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三大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据悉,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新换一名院长,规定:从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到十一月二十日为所谓的“整纪杀风活动月”,实际上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又一轮迫害。十月二十一日,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长张环,通过答卷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写诬蔑法轮功的内容,从中筛选出她认为转化不合格的,通过各种酷刑手段逼迫转化。

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女所,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政治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臭名昭著海内外。在那里,狱警为了金钱、地位和取悦中共邪党集团,为完成上边的所谓“转化指标”,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强迫转化(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十多年来在那里被迫害致死、致残、致重疾、致精神失常等的法轮功学员数不胜数。而这种迫害至今仍在继续发生着。

这里记叙的是发生在二零零九年以来沈阳马三家女所三大队和新收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一、概述

马三家女所三大队最邪恶的警察:大队长:张君、张环,教导员:张卓慧;队长:张磊、方叶红、董彬、张秀荣、于晓川等。在二零零九年下半年三大队再次组织了突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攻坚战”,成员主要由张卓慧、张君、张环、张磊、方叶红、张秀茉、周小光等多名恶警组成,用多种酷刑進行封闭式的“上大刑”,其手段极其残忍、血腥,把很多法轮功学员迫害成重症、致残等。

“三大队”里非法关押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共分为东西两侧,大多数学员在西侧的“半开放区”;而东侧叫“东港”。“东港”是专门用来强制隔离转化、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还有个“储藏室”,而“储藏室”即“酷刑室”,也是三大队四楼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此屋对着楼梯,屋内有铁楼梯、一张铁床,这个房间没有吊棚顶,能看到屋脊,没有暖气,房间里冬天很冷,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都曾被吊铐在那里的铁楼梯上。被非法关押在“储藏室”的法轮功学员除了吃饭、上厕所外,其余时间都站立着扣或吊铐在楼梯的铁扶手上,睡觉也不松铐;有的甚至连续扣十来天人快不行了才被放出来。放出来时人的两腿浮肿呈黑紫色,不能正常行走,需两人搀扶。继续扣下去会两腿致残。此时恶警就会将人先放出来恢复一些日子,能正常行走后,再关進去继续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三大队恶警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攻坚”团伙,先把一批所谓反弹(声明在酷刑逼迫下所写的三书作废)的法轮功学员调“东港”上大刑,由“攻坚”团伙的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使用酷刑手段進行强制转化。在这过程中被上大刑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多数是被抬出来的)。然后再调回西港成立一个分队单独封闭迫害,十一月下旬,“攻坚团伙”的恶警开始对几名长期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攻坚强制转化。

主要刑罚有:吊铐、抻刑、劈胯、电刑、体罚、暴打、冻等等。

吊铐、抻刑:连续吊铐将身体绑铐住呈“十”字形、“大字”形、身体悬空铐脚尖点地、侧弯腰形铐、各种撅姿铐等,这样的酷刑持续时间少则几天,多则十天、半个月或更长时间。被吊铐后的法轮功学员都造成四肢伤残、浮肿、拖勺,筋骨肌肉损伤厉害和残疾等。吊铐的地方在床上栏、床底横梁、床腿、暖气管和暖气立管铁卡子上等处。

劈胯:即由几个狱警把法轮功学员两条腿劈成一字型再向两边抻,在上此刑时恶警还开心的说叫“跳芭蕾”,这种刑罚使受刑人非常痛苦,撕心裂肺的疼,待把人疼昏死过去后浇凉水,然后再继续劈,直到签了“三书”为止。用恶警的话讲劈完后腿就象残废,所以一些法轮功学员在这种酷刑折磨下违心签“三书”。

