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我文化水平低,写的不好,但我要把这十三年修炼中的风风雨雨,向师父回报,并与同修们交流。要写的东西很多,今天主要从以下几方面交流自己的点滴体会。

一、病魔中师尊点化走進大法

我生下来就体弱多病,刚生下来时只有点气,浑身紫青色,父母用尽家里所有的积蓄抢救我(我上边有五个哥哥和一个姐姐,皆因有病治疗不及时先后都死了)当时胃肠炎很重,得用几斗米换小米粒大的一粒药,说能治好,治疗多年也没好。除了严重的胃肠炎,我还有严重的皮肤病、湿疹过敏,关节炎、肩周炎、腰间错位等。身体被疾病折磨的苦不堪言。

再说我老伴,四十六岁那年突患脑出血,当时脑部出血面积大,经教授确诊:“太严重了,没有治疗价值,即使治好也是废人。”我老伴是善良正直的人,平时在单位任劳任怨。单位领导请求医院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他,因为人还年轻,孩子还小。教授说,那必须立即做手术,抢时间,否则下不了手术台。做完手术后,出现水肿、胃出血、气管切开,全流下鼻饲,半年后才苏醒过来,不会说话,只会说“中国没有不会”,他要表达什么就这一句话,别人就得象猜谜似的蒙,猜错了,即打人。

在医院住了二年八个月,虽然保住了命,但是身体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我全职护理他。老伴又高又胖,我又小又瘦,护理很吃力。不久腰部脊椎发生错位,常常是错位后,不能动,一动疼的天旋地转,住院、打针、吃药都不好使。加上久治不愈的皮肤病、胃肠炎、牙痛、低血压等,还有瘫痪在床不能自理的老伴,我觉的实在活不起,常常想活着太苦,不如找根绳挂上算了。

有一天,腰又错位了,痛的一夜没合眼,清晨时朦胧听到有人说话:“去广场炼法轮功”,我睁眼一看没人,我想,法轮功,以前听说过,也在广场看过有人炼,可能是佛告诉我,让我去炼法轮功病会好,那我去炼,炼功腰能好,不遭这种难以忍受的痛苦了,我决心去炼法轮功。

神奇的是,正想着,我那本不能动的身体,居然试着慢慢坐起来了,慢慢穿上衣服,慢慢能下地,最后扶着腰,出门走到了广场炼功地点,开始学炼法轮大法了。第一天学完功,我就感觉腰部疼痛减轻了。学炼第四天时,做抱轮动作,感觉到腹中有法轮在旋转,抱轮时感觉师父在给我调理身体,腰部突然感觉变得象木板一样邦邦硬,感觉没有肌肉似的,炼完功,腰部又恢复了正常。从那天起,困扰我多年的腰错位彻底好了,炼了二十多天后,身体的其它疾病也都不翼而飞了,我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从此以后,我照顾老伴,照看外孙子,家务活全包了。

二、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没炼法轮功前,我老伴半身不遂头脑糊涂,早晚黑天白天都分不清,总是平地摔跟头,一摔不是摔骨折,就是缝针,胳膊、脚脖子、肋骨都摔骨折过,耳朵根处摔破缝过针。自我修炼后,老伴身体也不断的好转,大小便也不失禁了,他也会简单的语言表达了,自己也能够自理了,也不摔跤了,偶尔摔倒,也是毫发无损,神奇的是老伴也不用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药了,以前每年药费就得一万元到三万元,现在身体好了,节省了很多医药费。我老伴也在大法中受益了,我常常跟老伴说,“你历经魔难,九死一生,也是为得法而来呀!”

老伴参加过援越战,是在枪林弹雨中活过来的。老伴是司机,战后回国时,负责运送领导干部过江,过江的桥是独木桥,一个车轮下一根木头,他开的车,人车平安渡江。但后面跟的载运士兵的车却翻到江中,车毁人亡。

全军剩下的士兵一致要求延期回国,表示一天打七十多战没死,要回国渡江却牺牲了,太不值得了,要求老伴一人将他们运送回去。老伴冒死将剩下的战友一车一车的平安拉回国。

老伴回国后转业到地方,又参加过唐山大地震的救援工作,负责运送物资,抢救伤员,最后也平安返回。还多次在冰天雪地的季节,带领手下员工去吉林通化的山上拉煤,山道难走,危险至极,他也多次化险为夷。

