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本来想写一篇文章的题目叫做《善待同修》,耽搁了几天,心性经过魔炼后想把题目改为《让慈悲永恒》,心性又几经魔炼,晨起打坐炼功,忽然悟到“放弃”,于是才有了这篇交流文章的产生。

修炼的路不同,在正法中发挥的作用也不同,这些年来,在生活中、在与亲戚、同事、朋友的交往中我没有什么难,都很自然的走过来了,我所遇到的关、难、麻烦都来源于和同修的接触和配合中,我也在这方面大伤脑筋。坎坎坷坷的走过来,我不断发现自己的执著(有些还是不太清楚),我做的如何,直接影响到同修,真是责任重大呀。我一直都有很强的显示心、欢喜心、干事心、追求成就感的心,当然由此更连带出妒嫉心和争斗心,对同修所遇到的魔难不屑一顾,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好象生命中就缺少这种东西,我总是坚定一点:神认准的路就一定会走下去。所以从来都是坚持自己所做的,什么理情只要想到了就一做到底。的确,在我的协调下,同修们做出了很多事,可是我一直在犯修炼中的大忌:证实自我。虽然我明明白白的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但的确要走出一个实修的过程。从旧宇宙为私的理中走出来。我现在想写出这种升华的过程。

之前我不断的悟到要善待同修,以最善的姿态来对待同修,为同修好,呵护大家,和风细语的和同修说话、沟通、包容、扩大心的容量。我经常这样告诫自己,提醒自己,可到事情当中,表面做到了,但内心还经常不太舒服,为了做到而做到,为了把事情做成而做到。在接下来的配合中还会出现矛盾和不协调的现象,我的执著依旧存在。这是为什么呢?

我向内找发现:我讲的这个善是有为的,是有目地的,是带着人心的,经常是为了达到自己“做好这个事”的目地。于是我悟到了要慈悲的对待同修,现实中为同修好、就是为同修好。可是一段时间后遇到同修反复抵触时就又不耐烦了,我就想我应该做到让慈悲永恒,保持始终如一的态度,无论同修多么不理解和抵触我都不放弃的去做,同修不来参加集体学法,我就一个一个的叫,一遍一遍的打电话,或者面对面交流,不看结果,我就这样坚持始终如一的做下去,持之以恒的发强大的正念清理一切阻碍同修来参加集体学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不带有任何有求之心,就是做好我该做的,这样一来我做起来轻松了许多。

可是又出现了状况:其他同修依然说我总是居高临下,做事不理解别人,起不到最好效果。这下我真犯难了,怎么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不是我不想做到同修要求我做到的那样,而是我真的意识不到,不知如何去修了,好象在大家面前都不太敢说话了。为什么这样呢?我知道我一定有问题的,不然同修不会好心提醒我的。我还得向内找,但真的是意识不到,手足无措。

我想可能旁观者清吧,我就问了一个我常人中的朋友,我问他:“你看我有什么毛病,你指出来,我好改。”可是那人却说:“我现在是真的想做到洁身,不想去分析别人,只想分析我的工作。”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启示,我一下明白了:我的执著就在于我在“分析别人”,还是太在意别人对我的感受和是否认可,于是别人一动我心就动,我的修炼似乎是在为别人的认可而修,在为做事取得成就而修。我默默的去做的状态达不到那么纯净,有求之心没放干净。我此时悟到:别人怎样看我我不应看重和动心,不断修正自己,不断的做好,也不为自己一时的做不好而动心,还是不断的去做好,修正自己的不足,这才是真修啊!建立在任何执著之上的修炼都是假修,都不会修成。

晨起打坐炼功,各种因素使我昏昏欲睡,忽然悟到两个字“放弃”,顿时为之一震,立刻神情清朗起来,放弃任何有求之心,完全不执于自我,不是为达成别人眼中完美自我的“美名”而修,而是实实在在的、堂堂正正的走在真修的路上,把心放弃到完全没有自己的程度。“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打就打了,骂就骂了,真的是不在意。我根本的执著又深挖掉了一层,前方的路更宽敞了。

师父讲:“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不能与师父的讲法背道而驰,我要顺应师父的法去修,这一系列的心性升华,我发现自己已在实修中了,我非常有信心的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放心,我能做好”。

修炼的路就是在这样不断的悟道中向前走,一步一步,扎扎实实的做到实修。

所悟有限,望慈悲指正,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