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十年路 感恩师尊护我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在十多年的修炼中,想把自己的一点体会写出来,哪怕只有一点闪光的地方,那也是在法中升华的体现,写出来,为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以下是我的一点体会:

一、大法的神奇展现带我走入修炼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刚从天津肿瘤医院做了子宫和一侧卵巢切除手术,出院不久,身体还非常虚弱,而且还有另外七种比较顽固、不易医治的疾病(肩周炎、神经性腰痛、鼻窦炎、胸闷气短、眼睛流泪、头癣、脚气)折磨着我。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见到了一个远方亲戚(表姑),我们大约有一年多没见面了。此次一见把我愣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表姑比我大十七岁,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一个浑身是病、重度肝硬化、脸蜡黄风一吹就倒的人,可眼前这位表姑白白胖胖,满面春风,神采奕奕。惊喜之余问她:是什么神力把你改变成现在的样子?她非常虔诚的对我说:“有一本天书《转法轮》不但挽救了我的生命,还教我懂的了人生的真正目地,走入大法修炼后不久,在不知不觉中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

听了她的一番话,我万分激动,眼泪止不住的流,也就是从这时起我也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列。

得法修炼后,我的一切都变了,无论从思想上、精神上、意识上,思维方式等各方面都進入了一个全新领域。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提高自己的心性,放下了很多过去苦苦追求的东西,身心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大法的神奇也同样在我身上展现出来。各种疾病渐渐悄然离我而去,长期紧锁的眉头舒展了,写在脸上的痛苦一扫而光,久违的喜悦从新回到了我的眉宇中,家庭气氛也变的温馨,和睦了,全家人都身受大法的恩泽,在浩荡佛恩的感召下,我女儿和丈夫也先后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女儿八岁的时候,患上严重皮肤病(牛皮癣),发展严重时,从头到脚遍及全身,连眼皮上、耳轮上、肚脐眼儿里都是,四年里去过好几家大医院的皮肤科,也看过专治牛皮癣的专家门诊,中药、西药、内服、外敷、擦洗、还有民间秘方偏方等各种治疗方法全用遍了,中药吃了几百副也没治好,反反复复,把孩子折磨的整天吃不好,睡不好,发脾气、哭闹,个子又小又瘦,柴柴巴巴的,到十二岁的时候,体重才四十斤左右。

女儿得法修炼了三个月,奇迹出现了,最后身体上的那些硬皮痂,一夜之间,稀里哗啦的全掉光了,从头到脚,都是光滑滑,细嫩嫩的新皮肤。我们全家都不知道用什么样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和谢意。通过我们母女身心的巨大变化,使很多人知道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神奇,法轮大法是人类的真正福音。

二、不断的在法中精進,逐渐的走出怕的阴影

刚刚走入大法修炼一年多,对大法的认识还只是停留在感性认识上,说实话,从根本上怎么修还没弄懂,九九年“七﹒二零”血腥迫害就开始了。但是,不管中共恶党怎样造谣欺骗,都没能使我们动摇。就凭着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在我们母女身上的真实体现,大法的最低一层的法理就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这绝对没有错。

然而,作为一个真正修炼的人,在邪恶设定巨关巨难的所谓考验中,光凭着对师父的感恩戴德,光知道法轮大法表面好,那是远远不够的。对法的认识必须从感性升华到理性才行,做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

然而,正因为我没有升华到这一步,才使我在反迫害、救度众生的正法修炼中,走了许多弯路,自己被迫害,还给证实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由于对法理解肤浅,加上放不下人心与执著,也分不清自己所做的是否符合师父所要的,不知不觉中就钻了旧势力的圈套,也不知道正念否定,从而加大魔难。越是这样,就越是生出怕心来,怕被迫害的心几年来一直挥之不去。

