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二炮干部苏南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原为解放军总装备部二炮计量站文职干部苏南,与丈夫郑旭军(电科院博士生)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屡次遭受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苏南被非法判刑三年,被迫害得全身骨骼变形,右手手指弯曲,双手不能握紧和正常伸直,在北京奥运前又被绑架劳教二年半,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身体非常虚弱,在非法关押两年半后又被马三家恶警加期10天才放出。

三年冤狱被迫害致全身骨骼变形

苏南,1999年在北京二炮计量站工作的苏南,因为法轮功上访被部队软禁在宣化一部队仓库招待所半年,被强制洗脑,2000年又强制办干部复原回原籍。

2000年9月苏南、赵铁芬、顾喜芳、张爱梅4名法轮功学员因在北京清河地区发法轮功传单,向世人讲明法轮功教人向善的真相,被恶人王印华(清河街道综治办干部)、岳长林(马坊村治保主任)、李安娜(马坊村村民组长)举报,被清河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清河看守所关押,期间又转到七处,企图判五年以上刑期没得逞,又转回清河看守所。苏南为抗议非法关押并要求无罪释放,绝食27天,期间被送北京温泉胸口医院强行注射点滴药物,在看守所中为了强迫苏南吃饭,恶警让一号长在冬天脱光苏南的衣服,用冷水不停的泼苏南。

2001年苏南被海淀区法院审判长杨晓明非法判刑3年,关进四川省女监。在四川省女监,因为苏南拒绝认罪,被罚站,而且恶警还将苏南同监舍的犯人一起罚站,以挑起犯人对苏南及法轮功的仇恨。

2002年苏南及其他共14名法轮功学员,由四川省女监转到四川雅安的川西女子监狱(后此监狱搬到四川龙泉驿)。在川西女子监狱,因拒绝认罪,苏南及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号,遭受捆绳子等酷刑。苏南被关在一禁闭室,双手铐在铁窗栏杆上不能蹲下和坐着,只能站着昼夜不开铐(一天上厕所白天三次,夜间一次,每次2、3分钟,灌食一次,苏南一直绝食抗议迫害)。捆绳子就是将麻绳浸湿后从手腕一直缠到肩膀,反被到后背一直上提到脖子绑紧,受刑人两臂不通血液,血液直攻心脏,半小时至一小时后昏迷,两小时以上的可能死亡。

11天之后,苏南被恶警双手背铐在窗户上,前身向前弯曲,头向下无法抬起,十分痛苦。第15天,苏南身体只有60多斤,严重衰竭、生命垂危,但是恶警仍不放过仍强迫苏南放弃修炼,苏南被迫吞下一些金属工具以死抗议恶警的暴行。因惧怕出事,川西女监恶警将苏南转到雅安地区医院抢救,手术9个小时。9天后将苏南转到禁闭室,并再次强逼苏南认罪和转化,但遭拒绝。

为了逼迫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转化,川西女子监狱还将苏南在内的20多名法轮功学员集合到操场中,由4、5个犯人推着、拖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快跑,一圈换4、5犯人接着推同一个法轮功学员快跑,每次3、4个小时不停,直到这个学员气竭。法轮功学员高红香被折磨的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

2003年9月临释放时,川西女监恶警还不死心,又威胁苏南释放后不让回家,要送洗脑班接着迫害。

苏南被迫害的严重失忆,全身骨骼变形,停经,牙齿脱落好几颗,右手手指弯曲,双手不能握紧和正常伸直,遇冷时手及脚苍白、剧痛、没有血液,身体十分虚弱。回家后,由于身体被摧残的太厉害,一直没有恢复健康,胳膊都不能正常抬起,只能干一些非体力的轻活。

奥运绑架、非法劳教二年半

2008年2月北京昌平国保大队恶警张帅、片警等人开着一辆车子将苏南及丈夫郑旭军非法抓捕到昌平一洗脑班(原因是一名叫英子的人给人装卫星天线被抓,据说她认识郑旭军,又恰逢北京要开奥运,又有抓人指标,虽然没有搜到卫星天线,但为了凑人数,还是将郑旭军、苏南夫妻抓走)。

洗脑班的强制转化没有改变郑旭军、苏南的信仰,2008年3月昌平国保恶人将郑旭军、苏南夫妻送到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劳教2年半,又经北京劳教所调遣处卖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2008年6月在马三家劳教所的一个会上,一大队、二大队非法关押的坚定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刚转到马三家女所三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苏南也站起大喊“法轮大法好”,由此三大队大队长不久将苏南转到一大队强迫做奴工迫害。

2008年10月7日、8日两天,一大队对一分队,二分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她们雇来了男警打手彭涛、张良等对不签“考核”的法轮功学员王春英(55岁,大连)、齐志红、王俊艳、(40多岁,葫芦岛)、闫俊华(40多岁,抚顺)、张英林(51岁,海城)、仲淑娟(55岁,大连)等人拳打脚踢、电棍电,同时上大挂(酷刑的一种)平均二十多个小时,凡是在“考核”上不签字的,都被打、被电棍电,她们是:张国珍、(51岁,阜新)、滕世云(55,鞍山)、林均燕(51岁,大连)、赵淑芹(47岁,北京)张淑霞(北京)、卢林(42岁,四川)、苏南(四川)、张淑丰(山东)、里丽(55岁,北京)、刘淑芝(60岁,北京)、朱淑兰(58岁,辽阳)、孙小香(58岁,北京)、陈利荣(大连)、刘振玲、侯国宁(58岁,北京)、夏燕、李社莲、张淑兰等。

2008年11、12月在肮脏的弹棉车间做奴工期间,恶警原来强行让大家统一上厕所,后来普犯吸毒者唐巍被恶警选来当车间生产组长,她就不让去了,只准一个一个请假。因为流水作业,谁去方便就会攒一大堆棉活儿,那唐巍就可以随便骂谁,打谁,她也借机打法轮功学员。苏南被她用脚猛踹胃部,还有一次用拳头猛击鼻梁。北京法轮功学员里丽被她踢打过。恶徒们还想尽一切办法间隔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到哪儿“包夹”跟到哪儿。

2008年11月恶警赵国荣、李秀荣将苏南叫到弹棉车间办公室,关起门来强制在月考核本上签字遭拒绝后,将苏南推倒,用拇指粗的胶木棒猛抽,打得苏南口中出血,苏南大喊“法轮大法好,不准打人”,赵恶警说“你最坏,你大喊想叫别人知道”。

2010年7月,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请苏南原籍四川绵阳科学城两名警察到教养院非法审问苏南解除后是否在北京工作,要求教养院恶警随时监控苏南的情况,然后这两名科学城恶警又到苏南公婆家大肆骚扰。

2008年~2010年苏南被强制干高强度的体力活,每天经常呕吐,骨骼变形剧痛,双手双脚经常不通血液苍白剧痛,身体非常虚弱,在非法关押两年半后又被马三家恶警加期10天才放出。

博士生郑旭军被取消户口

苏南的丈夫郑旭军,1996年在国家电力部电力科学研究院获得硕士学位,同年开始攻读博士学位,也是国家电力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获得者。因学习工作出色,1999年1月公派赴英国利物浦大学从事合作研究。回国后,因为他坚持真善忍的信仰,2000年1月曾被暂停学业、强行洗脑。后来电科院把他的户口强行迁到老家,但是当地拒绝接受,从此他的户口没有了着落,导致北京的电科院和浙江金华都没有此人,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黑户”,没有身份证、没有毕业证。他在2001年至2003年被非法关到团河劳教所,他的妻子被判刑3年。2008年初与妻子同时被绑架关押,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