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溶法中 稳健协调修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

一、得法之初 夯实基础

我得法修炼已经十六年了。我是当地最先得法的老弟子。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五年中,我数年如一日,义务帮助同修请书、运送书、资料等,引导有缘人学法并教功,让父老乡亲得法达到二千余人。“七•二零”时,我们当地大法弟子進京上访是辽宁省里证实大法非常突出的地区,为后来反迫害、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身在乱世 彰显本色

我在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初期也曾迷茫过,遇到魔难时,因人心繁重,执着于世间的得失,也曾有过懈怠。在被非法关押时放不下儿女亲情,对父母对儿子牵挂的执著,这颗心修去得很慢。在旧势力安排的思维框框里爬行。

后来,随着不断的修炼,向内找,我察觉到很多魔难是我的观念、执著和魔性带来的魔难。遇到矛盾时是让我提高心性的,既要在反迫害中修炼自己,又要协调好整体,圆容整体,才是此时大法对我要求的精進状态。

三、协调营救 魔炼心性

今年初,本地W同修外出喷写真相标语在路上被恶警绑架,并被当地恶党法庭枉判三年。

我得知W同修被绑架,第一时间通知当地全体同修发正念,找到W同修的家人了解事实真相后,上网曝光,揭露H派出所恶警打人凶手F和E。海外同修真相电话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停,恶警们非常惊慌,威胁W同修家属说,这么多国家打电话质问此事,W一定是我市法轮功的头,我们一定要严管。F和E两恶警急急忙忙拼凑假材料、做假口供,三天后把此案上报到我市检察院。我们得知后向公安局国保大队、检察院、法院、政法委(610)寄真相信(以前曾多次寄过),打真相电话、聘请正义律师等等,主要目地是想進一步深入讲真相。在这件事的过程中,W同修妻子A要请常人律师做辩护。W同修儿子B(大法弟子)愿意请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并且已经同正义律师联系好了。在两种态度对峙中,我向A讲真相:“你请一般(常人律师)律师能给做无罪辩护吗?你也看过书,也知道修炼人是好人,也知道‘法轮大法好’,在大法遭受迫害时期,大法弟子顶着邪恶压力,冒着被抓、被打、被判刑的危险,救度世人,写真相标语,撒真相材料,讲‘三退’,就是让世人明白真相,在人类的大淘汰来时能留下来,我们没有罪,请你好好考虑一下。”A还没等我说完就嚎啕大哭说,W要是被判刑,他的退休金就没了,那她就花不着W的钱了。还说她宁可给常人法官几万元行贿也不想花钱请正义律师。总之,A就是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自己,丝毫不考虑老伴的处境。我看在眼里,气在心头。这人太自私了,简直不可理喻。过两天,A找到我的父母让他们劝我别管她家的事。我帮她请正义律师为她老伴做无罪辩护是好事,反过来她还好赖不知,里外不分。

我那几天被这件事魔的心里很乱。通过多学法,向内找,知道自己要更多一些慈悲和宽容,理智、智慧,胸怀宽广。我理清头绪后,通知当地同修们继续加大力度发正念,清理W同修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和黑手烂鬼。一段时间后,在临开庭的前一天晚上,B来找我说:“经过这段时间学法,师父在《致美中法会》中说,‘学好法、做好讲真相的事,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咱们是修炼人,应该利用一切有利机会深入对公、检、法、司人士讲真相,让他们清醒,救这一方的众生。不管费用多高,后天开庭咱们马上换律师。”随后他和我马上去K县联系到B市维权正义律师L让他介入此案的法律程序。 L连夜赶到我市,第二天为W做无罪辩护。

这在本地区是首次请维权律师,为了安全起见,考虑减缓对律师的压力,事先没有公开上网,以免引起邪恶的注意。只通知本地同修及周边邻县市的同修整体配合发正念,清理法庭空间场的邪恶因素,开庭那天周围环境外表很宽松,给律师的感觉没有精神压力,庭上辩护充份。

公诉人面对律师的诸多问题一个也回答不上来,也不辩护,草草收场。公安局国保大队、检察院、法院、司法局、政法委(六一零)、律师事务所等等相关人员听说B市来的律师给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都感到新奇,就在监控录像室内看完整个开庭的实况,正义律师的辩护对他们震撼很大。在法庭上我看到一个公诉人是个年轻的男子,脸上表情笑眯眯的。走出法庭我还看到一个检察院纪检科长一改往日凶态转身走了。这是一次讲真相、证实了大法清白。大法弟子为救度众生所付出的心血是难以想象的。开庭后,B去找法庭的刑事庭长要人,并要求无罪释放,那个科长说:“我们没权力判,上报政法委(六一零)了。”并欺骗的说:“如果在庭上说不炼了,就能当庭释放。”B说:“我们炼功没犯法,也没有罪,是你们非法迫害好人。”

