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同修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我从小是一个很腼腆的孩子,见人不敢说话脸就红了,每天很少说话,别人不问不说,问也只是答一句,绝不说两句。自从修大法后师父给我开启了智慧,渐渐的能说了,特别是在和同修交流时更能说,给同修留下了会交流的印象。因此,特别是零五年以后经常去和过关的同修及群体同修交流,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得到了锻炼,同时也修掉了一些人心,如怕心、私心、妒嫉心、显示心、色欲、自以为是、证实自我的执著等等。后来明白了:帮助同修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现把自己这些年的感悟写出来,和各位同修交流,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一、交流的收获

零四年大年初五晚上,我参加了当地的一个小型法会,这是“七•二零”以后我参加的第一个法会。只想听同修交流,没做发言准备。协调人说了几句后,希望同修能踊跃发言,可是沉默了很久也没有发言的。我心里想,大法弟子的时间非常宝贵,都不说话怎么行!不能耽误时间呀!于是我谈了当时我怎么发小册子和面对面讲法轮大法好的做法(当时还没开始劝三退)。当晚就有同修邀请我到她处与同修交流,我心想,我可不会交流,我说不去,你们去吧,我不行,在场的另一同修说:你不是交流的挺好吗?我陪你去,我无奈的答应了,并如期去做了交流。这次交流我的收获很大,与其说是去帮助同修,倒不如说是给了我一个找到差距的机会。其中有一名同修讲了她智慧的为同修传递大法经文的做法,让走不出来的同修能及时的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我感触很深,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即私心,只想着自己,没有帮助他人的愿望。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到帮同修也能找到自己的不足,在心中无比的感谢师父,感谢同修,是师父给创造了这次机会。从此便有多名同修牵线或邀请与同修交流,至今我一直走在这条路上。

二、用在修炼中的实事帮助同修认识大法的神奇和伟大

(一)放下怕心,我们有师父的慈悲呵护

每当遇到有同修因为有怕心不能够走出来时,我就给其讲修炼中我遇到的这件事:

零三年春有一天,我到集市上去讲真相,来到一个卖衣服的夫妻俩摆的摊位上,给他们一本真相小册子后,正在给他们讲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是信真、善、忍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这时男摊主拿着小册子走开了,我想,我没说错啥呀!他怎么走了呢?就在这时,一个胳膊上戴红袖章的女人窜到了我面前严厉的说:你是干啥的?我说我看衣服呀,她说这衣服适合你吗?她边说边扯起衣服,好象在找什么似的。我说看着还行,她看了看没说啥就走了。这时,我抬起头环视了周围一下,发现集市上有好多胳膊上戴红袖章的人(男女都有),我一下子明白了,刚才男摊主拿着小册子走开,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呢!通过这件事明白了:不带任何观念救众生,即使有危险的因素,师父也会千方百计的保护弟子,化险为夷,不会出现任何危险的。同修们听后会很快突破怕心走出来。每每这时我也在告诫自己一定要正念正行,把自己当作修炼人。

(二)修炼人的一念决定常人的行为

我还遇到这样一件事:零三年夏有一天,我单位来了上级单位的领导,当着五、六个上级单位的领导和其他工作人员的面,我单位一名司机似乎是有意的使劲踩了我的左脚一下,当时,我蹬着眼睛看着他,知道自己是炼功人,嘴里啥也没说,心里却恶狠狠的想,我要还回来。他立即恶狠狠的说你还想还回来?我心里想就是要还回来,嘴里却没有吐出半个字。回家后,知道自己做的不好,就学法,向内找,也明白修炼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表面上是做到了,可是心里根本就没做到,还是没听师父的话,非常后悔。

过了一周,还是上级单位来了五、六个人,就是在同一位置上,我单位那名司机又使劲踩了我的左脚一下,当时,我心里想,我终于把欠他的这笔债还了,谢谢你,我抬起头对他微微一笑,这时他一边跪下来拿出自己兜里的手绢给我擦鞋,一边说你还回来吧!姐我对不起你。我说没事,你别放在心上。这件事使我明白了:修炼人的心态不同,常人的表现也不同,我们修炼人能够决定常人的表现。

我单位这个司机平时是一个很奸猾的人,他却有如此的表现,可想而知,修炼人符合了大法的要求就能善解一切,就能使众生弃恶从善,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来。所以,我们一定要时时用大法要求自己,事事用大法来衡量,让众生感到大法的威严、神奇,同时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使更多的众生能够得到救度。