要准备去发真相资料或贴不干胶,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忐忑不安,被迫害的阴影就反映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和劝三退时,总是对听真相的人進行一番的审视,生怕遇上恶人构陷,因此错过很多救人的机会。我感到很痛苦。不过我倒没有因为怕就不去做讲真相救人的事。每次出门前和在一路上都先发正念清除干扰我救人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然后背师父有关去除怕心的法,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法能破一切执著”(《精進要旨二》〈 排除干扰〉),狂跳的心很快就稳定下来,周围的环境也清静了,不感到恐怖了。在师父的呵护下,大多数都做的比较顺利。有时怕心上来了,心里发怵时,就想想大法弟子的使命,“救人要紧”四个字立刻就反映到大脑中,这时“怕心”就会减弱很多。也就不会被它干扰了。由此我悟到,怕就是人心。怕什么?无非就是怕失去人中的一切。当我们时刻想着自己是个修炼人,修炼人是要从根本上放下人的东西的;当我们时刻记着大法弟子曾发过的誓约是为助师正法而来,承载着救度众生,圆容、成就新宇宙的重大使命;当我们想到自己就是神,就是未来宇宙主宰者、保卫者。这时我心底容量扩大了不知有多少倍,什么怕心啊、“自我”啊等等那些难以割舍的人的东西,都变的非常的渺小,甚至无影无踪了。

我的体会是,只有多学法,学好法,心里时刻想着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想着自己肩负的救度众生的历史重任,坚定的信师信法,把自己当成神,才能走出“怕”的死关,才能稳步的走到最后。

三、向内找去人心,自己升华亲人得救

我和丈夫双方的亲人,看到我们母女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都被大法的神奇所折服,都鼓励和支持我们好好炼。可是,自从邪恶开始疯狂迫害以后,他们在报纸、广播、和电视里听到和看到的全都是诬蔑、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谎言宣传,听得时间长了,被灌输的多了,都不同程度的对法轮功产生了怀疑、戒备和抵触的心理。由于我一次次的被绑架和非法关押,就越发使他们不理解。特别是二零零六年,我们夫妻俩与同修一起去发真相资料时,丈夫和我双双被绑架,在看守所里一个月时,我被迫害的生命危在旦夕,“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和国保大队为推卸责任,给办了所谓的“取保候审”,还没等我身体恢复,公安局和检察院三天两头的找我逼供,而且利用不明真相的兄弟姐妹及所有的亲人,以给丈夫判重刑相要挟,欺骗说只要我配合邪恶,供出它们想要的所谓口供,就放我丈夫出来。家人相信了他们的谎言,对我实行群起而攻之,什么狠话都能说出来,甚至有的指着鼻子骂我,认为丈夫纯粹就是被我害的。在那种情况下,我想给他们解释,讲道理,他们根本就听不進去。我心里发正念,似乎也起不了多大作用。说实话,当时也没有那么强大正念,泛起的全是人心,觉得天都要塌了,心里就象油煎、火烤一样难受,按我当时的状态,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了,我恨不得马上逃离这个地方,一分钟也不想面对这些人了。紧接着又接到了邪党检察院的非法起诉,并被告知非法开庭的日子。这时我似乎没有别的选择,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走”,离开这里,我既然没有那么强大正念去面对迫害,可也不能在这儿等着任邪恶摆布。就这样,我带着满腹的委屈和对家人的怨恨拖着虚弱的身子,洒着眼泪远走他乡,开始了流离失所的日子。

三十多个小时的路程,途中没人打扰我,静下心来认真的思考着刚刚经历的这一切,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就看你怎么去对待,是把自己当成修炼人,还是当成常人,是用正念对待,还是用人心,结果是截然不同的。我仔细的用法衡量这些日子自己经历的每一件事情,并开始反问自己,向内找。就象有的家人问我最多的一句话,为什么总是你屡次三番的出事,挨抓?为什么就不吸取点教训?想到这儿我猛的一惊,这不是师父在用常人的嘴在点化我吗?是啊,有的同修证实法中的三件事做的比我还多,路却走的很平稳。差在哪里呢?很显然,就差在法学的不扎实,人心繁重,干事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资料放在家里怕招来麻烦的心,就是缺乏修炼人应该修出的慈悲心,根本上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多大的漏啊,旧势力不就专找你执著有漏洞的地方下手吗?如果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用正念、神念去做,旧势力敢动你吗?它无理的迫害,我们的师父也不干哪。既然师父告诉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当我们认清是旧势力的安排时,我们不仅不承认,还必须做到正念否定才行。我想,这就叫正法修炼,符合师父所要的吧。

