐。这篇课文对我幼小的心灵影响很大,当时非常庆幸自己生在“新中国”,就这样从小开始,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中心灵被灌满了谎言、欺骗。语录歌、样板戏、毛选、阶级斗争、无神论。即使是文革父亲受整、全家都受连累,羡慕外国不搞文革时,也从未怀疑过共产党,直到八几年自己因工作成绩突出被吸收入党时,还激动的流下了热泪。是非曲直根深蒂固的在我的心目中扭曲了。

我就是带着一个黑乎乎的身体和一颗被灌满变异文化的心灵走入大法修炼的。师父没有嫌弃我,大法象万能的钥匙开启了我心中一把把锈锁,慢慢归正着我的言行思维。人世间所有问题都从大法中找到了答案。但是实修中并不简单,形成的观念、变异文化,一有时机就说出来、唱出来,自己并不以为然,一想学法炼功不是这事就是那事,并没意识到这是干扰。这些无形但又实实在在的障碍直到读了《九评》才认清,更体悟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救度众生的艰难。

尽管我修的并不精進,可生活质量还是发生了巨大变化。身体好了,精力充沛了,工作干的好,家庭生活也充满了祥和,人也精神了。消业过关后的轻松美妙令我激动兴奋,大法神奇美好逢人便讲,恨不能所有人都能受益。亲朋好友通过我的变化知道了大法好,不少人走入修炼。尤其是我母亲,为我的身体操碎了心,看到我的变化也想学大法。可还没来的及,又病危住院了,颈椎骨严重变形压迫心脑动脉受阻,冠心病、心绞疼。发病严重时四肢抽搐,面色吓人,其状难言,亲人心急如焚,医生没了办法。这时我给她请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告诉她只要听师父的话,您的病一定会好。母亲真是与师父有缘,她认为自己有了希望,她能忍住病痛了,从此整天就是听法,听着听着吃药时想,这些年药没少吃,钱没少花,病越来重,师父说是往后推,我都这岁数了,还往哪推?豁出去把命交给师父吧!从此就学大法了。这一念她创造了奇迹。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一辈子为老人孩子吃了很多苦,一次次政治运动为父亲担惊受怕,过的实在不容易。我敬重她,不敢惹她生气。她心地善良,在最困难时还周济更穷的人。但她脾气急,没有耐心,听不了别人说不字。学法后她变了,变的祥和,婆媳有矛盾能找到自己不对了。身体好了全家人都受益。大字认不了几个的她竟然用了三年的时间能通读《转法轮》。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殊胜与神奇。师父啊不落下一个有缘人,就看人心诚不诚。母亲从病魔中、从失去艰难相伴五十年老伴的痛苦中依靠着对大法坚信一步步走过来了。就这坚定的正信使她在十二年中无论消业时多么痛苦,从未动过求医问药的念,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蒙难,她毫不动摇反而更精進了,坚信师父好,大法谁也迫害不着,共产邪党管着人,管不着大法弟子的心。她今年七十九岁了,面色红润,精神清爽,成了我的好帮手。也对亲朋好友明白真相起了很大作用。

邻居八十多岁的大娘见我们修大法受益,明白真相后放下怕心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学着认字读《转法轮》,还劝三退救人。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何止是全家,是众人受益。

三、心中有法路自通

修炼人正念源于法。大法修炼没有榜样,完全是以心性的提高去面对所遇到的一切。

因为很少与同修联系,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蒙难后,得知很多同修去了北京,我都不知为什么。电视里连篇累牍的报导诽谤法轮功,我难受极了。多好的师父,法轮功救了多少人,师父太冤枉了,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冤枉。就凭着对师父的信和亲身感悟我向所有与我有接触的人讲述师父好大法好,打压法轮功是天底下最大的错事。好心的领导同事怕我出事叫我小心点,我就给他们举了个例子:比如你很高尚,对我有恩,上级听信了谗言,以莫须有的罪名整治你,我该怎么办?是怕身家性命受伤害听上级的打击你,还是说句公道话叫上级赶快改正错误善待你。何况大法师父讲的是普度众生的佛法,做好人的正理,反对好人不就成了坏人了吗?你想想这是什么问题?这样下去对谁好?所以我不能沉默。

