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走出被邪恶迫害的误区(一)

由几个同修离世在另外空间所见想到的粗浅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八日】近两年内有几个同修被病魔与邪魔缠身不能自己摆脱,被邪魔烂鬼、黑手夺去生命;今年七月份一女同修A长期被病魔缠身,迫害离世;其中去年与今年九月份两位同修突然出车祸,被邪魔迫害而离世;还有几个老同修及老年同修始终走不出被旧势力迫害的误区;虽然都是旧势力指使黑手所干,但追其原因,也有我们自己内在的因素,那么我要阐明的是:为什么正法越到最后却出现这样的问题与产生那样的事故?而拉开的距离又那么的大?其外在形式与内在的实质又是什么?因此本着对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对同修、对整体、对法负责的角度与心态,谈谈几点看法与认识,如有不足,敬请修正。

一、扫除间隔,形成为别人着想的整体观念

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上文所述,不管同修以什么形式离世,也不管是她史前与旧势力有过什么约或者答应过谁什么,都有其相互之间的因缘关系,我们不去探讨,但就从大法法理的制约标准与要求来讲,由于当事者法理不清或平时修得不扎实及方方面面因素的影响,导致本人偏见的认识而失去正念,至此瞬间使自己处于无能为力的状态,这就需要我们整体或个人的力量帮助配合与法的加持,才能冲出险阻,走过难关,越过急流险滩,進而达到营救同修,挽回整体损失的目地。

现只举一例谈谈自己的看法,仅供参考。同修A已被病魔迫害好长时间了,刚从医院出来不久身体极度虚弱,而且时好时坏,我们就在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做三件事,经一段时间一切恢复正常,虽然时有咳嗽等不好的现象,但生活、体质、家务、零活一切正常。一天晚上打完坐跟我说:“天上的王们、主们让我去做事,早已约好了,去做‘评审官’,大审判就要开始了。”我说:“你不要听他们的如何,你是修大法的,听师父的才对呀!”她说:“是呀,应该听师父的!”就这样又过一段时间同修A感觉身体一切正常了,就回家去做证实大法的事去了。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们切磋了几次,谈了一些对事物、个人、整体圆容救人的看法、做法与在法上的认识,但从言谈举止中却隐藏着一种不被任何人所意识到的、很深的固执己见的东西没有动(比如与旧势力有约,表面口中说是不承认,否定它,可见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又牵动了心,模棱两可、无可奈何了)。

两年后,也就是今年七月份,同修A被病魔迫害严重,被同修接到家中,我们十几个同修帮助发正念,虽然身体极度虚弱,但精神有了好转。一天由于农活忙,少来了两个同修,同修A就不高兴的说:“都不管我了,其实这不只是对我个人的迫害,也是对本地区整体有间隔的迫害。”当时说者有心,听者可更有意;马上我们每个人都集中精力发出强大的正念,我看到烂鬼、黑手、邪魔被一片一片化掉,她的元神从新坐起来,而肉身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样子……一天下午接到同修电话让我过去,一進门同修对我说:A同修自己刚打完电话说自己实在挺不了了,要去医院,一会儿同修来车接她。这时A同修的母亲也过来说:那就依着她自己吧!当天下午开车来的同修将A同修送往沈阳医院,由于病情严重,沈阳医院没收,于次日上午返回本地医院,几天后离世。

早上我们几个同修去殡仪礼堂,只见A同修面容如初,姿态祥和,带有正常粉白气质,晚上六点我放着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得度”,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出神入静的倾听……这时,两个老同修与A的母亲含着泪水走到我身旁说:“能不能再大点声?我们就爱听这个大法的歌曲。”“可以。”我边答应边将声音放到最大音量。

“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A的母亲在A的灵身旁一遍一遍的播放着……声音从A同修灵身上空飘荡回旋,穿过大院中心,划破太空在各个空间回荡着……这时A同修的元神在室内、室外、院里院外飘来飘去,表情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迟迟不愿离去,而且好象有什么话要对谁说似的,同时跟随而来的大神们飞天压阵在前,主和王在后,稳坐莲花座基,赤橙黄绿青蓝紫,异彩缤纷,一派天国景象,众神们都为之振奋,静静的倾听着“得度”歌曲,直到歌曲结束才慢慢消失。因为天上的神、主、王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创世的先驱使者,未来各个大穹的主、尊、王,而对所犯天条的各个神们及未来的大审判,它们有的是心知肚明,而它们却抓住了A同修与它们史前有约这个理,死死不放,将其作为兴师问罪的“挡箭牌”……

