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大力度救度公检法人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期间,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一群恶魔,穿着红色衣服,脸是红的,眼睛是红的,满脸横肉,长长的獠牙,正在张牙舞爪的屠戮中国大陆的公检法人员,它们已经把将被杀死的人排成了长长的队伍。队伍里有很多是我所在小区的警察,只是他们不认识我。警察们都觉得自己冤枉,却又无能为力,一个个面色灰暗,低下头唉声叹气,还有人在流泪……。眼见一个还算老实厚道的警察脖子上被恶魔套上了粗大的绳索,两个恶魔开始用力的拉。我正想呵斥它们,忽觉有人拽我的衣角,回头一看:是我们小区的一个年轻警察躲藏在我身后。小警察被恶魔勒死人的场面吓得浑身发抖,乞求我救他……

醒来后,我的心情无法平静。一年来,我全身心的投入在救度公检法人员的项目中。从反馈的消息看,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这次法会,我的交流稿主要讲述了这方面的感受和体会。我知道这个梦是师父点化我要抓紧时间加大力度救度公检法人员。

我们都知道,是中共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才使大陆公检法人员成了首当其冲的帮凶和工具。不难预料,当这件事情结束时,面对将来的大审判大灾难时,这部份人的淘汰量将是最大的。作为生命来讲,他们的下场是最可悲最可怜的。

大法弟子即使被迫害,我们有师父管,最终都会有好去处。然而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无论是受中共欺骗也好,受中共极权压制也好,都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了大罪。大法是慈悲的,更是威严的。当这一切结束时,每个生命已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表过态了。那么最终生命的留与不留,是由大法的标准来衡定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生命是有大罪的,他们的去向可想而知了。如果大法弟子不去救度,他们真就没有什么未来了,真就会被中共红魔销毁了。

在大陆,主要是这些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而这些人的数量又是很大的,他们的做法和心态又都影响着家人和亲朋。单从慈悲的角度讲,救度这些人真的是意义重大,是很有必要的。从时间上来讲,对他们的救度也是很紧迫的。

往往很多同修觉得这些人是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是他们绑架或枉判大法弟子,心里对他们产生了怨恨,有时还很难排斥掉。很多同修认为公检法人员为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而甘愿出卖良知,明知故犯的迫害大法弟子,所以他们的生命被淘汰纯属自食其果,自作自受;还有同修认为公检法人员受中共谎言欺骗而中毒太深,很难接受大法真相,是最难救度的,因此不愿过问这些人,一提给这类人讲真相,要么表现出害怕,要么表现出不太热心;还有同修一给这类人讲真相,以威胁的心态讲某某人因为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恶报了,想用恶报事例来吓唬他们,结果这种心态却反倒激起他们负面的因素,使他们更恶,这反倒往下推了人一把。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如果我们本着慈悲他们的基点,不论是讲善报还是恶报,都是为了启发他们的善念,他们就比较容易接受了。

所以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应该首先调整和端正自己的心态。师父讲过:“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没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惩治人和判决人的份儿。这是个根本的问题呀。”(《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对公检法人员,我也经过了一个转变观念和心理状态的过程:刚开始的时候,面对一桩桩一件件血淋淋的迫害,无不撕扯着我的心,我无法做到心平气和,常常被愤恨的物质堵满胸口,被带动的不能静心学法:为同修及家人难过流泪,对参与迫害的人鄙视、仇恨,也知道这种想法不对,就是排不掉。后来我想到一个生命仅仅因为受蒙蔽而面临被淘汰,那不可怜吗?心念一转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一双双渴望听闻大法真相的眼神。于是我发正念解体自己空间场里一切怨恨的物质,同时清除干扰和操控公检法人员的邪恶生命和因素,明显感受到心中的怨恨一点点化解消失了;感觉心里暖融融的,自己的心与他们是相通的。当我完全進入到劝善救人的意境中时,就能以一种合适的方式对这类人员劝善了。过程中,仿佛是我在循循善诱的给自己不听话的孩子们讲述着做人的道理,又好像威严的觉者以神通召唤那些迷途的众生。事后反馈回来的消息:有委主任、警察和“六·一零”主任对我的感激,也有政法委书记对我的惧怕,所有这些又都激励我平稳而尽心的做好这平凡而神圣的救人项目,因为我知道那是慈悲的师父对我莫大的鼓舞。

我在做这个项目时,对每一个细节都做的很认真。我先对每个要救度的人存档,然后分别用多种方式跟踪救度,尽量多给其听闻真相的机会。每个人具体收到或听到了什么样的真相内容,都给以记录(我的跟踪救人文件夹里存储着几个城市三百多名公检法人员的名字,我都一一对其详细记录)。每隔几天我就会更换真相内容。对这些人我不统一使用一种真相资料,而是根据先前的记录、一个一个的斟酌、分配本次应该收到的内容。每选一个人或一份真相资料,都要及时记录到文件夹中,以免重复导致浪费。用常人的话来说这是最令人头痛的事,可对修炼人来说,尽管是最操心的,却又是最令人欣慰的,因为只有大法弟子才会这样默默的付出,才有这样无私的胸襟。每当走在街上,看到被我“悄然呵护”的人在不知不觉中对我微笑的时候,我也会回以温馨的微笑。那一刻,我的心是甜的!

一段时间以来,我时常在梦中、打坐中、甚至炼抱轮时经常看到公检法人员在抢阅、赞赏我给予的真相资料。有一次我梦见几个警察来到我家,向我和另一个常与我配合救人的同修索要真相信,同修有些害怕就说“没有”,而那警察急的大喊,说他是真想知道那里面的内容。我被众生渴望听闻大法真相的急迫心情感动着。

但愿更多的同修都来关注和加大力度救度中国大陆的公检法人员,也让更多的生命因为大法的洪恩而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