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再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下面就把我这一年来,在助师正法,向内找,不断升华的心得写出来。意在通过交流,取长补短,更好的完成史前大愿。

一、不要担心,我能行

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弟子,对于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早已突破,可以说得心应手。也曾写过这方面的体会。可是白天发真相资料我就没做过。在一般的认识中,觉得黑天发真相资料比较安全,可以发一夜,去很多村庄。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几位同修被邀请到千里之外去参加婚礼。目地是配合讲真相、劝三退。“只要是大法的事,我就去”,这就是我当时的心态。

在回来的路上,要发一千多份大法资料,(坐同修开的车)我一听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怎么这么多,每人得发三、四百份。我自二零零六年从黑窝回来,从没发过这么多。又是大白天,感到有些压力。有个同修说:“你要是不行,快点吱声。”我当时“愣”了一下,“我不行吗?”我修炼这么多年,从“四•二五”、“七•二零”开始,多次進京护法;在邪恶的黑窝里,也敢站出来反迫害,证实法;不管有多少人站那就讲真相、劝三退。没有一点惊慌,没有一点怕意,很坦然。心想:这和去乡下挨家挨户发真相资料有什么两样呢!这不是比大面积的向陌生人讲真相更容易吗?有压力,不还是有怕吗?这个念头是我吗?肯定不是。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于是,我马上就否定了这个“惊讶”是邪恶干扰。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我一定能突破它、战胜它。我坚定的说:“不用担心,我一定行!”

我坐在车里,不停的发正念,清理我头脑中有“压力”这个物质。解体所有干扰和迫害我们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我一定要突破白天大面积发真相资料的障碍,完成今天救度众生的使命。并请师父加持,请护法神帮助。

在发真相资料时,由于路不熟,农村户院大,距离远,在一起发太浪费时间。分开发,发的快。这样就造成了互相等、互相找的问题。于是我就尽量的加快速度,多发、快发。不叫同修等,着急。发挥我平时步行讲真相、劝三退,一走就是好几个小时也不累的“飞毛腿”的优势。有的同修说:“看你发的这么快,腿这么轻松,真不象是六十多岁的人哪!”这一天,我们几人从早九点到晚八点,一路正念,大约去了十几个村庄。在师父的呵护下,突破了重重障碍,圆满的完成了远程发资料的使命。

回来时,同修开的车象腾云驾雾一样,穿梭在天宇之中,我坐在车里,真是心旷神怡,觉得无比的逍遥、自在,也觉得无比的殊荣。从那以后,我与同修多次配合,突破了白天到偏远地区发真相资料的障碍。也進行了大面积面对面直接向世人发“神韵晚会”光盘的尝试。我深深的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要我们正念坚定,就会出现“柳暗花明”的景象。一旦突破,就象窗户纸一样一捅就亮。而原来的那点压力,那种“怕”意早已无影无踪了。

二、正念足,就没有问题

“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师父的话真是千真万确。

今年正月的一天,早上不到八点,一个同修就来告诉我说,要到乡下去发真相资料。我一听,脱口而出:“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好发正念哪?”到车上又提起此事,心里有些不平,有指责的意思。接着我就开始往去的地方发正念。在发真相资料时还算顺利,遇到有缘人就讲,劝三退。

当我发到一户人家,正好看见村民在院中干活。我走过去,发给他们真相光盘,小册子,并三退。刚讲完一回头。从另一个院子里走过来六七个男村民,都是三四十岁的年纪。好象从天上掉下来一样那么突然。我迎上去说:“小弟弟们,我们是来救人的,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大难来时命能保。天要灭中共,快退党、团、队。”其中有一个象是个主要干部,看着我,拿手机就拨号。我马上说:“你打什么电话?谁接呀?你也打不通啊!”他果然没打通。把手机收起来就往前走,其他人也跟着走。我又跟他们讲几句。整个过程他们一声没吭。我想:我还没发完呢,很多村民在等着福音,同修们都在发放,不能让别的同修受干扰。我发出一念,把这几个人“定住”,他们就真的站那不动了。这次的干扰,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我们的正念下化解了。我们也顺利的回家了。

遇事向内找,我为什么遇到这种事情?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什么地方叫邪恶钻空子了呢!要说我做“三件事”没实修吗?可我平时很注重学法和发正念。找来找去,忽然想到是不是去时的心态不正?埋怨同修没提前告诉。这一念让邪恶抓住了把柄?肯定是。它们认为我当时正念不强,认为没提前发正念,心里没底,怕出问题;它们认为我是在求,所以“它”就钻空子。我也悟到了:越到最后,大法弟子走的路必须越正。所以必须时时保持正念。如果发现不在法上,就马上否定,解体它,不给邪恶任何一个可乘之机。