面对家人的指责说三道四、责骂,产生委屈、怨恨、气愤,一想我平时对你们都那么好,而且你们也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奇。可当我们遇到难处的时候,你们就这么快翻脸,也跟着落井下石,连点儿做人的基本良心都没有,越想越委屈,越生气,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还故作镇静,并且也在向他们讲真相、劝善,其实那只是从法理上知道,我们不应该和常人一般见识,因为他们是被邪恶因素操控的,才那样的不理智,才表现出来的恶。我们对人的一面要善,对其背后的邪恶因素要毫不客气的清除,最终的目地是使众生得救。可是,在我的心里还存在着严重的隔阂,觉的被他们伤害过的心还在隐隐作痛,怨恨的心总是挥之不去,所以想救他们的心也就没那么迫切。现在想想,这哪是一个大法弟子的状态啊,带着这么不纯净的人心讲真相能有威力吗?人家听了心里能舒服,能接受吗?平静中,总算是理出了一点头绪。认识到,这都是因为不用心学法,执著心放不下的原故。

觉悟了就是升华,经过大量学法心性提高很快,从学法中认识到大法弟子没有敌人,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随之心中的委屈、怨恨和气愤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我们夫妻双方的每一位亲人再浮现在我的脑海时,对他们不但没有丝毫的敌意,反倒觉的对他们有一种很深的愧疚感,都是因为自己没修好,没有使他们尽早得救,险些被推上失去未来的危险边缘。这一世他们能和我(大法弟子)成为亲人,缘份非同小可,我就应该承担起救度他们的责任,不能眼看着他们在邪恶的操控下,迷蒙中走自毁的道路。在脑海中搜索着每一张面孔,觉的他们都是和我一起从高层下来的,是我真正的亲人,他们也都是为法而来的,却没有得到法,而且还在谎言中被毒害着不能自拔,越想越觉的他们很可怜。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后果太可怕了。我不能再这样等下去,我要救他们。于是马上拿出笔和纸,用了一个通宵的时间写了一封长信,顺着他们的执著,针对他们的心结,从多方面谈了我们在艰难中仍然坚定自己的信仰的理由;揭露了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目地;写了历史上的各种预言所预见到的中共灭亡的天机;也写了中国出现的天灾人祸与当权者的道德沦丧,迫害好人的必然联系;还写了退党自救和继续跟邪党走下去的可怕后果。写好后,寄给了一位在家族中比较有影响力的人,并告诉他一定要把信传给家里的每个人都看看。我真心希望他们都能够早日从谎言中解脱出来,明白真相,得到救度,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的真诚,我的善心,真的感动了他们,清除了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解开了他们的心结。当我回来再见到他们时,态度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转变,虽然我丈夫被非法判刑四年,他们都没有一点责怪我的意思,还跟我说他们被公安局骗了,上了恶人的当,对共产党的邪恶也有所认识了。过大年前他们许多人还买东西,拿钱去监狱看望我丈夫(同修),我丈夫只把东西留下,没收钱,他们就把这份钱拿回来送到我家里,让我们留着过年花。我很感动,他们真的变了。这时我再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多数都接受了,三退了。有一部份虽然暂时还想不通没有三退,但也不那么抵触了。我的体会是,世人对大法态度的改变与我们修炼人状态的变化是分不开的,我们的心态变了,周围的环境,周围的人就跟着变。

以上是我在现有层次上的点滴体会,如有不妥敬请慈悲指正。谢谢师尊的慈悲呵护,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