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是我生活中的一部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十月走入大法修炼的。那时正是江氏集团利用手中权力操纵国家整部独裁专制机器疯狂迫害法轮功,操控国家所有媒体造谣、诬陷,抹黑法轮功之时。当时我身患多种疾病,如:颈椎病、胆囊炎、妇科病,特别是一九九七年我患上了多发性脑梗,每天头疼头晕难忍,生活几乎不能自理;一九九八年老伴生病去世,给我这个病魔缠身年逾花甲的人更是雪上加霜;两个儿子又遭失业,生活没有着落,我整个人精神濒临崩溃,觉得人生的路已走到尽头,几次都想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在一次看似偶然的机会,我遇见了本单位原来也是体弱多病的同事如今却是神清气爽,与过去的她判若两人,听她说了法轮功的真相,看到眼前的她身心的巨变,知道了法轮功并不是中共媒体所污蔑的那样,于是我向她请一本师父的著作《转法轮》。当天晚上同修送来了宝书《转法轮》,夜深人静读着书里的字字句句,人不犯困、头也不晕越学越精神。

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中指出:“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而且在末法时期开了这么一个大门,其实是千年不遇的,万年不遇的,但能不能度也就是能不能修还得靠自己。我讲的是一个庞大的宇宙的理。”

这时我明白了师父传的是正法,带我们走的是正道。中共邪党它就是害怕正的,如果民众都信仰正法正道,这世上就没有它的立足之地了,所以它才向法轮功下狠手。我用了三天时间学完了一遍《转法轮》,发现头不疼了也不晕了,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使我感觉自己就象在沙漠中找到了绿洲。

于是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三个月左右我身上的“病症”消失了,并且把家中的药全扔了。从此无病一身轻。在沙漠中看到的绿洲,不就是师父给我从新安排的人生路嘛,师父给我安排的这条路我是走定了!通过学法,我知道我的生命是为法而存在的,我不能躲在家里偷着学法炼功,要去救度被中共谎言毒害了的世人。我与同修结伴同行走街串巷,开始了面对面讲真相零的突破。开始是我发正念同修讲,后来自己单独出去讲,并暗下决心每天讲真相不少于五人,讲不到不回家。再后来把不太敢走出来的同修带出去讲真相。现在我走在大街上,有许多曾经听过我讲真相的人会主动向我问好,有的还把诚念法轮大法好出现的神奇故事告诉我。

在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过程中,我不分职业不分身份。有一次遇到曾经参加过淮海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的几位离退休干部,给他们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他们相信,也知道中共独裁是不讲人权的,在中国大陆没有信仰自由可言。讲到三退他们就认为涉及政治不便说了,甚至有人认为是搞政治。

我就从中共用武力夺取政权后,在历次的整人运动中是如何搞政治迫害人的。凡是受迫害者,头上都被中共扣上了政治帽子,如地、富、反、坏、右、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当年的国家主席也被扣上了叛徒、内奸、工贼的政治帽子扔進监狱,在狱中死后焚尸用的是假名。一九八九年六四学生反官倒、反腐败和平请愿,中共竟以反革命暴乱罪遭开花子弹扫射、坦克车碾压惨死在血泊中;教人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被中共铺天盖地的诬蔑。在这场中国最大的政治迫害灾难中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受到疯狂的打压和迫害,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中共从未停止过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有非法判刑、被劳教的,有送精神病院打毒针破坏中枢神经的,有被活摘器官给中共有关机构牟取暴利的,有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迫害致死的。手段之残忍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震惊世界。

我还让这几位老干部回忆回忆每个大陆民众填写个人履历表时,要填写政治面貌,所有机关单位干部职工至少每个星期要半天政治学习,历次运动你不积极参与它说你不关心政治,还有名目繁多的政治报告会。这到底是谁在搞政治?我告诉他们:退出中共和它的附属组织就是不参与政治,就是不搞政治。他们会意的连连点头,用真名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还乐意的接受了《九评》和大法的真相资料。我还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他们说会记住的。