过了一周又去做同样的事,这次我吸取了教训,不管怎样都要正念十足。请师父加持。这一天,出于事前注重了自己的心态,有一种“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神圣不可侵犯的坚定信念,谁也干扰不了”的心态。在与我同去的一同修被绑架,(一天闯出魔窟)受到严重干扰的情况下,我发的非常顺利,还劝“三退”了二十多人。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同是一样的事,同是一个人,前后做事的心态不同,产生的效果不同。一念之差,就是福祸之隔。正念足就没有问题。

三、向内找,再精進

师父的经文《再精進》发表之后,为了更好的完成史前大愿,救度更多的众生,同修甲把自己仅有的积蓄拿出来购买了一辆小面包车,方便大法弟子出行及整体完成大法项目。

同修甲与我商量,说她负责某一个镇发放真相资料的任务。这个地区范围很大,也很偏远。需要几个同修经常与她在白天配合。“只要是大法的事,我就去。”当时我就答应了。正当我想找同修研究此事时,不料,我想找的同修被绑架,又听到另一个协调人也需要我。我这心里就不平衡了;这个市这么大,精進的同修这么多,怎么就找我呢?

过了几天,几名同修又切磋此事。我很不情愿的说:“大法的事不能总是这几个人,把别的同修也得带一带。我不能两边都参与呀!”同修一听,也很为难。同修甲说:“暂时真找不出白天愿意去的人,自己方才说的这些话,表面是为其他同修着想,带动同修。实际上是为自己打掩盖,不愿多付出。只想在自己家附近,安安稳稳的多救度众生,同修有事多帮助帮助,不想再到偏远的农村去发放资料。这是我严重的惰性,图安逸心。”我想到:同修甲的坦然付出,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大法、为了救度众生吗?可我却处处想到自己,修炼这么多年,还是没有脱离人的这层壳,还是这么的自私,与同修甲相比真是境界太低了。我很惭愧,我跟同修说:“我一定要去,完成这个使命。”同修们都很高兴。第二天,我们坐着新买的面包车,一路发着正念,顺利的完成了当天的任务。

在发放真相资料时,确实感觉到整体的力量,感觉到去农村的必要性,农民真是很朴实,很愿意接受真相资料。我们两个同修一组,遇到村民就直接发资料,劝三退,两人互相配合,互相补充。那天去农村,刚下完雨,村民们都从屋里出来了,我们正好迎上去:乡亲们,你们好!我们是来救你们的,大家知道,现在天灾人祸频频,这是预示着人类将有大难降临。人不治天治。只要你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党、团、队,就能保平安。我们逐个给他们三退,发真相资料,没有拒绝的。有一家院子里出来很多干活的,一人拿一份。有一个人拿好几份。我说:“小弟弟,你不要多拿,大法资料是珍贵的,是救人的。”他说:“我知道,屋里还有好几个人呢!”当我给一个蹲在道上的人资料时,他说:“我是警察。”我说:“警察也可以做好人,也得保命。”他接过资料说:“我真得好好研究研究。”并用化名進行了三退。

有一个村民是个党员,给他讲了很多真相也不退。后来同修又给他讲:“我们是为你好,是我们师父叫我们救度可贵的中国人,天灭中共时怕你们受牵连。”他终于明白了,不但退了党,还接受了大法真相资料。这一次除了发真相资料外,又三退了几十人。

四、排除旧势力的干扰,走好自己的路

我们又准备到农村去了,我听到通知后,做好了精神准备。可是第二天早上通知又不去了,说开车的同修身体不舒服。我想:同修太辛苦了,几个地方都找他,还上着班。到了下一周,又发生变化了,说换了另外一个人开车,我当时一听心里就凉了半截: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不会持续这么长时间吧!他开车技术这么好,经常外出做大法的事,既负责又有智慧,每次都与同修顺利的去,又平安的把同修送回家。他突然不去了,真有一种“失落感”。我想这一定是旧势力搞的鬼,师父曾经讲过“相生相克的理”。我悟到:要想做一件大好事,马上就会有一些同等大小坏的阻力。旧势力为了达到阻碍正法的目地,在另外空间瞪着眼睛盯着大法弟子有漏的地方搞破坏,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干扰救度众生,削弱整体力量。我心里明白,这都是假相,是不能承认的“考验”。我是一个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一个成就未来果位的大觉者,要排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要勇敢的走自己的路,不能“依赖”别人。修炼中每一颗心都不能带到天上去。我在师父的法像前表示:这个“失落感”,这个“依赖心”不是我,我要解体它,今天,我一定能与同修配合好,请师父加持。