(三)为别人着想的神奇

每当遇到有同修因为有私心放不下时,我就给其讲修炼中,我遇到的这件事:

零六年夏有一天,我家搬到离学法小组较远的地方去了,我新家那里没有学法小组,还得到原学法小组去学法。这天天很热,同修家开着空调。我到原学法小组学完法,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为了不给同修添麻烦,我没有在同修家里住下。我想原来住处的房子出租了,但菜窖没租给租户,我就到菜窖里住一宿吧。当我从同修家走出来时,全身就象被火烤一样,没有一丝风,当到我家菜窖时,全身衣服已被汗水沁透,汗水顺着身体往下流。菜窖里比外面的温度还高,菜窖的窗子很小,因为有蚊子也不敢打开,发完十二点正念就睡了,躺下后却感到有习习的微风,我便美美的睡到第二天早上三点四十五分,起来炼完五套功法,发完六点正念后,到同一栋楼的同修家办点事。一進门同修的丈夫说,你从哪里来这么早,我说我在菜窖住的,他说这么热你咋睡得,今天狗在菜窖里住都被热晕了,他又说被蚊子咬坏了吧!我说我没有被咬呀!我伸出双臂分别让他和同修看,他们一看真的没有被咬。同修哭了,我也哭了。同修的丈夫说:要不是亲眼见到,说啥也不信。大夏天在菜窖里睡一夜没被蚊子咬,没热着,真是太神了。我说法轮功就是神。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着弟子。因为我做到为同修着想了,符合了大法的要求。因此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这件事我不断的讲给同修,激励同修去掉人心。每讲一次,都在激励着自己放下暴露出的一切人心,听师父的话,做一名真修弟子,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三、帮助同修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

(一)用善念加持难中的同修,心怀众生

零六年在帮助A同修破除病业迫害时,我明白了一个理。

A同修在当地有一定的影响,讲真相、劝三退做的很好,讲退了很多人。她出现病业现象后,许多常人就不理解了就产生了怀疑,觉的不可信了。

知道她被病业迫害的同修很为她着急,有的同修产生了埋怨情绪,有的一听被病业迫害不经意的就说,都是老同修了,病业关还过不去吗?甚至有的带有淡淡的指责成份。许多同修都不自觉的有这种想法。就针对这种情况,我组织了部份协调人和同修交流。通过交流進一步认识到:一是修炼人要发挥善的那一面的作用,抑制恶的不好的一切因素。那么不经意的埋怨、指责和着急也是魔性一面的东西,是应当修掉的。大法弟子的一念是有能量的,很多同修有此想法,就会在无形中加大魔性一面的力量,这是邪恶想要而又难以达到的,会起到邪恶想起都起不到的作用,邪恶可高兴了。这样可能会使邪恶抓住把柄,就可能使同修的难变大。当得知有同修被病业迫害时,首先想到的是同修被病业迫害绝不是师父安排的路,可能是邪恶利用同修有漏来迫害。有漏也没有邪恶迫害的份,修炼人可以在真、善、忍大法中无条件的归正,因为我们有李洪志师父在管,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迫害就更无从有了,所以我们也不承认这种迫害,要彻底否定这种迫害。

继而是为被迫害的同修加持正念,自觉的修掉埋怨、指责和着急的因素,形成一个无形的巨大的正念之场,正念对待,共同配合,共同升华提高,彻底破除对同修的迫害。

二是在帮助被迫害的同修发正念时,基点不仅仅是为了难中同修的个人解脱,而是要以救度与难中同修相关的所有众生为目地。因为这样就符合了助师正法的要求,就不是自私的、狭隘的了,就符合大法的要求了。师父的法身和另外空间的正神就能帮助除恶,就会使发正念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几天后A同修果然有了神奇转机,十天后就能正常上班了,常人见后惊讶不已,信服了大法,修大法的真神,同时也证实了大法的超常,使许多众生因此而得救。

病业迫害的关闯过后,就是要细致的找被迫害的原因,帮A同修从法理上对照,经过数次交流(交流不通回来找自己,再交流,再找自己反复数次),终于A同修找到了被迫害的原因:色欲。当时还有几名同修也没认识到色欲的巨大危害,有一名老年同修因此而失去了肉身,有两名同修因此被迫害入狱。针对此事组织了多次交流,每次都有痛哭流涕痛改前非的。认清了色欲情魔的危害,加强了对色欲情魔的清理。自己也通过交流更加认清了色欲情魔的危害,更加认真对待。