电刑:是马三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普遍使用的刑罚,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多数都受过电刑,恶警电击法轮功学员时为了加重痛苦程度,专门往敏感处电,如脸部、脖子、乳房、腋下、手脚心、大腿内侧和下身等处。从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零年开始以苏静、王乃明等为首的恶人率先带领马三家恶警经常电击法轮功学员,特别是二零零零年以后,恶警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下为了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痛苦之极限,邪恶的把电刑与其他酷刑同时施用,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的迫害极其惨烈、血腥、因此马三家才得以臭名昭著。

体罚、暴打、冻等:在马三家女所里,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被罚强制坐小凳,坐最长时间达十六小时到二十小时不等,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臀股都坐烂流脓、腰脱和坐骨损伤等;体罚还有:罚站、蹲、撅、马步蹲、“飞机式”蹲等,开始这样的体罚时间除了吃饭、少量的睡觉、上厕所外天天都被强制体罚。这样如果还不放弃信仰,从此就不让睡觉和限制大小便,然而体罚往往都伴随着暴打,例如法轮功学员被体罚到极限时坚持不住时或誓死不放弃信仰的都会遭到恶警及恶人的暴打。而冻刑恶警大多针对经过长时间各种酷刑折磨和被迫害致残疾仍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下手。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棉衣或外衣扒掉,只剩单衣或衬衣,然后强行铐在冰天雪地里或将囚室门窗打开或铐在过道通风口处進行长时间冻着,直到人不行了才停止。

二、五十九岁的李锦秋遭劈胯致残

一个近六十岁老年妇女被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劈胯致残。

锦州凌海法轮功学员李锦秋,五十九岁,于零九年九月份被非法劫持到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调到东港遭受各种刑罚折磨,开始有九个恶警问她转不转化,她说不转,她们就把她按倒在地上,把她的一只脚用绳子绑在暖气管上,几个人抻她的另一条腿,过程中李锦秋不配合挣扎,恶警认为这样不标准,就把她放下来,几个人同时拽着她的两条腿向两侧抻,一边抻一边问她转化不放弃信仰,签不签三书,她说不签,这时又来了几个恶警把她按倒在刑具边,把两条腿彻底劈成一字型,然后几个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在她的腿上,同时有人按住她的头、两只胳膊,使她一点儿都动弹不得,用她们的话讲“这下够标准了”。

她当时就感觉胯部一阵剧痛,几乎昏了过去。这时李锦秋仍向恶警讲真相,有一恶警照她的肋下踢了一脚,她立即昏迷过去了,不知过了多久,就听恶警张君说“别抻了,人家都睡着了!”恶警把疼昏迷过去的李锦秋说成睡着了,这时才把她放下来。她的两腿已经残废,恶警方叶红说:“给电棍充电,把她按在盆里,用电棍电她!”说着就往她脖子上浇凉水,她们又把她的双腿反盘上(就是和炼功盘腿相反的姿势),用绳子绑上,又把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后然后在三书上强行按手印,姓方的恶警拿着三书对她说:“李锦秋,我们就说你转化了,把它发到明慧网上……。”李锦秋当时否定说:“我不承认,不算数”!

这样被折磨了一天,晚上九点多钟,被架着回监室。她已经筋疲力尽了,两腿剧痛,不听使唤,走不好路,当时她两条腿呈青紫色,不能翻身,当晚被疼的几次昏迷过去了,第二天一早四点多钟她又被强行去东港继续受刑,这时几名恶警,其中有一名男恶警逼迫她撅着,她撅不了,又让她蹲着,她两腿不听使唤,根本蹲不住,就坐在地上,恶警张秀荣对看管李锦秋的包夹说:“不行,必须让她蹲着,你要负责看住她!”就这样她又强行蹲了一天,腿更严重了,右腿没有知觉,一点都抬不起来,不能走路,被折磨得几乎昏过去的情况下,恶警张秀荣说:“让她写字。”强行把着她的手写什么保证书,答题,被她否认。