那时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真是邪恶当道好人受气。我没怕也没紧张,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厂里办洗脑班,领导找我说:你是大家公认的好大姐,你炼功确实受益了,觉得好就在家炼吧,单位没给你报名。后来和同修们接触上了,我看到了同修手抄的师父新经文《心自明》、《走向圆满》等,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和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学不好法就做不好,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和不会再有的修炼机缘。恰巧这时单位搞内退,我放弃了在常人看来是优越的工作。

有了更多的时间学法、炼功、讲真相。法越学越觉得好,越学越觉得自己没做好,觉得记不住就手抄。学法使我变的沉稳,祥和,能理解人,跟谁接触都觉得亲切,容易与人交谈。但是也发现人们由于对共产党无神论的信,受谎言的毒害太深了,中国人太可怜了,我对这个党彻底失去了希望。大法是宇宙最高的科学,大法徒怎么能还和反对天理的组织为伍呢?学了师父的一篇篇讲法、新经文,为让更多的人认清这场迫害,零五年二月我选择了正式向单位提出退党。原来的老同事被派来找我谈话,我推心置腹向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与我个人的受益。我说你们是看着我由小姑娘变为老太太的,我是什么人你们最了解,我不会对自己的人生不负责任随便信什么,真善忍是教人做好人尊重自然珍视生命的天理,人类的道德能反对吗?从九二年以来多少人炼功受益,你们也认识不少炼功的,有杀人自焚的吗?单就节省医药费来说,一亿修炼人每人每年节约二百元就是二百个亿,二百亿干什么不好,修炼人不是多了,是太少。共产党员不允许炼法轮功就是不叫人做好人,在大是大非面前我只能选择真善忍。共产党不是也讲不能阳奉阴违吗?他们带着比较理解的心情走了。没找我麻烦,六月份在共产党“保先”活动结束时,我被批准退党。

其间我反复读了《九评》,真正明白了共产党的真实面目以及对中华民族和全人类犯下的罪恶和众生摆脱它控制是选择未来的关键。后来我丈夫知道了,说我胆子太大不考虑后果,跟我别扭了好长时间。常人能不怕吗。是大法给了我智慧和勇气,我解脱了,没有师父的呵护是不可能的。这件事在当时有些影响,也为以后的劝“三退”起了不小的作用。后来才知道同修们当时为我的安全在发正念。在这里特向十几年来帮助我的身边同修和全世界所有同修的无私奉献表示感谢。

四、有愿望救人,师父安排一切

修炼十几年,从带着执著学法炼功到明白自己的使命救度众生,师父的法一步步点醒着我,这是一个不断纯净自己,逐渐走向成熟的过程。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修炼中心里时刻想着法,只要我们有愿望,一切皆是师父的巧妙安排。救人的事并不难,难的是改变常人的观念。我曾经历过的几件事,写出来与尚未走出来的同修们切磋,不要怕,只要我们有救人的愿望,师父无处不在。

有一位收废品的老人,我向他推荐《九评》劝三退,他说因为出身地主,中学也没上成,什么也没入上。他明白真相后又向我借《转法轮》,还印资料发给乡亲们,后来走入大法修炼。

走亲戚路遇一位在工地看料场的大哥为妻挖草药,我问他是否知道法轮功遭迫害的事,他说:曾遇到一位省城的大学教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公职骑自行车讲真相,我看了她给的《九评》,说的太好了。不瞒你说我老伴就是因为承包地不到期被占了盖房子气病的。共产党不讲理,什么为人民服务?全是骗人的。我觉的法轮功真、善、忍太好了,炼法轮功的都了不起,我也想学。我又送他《转法轮》,并向当地同修反映了他想学功的事,后来知道了同修们按我提供的大概地点去找没找到他,却在工地上发了很多《九评》劝退了好些人。