话又说回来,这边A母亲正在A的身旁聚精会神的与同修一起边听边放歌曲的时候,A的哥哥突然过来说:“好了,歇一会儿再放吧!”A的母亲很不高兴地说了儿子几句,把得度歌曲关掉了,终止了另外空间的声波,之后,另外空间的一切也都随之消失了……此时一个女同修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咱们大伙发发正念吧,加持加持,听说一同修元神离体,当元神回来时找不着肉身,火化了,发发正念或许能有奇迹出现!”我边点头,边与同修商量。当时同修小未与另一女同修默默告诉所有在场的同修说明因由,有的同意,有的反对,有的口头答应但不去配合,还有的持不同看法,更谈不上配合了,想法不一,意识分散,完全失去了整体念力的机缘,最后我与小未、一女同修无声无息,精力非常集中的在殡仪馆发出了强大的正念……因我比两同修提前发几分钟的,就在我们闭眼的十几分钟过后,停放A同修的室内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其余的人全都出去了,室内静悄悄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会听到……

就在这时A的元神身着飞天女装,飘荡而来。看上去有些不愉快,又有些恋恋不舍、很为难的样子,围绕着我们三人,又到院内往复飘浮着……外面仨仨俩俩在闲谈,都让A看在眼里,又飘回到我的头顶,回旋之后稳坐莲台。

问道:“得度”怎么不放了呢?怎么能听他们的呀?
答:是你哥哥让你母亲歇一会儿再放!

问:大法无边能从无中把我们找回来,那他们为什么不和你们一起发正念呢?(指同修)
答:那是他们还没有认识到大法的神奇,可能心里还有畏惧,思想中有压抑感吧!

问:平时不都说信师信法吗?既然为我来的,不帮我发正念,为什么现在都在外边而不進屋?屋里面就你们三个人,这也不符合常理呀?
答:这可能是因为平时学法不入心,不知道这层法的内涵更不知道你的内在原因与外在因素吧!

然后A回头看看天上跟随下来的众神们对我说:“一切都是它们搞的(指旧势力、黑手),也是被它们钻了整体有间隔的空子了。”

此时A的元神显得很悲观与难言的样子说道:“咳,还是我修的不好啊,才这样对待我的呀!”
答:这也是不同看法与见解的缘故吧!

问:这也都是它们(指旧势力的因素)所造成的,如果以后他们(指同修)自己遇上魔难或发生不知的意外,别人该如何对待呢?
答:唉!人不都是事发之后才明白怎样看问题,才找原因的吗?

A:“不是说‘以法为师’吗?那就应该知道,做事首先为别人想一想,不要太为已了,否则后悔就来不及了!”边说边向我俯首示意,渐渐离去,就在我睁开眼睛的瞬间,在室内留下一条长长的白色气带,绕了几个弯儿,消失在空气中……

当晚我们几个同修与A的家人守了一宿,第二天火化,送往公墓。

写到这,我的心情非常的沉痛,泪水默默的咽到肚子中去,当时有许多话想与同修说,受当时的环境所限又张不开口,一直到今天消了两个多月的业,脑子才清晰,旧势力的东西老往我这一批接一批的来,在师父的加持与神的帮助下消去了大量的邪恶因素,才写出来,有的看的很真切,就是说不出来,想的倒挺好,就是写不出来,只能写这么一点点吧!

虽然这几个大法弟子离开了我们,但作为一师之徒的同修来说,辛辛苦苦修了那么多年,风风雨雨又做了许许多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肯定有好多我们要学的长处,吸取的教训与借鉴。而在她们的有生之年,漫长有限的时间中,在那困惑的矛盾中,在那难耐的寂寞中,尤其是在长期病魔缠身的痛苦中,身旁的同修有没有做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做没做到一个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与义务?同修走了,我们身边又少了一个以一当十当百的救度众生的大法徒,我们是否感到痛悔与遗憾?

不管怎样吧,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同修的离世,尽管有些不同的看法与不同的因素所在,从本质上看:虽然旧势力安排了一部份大法弟子以病业的形式离世,那么到了最后那一刻,如其还没有否定它的安排,这时那些旧势力安排具体做事的黑手烂鬼就开始迫害了,因为它们抓住了符合它们的理了,但宇宙的特性、宇宙的法理在制约着一切。人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有史以来都是自己说了算,这就是宇宙永远不破的法理,那么,从大法粒子是一个整体的高度来认识,如果我们的同修都能做到“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一个迫害他就等于是在迫害我,凡事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的博大胸怀与心性,真正从思想的内心深处认识到无论迫害哪一位同修,哪一位学员,都是在针对我们整体的迫害,都是在削减我们证实法的整体力量,那么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具体的黑手烂鬼就不会再敢迫害我们的任何一位大法弟子了,因为它已看到我们这个粒子团是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

几年中在我们地区尽管出现了被邪恶迫害的现象,如绑架、入狱、劳教、出现车祸、甚至失去生命,从表象上给我地区大法弟子修炼進程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产生了一些负面作用,但以“好事、坏事都是好事”的法理来认识,无论是个人还是整体,只要是出现问题,遇到矛盾,哪怕是听到的,首先看看自己哪没做好,存在哪些不足与人心,用法去归正,并去掉它,然后正念正行、默默无闻的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弥补项目中的空白,尽心尽力、踏踏实实的在做好大法弟子三件事的同时做好应该做的每一件事,使我们真正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想这应该是每一个同修的心愿、责任与义务吧!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