几天的折磨她再次昏迷过去,值班的恶警马上叫来楼下的大夫進行检查,检查后马上转去马三家医院,经过照相化验,心电图等检查,诊断腿部胯部肌肉损伤,又患有心脏病,象征性开了云南白药,红药外用药,从医院回来后,一天都没让她休息,下车间强制劳动,那时她每天由别的法轮功学员强拖着去车间干活,去食堂吃饭,爬上四楼,整个十来个月,每次爬上楼,她都坐那喘好一阵子气。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上旬下了一场大雪,三大队的几个分队到院内扫雪,恶警大队长张君明知她走路艰难却强制她扫雪,其实就是要冻她,由于她腿根本就站不住,就让她在雪地里冻着,冻的她全身发抖,法轮功学员看不下去了,给她手套,有的给她帽子让她坐下,就这样她在雪地一直冻了两个小时,直到扫完雪。

长期的病痛和高强度劳累,她再也支持不住了,二零一零年八月中旬,她开始吃不下饭,她骨瘦如柴,两腿失去行走能力,右腿失去知觉,由别的学员背她回楼,整天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被带马三家医院、大北监狱医院检查,说是腰脱、骨质增生,去趟医院花费五百多元(钱由李锦秋自负),她刚被绑架马三家劳教所时体重一百一十斤,到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她非法劳教期满时,体重只剩八十斤左右。当然,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受迫害的何止她一个,还有很多很多,例如:法轮功学员刘慧、高法英、曾多次受到吊铐,劈胯,搧嘴巴,暴打,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受刑时惨叫声整个楼层都听得到……。

三、杨玉范被吊铐、电击、暴打

锦州法轮功学员杨玉范,四十岁左右,二零一零年五月中旬被非法关押到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由于她一直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遭到三大队长张军、张环、张卓慧等人施行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如吊铐、电击、暴打。

从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早上7点一直吊刑到次日凌晨,马三家女恶警张环、张君、张卓慧、方叶红、王丹凤等人对杨玉范施行残忍的吊扣,为加重她的痛苦,同时用数根高压电棍电击杨玉范的前胸、四肢、手心、脚心等敏感处,同时殴打。在长达十七个小时不间断的折磨过程中,杨玉范被吊、电、暴打等昏死过去三次,小便失禁。

杨玉范被吊铐的第二天,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又被恶警张环等人关進小号“储藏室”折磨九个多小时,期间不让上厕所,不让说话。从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女恶警们继续用多根电棍电击杨玉范的胸部及手心、脚心等敏感处,其手段下流残忍。恶警张君还猛踢扬玉范的肚子,造成扬玉范肚子巨疼、下身流血近一个月。

修炼前杨玉范曾经做过开胸大手术,因长时间吊铐折磨,杨玉范的胸部刀口抻肿疼痛难忍,手腕子被吊铐進肉里,肿起了大包。杨玉范长期被强制“转化”、酷刑迫害造成严重内伤,身体非常虚弱,即使这样杨玉范每天被强制進车间做重体力奴役。参与迫害杨玉范的恶警还有周小光、方叶红、王丹凤等。

四、杜玉红被抻残废

沈阳法轮功学员杜玉红,四十多岁,二零一零年一月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在马三家劳教所,经过二个多月精神洗脑,同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杜玉红不配合那里的所谓学习教育考试,答卷等,被恶警张环、张君等上刑,先揪头发,掰手臂,打耳光,用宽透明胶带封嘴,右手用胶带缠至拳头状,把笔强行插進手心里。拒签后,在殴打过程中杜玉红要求去厕所,警察不准,结果导致大便便在裤内。

四月初因拒绝放弃法轮功、不背“三十条”、不在考核本上签字,杜玉红被关到“储藏室”迫害三天。而后送“东港”上抻刑折磨,由张环、张君、张磊等三名恶警把杜玉红的双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然后用力往两边拉床抻進行抻拉,手被抻抽筋,最后将杜玉红的手筋拉伤、大便失禁。放开后,又有人拿锥子扎,用脚踢胸口。