修炼路上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通过协调营救W同修,真实的看到了自己还存在许多不足。同时对我们当地同修也是一个大的触动。开庭那天,有几同修组成一个小组集体在家发正念的,有围绕法庭周围发正念的,还有近三十人,進入法庭近距离发正念的。我是本地的协调人不宜公开露面,担心有摄像头留有记录,一时参加不参加开庭有所犹豫。后来,我针对怕心发正念清除邪恶。放下了紧张和怕心,我就堂堂正正的進入法庭,我和几个同修戴上口罩谁都认不出来。既参加了开庭又注意了安全。

现在本地的正法环境比以前宽松了。前段时间有两位同修散发真相小册子被抓后放了。一名老年同修Z在外出讲真相时,被人告密,国保警察请示上级,没抓同修本人,把她家里书、法像抢走,事后Z同修到公安局找国保大队长把书要回来了。第二次去把法像要回。第三次去找G局长讲真相要大的法像。G局长说:“这回我宁可犯一次错误,把东西还给你,把大法像抱回去吧,以后别来了。”

四、面对指责向内找

读第四五二期《明慧周刊》中的《抱怨和指责的背后》一文有感,文中说:“抱怨和指责时,说出话生冷无忌,缺乏善念,对别人不尊重,更容易伤害到别人。语言中带有抱怨、指责,没有矛盾也会产生矛盾,没有间隔也会形成间隔。同修之间的矛盾,整体配合的不协调,很多原因出于对他人的抱怨和指责,使同修之间造成了一种无形的间隔,给整体带来负面因素,也给大法弟子个人修炼和证实法带来障碍”。

师父告诫我们:“修炼人绝不是指责好的,也不是我这个当师父的把谁批评好的,也不是你们互相之间批评指责好的,是大家自己修自己修好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我经常遇到他人的指责和抱怨,那时也没多想,只把它当作是去争斗心、妒嫉心,向内找自己,还有什么没放下或应该去掉的东西,在难中提高上来。抱怨和指责这种党文化的变异思维方式,给个人修炼和证实法带来障碍。

现在我有了升华的认识。每个人都在背地里谈论着别人的是非,每个人都在伤害着别人,每个人也都被别人伤害着。这种状态邪恶高兴,师父痛心,而我们在其中却不悟。

我一家人都是修炼的,他们对我说话更是不管不顾,你为什么这样?你为什么那样?都是修炼人却用法来要求我?这种指责都形成了自然了。

儿子已经二十七八岁了,大学毕业后没找到工作,在家呆着成了丈夫(同修)的心病。丈夫把一肚的怨气往我身上撒。他下班回家就说一通,抱怨指责我不关心家中事,没圆容好家庭。我要是回敬几句话,那他就大发脾气,还要我托关系走后门甚至拿几万元钱都认可给儿子找工作,对我的协调事情却不上心,一心想让我去打工挣钱,好给他买摩托车,给儿子买房子。我有一份退休金够自己用了,就全身心的去协调本地证实大法的事情,这是我发自内心想干的,不管丈夫怎么说我就是该干啥就干啥,有时气得他说:“儿子的工作你是管还是不管?你是修到那个境界了还是没人心哪!”

我平和地说:“儿子是妈妈的心头肉,一个大小伙子在家呆着一呆就两年,我能不关心吗?但是我是一个炼功人,应该用大法的法理看待世间的一切。人各有命。旧势力利用儿子的状态来干扰我们夫妇俩人的心境,让我们不清静,好進一步往下拽我们,这是我能够看到的。你已经被旧势力放大了对儿子的执着,陷在名利情中还不自知。谁一问儿子的近况你就没有脸面,这不是触及你的心让你就认准这一个事了?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你可不这么上心哪。你越是执着,就越是魔难重重。就象《转法轮》里讲的执著天目一样,越执着越不开。儿子的工作顺其自然,千万不要因为我们的执着心给他带来不必要的干扰。你把心放下,马上就会有转机,大法弟子的孩子都是有福份的,一定要信师信法。”在儿子待业的两年中,我和丈夫的摩擦是数不过来了,有时我也与他赌气,有时也感到陷在名利情中的人是多么可怜。我的心被他的指责磨没有了,我还得谢谢他。现在,儿子终于找到了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丈夫也不再指责抱怨了。

