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宋诚遭恶报坠入化粪池而死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

  • 甘肃省宋诚遭恶报坠入化粪池而死

  •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本溪市文化局原副局长暴死

  • 武汉铁路局襄樊供电段徐宏明成可悲之人

  • 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辽宁村民刘春原遭报身亡后附人体道实情

  • 甘肃省宋诚遭恶报坠入化粪池而死

    (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零年九月四日,在甘肃省定西市发生了一起令人震惊的事。定西市安定区永定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四十岁左右的宋诚和弟弟双双落入化粪池而死。

    当时宋诚的弟弟在定西师范专科学院清理化粪池,宋诚也去了池边,其弟被沼气熏晕掉入化粪池,宋诚为帮其弟一同掉入化粪池中,几分钟二人都被熏死。

    宋诚死后,他管辖下的、被他长期敲诈勒索的下岗工人,吃低保扫马路的工人们高兴极了,都说:“宋诚处处损人利己,干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老天爷真的睁眼了,让这个恶贯满盈的贪官终于得到了报应。死在了粪坑里――臭不可闻、臭名远扬。”宋诚都做了哪些坏事呢?

    原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宋诚长期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二年,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办“洗脑班”采取的手段和招数很坏,他不停地谩骂、侮辱法轮功学员和大法师父,威逼学员喝不明药物,逼迫法轮功学员签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等,强行转化。

    二零零八年,宋诚同另一公安人员,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中欲绑架该炼功人到劳教所去,未能得逞,二人狼狈而去。

    二零零八年,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大街上碰到一起说话,被宋诚看见,立即诬告到公安局,致使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电脑、大法书籍等物被抢走,这名修炼人并被抓到洗脑班半月之久。

    后来一法轮功学员去宋诚处讨要大法书籍时,宋诚不但不还,反而谩骂大法师父,侮辱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宋的嘴就肿了起来。零九年宋的妻子死了,宋还不悔悟,更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劝告、讲真相。长期派人跟踪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二零”期间仍不断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直到遭恶报身亡。

    宋诚迫害法轮功学员、谩骂大法师父终遭恶报,更祸及全家。零九年他的老婆死了,不到一年又娶了一妻,结婚就三个月时间,宋就和弟弟落入化粪池死了,留下一个十二岁的女孩,据说精神也出了问题,整天目光呆痴、不说话。

    这一切决不是偶然的,迫害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必遭恶报。这是在警示那些还在继续参与迫害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停止迫害法轮功,给自己及家人留条后路。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本溪市文化局原副局长暴死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原辽宁省本溪市文化局副局长常成宫在任期间主管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秘密监视,并同保卫部门多次抓捕法轮功学员。

    作恶多端的常成宫于二零零二年左右因贪污公款被撤销副局长职务,后被检查出胃癌,手术后,靠进口药物维持生命,二零一零年十月毙命,死时只有五十多岁。


    武汉铁路局襄樊供电段徐宏明成可悲之人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徐宏明,俗名徐老二,襄樊供电段保卫科职工。于二零零九年八月遭报患脑溢血死亡,成了可悲之人,这与他参与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分不开。

    原襄樊水电段职工成孝宝曾经患有多种疾病,吃药几十年未见好转,后来又患上肺结核、乙肝、胆囊肿大等疾病,生不如死。修炼法轮大法半个月,各种病痛明显好转。按照“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标准实修自己,三个月后,各种顽疾消失,左邻右舍见证了大法神奇。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成孝宝历经四年冤狱回家后,原单位解散,工作关系及档案留在了供电段,成孝宝回供电段要求上班,遭该单位领导拒绝。成孝宝上有七十多岁老母,下有正上学的小儿,家里急需他工作。成孝宝认为修大法做好人不应该被迫害,多次回供电段要求上班,并讲述大法真相。徐老二根本不听,并威胁要举报。徐老二守在保卫科监视屏前,一发现成孝宝出现在门口,立即出门阻挡,助纣为虐。如此反复多次,拒绝从善的他成了可悲之人!

    对于徐宏明的死,我们只是可怜这个不分好坏、不愿从善的生命!至今,供电段那些还在阻挡成孝宝上班的人,你们真得为自己想想啊!我们希望你们平安,但是未来的路必须要你们自己选择!人作恶必定要遭天谴,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为了让你们能够选择光明的未来,问问自己的良心吧!


    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辽宁村民刘春原遭报身亡后附人体道实情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葫芦岛市五十岁左右的李忠香,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的丈夫刘春原,葫芦岛市槐树沟村人,听信了中共诽谤法轮功的谎言,百般虐待李忠香,导致李忠香于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离世。不仅如此,他还配合当地电视台接受采访,按照事先编好的谎言诬蔑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五十多岁的刘春原再婚没多长时间,遭恶报得了直肠癌,不能排便憋得非常痛苦。这时二婚女人也远离了他,从得病到死大约一个多月,死的前一天还在外边坐着,第二天午后在家中突然死亡。

    他的二婚媳妇又搞个老头,在矿上下井,是外地协议工人,住在后盘村,这老头被刘春原附体,嘴里说的是刘春原的话:“我在地狱受苦哪!人家(指李忠香)享福去了”,搞得那人上不了班,其家人问附体(刘春原):“你咋不找你儿子去?”他说:“他们都向着他妈(指李忠香),不管我。”

    刘春原遭恶报毙命后,又附体道实情的事在本地流传,当地百姓都知道刘春原伤天害理,害妻子,又配合中共邪党上电台污蔑法轮功遭报应了!

    刘春原,生前曾在葫芦岛市蛤蟆山煤矿上班,因工伤到学校打更。九九年中共与江氏集团相互利用开始迫害法轮功,他的妻子李忠香想把自己修炼受益情况向政府说明,于是她和一女同修进京上访,途中被葫芦岛警察抓捕后走脱。刘春原听信了中共对大法的诬陷宣传,蛮横阻止妻子修炼、进京上访,整天看着妻子。一天妻子进京走脱,他就跟踪另一法轮功女学员,未遂,气得他大骂一天,骂大法、骂大法师父。妻子回来后,刘春原就对妻子开始打骂,妻子善意和其讲大法美好的真相不听,妻子无奈离家出走二个月,回来后刘春原仍对妻子百般虐待。

    李忠香开始身体不适,日见严重,在病重期间,刘春原仍经常骂她,骂帮助照顾她的法轮功学员,妻子病重不能自理时,刘春原也不管不问,同修看她可怜,照顾她,刘春原就大骂,不给做饭,李忠香饿得吃生挂面。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李忠香去世。

    后来刘春原还经常骂大法,当时葫芦岛市红螺县镇电视台采访刘春原,让他配合抹黑法轮功,当地法轮功学员事先听说此事后就找到刘春原告诉他不要上电视台诬陷大法,对你不好,他不听。电视台让他说:“你养蜂收入好,学大法造成家破人亡”等等,刘春原积极配合葫芦岛市红螺县镇电视台造假,播放后,造成极坏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