(二)我明白了无条件配合的重要

还有一件事也想写出来与大家交流,零八年B同修在讲真相时,被诬告后非法关到洗脑班。当地同修立即发正念营救同修。我与A、C两同修主动负责与B同修家人交流,并督促家人到洗脑班要人。我们三人商量好谁说啥,谁先说等等,可是真见到B同修家人交谈时,就乱套了,A同修没按计划说,说的有点高,我和C就不知咋办了,只是应付的说,心里很不舒服,聊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谈到实质的问题上,结果弄得B同修的家人很难受,甚至不想再见我们了。

离开B同修家后,我们三人心里都很难受,我们找自己到底哪做的不对,似乎明白了一点,是没有配合好。过了几天,我和A同修又去和B同修家人交流,这次接受第一次的教训,决定要配合好。可是真到交流时就只是有形式上的配合了,心里还是不舒服,别别扭扭的,自然B同修的家人也不舒服,也不去要人。回来后继续向内找,找到了是没做到无条件的配合。又过了几天,我和A同修又去和B同修家人交流,这次交流中,当A同修说的不完全在法上或不符合我的想法时,我不是反感,而是加持A同修的正念,相信A同修会说到B同修家人的心里,一定会打开B同修家人的心结。当我说的不符合A同修心意或不在法上时,A同修同样加持我的正念,相信我能说到B同修家人的心里,打开B同修家人的心结。

果然,我俩越说越在法上,句句说到B同修家人的心里,很快就打开了B同修家人的心结,B同修家人说第二天上午去要人。我们当晚立即通知了能通知到的同修第二天上午发正念,无条件释放B同修。同修齐心协力,果然第二天上午十点B同修被无条件释放了。通过这次营救B同修,我明白了:配合是要无条件的配合,而无条件配合就是放下自己的观念、认识,完全放弃自我才是真正的配合,才符合师父的要求,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结果)。進一步认识到帮助同修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

(三)用师父的法指导向内找

另外,在帮助同修时,要有耐心和不怕麻烦的心。有一次,七、八名同修在一起交流,当时这些同修正处在不太会向内找的阶段。交流开始后,一名同修说自己的事,啰里啰嗦,说的时间较长,别的同修就受不了了,让她简单点,我说大家认真听,一会儿借这个例子我们交流一下怎么向内找。同修们耐心的听完,然后我说:借此事当作自己的事,向内找,每个人说说找到的人心。过了几分钟,问同修们找到啥人心了,说知道不对,不知道是啥人心。我耐心的用师父的法,一条一条的对照,大家听到了她说某某事时,她感到心里不平衡,气的够呛对吧!那是不是妒嫉心啊!师父在《精進要旨》〈境界〉一文中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某某事她说她放不下孩子是不是?那是不是情呀!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剩下的怕心还有不宽容的心同修们很快就找出来了,大家交流的很成功。

这样的事做多了,免不了听到赞扬的话。我就用法来约束自己,得经的住考验。在交流后常对同修们说:我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没有啥本事,是师父的法在起作用,因为师父的大法是无所不能的,也只是借我这个人跑跑腿、动动嘴而已,千万不要赞扬我,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四)遇到矛盾用师父的法来衡量

一同修领我到周边的农村,与那里的同修交流,发现那里的同修还处在不会向内找的阶段。我就多去了几趟,每次都有同修在过关,有一同修因为朋友借了五千元钱,没还心里难受。事情是这样的,朋友要出国作劳务输出工,急需钱,到同修家借,说:“我现在急等着用钱,还差万把元钱,你借给我点钱吧!出国干活回来后就还给你”。同修当时没有钱,对朋友说我没有钱。朋友说:“你从亲戚、朋友家借点来,再借给我吧!”同修不得不让丈夫帮助借了钱给他。他如愿的出国打工了。两年后回来了,回来换了新家具,也干起了买卖,就是不说还钱的事。同修心理不平衡了,说是回来还钱,现在不说还了。迟迟过不去,越过不去就越碰到他,心里越愤愤不平。啥人啊!说话不算数。完全用常人的理来衡量。

我说你心理很难受是吧!如果咱们把历史往前推一推,你说不定在那一生,那一世,欠过他的钱,人家要债来了,你还了债你应该高兴才是,咋还愤愤不平呢!我与同修交流了我借给同修钱,同修几年了也不说还,他不是没有钱,买了新车,特别是当我看到他开着新车来我家时,我心里更是不平衡,心里很难受,同修咋和常人一样呢?有钱也不还,真是,强忍着,同修走后,向内找,找到了妒嫉心,然后有意识的清除它,当我把这个心去掉后,同修把钱还给了我。同时也和这个同修交流了另一同修也是借给同修钱,找到了人心,也去掉了,但是同修还是没还,可能真的是欠了债吧!也可能是其它。我说:“我们是修炼人,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衡量了是吧!得用超出常人的理来要求了吧!”

