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邪恶因素 救度跟踪者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同修说我应该把它写出来,鼓励那些还在被跟踪、被监视的同修正念正行。

大概是今年三月份,同修A被跟踪绑架。星期六,我到同修B家去送资料,他表现的很害怕,说我们这片现在到处都是便衣。我看得出来,他是想暂时不让我给他送资料了,他把家里的资料和做资料的工具也都转移了。听他一说,我当时也有点害怕,出了他家的门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谁敢跟踪我啊?到不了我跟前,就把它吓跑了。虽然这样想了,但走路(特别和大法的事有关)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就会回头看一下。

一天晚饭后,我准备到同修C家(和同修A在一个小区)。一出我们小区的门,就感觉有人在跟着我,我就拐進了一家超市。从超市出来,左右看看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我就直接去了同修C家,同修C不在家。我出来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在小区门口的东边站着,他虽然背对着小区门口,但明显看得出来,他的头倾斜着,眼睛在盯着门口。我本来回家应该向东走的,我故意向西边的一个鞋摊走去,那人果然跟了过来,想听听我和那个卖鞋的说什么。我一看是我们单位的保安,邪党开什么会或有什么活动的时候,我经常看见他在我家的楼头上,此时我已经确定他是跟踪我的了。当时,心里有点气,也有点恨,就大声质问他:“你跟着我干什么?”他说:“我吃完饭出来走走。”“你出来走走,为什么我走,你就走,我停,你就停?”我的声音特别大,可能震住他了,他什么话也没说,就向西走了。

我想不行,不能就这样就算了,我马上走过去,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走了十几步,他慢慢的回头,想看看我还在鞋摊那不。我说:“不用看了,在后边跟着你呢,你说今天上哪去吧!”他吓的马上把头扭回去了。我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觉的很好笑,也没有了气和恨,我想我得给他讲真相,就向前一步和他并肩走。

我问他:“是不是因为我炼法轮功,有人让你跟踪我的?”他不回答。我又问他:“是不是对法轮功又有什么动静了,又想抓法轮功?”

他低声说:“嗯,可能是。”

我说:“炼法轮功都是好人,你可千万不要迫害他们,迫害法轮功对自己不好。”我从“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到大法在世界上洪传的盛况,从我炼功后的变化讲到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又讲了一些恶报实例。他一直不说话,走路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竟在路边停下来了。突然开口对我说:“我告诉你吧,都是你们单位的X书记(我们单位的纪委书记)叫我抓你们的,的把她们抓起来’。」的把她们抓起来’。”

我说:“我知道你们这样做不是你们的本意,X书记已经得报应了,我多次给他讲真相,也给他写信,他都不听,现在好了,得报应以后,不敢再说法轮功的事了。”

他说:“你们发的光盘和小册子我都看了,里边说的很好。那个碟(神韵光盘)就主持人说了一句法轮功,其他都是唱歌跳舞的,也没什么啊。我就想不通共产党为什么老给法轮功过不去。”

我说:“就是,一个传统文化唱歌跳舞的光盘就把共产党吓成那样,它就是怕我们中国人好了,变得善良了,不听它的话了。它现在吃喝嫖赌,坑蒙拐骗,买官卖官,贪污受贿,哪管老百姓的死活啊?”

我这样一说引起了他的共鸣,我又问他一个月多少钱?他更是向我诉起了苦:说本来就一千多块钱,保安公司还要扣除三百到四百,衣服还要自己买等等。我问他你入过党吗?他说没有。入过团和少先队吗?他说入过。我说贵州出了一块“亡共石”,天要灭它了,全世界有几千万人已经退出了共产党的组织。我给你起个化名你也退出团队吧?不给共产党作陪葬,你再记着“法轮大法好”,以后有什么灾难和危险,你就能保平安了。

他说:“行,退出来吧。”

他又给我说了一些单位迫害法轮功的人和事,还说马上要调到其它单位去了。向后一回头,突然说:“不给你说了,你们单位的人来了。”

我说:“好,你走吧,不管走到哪里,都不要迫害法轮功,能帮他们,就帮他们,记着法轮大法好。”

他双手抱拳做谢谢状说:“记住了。我们家在某某小区几号楼,你有时间到我们家去玩。”

就这样,一个生命得救了,我想他也一定不会迫害大法弟子了。如果我选择逃避,或者害怕,不给他讲真相,说不定不但自己遭到迫害,还让众生对大法犯罪。我记的同修在《大法弟子运用法律反迫害和自我辩护的要点》中说,大法弟子不要回避任何问题。我想也是这样,不管遇到什么问题,我们都要正念去面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