经过二十多分钟非人性折磨,放回寝室。当晚杜玉红全身疼痛、全身颤抖、一夜没睡、左手肿成面包状,右手四个手指被笔插伤,左胳膊被抻残废。张磊还威胁杜玉红不许说出去。杜玉红被禁止亲属探视,并被非法加期。

五、刘越红、王彩云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1、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刘越红,六十岁,被非法劳教两年,于二零零八年七月被劫入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刘越红被恶警和邪悟者赵永华、宛淑珍做强迫“转化”(即放弃信仰)、不配合遭吊铐、抻刑、劈胯、电刑、体罚、暴打和各种折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刘越红被转到“强转专案组”。其中一个姓潘的(警号2178142)和一位姓赵的给她做“转化”,持续了8天时间。在此期间,刘越红遭受到各种折磨,包括罚站、跪、“坐飞机”、不让喝水、吃饭、上厕所,用胶带把腿缠上,强迫盘腿,警察张环看着。张环又给刘越红家人打电话,胁迫家人做所谓的“转化”。她的丈夫怕受牵连以离婚要挟。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恶警给刘越红戴上手铐。姓潘的警察拿着写好的三书,强行按上手印。然后就让刘越红回到五分队继续迫害。

2、辽宁抚顺市东洲区法轮功学员王彩云女士,五十九岁,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被投進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第二天,即十月三十日,因报数声小,王彩云被带到黑屋打耳光、电棍打。十一月,她不配合恶警背诵所谓“三十条”再遭毒打。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三日,王彩云被“攻坚组”上抻刑,继续强行逼迫她放弃信仰。

3、铁岭法轮功学员李春红七月份被恶警上刑,蹲不下起不来;双臂被反吊背面,称“飞机式”,打手周小光、王丹凤,四分队长张磊拽着李春红的头发往墙上撞。还有法轮功学员方彩霞被上大挂;刘荣华在三角库房被上大刑。

4、付艳,锦州法轮功学员,五十七岁被恶警用各种酷刑折磨,如抻刑、吊铐等,身体伤害严重。

5、梁宁:大连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信仰,被连续酷刑折磨一个星期,不给吃饱、遭电棍电击、不让睡觉、被野蛮灌食等。

6、黄亚芹:本溪市法轮功学员,六十岁,被吊铐、冷冻等酷刑折磨。

7、法轮功学员王重华受抻刑后两臂、手不听使唤;法轮功学员刘慧、高德英、李红、刘荣华、王敏等均受过被抻、被劈胯、暴打、踢、电刑等刑罚。

刘桂锦、王敏、付艳等都被此刑折磨成重伤。以上法轮功学员都不准家属接见。

其实法轮功学员是不应该被抓、被打,更不应该遭受到如此的迫害及酷刑折磨,因为他(她)们修炼的是“真、善、忍”,通过修炼身心受益,无病一身轻;道德提高,遇到困难事,先替别人着想,给家庭和社会带来了无尽的好处。像这样的人对任何一个国家和人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如今法轮功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洪传。

在此正告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警察:不要做中共恶党的替罪羊,立即停止做恶,否则当历史走过这一页的时候将逃脱不了正义的制裁!同时给你的亲人们带来偿还不尽的恶报。法轮功学员虽然被你们残害,而慈悲使他们从内心希望你们觉醒,停止做恶,为自己与子孙赎回生命的未来!


马三家的恶警主要打人凶手与警号:
总大队长张君2108050
转化队长张环2108455
教导员张卓慧2108469、
张磊2108456、
张秀荣2108051、
邹小光2108695、
方叶红2108434、
董彬2108126
邹小光、
于小川,
朱海杰 [生产],
黄海燕,
关丽英,
江 宁,
赵 宁
邪悟参与者:苑淑珍、赵咏华
(攻坚转化小组,如遇人员不足就叫别的部门,男警或普犯参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