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份喜得大法的,得法前我患有遗传性哮喘、坐月子落下的见风头痛、妇科病、慢性咽炎、痔疮大出血、血色素降到4g,长年吃药打针。因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不是生闷气,就是吵闹,在做子宫全切术后,更觉得活得没意义,经常想出家,与丈夫有时冷战几个月或大吵一次,接着冷战。

正在这时,单位同事找我,并介绍法轮功是教人学真、善、忍,做好人,修好了可以摆脱人生的苦难。我一听就觉得好,就想看《转法轮》一书,一看就放不下了,因为正在和先生冷战,就从晚上一直看到天亮,没看完就央求同事让我再看一遍,并要求学功。炼功才几天就觉的浑身有劲,走路一身轻,心中充满了欢乐,总是忍不住笑,单位同事都说变了一个人。

(一)

在家里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与先生和解,先生反而一反常态,变本加厉的骂我,吃饭、睡觉、见面就骂,甚至从我母亲一直骂到我小侄女,个个骂,真是不刺激到你的心灵不好使。我想我是修大法的人,要守住心性,一开始是含泪而忍,肚子里气的一鼓一鼓的,虽然没还嘴,但觉的气血冲头,心中求师父帮我,反复念真善忍,“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这样忍了一周左右,心中不再生气了,想到欠债要还,我以前对他伤害较深,长年冷战,现在应高兴的还债,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于是等他骂够了,问他喝不喝水,这样不到半个月,他也不骂了。

后来我同学问我,说你怎么回事,你先生故意气你骂你,你也不吱声,给你先生气得要撞墙,说你完全变了一个人,我笑着说:我炼法轮功了,师父教我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在家里在单位在社会上邻里之间都要做一个好人。同学说现在真服了你。

在师父的教导下,我家从此平和了,从那以后,我每天都在家读大法的书,一天我先生突然说他也想和我一起学法,我说好哇。但是由于“四•二五”事件,直到“七•二零”打压大法,他还是没走進来,但是他当时非常支持我学大法,所以我后来進京,被非法关押,他都与我家人讲:法轮功是个好功法。并质问警察和我单位领导,她犯了什么罪,犯了什么法,不就是炼个法轮功吗?她从不贪占别人的利益,比你们都好。在单位和居委会、派出所要扣压我身份证时,我先生说:你们知法犯法,这是私人证件,无权扣压。所以我的身份证就没被无理收走。并告诉我:你没犯法,你不要怕他们。

在得法后不长的时间,由于《转法轮》暂时请不到,于是决定抄书。一天晚上正在认真抄书时,突然停电,心里很着急,想早点把书抄完,马上点上蜡烛抄书,正抄写着很投入时,突然看到我抄写的笔记本上布满了密密麻麻旋转的红色法轮,看的我非常的惊喜,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精進。

(二)

九九年“七•二零”后,迫害不断升级,单位与公司六一零不断施压,要我放弃修炼,另外空间的魔也对我加重迫害。一天在上班时,低头在地上捡钥匙,起来后突然觉得双眼难受,模糊不清,我没吱声,同事说双眼通红,象出血一样。几天后,两米以外的人我都看不清男女,只看到一个黑影。我到眼科去检查,眼科医生说是眼底大出血,再不止住出血,发展下去冲掉视网膜,将终身双目失明,要给往眼睛里打针,还说不能保证能治好。当时我起了争斗之心,就跟领导、同事说: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无病一身轻,给国家单位节约了大量医药费,现在你们不让我炼功了,眼睛也要瞎了,你们要负责。于是我故意超剂量的开大处方,要书记签字。回家后我突然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身体是师父净化了的,我没有病,我不能吃药,不能上邪恶的当。于是我将家里的药全部送给别人,我没吃一片药,再也没有去看眼科,在家里坚持学法,炼功,白天上班向有缘人讲大法给我带来的好处,讲大法真相,讲我炼功受益,并将单位发给每个班组,要人人填表污蔑大法的表格全部当众烧了,并告诉大家不能填写这个表。气得单位主任偷偷责怪负责此事的人怎么不过细,让我看到此表,而且还全烧了。我当时理直气壮的告诉班组的人,这个表谁写了谁倒霉,要遭报应的,同事都说烧得好。