果然,这一天我们圆满而归,发了一千多份真相资料,三退人数二百有余。

正当我们准备下一周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时,又出现了干扰。同一天,有两同修在另一地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其中一同修手机被搜走,里面有与我们联系的同修甲的手机号码。听说同修甲的手机被监控,我们自然把手机卡卸下。再加上听到一些其它对整体配合不利的话,有的同修动摇不去了,也有人说:“你别跟她去了,汽车目标那么大,人又多,得注意安全哪!”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我问家中同修:“你说,我还去不去?”他也说不准。我说:“我要走自己的路,不能被别人带动。大法需要我就去。同修甲也够难的,我们落井下石,就是上了旧势力的当,谁高兴?邪恶高兴!”也更加体会到:做一件好事的不易,师父传法度人的艰辛。我准备与同修甲谈谈,没过两天同修甲出现在我的面前,一交流,并不完全象我们听到的那样。由于同修之间不修口,道听途说,添枝加叶,互相猜测,产生误解。她说:“我始终都没离开家,正准备下次的资料呢!手机和手机号都换了。同修说我的话,我要正确对待,向内找。”

我完全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假相,是旧势力设的又一个圈套。结果,我们上次在一起配合的同修都认识到自己在修炼中的不足,识破了旧势力的伎俩。一个没落的都提高上来了,又走在一起了。

五、这一跤摔醒了我

由于我面对面讲真相方面突破比较快,在三件事的实修中给同修的印象很好,同修们经常找我切磋,开小型法会,带着同修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不管谁找我“只要是大法的事,我就去”,不找借口,不讲代价。

可是,在今年三月十五(黄历正月三十)这是最难忘的日子,晚四点多钟,我到同修那去办事,冬天,冰天雪地,恰巧昨天刚下过一场雨雪,又冻成冰,地上更滑。下车后,我边走边想:办完事我就回来。突然“咚”的一声,我实实的蹲坐在地上,左边的手腕重重的挫伤。我当时说没事,并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迫害,但还是疼痛难忍,我右手攥着左手腕,手腕顿时青肿,突出个大包来。那手指疼的象小刀片一点点往下拉一样,整个左胳膊都肿起来,路人看见说:“哎呀,怎么摔得这样,胳膊都变形了,快上医院吧!”当然,常人说的话我是不动心的,神的胳膊怎能叫人看呢!过了两天,我摔伤的事,和我接触的同修都知道了。同修很关心我,和我切磋法理,希望我能战胜魔难。想帮我发正念,但我拒绝了,因为同修们都在走自己的路,不忍心浪费他们的时间。遇事向内找,这是师父经常对我们的教诲,我回忆给同修办事前的心态,当时是急了一些,但“急”并不是什么坏事,为大法着想,为同修着想,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一时找不准。那些日子很是难受,不知所措,同修对我的议论也很多。“她修的这么好,怎么还摔了?”“她还是有漏……。”对于同修的议论,我无可非议。确实自己有问题,但是有漏也不允许迫害。

这一跟头摔的够狠的,整夜不能睡觉,胳膊放在哪里都不行,连布条碰到手腕上心都哆嗦,真是撕心裂肺,难以忘怀。我必须彻底的清醒了,我努力的反思这一段的情况,我有什么执着让邪恶抓住把柄,对我下毒手?我终于找到了。一是:几年来,由于面对面讲真相的突出,同修的崇拜,使我不知不觉的有一种比别人强的感觉,一直在顺境中修炼。那旧势力就抓住了理叫我“出事”,看其他同修所为,通过迫害我,来去掉同修对我的“崇拜心”,也煞煞我的“傲气”。二是:我有一颗较强的“妒嫉心”。“别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转法轮》)比如:那个协调人怎么那么看重她?(她走几次弯路了)到外面切磋总是带着她;那个同修总是争强好胜,不顾别人。我有种显示自己,证实自己,瞧不起别人的意识。但是,嘴里不说,搁在心里老是不平衡,妒嫉的不行。

“邪恶就叫你越来越不对劲儿,让你摔大跟头,让你摔的一辈子都忘不了它。”(《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师父的法说到了我的心坎上,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助师的法徒,是下来救人的主和王。在正法、救人的紧急关头,我却遭到了邪恶的迫害,感到很耻辱。我要牢牢记住师父的话:“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转法轮》)这些不好的物质:“妒嫉心”、“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都不是我,都是旧势力迫害我的借口,我要用佛法神通解体它,纯净我的空间场。旧势力迫害我的阴谋彻底失败了。因为我身边有师父,有护法神,有无量无计的正神,都在保护我。你旧势力毁掉不了我,削弱不了我精進的意志。摔后的第二天,我又与同修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左手插在衣兜里,嘴讲真相,右手能写“三退”名单。

在师尊的呵护下,不断的发正念,多学法,静心学法,我的胳膊好得很快。这次挨摔,真是沉痛的教训,修炼是神圣的,也是严肃的。心一不正就会有危险。希望同修引以为戒,不要象我这样让邪恶钻了空子才清醒。

同修们,精進吧!这是永远不会再有的万古机缘了!

谢谢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谢谢师尊对弟子的慈悲苦度!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