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要做到忍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我是在机关工作的大法弟子,修炼十五年来,在用真、善、忍不断的洗净自己的过程中,在名、利、情的过关中,不管有多艰难,有多苦,我都可以严格要求自己做到修炼人的标准,但在忍上我做的一直很差,有的方面甚至没有动。比如说:在遭受别人无端的伤害时,心里很难坦然面对,尤其是那些品行恶劣的得势之人,而且还做了我的上司,时不时的对我指手画脚,还口口声声说我是她秘书,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里就很痛恨,因为我觉的:自己是大学毕业,而她才上到初中,我只是因为炼法轮功被邪党单位给降职了,现在却受她这样的人指使,心里很难接受。更何况我曾经给她讲真相,她不但不听,还想跟领导汇报,给自己捞取政治资本。为此我对她更没好感。

每天面对这样的人,我真感到是一种煎熬,对心性的冲击很大。有时想找领导调离,可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在哪里都要修心性,正一切不正的,环境不好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怎么能逃避呢?就这样坚持至今,期间磕磕绊绊的,时有拌嘴和不愉快发生,每当我听到不顺耳的话就会顶回去,说的话也很呛人。

有时我也找自己,我为什么就不能坦然的面对“看不上眼的人”呢?我怕损失什么呢?在恶党迫害大法弟子最疯狂的二零零一年,我为了坚持修炼,散发真相传单,面对恶警的抓捕,在恶人利用工作、前途、亲情相威胁时,我都没有动心,此时,我到底放不下什么呢?我一定要把它找出来,它已经干扰我很久了,让我在修炼上总是卡在这方面。

我心里很清楚,肯定是我有问题,不然就不会在我这里出现这些矛盾了。法理很明白,就是做起来很难,真是剜心透骨啊。我不断的学法,不断的找自己,最终我发现就是我骨子里有一种“谁也不服的心”,砍头都可以,就是不能低头,忍不下这口气!也不知经历了多少轮回沉积下来的这颗心,有时我真的感到它象花岗岩一样的坚硬,但我心里又知道那不是我的本性,所以一直都在去这颗心,但是收效甚微。

师尊慈悲,对我时时点悟,多少次明明知道是师尊在帮我创造提高的机会,可是在“那颗谁也不服的心”的带动下,气恨心、争斗心、妒嫉心、倔强心就会一起来控制我,于是我就会和人吵翻天,那一刻完全没有了修炼人的形像。过后我又很后悔,恨自己为什么就做不到忍。我一直告诫自己:一定要在这方面修好自己,真正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可是实际做的时候却拖泥带水,很多时候还做不到。

在修炼中,我发现那些执着心---谁也不服的心、气恨心、争斗心、妒嫉心、倔强心,哪一颗心都是很顽固的,要想去掉,真的很难,所以师尊让我们“时时修心性”(《洪吟》〈真修〉)。因为它们都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在自己层层的下走中,在不同的境界、不同的时期、在漫长的岁月中逐渐形成沉积下来的,如果不是修炼宇宙大法,是根本挖不掉它们的。

忍不是嘴上说说的,而要在实修中发自内心的做到。这阵子我已经和同事有好些天不说话了,心里一直憋着劲,我意识到都是那些执着心在起作用,每当我找自己时,那些心就会不断的干扰我,让我愤愤的,可是我每次都在尽量控制自己。今天当我问她工作上的事情时,她还是那么大的火气,说话带着很浓的火药味,我没有再说话,心里一下子就想到了师尊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是修炼的人,不和她一般见识。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在受到无理的抢白时没有吱声,事情虽然很小,但也是我迈出“忍下这口气”的第一步,以前我是很难做到矛盾面前退一步的。

今天我意识到了,我之所以在这个人面前总是放不下高高在上的心,不服气,就是自己没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还在和人争高低。旧势力就抓住我的执着,利用那些道德滑下来的人来干扰我,达到一箭双雕的目地,既不让我提高,又毁掉众生,太邪恶了。

韩信胯下之辱的典故已经流传千古。可是师尊要求我们:“韩信还毕竟是个常人,我们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比他还要强的多。我们的目标是达到超出常人的层次,向更高层次迈進的。”(《转法轮》)

对照大法,我离师尊的要求还差的太远呢,我连别人的几句不顺耳的话都接受不了,我的忍根本没有修,善也就更无从谈起了。想我修炼这么多年,在忍上表现的还不如一个涵养高的常人,真是惭愧。依我现在的心性,如果遇到韩信胯下之辱之类的事,我会做何表现呢?还不得跟人拼命吗?如果做不到大忍之心,又怎么算的上修炼人呢?比起韩信我真汗颜。

好在我今天终于战胜了自己的执着心,控制了自己,做到了忍。随着不断的学法,坚定自己的正念,我一点一点的会做到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标准。既然我选择了修炼这条路,我就会一直走下去,修好自己,才能做好助师正法的三件事,才能履行好自己的神圣誓约!

以上如有不妥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