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虽然双目视物不清,两米外完全看不见,但我在工作中无论做什么事情从未出过差错,晚上有时出去发资料,贴大法真相,因看不清路也摔过跤,但从未放弃学法轮功。这样二年左右,我都不知什么时候我的眼睛又恢复了光明,真是无求而自得,谢谢师父为我承受了不知多少魔难,使我走过了一个个病业大关。

(三)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進京护法,被非法关押在北京驻汉办期间,恶警不给大法弟子供应开水及热水,全部是自来水。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喝的是自来水,洗的也是自来水,我们在晚上洗脸洗脚时,我感觉到水是温热的,我当时说了一声水是温热的,非法关押我们的警察穿着棉大衣、大皮靴,捂的严严实实还冻的直跺脚,听到我说水是温热的,连忙将手伸到水龙头下,冷的大叫“冻死我了”。当时感到师尊处处在看护弟子,因我是下班后从单位直接到火车站连棉衣都没有穿,但在北京四天里从没感到冷。从北京被非法铐回武汉时,所有被非法押送的大法弟子的手铐都全部自动脱铐。

在被非法押回单位非法关押到过年前一周,又被非法转到拘留所一周。过年后上班第一天我又被绑架到单位洗脑班,直到三月下旬某一天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正念从洗脑班走脱(通过两道铁门,一道有保安的大门),出洗脑班后一路求师父加持,没想到这一天是全市“严打”的第一天。

在流离失所的几天里住在一朋友家,这天快到中午时,一群警察,有户籍警、工商局、城管、居委会等十几人,气势汹汹的来查流动人口,当时我正在朋友家楼上的一间小屋内,屋里只容下一个五屉柜、一张单人床,推门進屋一目了然。我在楼上听到楼下吵吵嚷嚷的,因这朋友是做小生意的,招了几个小工,公安以查户口、查身份证找流动人口。只听一公安粗暴的问楼上有人吗?老板娘大声回答:我儿子在上面住。这时我心中十分镇静,一直求师父给弟子加持,不能让坏人看到我,以免给朋友家带来麻烦和灭顶之灾,这时听到楼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连忙睡在床上盖上被子,听到警察大叫:里面有人吗?接着一脚踢开房门,将头伸到屋内,又叫:“有人吗?”我心中呼喊“师父救我”,突然听到这个警察声音发抖,大叫:“吓死老子呀!”扭头转身跑下楼,领着一群人匆匆离开了朋友家,当时我泪水直流,双手合十,谢谢师父救我。当我下楼时,老板娘带着很惊讶的表情看着我。

(四)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一亲戚家小孩不到二岁,因腹痛在市儿童医院需剖腹探查,孩子的母亲非常着急,来电话要我快去医院帮着出主意,到医院后医生说情况紧急要尽快手术(因孩子有几天吃什么吐什么,在地方医院治疗无结果才到市儿童医院的),结果在手术中医生叫孩子父亲去谈话,说孩子的回盲瓣处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肿瘤,肿瘤颜色较灰暗,估计情况不好,最后决定取中间值,比良性肿瘤切除大一些范围,比恶性肿瘤切除小一些范围,然后快速病检。在病检结果出来后,医生不敢报,说等正常程序病检结果出来再报。一周后结果出来:为恶性肠道淋巴瘤。孩子母亲当场昏过去,其父亲也泣不成声,医生说等孩子伤口长好后再二次手术将直肠回到正常位置后再做化疗(首次手术时将肛门设在肚子上),孩子母亲问我怎么办,我说孩子这么小是经不起化疗的折磨,而且化疗后孩子身体全部受到伤害,影响孩子生长发育,而且化疗的成活率很低,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你孩子的命,只有法轮大法师父能救孩子的生命。

在绝望中孩子父母同意教孩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每天给孩子读《转法轮》,看大法真相和听大法歌曲,结果只要听到电视上提到法轮功,孩子就会喊我。二月后孩子二次手术时,医生说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干净的伤口,肚子周围排大便的伤口周围和正常皮肤没什么两样(在首次手术出院时,医生再三告诉家长说小孩以后生活质量不高,吃什么拉什么,象鸭子屁股)。

