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由于自己始终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坚定正念,虽然邪恶疯狂的迫害,但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总算走了过来。在这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中,虽然做了一些证实法的事,但与师尊的要求还相差很远。这里把自己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发神韵光盘等所做的点滴小事向伟大慈悲的师尊作一汇报。

(一)正念解体邪恶的阴谋迫害

零四年正月的一天晚上,村书记来到我家和我说,今天晚上镇上来人要搜查,把你的书东西藏好。我说:“啥东西也没有,就两本《转法轮》书,没处藏,我也没犯法,他凭啥来我家搜查?这时候你还不明白真相?你不让他来他会来?”我问:“什么时候来?”他说八点左右。

村书记走后,我对母亲说快发正念,我也马上打坐开始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邪恶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不许他们到我家搜查,也不允许到别的大法弟子家搜查。

快九点钟时,听到嗡的一声,车停到我家院墙外,接着下来几个人進书记院了。(书记家和我家隔着一条街)当时我有点紧张,但还是稳住心:有师在有法在,怕啥!求师父加持。我发出强大的正念马上叫邪恶离开此地,不许他再做恶。大约不到一刻钟,只听见车门咣当的一声,车发动走了。我仍一直坚持发正念到十一点钟,不准许他们再到别出去。在强大正念的作用下,邪恶的阴谋解体了。

还有一次,是奥运前,六一零邪恶到处去学员家从新登记填表问学员炼不炼法轮功。我片同修听到消息后立即通知大家,大家立即开始高强度发正念:解体六一零迫害大法的一切阴谋,立即停止填表,也不允许邪恶到我们这里来行恶。大家每天坚持发,一段时间后邪恶的阴谋解体了。后来,一位大法弟子的家属说,邪恶真的没有来,你们这次的正念真灵。

在前些年我们很重视发正念,几乎每个点都发,有时正吃饭,时间到了,立即放下碗筷先发正念。那几年我家是受邪恶迫害做最严重的,镇干部、村干部经常去我家骚扰、抓人,所以每天都保持强大的正念。我被迫流离失所时,也是靠正念走过来的。也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迫害大法的邪恶因素少了,环境宽松了,我就有点懈怠了,正念也发少了,有时发正念倒手,打盹的现象也经常出现。师父在法中经常强调正念的重要性:“正念一强真的跟神一样力可劈山,一念就劈山,那你看它旧势力还敢不敢干什么。”(《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所以发正念的时候我和老伴就互相提醒,一定要保持发正念的姿势,头脑清醒,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

(二)放下自我面对面劝三退送资料

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社论以后,师父的正法進程又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大法弟子开始劝三退,和旧势力抢人,救人。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也不例外。我开始走出来面对面劝退。开始做的时候,人心、怕心也都出来了。怕这,怕那,总是考虑一个“我”字,讲不好。看到周围同修,特别是看到《明慧周刊》的同修们堂堂正正的劝三退,一天劝几十个人的切磋文章,对照一下自己太差劲了,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而我总是想自己,围着自己转,这怎么能行呢?这是大法弟子的状态吗?这不是师父要的。所以放下自我,心里装着众生,让众生快得救。

亲朋好友劝完后,开始对本村人讲真相,劝三退时,我是挨家挨户去到家里劝的,因为真相资料已经在村里覆盖了几次,人们基本明白了,劝退就容易多了。退了的就给他们护身符,并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点头答应了。也有不明白的,不愿意退的,我就在针对人送资料,下次再去劝退,有的人家得去几次才退,有的不但退了,还主动到家里去要护身符。还有开始在大街上骂大法的人,我也去他家讲真相,他不但明白了,还让我给他发表严正声明。

还有一个老师是个党员,好几个同修劝了几次也不退,资料也看,也知道大法好,就是不答应退,认为工资是邪党给的。我也去了几次,一讲就是一个多小时,她的女儿也不同意她退。最后,我让她的一个亲戚同修去劝退,才把她救了,她的女儿也得救了。