讲真相中我遇到过在任的政府官员,有的到过多个国家考察,耳闻目睹法轮功在国外备受欢迎和退党大潮,知道我讲的都是真话,也乐意的三退了。有一次我给一个家庭成份曾经被中共划为富农的男子讲真相,对中共邪党他深恶痛绝,他说:他的父母亲就是在文化大革命批斗会上被强迫喝地沟水喝死,当时批斗会上还有几个划为地主的被活活打死,老天早就该把这个祸国殃民的恶党灭掉。为保平安,他退出邪党的团、队组织,还主动要了《九评》和大法真相资料。

在讲真相劝三退中,有的中学生说他们入团以后升学可以加分,有的在校大学生说有这个党票毕业时更好找工作,我还遇到农民大哥说他们那里的党员每个月能拿到数十元的补助,退掉了党就得不到那些钱了……遇到以上情况我告诉他们可以用小名、化名都行,前途不受任何影响,还会有更美好的未来,神佛救度人只看人心,人心发一念天地尽皆知,他们都能够乐意退出。也有的问我为什么要三退?我就给他们讲“藏字石”的真实故事: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平塘县掌布乡旅游景点发现了一块巨大的“藏字石”,巨石断面内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专家考察一致认为,“藏字石”距今二亿七千万年,未发现人工雕凿及其他人为加工的痕迹,对此中共喉舌等一百多家大陆媒体都做了报道,但都绝口不提最后一个“亡”字,(如果在网上点击“藏字石”就能清楚的看到景点门票上印有巨石断面完整的六个字而不是五个字)。中共耍流氓用枪杆子窃政以来历次运动迫害死了八千万无辜百姓,一九九九年至今一直残酷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善良民众,丧尽天良,“藏字石”道破天机,古今中外各种预言也都揭示了中共邪党做恶多端必遭天灭的下场。当初入党、团、队时举着右手向邪党血旗发毒誓要把生命交给它就有跟它一样的命运,所以退出邪党的党、团、队就可以保平安。明白真相后学生们都会退出邪党的附属组织,不做天灭中共时的殉葬品。

一次,我在一个大医院门口给一个外地中年男子讲法轮功真相,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他高傲的说他是炼××功的,可以用功给别人治病,刚刚给一个住院病人发功治病。我先告诉他法轮功真相,并把师父讲法中有关用气功治病时病人的病业如何转化到他身上的利害关系的法理告诉他,叫他不要再害自己了。他很吃惊的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说:我从没听过这么高深的法理,谢谢你的忠告。我说:你还是谢我的师父吧!他还很乐意的退出了中共邪党的组织,表示回家后要想办法找《转法轮》拜读。

讲真相劝三退也是一个不断突破自我,不断提高升华的过程,不断去人的执着心的过程。一次在与一个领导干部身份的中年男子讲真相,我告诉他法轮功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佛家上乘功法,讲天安门自焚的疑点,他拿出手机要举报,我和同修没动心,发出强大正念解体干扰他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一定要救了他。

我笑着对他说:我刚才说的都是真话,就是为了救你,“真、善、忍”是佛法,不是中共诬蔑的那样,一个人头脑中对佛法装有不好的念头,对他的生命来说太危险了!法轮功学员冒着被举报、被抓的危险面对面向民众讲清真相,还省吃俭用自费印成传单送到千家万户,目地就是唤醒被中共谎言欺骗毒害的民众,一个目地就是救人。这时他若有所思的说:“你们怎么知道这么多?”我说:“看你是个善良人,也是个有身份的人,不会因为我们要救你举报我们的。”他笑了笑说:“给我做三退吧。”送他《九评》和大法护身符也要了。分手时他还叮嘱我们要注意安全。

当然我和同修也遇到过大声嚷嚷的、不理不睬的、非要报警的、讽刺挖苦的。我们保持祥和心态,把慈悲留给他,愿他们以后还有机会听到真相生命得救,无怨无恨向内找自己,找到执着去掉它。

十一年的风雨路,大法就是指路灯。无论酷暑严寒,刮风下雨,节假日从不间断,讲真相救世人已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通过我不断的讲真相,明白真相的有部队的高官、在职的政府官员、大学教授、教师、派出所所长、企业家、公务员、学生、农村基层干部……讲真相后明白真相的有近两万人,其中做了三退的有近一万人。

现在面对面讲真相我没有怕心,只有多救人的愿望。我能针对每个人不同的心理状态,自如的把真相讲到位。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呵护,真正救人的是法是师父。

以上是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做了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徒应该做的,我会珍惜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机缘,助师正法不怠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