二次手术后,孩子没有做化疗,继续每天听《转法轮》、看真相光碟,大便正常,而且孩子什么都吃,孩子父亲有时出远门做点生意,孩子也跟随和大人一起哪吃哪住。一年后孩子在餐馆吃的上吐下泻腹痛,父母吓坏了,连忙打的士赶到儿童医院直奔曾住院的外科病房,医生护士一看忙说:复发了吧。马上给做全身检查,结果孩子一切正常,只是吃坏了肚子,观察一晚回家。

孩子父母非常感谢大法和大法师父,明白了真相,并且告诉别人天安门“自焚”真相,一开始三退时就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孩子从小就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姑姑一家也见证了大法的威德,接受了《九评共产党》和各种大法真相,退出了党团队,直到现在孩子发育良好,一切正常,九字吉言牢记心中。

(五)

二零零六年的一个夏天,我孩子正在点燃酒精灯做事,突然酒精灯爆炸,酒精随着火焰一下子落在孩子的头上脸上及手上,头发眉毛一下烧着了,上眼皮烧着了泡,头上火苗串起一尺多高,孩子惊恐的大叫,用手去抓火也抓到了胳膊上,当时我也吓蒙了,周围没有任何扑火用品,愣了一下,我本能的用手去拍火,火越拍越大,听到火在孩子头上发出唿唿声,我突然清醒,将孩子衣服向上反脱扑灭了火。

在孩子去医院的路上我连忙叫孩子念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医院做简单处理后回家,孩子的头皮与头发烧成疤,面部、双手及胳膊都有不同程度的烧伤,孩子疼的直呻吟,我就叫孩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同时,我坐在孩子身边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同时清除邪魔乱鬼对我的干扰,结果孩子平静睡了一下午,说念着,慢慢有一股非常清凉的感觉。孩子问我他会不会破相,我说你心中牢记这九字,相信大法相信师父,你不会破相,结果那么热的夏天,孩子既没感染,也没有破相,因孩子一直相信大法,也看了大法书,虽然没有走入修炼,但一直积极支持我修炼,并将他的同学好友等多人做了三退。现在孩子得福报,找到他自己称心的工作。

今年夏天,我在给孩子打工时,正在给人讲真相,孩子的父亲正在另一间屋子和其朋友谈天,突然听到一声很沉闷的爆炸声,我以为是谁家的高压锅爆炸了,向外看发现街上没什么动静,回头一看,正在旋转的吊扇钩子根部断裂掉到了地上,在吊扇下面不到一平方米的地方坐着四个人,吊扇象长了眼睛一样,扇叶就摆在人与人之间的空当里,其中一老太太在一年前我给她作了三退,退出了邪党成员,另一小伙子也退出了团队,吊扇叶子轻轻贴在老太太腿上连皮都没破,只有一个灰印子,其余两人也什么事没有,而我的先生因受邪党洗脑迫害,对大法半信半疑,有时也被邪恶操控说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因此他的腿被扇叶子划开了一个口子,缝了三针他说没事,我告诉他你不相信大法,这是对你的警示,这是神佛保佑,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如果不是修大法,后果不敢想象,后来他和他的朋友们都说感谢大法感谢师父,现在孩子的父亲也不反对我修炼了。

(六)


师父啊!弟子在这十一年的修炼中,在风风雨雨里一直是师父紧紧拽着我,跌跌撞撞的走过来的,弟子惭愧,怕心重,从小就胆子小,面对邪恶,面对多次的迫害,摔过跤,走过弯路,是师父慈悲,不放弃我,才能使我走到今天,记得在被绑架到省洗脑班迫害后(汤逊湖洗脑班),我认为我已不配做大法弟子,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不愿见任何人,整天泪流满面,痛悔不已,又心中实在放不下大法,但又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是师父慈悲不愿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同修慈悲的利用各种机会找我,与我在法上交流提高。师父慈悲的说:“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通过孩子的嘴,叫我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孩子一天对我说:我做了一个梦,我到处找你发正念,并喊老妈,快发正念,找不到你,这时我突然抬头发现你正在天空中打坐,我一下惊醒了。当时我心中只有不断的呼唤:师父,弟子错了,弟子一定从新走稳、走好,做真修弟子,跟师父回家。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