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故城县杨桂芳母女同遭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故城县法轮功学员杨桂芳,一家人在北京打工维生,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到二十五日之间,中共人员突然在北京非法抓捕了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杨桂芳和同为法轮功学员的大女儿柳燕遭北京东城区公安分局绑架,在北京关押了两个多月后又被非法劳教:杨桂芳两年半,女儿两年,同时被劫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遭受了残酷的迫害。

杨桂芳,女,四十六岁,她在没修炼法轮功之前患乳腺癌,因病情日益加重,浑身没劲,神经衰弱,天天中西药陪着,家中的积蓄全部花光,生活没有指望。

一九九八年八月,当她在死亡的边缘挣扎的时候,发现离她家不远的路边有一伙人晨炼,她到跟前一问,说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从此得法修炼,修炼后三个月乳腺癌消失,身体强壮起来,再也不为无钱看病发愁了。

在法轮大法中深深受益的杨桂芳,为了揭露中共毒害世人的谎言,在家乡去农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曾遭故城县武官寨乡派出所和县公安局绑架,在故城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七个多月,因在看守所被迫害的身体出现严重病态、全身长满了疥疮,公安局怕她传染才被保外就医,她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中近七十岁的老母亲和两个上学的女儿没有人照管,经济非常困难,一老两小每天以泪洗面、在北京打工的丈夫担心妻子的安危,心灵备受煎熬。

遭北京东城区公安分局绑架

二零零七年六月,遭迫害后身体刚刚恢复的杨桂芳带两个女儿去投奔在北京打工的丈夫,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两个女儿在北京某公司上班时,被北京东城区公安分局绑架,二十五日零点三十分杨桂芳和丈夫在熟睡中猛听到小女儿的叫门声,刚一开门,突然闯进五个警察,三个警察看守着一家三口,另两人把出租屋翻得乱七八糟,什么也没找到,强行绑架了杨桂芳,杨桂芳的丈夫和警察说理:无凭无据不能把人带走,因此她丈夫差一点也被他们带走,后得知北京东城区的警察绑架两个女儿后,对年仅十七岁的小女儿非法审问后欺骗小女儿说:给你二十块钱路费你可以回家了,后跟踪小女儿闯入杨桂芳家的。一家人团聚刚半年的时间又被强行拆散。

就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杨桂芳和大女儿柳燕被关进了北京清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四天后,二月二十八日改送调遣处又非法关押一个月,再后来对杨桂芳非法劳教二年半,三月底送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这同期杨桂芳的大女儿柳燕和北京市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和她一样遭受了同样的迫害,柳燕被非法劳教两年,其他人年数不等,都被转送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进一步迫害。

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到了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第二天,警察就逼迫写所谓的“三书”,劳教所利用恶警及吸毒、卖淫人员轮流看守每个法轮功学员,日夜逼迫强化洗脑转化,写所谓“三书”,如不同意写,关小屋,整日罚站,挨打受骂,再进一步就是电击、上绳,如绝食就插胃管灌食,杨桂芳被关进小屋十五天,整日整日的不让睡觉,恶警常红、黄旭红、王东云威胁她说:如不写,电棒、警棍、加期等着你。

在这同时法轮功学员梁立芬、杨丽萍、宋加平、康冬青、赵燕被非法关禁闭期间也是整日整日的不让睡觉,一打瞌睡就挨打,梁立芬、赵燕被折磨了二十二天,胳膊、腿都绑在架子上,让吸毒人员毒打她们,把电棍绑在她们的胳膊上和两大腿中间,最后还给梁立芬、宋加平加期四个月,其他人加期半月至两个月不等。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劳教所一大队被劫持的全体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罢工一天,因此一大队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又遭新一轮象以上情况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被逼迫做苦役,被迫从事的劳动主要有:加工电子元件;制作一次性消毒筷;洗碗;织线手套、皮手套;织毛衣;缝制口袋;装酒瓶用的包装皮壶;搓围巾;做纸花。平时劳教所强行逼迫法轮功学员干十多个小时的活,分派的活干不完就必须晚上加班,杨桂芳干的是手工的电子元件,她的手骨节干活干的肿大,变形、裂口、起水泡。

法轮功学员每天去车间干活的路上都逼迫唱中共邪党的歌,法轮功学员不唱或声音小就经常挨骂或罚站,只举两例: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集体被罚站半小时,三月二日下午,天刚下过雪,天气很冷,恶警让刘燕、严梅青、安苹在雪地里罚站二十分钟,法轮功学员董世荣已六十三岁高龄,喊了法轮大法好,被关禁闭折磨了四天四夜,恶警袁孟芹、单娜打她耳光、掐她脖子,逼迫她写检查。二零零九年三月时,法轮功学员王桂红因不写所谓“三书”,恶警常红指使吸毒人员把她打倒在地,再用脚踢,用脚踩脖子,直到王桂红昏死过去,她们才停止行恶。

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强迫超时超强的奴役劳动,伙食极差,吃的经常是发霉、变质的东西,二零一零年端午节中午,劳教所让法轮功学员们吃发霉的豆腐,导致多人食物中毒,80%的人闹肚子,很多人疼痛难忍,杨桂芳一天就拉肚子七、八次,还有的人拉十多次爬不起床来,此情况报告了警察彭玉梅,彭玉梅怕上级知道被追查责任,就冲着法轮功学员们说:谁也不能说是吃豆腐吃的,谁再敢说就给谁加期。

被非法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着严重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恶人还常假借赈灾之名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总之劳教所的恶行累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以上的情况只是冰山一角,每个法轮功学员离开邪恶的劳教所时都是满身是病,伤痕累累,杨桂芳、柳燕母女回家时已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双手骨节变形,杨桂芳两腿是疮,回家几个月了,骨节还在肿胀、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