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十余年 历劫志不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十余年的修炼历程,我象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逐渐长大并走向成熟。我感恩师父的谆谆教诲,感恩无边的大法法理的熏陶,是至高无上的师父塑造了千千万万敢于为追寻和维护宇宙真理的大法徒!在这硕果累累的金秋,我把自己的修炼体会汇报给师父,也把一个生命在大法中得到升华的真实故事写出来,见证师父的佛恩浩荡。

身心升华 大法善解家庭的恩怨

我六八年出生。父亲是一个出了名的老实巴交的人。记得小时候在村里,生活贫困的让父母几乎天天吵架。因为没人照看我,母亲下地时就把我一个人放在家里,长期的哭泣,把我的眼睛弄的十多岁了还不敢见太阳。从小性格倔强的我争强好胜,到十八岁时就得了肩周炎、神经衰弱,随时随地的火牙痛更让我寝食难安。

初中毕业,通过乡里的考试我当上了幼儿园的教师。可是教育界的黑暗,让我觉得前途如此的渺茫。更没想到的是,刚与丈夫订了婚,婆婆就与我那个刚刚二十岁的未婚夫分了家,也就是说,到结婚时,婆婆一点东西也不想给我们了。有一次我在地里种地,婆婆指桑骂槐的叫骂起来,丈夫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找到了他的大姐。她大姐生气的说:“到她老了,有吃无吃你都不用管她!”有时面对婆婆的无理搅闹,我反而不生气,只是纳闷:她为什么要这样?到我進这个家门时,我和丈夫真的是一无所有,只有我每月的六十元工资(半年开一次)。那时他的二姐还没结婚,那真是七口子当家八口子主事,家里整天乱糟糟的。小产留下的月子病让我常守着幼子欲哭无泪。我曾经一边怨恨自己的命不好,怨恨老天爷对我不公,一边却无奈的抵抗着生活的冲击,三十岁不到的我,家里自备药箱,去热的、息痛的、消炎的……,特别是对现实和人情世故的无奈,让我不甘心,我真的是不甘心就这样下去。

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们在外地做买卖,我有幸连续拜读了三遍《转法轮》,这才如梦初醒,也让我的心变的说不出的平静。原来《转法轮》就是我一生要找的!我一定修这部大法!从心灵深处发出的坚如磐石的那一念使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经历多少魔难、坎坷,都没有动摇对师父的坚信和对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孜孜追寻。通过一遍遍的看书,我真正明白了师父在书中所讲的人为什么会有难,会生病;人与人之间的恩恩怨怨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人会有贫贱富贵之分等等,这些长期困扰着我的问题,我都在书中找到了答案,特别是,我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伴随着思想境界的升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原来那些狐黄的牌位都被我烧的一干二净。原来无法理解的婆婆的那些言语、行动都在大法的法理中找到了解释,真让我感到轻松释怀,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都彻底的改变了,我原谅了婆婆,并以行动来感动她。后来我丈夫的二姐说:舒云(我的化名),我结婚后才体会到你当时(指我刚進婆家门的日子)的难处,我替老人说声“对不起你”。我平静的说:二姐,是师父改变了我,大法圆容了咱们的家!

得法后的我不再怨天尤人,心情开朗,充份利用闲暇的时间看书、多看书,不断的被大法无边的法理熏陶着,师父的教诲我记在心间:做买卖把心放平衡,不欺诈,不缺斤少两,有时,买东西的人问我:秤准吗?我立刻回答说:秤不准人心准!是慈悲的师父从新塑造了我,而我只是亿万受益人其中的一个。

脱胎换骨身心受益 现身说法广传真相

我得法后我的父母、二姐、兄弟一家相继得法,真、善、忍的光辉给我们全家带来了祥和与幸福。原来体态肥胖、臃肿的母亲身体恢复了正常,冠心病、高血压、脑血栓、肺气肿等多种疑难病不翼而飞。特别是我的侄儿从两腿完全不能站立到从新站起来这个事实,着实轰动了当地十里八村。我父亲七十岁才得了这个孙子。侄儿四岁那年,晚上还好好的,第二天早上两腿无力,无法站立了。青岛山大医院、沈阳医大二院都做了各种检测和治疗也没有治好,巫医更是看了不少。家里的钱花光了,亲戚家的钱也都借了,弟弟、弟妹为孩子已是精疲力竭,不得不放弃治疗。回到家里,夫妇二人天天不间断的学法、炼功,不长时间孩子的腿好了!这些现身说法的实例为我们广传真相做好了铺垫。