那时,儿子没工作也怨我不给花钱托人找工作,天天管别人的闲事。儿子说:“妈,你一天净为别人活着,太忙,太累了。”我说:“咱家人都修炼了,你也看到了,家务活我全做,那几年我和你爸被非法关押六年。回来后,我一个人在那么艰难条件下供你上大学,送一份报纸挣一角钱,中午饿了吃不上饭,渴了喝不上水,要一直把活干完,冬天风雪交加,夏天风吹日晒。每天行程十多里,上下楼二百多层,每个月才挣六、七百元。我就靠这份钱养家糊口啊!如今你大学毕业了,我也该歇歇了。”一席话说到这,我又接着对儿子讲真相:“我也非常体谅在迫害期间,大法弟子的家属、亲人受到了社会压力,考学不给签字、盖章,政审,承受的心灵创伤,有时甚至超过我想象的难度,你去阿姨家修电脑,就被邪恶跟踪、恐吓、绑架,造成现在的身体状况,身心痛苦,在家呆着这么长时间。虽然你现在没找到工作,就利用这段时间多看书,身心调整好后会有转机的。找到适合你干的专业,就上,别谁一问还没上班,心里就着急,不舒服。没事的时候帮我打字,也是在证实大法中尽一份力。咱们在世间的事就唯有救人是最重要的大事,你也看书了,应该明白师父说:‘有的人讲:我多挣点钱,把家里安顿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另外,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舒舒服服的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转法轮》)”随着不断的修炼向内找我察觉到,在家人面前要学会沟通,去掉不让人说的执著,我的心放下了,什么都转变了。现在儿子身体也恢复好了,工作又有着落了。真是放下执着一身轻,“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已退休,能多一些时间专职做一些协调事情,可是碰到亲戚朋友见了面都抱怨指责我因为炼法轮功被迫害進监狱了,多不合算,進监狱得少挣多少钱啊。还让我们夫妇得为孩子未来着想,给孩子多挣点钱。有几回我的心里被他们说得十分的酸楚,情绪往往被左右。后来再遇到这种情况我就把心放下,牢记师尊的讲法:“所以在任何情况下,别被常人行为带动,别被常人心带动,也别被世上的情带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堂堂正正的跟他们讲真相,以后他们都不再指责我了。

不但家人指责我让我过关,同修也给我过关,我们地区每出现一件事情好事都是他们干的,不好事都是我干的,无缘由的指责我非议我,虽然我承认自己水平有限,但也不能都怪我呀。我的心被他们搞的小圈圈气得卡在那里,不愿面对那些挑拨是非的同修。

几年来我就是在抱怨和指责声中协调。师尊多次点化我要破除间隔,提高心性,促進整体提高。我按照师尊要求的去做时体会到协调过程也是最大限度的放下自我,圆容整体的过程。

每次制作本地真言小册子,都是我主动收集整理第一手资料,由C同修制作、编排无问题后,再经过D同修的制版、排版,反复核对后,发往明慧编辑部。几天后网上公开发行打印,在本地散发,曝光邪恶,当地百姓都爱看本地小册子,有几位同修看后就背地指责说,这句子不通顺,那句排比不恰当。邪悟者怎么改成了恶人了?不善啊!以后走回来怎么说,都把矛头指向我,抱怨指责,又不当面说,背地里私自告诉这个资料点不让打印,那个资料点不让打印。当时我被这些同修的做法气得心里很难受。在收集、整理、核实、曝光材料过程中付出了多少时间和心血。谁不干谁不知道过程的艰辛,网上发行的每篇文章都体现着大法弟子无私的付出。

后来,我多学法,向内找。同修修炼层次不同,境界不同,理解事物和处理方法自然也会不同。有不同意见是必然的。作为一名协调员就要宽容大度,能够包容别人的指责。

C同修和D同修给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教导员手写了劝善信。我认为应该大量制作并全市散发,这样震慑邪恶的效果会更好。于是,我找人先打印了一少部份,征求一下同修的看法。打印完了发现有几处错字,几位同修修改之后再拿出来。在切磋会上,有同修指责说,错字补完了,让世人看出了痕迹也不好看,应销毁重印;还有同修拿着公开信说,这不捅马蜂窝吗?再抓人你不把环境给破坏了,发往明慧网回来再说等着;有的人还建议同修去周边小镇发这些公开信,不让在市内发放,呛来呛去。以意见不稳妥为由散会。事后有同修跟我说到底发不发啊?怎么办呀?我说:“记得网上有这方面的评语文章,咱们找一找,看一看师父是怎么说的:‘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这回明白了吧,师父怎么说,咱们怎么做。”

作为协调人,在邪恶的迫害环境中,还要顶着来自内部的各种压力,谁的抱怨指责,都要用法理破迷,在矛盾中修好自己。我建议大家发正念时加上一念:清理干扰破坏资料点和同修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出现错字就是有干扰,圆容弥补一下就能提高心性,不要一有事就呛来呛去。

在散发公开信后,当地百姓反馈效果很好,他们看信后打电话或见面时质问其中的恶警:“你现在成了迫害法轮功的帮凶人物,出了名了,出小书了,迫害好人,勒索钱财,把好人送進监狱。将来法轮功平反了,你够呛,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积点阴德吧。”恶警碍于社会舆论的压力,比以前收敛了许多。

现在本地的环境越来越宽松了,国保警察也明白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

当年我在师尊传法班上就有一念,将来我不买新衣服,把省下来的钱用于洪扬大法,让有缘的人都在大法中受益。现在,我已是一名老弟子了,越来越感到洪扬大法的艰难,不止是节衣缩食就够的,还需要魔炼心性,持之以恒,在修心上下功夫,修好自己才能救得了别人。

十年正法,风雷激荡。当年誓约,犹在耳旁。自古以来,都是师父选徒弟。恩师啊,作为您的弟子是多么幸运。谢谢您的选择。我不再问时间还会有多久,道路还有多长,我会不负师望,铲除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以法为师,乘风破浪,和我的同修在那旭日东升的春天,共同迎接法正人间的曙光。

由于水平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