有一次外出,常走的一条大道封了,我向路旁放牛的老哥问路,并给讲了三退保平安的事,他明白真相后要了《九评》和其它真相资料,退出了邪党组织。他说共产党说的怪好听不干好事,村上的干部没有不贪的,老百姓办点事可难了。并说也想看大法书。向他告别时本来封着的路又开通了。后来我请到了《转法轮》去给他送,天冷村里不见人影,只听有个卖菜的叫卖声,我找过去一问放牛的家,卖菜的一指说这就是,我一下就找到了这位不知名的大哥,他见到我高兴的说:你来的真巧,这个时候我很少在家。我知道是师父的安排。后来我们成了朋友,只要从那里走我都去看他,鼓励他多学法,他知道救人的紧迫后还给乡亲们发了不少资料。

有一辆外地车停下购物,我乘机向车上的人讲真相介绍《九评》真相光碟,下车购物的回来一看也要《九评》并问自己是党员怎么办?我送他吉祥的化名,他三退后激动的表示回去让全厂职工都看真相光碟,还询问如何与我联系。我告诉他,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好,按真善忍做人,一定能与当地大法弟子联系上。面对这俩似曾相识的陌生兄弟,我深深感受到众生得救的渴望。车开出去很远了,车窗外一只手还在朝我挥动。

零八年秋我又出现了“病业”假相,两肋下一边一个大硬包,前所未有的剧痛,坐卧十分困难,但我确信是干扰。出门遇到一位流动卖瓜果的大哥,明真相了,主动提出要资料捎回家乡。我向同修反映此事准备好后却找不到他了,天下雨路泥泞,我身上又难受,好不容易找到他,他又有了怕心不敢要了。我理解他,毕竟是常人。我把资料带回来了。第二天到市场一位做生意已明白真相的兄弟见到我急切的问能不能多给点资料光碟,最近要回家想带给父老乡亲们。我就把那些渗透着多少同修心血的资料给了他。这时我才意识到身上的大硬包都不见了。他从家乡回来后又见到我,说乡亲们看了可高兴了,谢谢啊!我说咱们都得谢大法师父。

众生都是为法来,只要我们心在法上,有救人的愿望,师父一定帮。

五、时刻别忘修自己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说有一个僧人打坐炼功,元神到了极乐世界看到了景象,转了一天,回到人间已经六年过去了。他看没看到呢?看到了,可是他看到的不是真相。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层次不够,只能在他这个层次中给他显现出来他应该看到的佛法的体现。”这段法最熟了,以前理解师父讲的是另外空间,直到近来才悟到我们所遇到的一切就是佛法在自己所在层次的体现,我们的心决定着事态的变化。修炼真的是很严肃,心不在法上就会被邪恶钻空子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名利情虎视眈眈随时都在准备钻修炼人有漏的空子。

去年我回家在自由市场讲真相发资料,被人举报,四五个警察抓我,我问他们:我没有损害别人的利益,没有影响社会治安,做的是为人好的事,你们凭什么证据抓我?其中一个警察从我车兜里拿出真相资料仿佛找到了把柄,说就凭这,我说这是全世界的人都该知道的消息,我们大陆人为什么不能知道?你也应该看看。他们把我推上车,我没怕,不停的讲大法的美好,讲中共诽谤大法是害人的。有一警察说共产党反对就算了吧,这大岁数何苦呢?我说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真理,是道德,我把你们都当兄弟,共产党是从西方传来的邪教,专与天理作对,在历史上指使着人斗地主、斗资本家、打右派、打倒刘少奇、批判孔子破坏正统的传统文化、焚经砸庙哪一件对。天要变,我们生存的这个环境也是有周期的,法轮大法的洪传历史上的很多中外预言都有记载,是历史的安排,是救人,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标准,认同不认同将决定一个人的未来去向,人听信了诽谤大法的谎言就会断送未来,修炼人是做好人,是从根本上为人好。你们搞治安的最清楚,打架斗殴、偷、抢、骗、贪污腐败、色情等等有炼法轮功的吗?针对所有人讲真相是反对谁?《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执法犯法是什么罪你们比我更清楚。你们一定得分清好坏,不管谁叫干的,只要干了坏事就得遭恶报,不要因为工作迫害好人毁了自己。他们对不上话来,几个人一起围着我问资料哪来的,与谁联系,姓什名谁家住哪里,想从我这找到缺口。我推心置腹跟他们讲:我在外地工作几十年,知道这天机恨不能所有人都受益,谁不愿家乡好。有人把我带去的资料装兜里,有人悄悄私下说法轮功理论都很棒,说不过她。因为我没报姓名家住哪里,他们一直在问,我就想到哪说到哪。

