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二零零四年走進大法的一名公务员。当时病倒后生活到了不能自理的程度,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感觉到一身轻松。下面是我的修炼故事。

一、绝处逢生 大法救我命

一九九二年我负责地、县两级统计局的财务会记工作,还要代管地局的印鉴,经常在高度紧张中工作,经常加班,冬天没有火烤,有时冷得发抖还在坚持,就这样拖出了一身毛病。有一次搞局长离任审计时,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就借了一张长椅子躺在办公室接受审计查询,几十天吃住在办公室不能回家。这样拼死拼活的工作到二零零二年身体就完全拖垮了,常年在医院住着。我托人在市医保局借钱治病,新上任的局长还怕我病死了不准我借钱。

二零零四年,我的颈椎变形、腰椎突出、腰骶管囊肿等等疾病越来越严重,每天都要去医院做理疗,病到后来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了。这年八月,我们单位的一位老同事(同修)给我讲法轮大法真相,我被法轮功的神奇功效吸引,开始走上了修炼道路。

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感觉到一身轻松,什么腰椎及骶管囊肿全都不翼而飞。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准人炼?这么善良的一群好人为什么还要遭受迫害?出于让更多人得法的愿望,我急于想把这么好的功法传给亲朋好友,于是我就给家人们洪法。

二、放弃修炼尝苦果

二零零四年十月,我以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亲身体验给我已经癌症晚期的二哥和父母讲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他们看到我炼法轮功把那么重的病都炼好了,也开始炼法轮功,我们一家人一有空就在一起学法炼功。

由于当时迫害严重,没有一个集体学法炼功的好环境,很少有机会与老同修一起学法、切磋,所以我那时的修炼感性大于理性,修的不很精進。加之我二哥是抱着治病的目地走進大法的,思想上总放不下那个病,学法不精進,加之对法理认识不清,结果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二零零五年黄历正月十五被旧势力迫害走了。这一来,我们家天塌地陷了!父母、二嫂、姐姐及二嫂的兄弟姐妹们都把二哥的死归咎于炼法轮功,全家人齐声责怪我,加上邪党的造谣诽谤,全家人都不准相信法轮功了。

因为我当时走進大法才几个月,修的也不好,没有做到坚定的信师信法,在全体家人的压力下,也放弃了修炼。离开了大法,身体就越来越不行了,常年只有在医院泡着,经常到重庆、成都各大医院治疗,每次都要花上万元费用。那时我就想,我这病若是治不好,这一生就完了。可是,在医院越治越严重,颈椎变形、腰椎突出、腰骶管囊肿和内科、妇科等全身的病一起返回来了,致使我不能站立、不能行走、只能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父母年龄大了,孩子在外面读书,常年靠请人伺候我,就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有时真想一死了之,只是觉的孩子小,又不想撇下孩子不管。

三、回归大法获再生

我在病痛中生不如死之时,还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有一天,师父安排一个同修来挽救我,在交谈中他们谈到了大法带给他们的美好,我看到他们都很健壮,很后悔脱离大法。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我又开始了学法炼功了。同修们帮我请回了师父的宝书,那时我不能坐,只能躺在床上,开始就躺在床上听老师的讲法录音和看书。

师父说,“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师父在《转法轮》和相关经文中对病业问题讲的很清楚,很多同修也和我一起学法切磋。我悟到,我让病重的二哥学法炼功是我对“情”的执着,违背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重病人我们是不收的”这段法理的。而我二哥去世,实际上是对我修炼决心的考验,是我修炼路上的一个大难大关,可是我却迫于全体亲人的压力放弃了修炼,钻進了旧势力的圈套。这对我是一次重大的教训,如果不是师父慈悲,再一次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我将为失去这万古机缘而遗恨千古。

通过学法修炼,我的身体又逐渐发生变化了。慢慢的我可以坐在床上学法了,可以缠着腰带下床炼功了,慢慢的可以缠着腰带上街去做一些大法的事了。师父为了鼓励我,经常让我听到另外空间的音乐(尤其是早上该炼功时)。特别是当我在看师父的大连讲法、广州讲法、澳洲的讲法光碟那段时间,师父不断的给我调整身体,还把我的天目也打开了,有时看到另外空间的花,还看到了很多另外空间殊胜的景象。有时我炼功看到另外空间赤、橙、黄、绿、青、兰、紫的各种颜色,好殊胜呀!

师父一直鼓励我精進,不断借同修的口点化我,比如,起初我是缠着腰带炼功,后来炼功时把腰带取了,但是出门做事还是缠着腰带。有一天我在街上碰到一个同修,那个同修发现我还缠着腰带,他摸着我的腰带说,“得法了你还把这玩意儿缠上干啥,把它丢了吧,相信师父就不会有问题。”从那天起,我就再也不缠腰带了。有一天一个姓李的同修对我说,“你这是第二次走進大法,师父对你的要求当然要严格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彻底放下了治病的执着,坚定的信师信法,奇迹就在我身体上显现出来了,我可以不靠腰带走路了,能够自理生活了,可以到菜市买菜了,还可以去单位上班了,二零零九年新年后我甚至可以骑自行车上班了,十月我还代替单位同事到外地出差了。这是师父的慈悲,这是法轮大法的神奇!

我的生命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得以延续,在生死关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从内心里告诉那些昔日的同修,千万别错过这万古的机缘,千万不要因为一点挫折半途而废。

修炼时间短,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修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