一九九九年,面对邪党对师父和大法的污蔑和攻击,我就到市场上用言语和行动去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开始时真相资料很少,我便用手抄写,后来同修帮助建立了资料点,做资料就成了我证实法的主要方面,我几乎成了在家的专修弟子,我以救度众生为己任,每天早上学完法之后就开始了上网、下载、打印、装订,然后就是传递,协调。前两次法会我已重点交流了自己在做资料中心性的升华和与同修接触时彼此之间在心性的摩擦中如何放下自我、证实大法并从中得到提高的喜悦。十多年了,回过头瞅瞅,正如师父所说:“只不过是利用这个狂妄的邪党来考验大法弟子、在生死面前去大法弟子的执着心,从而使大法弟子圆满而已,把那些不能当大法弟子的筛出去,也不过就是这么一个过程。”(《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在师父的引领与呵护中,现在我们越来越理智并逐渐走向成熟,我们每天被无边的法理包容着,师父的慈悲加持与点悟更让我觉的修炼的来之不易。是呀,千万年的等待,为的就是助师正法的这一天,我不能懈怠,也不敢懈怠,同修间的配合更加默契, 相互更加圆容,在这瞬间即逝的历史时期,更让我们珍惜在世间的缘份,不忘自己是修炼人,不忘自己的使命和责任。记的二零零九年十一和十二月份西班牙和阿根廷法庭对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江泽民等人要進行公审的不粘胶下来后,当时东北的夜间真是滴水成冰,怎么办?这么重要的真相需要民众尽快的知道,我和同修商量,周围同修分组,自做浆糊,老少配合就在同一天晚上及时的张贴了出去。

我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修炼故事,一直稳步的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救人的方式没有限制,做资料,发资料,花真相币,面对面的讲真相以及手机发短信等等多种形式。我和周围的同修都在运用各种方式见缝插针的去做。

记得几年前的一天, 那时我还在市场做买卖,同修给我拿来一张写有真相的纸币,我感觉挺好,于是我每天都会把较新的纸币留下来,到了晚上用手写上真相短语。后来同修设计了打印纸币的模板就更方便了。师父在讲法中肯定了这种方式后,用真相币传真相的方式不仅在我地,而且在全国各地都逐步推广开来。

多学法 向内找 修好自己

从得法到现在,我时刻记住师父的嘱咐,学法,学法,多学法,只有溶入法中才能不断的改变自己,清洗自己。但是,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理需要我们去证悟,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对我们的要求,往往看上去这颗心修去了,可不长时间通过不同的事情又翻出来。与同修在一起的日子,通过交流切磋比学比修,感到自己许多心已去了一些,可是,在这一年中,我回到了老家,才发现有些心去的不扎实,不彻底。例如,回来后,弟妹对我诉说母亲的不好;两位姐姐跟我说弟妹如何的不懂事,一段时间,我的心如乱麻,这些东西不时的在心中翻腾着:你们怎么都这样?为什么不找找自己的差距?我开始用法衡量他们,甚至用法要求他们,而且自己想再次离开老家来逃避这个环境。师父的法点悟着我:看自己,向内找。是呀,这不是在去我对母亲的情吗?这不是在帮我去掉那忿忿不平的心吗?跳出事情,看到了本质,身心升华了,此时让我感悟到,“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是一种境界,是慈悲、无私、包容一切生命的博大胸怀。我心中不再指责弟妹对母亲的不公,不再抱怨这种生活对自己的纷扰,内心深处由衷的感谢师父,感谢师父利用这种环境启悟着我在修炼路上走的更稳当、更扎实。

我在日常生活中从不乱花钱,属于节俭型的。我用这种心态要求不修炼的儿子。有一次,儿子想买手表,我的意思手表只是看时间的,不用买太贵的,谁知爷俩花了一百多元买了块表。当时我的心就放不下了,一遍遍的数落他俩,儿子说:你不花钱还不让别人花?就你说的对?听着儿子的话我突然想到:我这不是唯我正确吗,不是邪党伟光正的遗毒吗?何止这一件事,平日生活中,不论什么事情,都得我说怎么办大家就要怎么办,从没顾及家人的感受,强行让家人遵从自己的意愿。我无言以对儿子。悟到了,邪党文化的因素影响去掉了,内心轻松了许多。

感恩师父领我走上人成神之路。我觉的自己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在这条路上我不会放松自己,我会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修好自己,来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