师父让我们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我们就应该在具体遇到矛盾时去用师父的大法来衡量,不能再用人的观念、人的标准来对待了。如果,我们遇到的矛盾老是用人的办法来对待、来处理,我们就永远是常人,是不是呀!如果,我们事事、时时都用大法来衡量,我们就是神了对不对呀!同修心理顿时宽松了。

(五)认清色欲的危害

在得知周边农村的同修在讲真相时,有一同修的手被不明真相的人给打伤了,一个指头被打断了。一天晚上,我与他夫妇俩(都是同修)一起交流,在正法时期,遭受如此的迫害,一定是有原因的。我说:“我们是大法弟子,有漏我们在真善忍宇宙大法中无条件的归正,但没有邪恶迫害的份。事已经发生了,但是我们得找出原因来,要从根本上否定它。”我们三人在一起交流,他夫妻俩有这么两句对话,妻子说:我不懂的啥是第三者。丈夫说:你装糊涂,你啥都懂。我听出了他俩话里有话。

我说:现在先让你妻子说咱俩听。妻子很不情愿的说出丈夫与高中的女老师相好的事。说打电话要背着妻子和家人,这些年都没断,藕断丝连的,女儿也知道等等等等。我说好,现在丈夫说吧!妻子说的对吧!回答说有对的也有不对的。我说好了,不管妻子说的对不对了,你现在还联系不?妻子说:联系,那天那天还联系呢!我只是不说,我怕他发脾气。丈夫也承认了有联系。

我说那就是色心了。旧宇宙的理,是把色欲看的很重。常人认为发生不正当的两性关系为色,修炼人多看几眼漂亮姑娘(帅哥)也是色呀,就得注意和清除它了是不是?何况还主动的与异性联系呢!我说:零六年、零七年咱城里因此心不去被迫害死的,被迫害劳教的都有,因此前几年广泛交流了这个问题。零七年夏,有一女老年同修就是因为没有去掉色欲心被迫害死了,这个同修夫妻俩都修炼,得法很早,刚一修炼夫妻就分床睡了,从九九年“七•二零”到北京上访,到后来发《九评共产党》、发真相资料、贴真相粘贴,讲真相等等做的非常好,就是色欲心没去,在梦中过不去,在现实生活中也过不去,又不好意思与同修交流,最后失去了生命。还有两个同修也是因为色欲心不去,分别被非法劳教两年的、一年的。咱们是不是没意识到,没把它当回事是吧!他俩频频点头。我说:现在城里的同修们已形成了良好的习惯,有啥事先看色欲心,引起了广泛的重视。因为有情在,每一层可能都有要清除的这种败物质,所以得注重清除和修掉它呀!被打断指头的同修一夜未眠,思考了很多并下决心修掉色欲心,他妻子也对此更加注意了。

交流中得知,这个心不仅仅他有,其他同修也有。据说前几年这块儿就有一女同修在这方面有这样的传言(其实是假相),就是让知道的同修们当镜子来照照自己的,看到自己的这颗心,可是同修们只是指责她:给大法抹黑啦,真丢人等等,就是不找自己,不看自己,甚至不敢善意的提醒和告知当事人,碍于情面,怕受伤害等私心非常重。在第二天的集体(能通知到的、能来的同修都参加了)交流中,又把存在色欲心的危害与同修们深入交流,通过交流同修们有所认识,有所提高和领悟。

通过近两三个月与周边农村同修的接触和交流,这些同修提高很快,三退的名单逐次增多,他们渐渐的走向了成熟。觉的应当经常去帮助他们(发现他们最大的不足就是学法太少,看《明慧周刊》少),可能别的地区也有这样的现象,所以写出来希望更多的同修去帮助他们。

这是我的一个小小愿望。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落下一个同修,听师父的话,让我们手牵着手,跟着师父往家走,做好我们该做的,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好不好!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体悟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