可是天黑了,他们还不放我,我开始担心母亲不知我在哪,会着急,出了意外,会给大法造成损失,就说了家住哪里。很快家里最不理解我的亲属来了,见到我就说:你孝顺孝顺,老人非毁你手里。我已经动了人心,这一说更沉不住气了,要求他们放人。我放大声音说:我是好人,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因为这事我家老人有个好歹你们能负起责任吗?他们见我态度强硬把我关起来了,让我坐在铁椅上,安排五六个人轮班看守着我。我感觉到了自己的急躁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既来之则安之吧。慢慢稳下心来,我就给看守我的人讲了大法的美好和我亲身受益,人类社会所有问题都是道德下滑所致,世界需要真、善、忍,无神论是害人的。他们有问天安门自焚的,也有说歪话的,我尽可能耐心给他们解答,慢慢他们给我解开了手铐,给我倒水,让我吃饭。我告诉他们多了解了解法轮功,遇上难事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越说越觉得他们可怜。一宿我不停的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一切干扰迫害因素,不允许再有类似干扰迫害的事发生,感觉身体周围能量场飞快旋转着。第二天又有人给我讲所谓政策,对法轮功有人举报必须按程序来,又说家人为我担保如何不容易,家里还有老人,专勾我的执著。我说炼功没错,告诉人得平安没错,迫害大法是犯罪。可是在亲情的驱使下,我还是违心的在拘留书上签了字。在人情面前犯了大错,修炼人的耻辱,我难受极了。去了拘留所,拘留所的人看了警察带去的资料后,说怕我有传染病,不敢收我。我就这样回家了。

有同修以为我正念足很快出来了,其实是亲情导致我做的错事无法弥补,家人因为怕共产党找麻烦也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悔恨莫及。后来才知道我出事后很多同修都在为我忙碌,派出所很快把担保金退了回来。我修炼十几年竟做出这种无法原谅的事。愧对师父,愧对同修。

出事的前几天我做过一个梦,我在高处端坐,一辆轿车停在我的下前方,两个同事从车上下来高声喊我,说母亲病了,孩子到处找我。我没加思索的下来了。醒来后,觉得自己没在法上,母亲是修炼人,怎么会病呢?并没有好好在法上悟一悟。其实几年前师父就点化过我,梦里我一条腿坐在沙发上,感觉身体起空,我把另一条腿搬上来的同时喊了两声妈,天花板上自动裂开花儿般的一个口,美妙的穿越出去,我闭目感觉着往上升,大概冲出去三层天,速度缓了,睁眼一看,湛蓝的天空,碧绿的大地,白墙红瓦的房舍太美好了,这一欢喜就醒了。当时只悟到不该欢喜,并没想到那两声妈背后还隐藏着什么。修炼真的是非常严肃,任何一颗心都是障碍,做不好就会被邪恶钻了空子给整体造成重大损失,害了世人,甚至毁于一旦,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任何挫折与不顺利一定是我们有漏,一定得向内找,挖出那颗人心来不要它。我修的不好,讲出自己的经历希望同修们接受我的教训,救度众生别忘了时时修好自己。

回顾走过的路,思绪万千。是师父赐予我的一切,是师父一步步牵着我的手走到今天。没有语言能表达对师恩的感激。可是三件事我都没做好,太多遗憾,愧对恩师。师父讲给我们的是天机,为了众生,为了我们的誓愿 ,没有任何理由再懈怠,让我们用从大法中获得的智慧,尽力做好我们该做的一切,不断精進,同化大法,满载而归返家园。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