尤其这次他大病能死里逃生,我想老伴他也应该得法,就常常给他念法,教他炼功动作。他得法后,红光满面,身体恢复很好,见过他的人都说他是个奇迹。

三、佛光普照

一次我有事出门,回来看到电视机放在床上,老伴坐在旁边,靠墙的电视柜歪倒着,我忙问发生什么事了。我儿子过来告诉我:“我爸去开电视,电视柜脚突然折了两根,电视柜歪倒,但电视没掉下来,没砸到我爸,听到爸爸惊叫,我跑过去将电视搬到了床上,这次真是太危险了,这要砸上,那么重,后果不堪设想。”“大法保护,大法保护!”老伴连声叫。有惊无险,又是师父在危难中救了他。

一九九八年入冬,当时我家住的是老房子,挨着锅炉房,连着锅炉房的水暖管道年久失修,贴墙部份裂开了,水泥剥落,锅炉添煤烧起来的时候,煤烟就顺着水暖管道窜到地沟,由地沟窜到室内,从地板缝、墙缝窜出来,很呛人。需要马上修,要修呢,得必须用黄泥才能抹上,水泥抹,抹不住往下掉。正赶上那几天下大雪,大雪封路,哪里去找黄土啊?师父点化我,去找清洁工们打听哪有黄土,一个清洁工告诉说,旁边那栋楼的东侧以前有过,不知现在有没有,让我去那边自己找找。我顺着指点的方向找去。但见茫茫白雪中有一处黑地,走進一看,两个树空中间刚刚挖出的两垛黄土整整齐齐的码在那,象是专门等着我取呢,我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黄土找到,立即返回锅炉房抹灰。由于管道窄小,锅炉工钻不進去,我的身材刚好能挤進去,手能够着抹泥。我刚刚抹好,抬脚往回走,突然脚下一尺粗的水管爆裂,锅炉水瞬间淹没膝盖,我赶紧淌水移到门口,大喊:“发水了!”门口的工人们,见我全身湿透出来,惊叫:“水,烫着还是冰着了?”我说,“温水。”他们都很惊异,因为这水要么是高温水,要么是冷水,身体非烫即冻,平安出来真是神奇。我知道这又是师父保护了我,师父时时在看护着我们哪!

三、纪念师父传法五周年法会

炼功一个月后,我和同修又参加了师尊传法五周年法会,同修们的交流文章写得都很好。当时在第三展厅的墙上有一幅画像吸引了我,我看到一位大佛像,金光闪烁,围着黄布,露着肩,慈眉善目(我当时不知道这是师父法像,我那时还没请大法书)。

我一下想起来了,没得法前,曾经做了个梦,在一望无际的大宇宙中有无数的佛在听法,所有的佛都围着黄布,有露着肩的,有不露肩的,数不清,象金字塔似的层层叠叠,最最上面有一个最大的佛在讲法。梦中的最大佛我印象很深,长像与眼前画像上的佛一模一样,我突然明白,哭着对着画像说:“师父啊,那梦中的大佛是师父啊。”我看到画像上的师父笑了。

回来后,我立即请了《转法轮》,以前眼睛不好,严重花眼,看不了书,一看书就头痛、眼睛痛。这回看大法书,头疼眼花的症状没了,眼睛越看越舒服。这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四、去北京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大法蒙冤,我想得去北京替师父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和同修乘火车去北京上访。当车快到北京站时,我的天目突然打开了,看到了一个大转盘,上面刻有刻度,还有黑、白两种物质,显示着黑色物质如何转换成白色物质,白色物质如何转化成功的过程,功是金光闪闪的黄色,不是人间的黄色,是特别可爱的黄色。转盘开始加速旋转,象火箭一样快。我知道师父点化我,要我勇猛精進。

到了北京,我们上信访办,把上访信交上,打算去天安门广场,走到广场就被恶警抓住。回到家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我梦到一条大江,两岸都是立陡悬崖,北岸江边有一条大法船,东西两岸的人都向北岸的法船爬,北岸悬崖中下方,有一光明的小道,道只有两脚并拢宽,很窄,这是通向大法船唯一的路,走这条小道,不能向两边看,走时要稳要正,否则就会掉下崖去,我从小道一步步的走到江边,登上了大法船。回头一看,江中、江边两岸到处都是人,都想登上法船。登上法船的人,法船瞬间就到达了另外空间。我悟到师父要我走正修炼的路。