还有一家,我已经去他家四次了,怎么讲他也不相信,给他送了光盘《风雨天地行》、《我们告诉未来》、“给有缘人的一封信”、神韵光盘、《天安门自焚真相》小册子等东西。最后一次他说“我看法轮功很有内涵,以后不管共产党掌权还是法轮功掌权……”说到这,他说“我下面不敢说了”。我就讲,“法轮功是修炼,是叫人做好人的,讲真相劝三退是救人,对政权不感兴趣,根本就不要那个权。我们就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给了你那么多的东西,你对你自己的生命再不负责,我也管不了了,以后我也不来了。”他忙说,那就退了吧。我问退什么,他说退队,还让他的孩子、妻子都退了少先队。三个生命得救了。

凡是有利于劝三退讲真相的机会我就做。一次走亲戚,在路上我逢人就劝退,到了亲戚村,让亲戚领上我,深入到各户劝三退讲真相,一天劝退四十多个。

今年我和老伴(同修)回老家参加婚宴,为了劝三退,我们带上真相资料,神韵光盘,提前一天回去,把握一切机会劝退。如在饭桌上讲,走街串巷入户讲。人们明白了真相,也做了三退,然后每人给个护身符。有的人不明白就送给他一份“给有缘人的一封信”,让他们明白为什么让他退党、团、队。

回老家讲完真相救人后,村里的人也得福报了。明真相的孙女说,今年夏季地里正缺雨的时候,周围的邻村都没有下雨,只有老家村庄下了一场及时雨。农作物长的很好。秋收时,农产品销售很快,买货的人指名就要这个村的。

在劝三退的过程中修去了不少人心,比如,有人三退了自己心里就高兴,不同意退的自己就埋怨人家“为什么就不听劝呢?这是为他好呀”等等。我和老伴向内找,有急躁心,缺乏耐心,学法的时候不入心,走了形式。师父在每次讲法中都告诫我们修炼要向内找,对与不对都要找自己,以后就注意修自己,用法衡量自己的言行。

(三)邮寄真相信救度众生

从二零零一年起,我和老伴就开始写真相信,劝善信。开始时没有打印的资料,主要是自己动手编辑,用复写纸复写。现在有打印的资料和劝善信就大量的邮寄。但我们还是要在信里附上几句祝福的话,给迫害的警察写上:请了解真相,并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学员。讲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发资料是在救人,善恶有报等道理。给一般的世人就写上明白真相后赶快退出党团队组织,三退能保平安,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给远方的老熟人,老同学,老同事邮寄真相,对身边一两次不接受真相的人,我们就从异地邮寄真相,然后在登门劝退,往往也能把他救了。

从反馈的信息看,邮寄真相确实起到了讲清真相的作用,曾给远方的熟人寄过一封真相信,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在集市上偶然间见到他,一些闲话后,我问他,知道三退保平安不,他很痛快的说:知道,有人给我寄过这方面的信。我说:那好啊,你还真有缘,退了吗?他说没退,不知道怎么退。我说那我帮你退了吧,他爽快的答应了。他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组织,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我身边的同修,有的经济条件不好,有的没文化,这个项目没人做,我就和老伴从二零零一年一直坚持到现在,邮票和信封不知用了多少,为了不引人注意,邮票和信封就找孩子们、亲戚、同修帮着买。

(四)面对面送神韵晚会光盘

神韵晚会是师父带领弟子救人的又一个项目,严肃而又无比神圣,我更加用心去做。每次出门都带上晚会光盘,见到有缘人,我像见到熟人一样亲切和善的说:大妹子(或他姨)送给你一套神韵晚会光盘,拿回去看看对你有好处,这个晚会在国外是顶级的演出,内容都是弘扬中华传统文化,非常好。这样说,多数人都会要。有的接过光盘就马上装到包里,很珍惜的样子。有一位老干部朋友见到我激动的说,那个晚会真好看,我受益匪浅。他就讲跟儿子出车曾三次遇见危险,都化险为夷,要不看晚会明真相,后果不堪设想呀。我告诉他,明白真相就会得到神佛的佑护。也有不要的,给脸色看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但我不动心,只是心里替他惋惜,也许是机缘不到吧。

修到最后了,自己还有好多人心没去干净,比如,看到老伴炼静功被困魔干扰时,就着急,指责,埋怨,不善,遇到矛盾总是希望老伴从中提高,没想自己也在其中,也有要修去的人心。帮助掉队的同修没有耐心等等人心,自己要快快修掉这些人心不然带着这些肮脏的人心,怎么跟师父回家。

做的不好的地方,诚恳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