回到家后,老伴首先告诉我,单位安排小儿子接替老伴上班了。这两年多,多次找单位未能解决的难题,师父在我上北京期间却给安排好了。

五、反迫害,正念除恶

从拘留所回家后,派出所、街道,天天象上班似的到我家,劝我不炼了,我就给他们讲我炼功后身体多种疾病都好了,这大法太好了,不能不炼。一个星期后,他们明白了,再不来了。

二零零一年秋天,半夜十二点,我刚发完正念,听到有人敲门,说是派出所找我,那时我还不完全理解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不应该给他们开门。儿子刚把门开个缝,三个恶警就闯進来,让我写保证书,写上不炼功,不上北京上访,不发资料。我不写,他们不走,儿子给我跪下说,妈你不写,就说不炼了也行,不说,我就不起来。我想,这是邪恶用亲情逼迫我,不能上当。我不断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不向邪恶保证,告诉儿子,“我有师父管,你不要管我的事。”我坚持不写,三个恶警最后悻悻退去。

没过几天,我在家正看外孙,派出所和街道又来我家,让我写不炼功的“五书”,我坚决不写,开始发正念,铲除邪恶因素,他们走了。以后有一段时间,我发现我家门口的平台上经常有几个人坐着不走,一天大女儿回来告诉我,委主任说不让你出去发资料,说咱家门口有便衣跟踪。我说:没事,我有师父保护,出门他们也看不见我。每次出门前,我都求师父保护我,我照样出去发资料。没几天,发现监控的人没有了。

二零零二年夏天,委主任上我家说,法轮功挂名的有你,下午市领导来检查工作,上你家,你就说不炼了。她走后,我给小女儿打电话告诉她情况,小女儿立即说,立刻全力发正念解体邪恶因素。我立即盘腿打坐发正念,女儿也帮我发,发正念时天正晴,一小时后,狂风大作,乌云滚滚,一会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持续很长时间,直到很晚,邪恶的人一直没来。这正是正念战胜邪恶!

六、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洗净,并赐给我威力无比的大法神通,是为了解救今天被邪党谎言毒害的众生,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从二零零零年开始,我发放了大量真相资料,洪扬大法,揭露迫害,救度被谎言欺骗的世人。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二零零五年开始劝世人三退,开始我从亲友开始劝退,然后走上街头,向接触到的有缘人劝三退。我每天学完法后,发好正念,然后出去劝三退。

下面我举几个劝退过程中的小例子:

一天路遇一个刚退休的机关干部,我跟他讲,现在人的道德下滑的厉害,天灾人祸也多,刚过去的大雪灾、地震、洪水,就是上天对人的警告,大灾难还在后面,现在的毒奶粉、毒面粉、毒豆油到吃的馒头、油条都放对人体有害的东西,现在人是治不了,只有天治。劫难来时,你是党员,你再好也过不去,得退党保平安。他重复电视上的谎言,我说:“电视上说的全是假的,是江××迫害法轮功搞的假戏,你看这××党说的,哪有真的。最后的灭中共劫难肯定有,我们大法弟子说的全是真的,你退吧!”他说:“我怎么不知道啊?”我说:“你若知道早退了,现在退也不完,退吧。”他说:“好,我退。”我为他得救而高兴。

一般我遇到的老干部,多数受党文化毒害,讲真相时即便明白了大法真相,但很多人为了眼前的既得利益,高工资、高待遇,也不肯退党。这次这位机关干部能明白真相及时退党,是师父加持的结果,也让我对这部份众生能得救有了信心。

有这么个熟人,知道我炼法轮功。每次在路上遇见我,拦着我大吵大嚷的说:“老太太,你又去发法轮功材料了?别发了!你是反党!不能反党!”路人听到都瞅我,我很反感他,我知道他一直没明白真相,想跟他讲吧,他吵吵嚷嚷的不管不顾的,也讲不好。基于安全考虑不讲了,见他便躲开。

一天,我又遇见了他,正想躲开,他拦着我,低声问:“你还学不学法轮功了?”我说:“这么好的功法,当然学。”“好,你帮我退党,全家都退!”我很惊异:“你怎么这么快明白过来了?”他说:“前几天有人跟我讲了退党的事,就是你以前给她退过党的姓陈的,她对我说了详细情况,我才知道××党完了,法轮功好啊,陈某让我找你退党。以后你再有什么材料给我也送点。”

我很感叹:这真是世人觉醒了,大法慈悲!师父慈悲!我虽然没给他直接讲过真相,但在师父安排下,明白真相的世人也给他讲明白了真相,他也得到了救度,我真为他高兴。

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精進实修,我一定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