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恶自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近几个月来,重庆市很多地方的邪党人员,死心塌地为中共邪党卖命,绑架了不少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使人感到很痛心。邪恶本来就是邪的,你叫它不害人不可能,只是它们在作垂死挣扎时邪的最凶狠。在邪恶迫害面前怎么办?就这一问题我谈点个人体悟,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在遭受邪恶迫害的过程中,走了不少弯路,吃了不少苦头。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我被邪恶绑架了六次,其中,两次進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進去了又出来,出来了又進去,给我极大的伤害。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把我绑架到招待所,進行洗脑迫害。当时,法理不清晰,头脑不清醒,对突如其来的打压害怕了,不知怎么做,只想快点出去做大法工作,说了不该说的话,没有过好关;出去后就想好好修炼,多做些大法工作,弥补过错找回损失。年底,我到人最多的地方去炼功,被恶警绑架到了公安局進行残酷迫害,由于怕心出来了,顺从了邪恶的安排。出去后,又觉得自己做错了,对不起师父,又只好多做大法工作,弥补过错找回损失。一天,邪恶又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十来个恶警轮流转,每人打我两小时,用电棒、木块打我,用脚踢我,全身都打伤了,我不配合邪恶。邪恶就把我从公安局带回家里,叫我看正要考大学的儿子,我知道他们是拿儿子考大学来威胁我。我被情所扰,怕儿子读不成大学,又和邪恶妥协了,没过好这一关。

一关没过去,关关要找你,不管你做了多少大法工作,怎么弥补,没有去掉那个执着心,魔难还得来。不久,又来一帮恶警,把我圈在一间屋里,把他们自己带的材料摆在外屋桌子上拍照,作为陷害我的证据,又把我绑架到公安局的十四层楼上迫害。一个什么处长喊把我从十四层楼上推下去摔死,另一个恶警穿着一双鞋底板钉有铁板的皮鞋上来,用力踢我两脚的脚杆,踢倒了又拉起来,一连踢我两小时,换班了又上来一个恶警折磨我。他拿来一双新皮鞋,告诉我,说把穿的这一双踢烂了,就换这一双新皮鞋。说完后,他把我推到墙角站着,然后,他走到房子的另一边,就象足球射门一样,跑了十几步,然后飞起一脚踢在我的小腹部位,我倒了又被他们拉起来再踢,一直把我踢倒在地晕过去了才罢休。恶警把我拉回房子里,那屋里还关了几位同修,看到我被拉了回来,就把我的两只裤腿捞起来看,一摸两只脚杆骨,同修大哭起来,说脚杆骨全碎了。恶警那么打我,我啥事没有,同修这么一哭,我也伤心起来,跟着她们一起哭了。这一哭就不得了了,全身疼痛难忍,再也坚持不住了,又产生了怕心,结果又向邪恶妥协了。出去后又拼命多做大法工作,又被邪恶迫害,就这样,几年来被弄到公安局迫害了六次。

这些年来,我经受了这么多的魔难,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每次邪恶迫害我,虽没有过好关,我出来就写严正声明,向师父认错,并加倍努力做大法工作,坚修大法没有二心,邪恶总是扭着我不放,过一段时间又来迫害我,我迷惑不解。一次和同修切磋交流,听了她们正念除恶的体会,才使我猛醒过来,我才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有位老年同修,去年年底公安、检察院、法院、办事处的坏人恶警来迫害她。今天派出所喊去要她交待问题,明天检察院叫去要写什么材料,后天法院要庭审,把她的孩子吓坏了,最后敲诈了十多万元,枉判监外执行三年。前不久这些邪恶又去了,威胁、恐吓、敲诈全使用上了,非要把她绑架到洗脑班去不可。那位同修今年就不是去年那样了,头脑清醒,法理明晰。去年遇到邪恶迫害,自己没做好,又没有把家庭环境正过来,孩子们有怕心,用金钱去通融,结果没过好关。这一次她放下了生死,坚决要按照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说的做:“在生死面前去大法弟子的执着心”。横下心来去除怕心,决不能配合邪恶。她敞开喉咙对着那些邪恶高喊;“去年你们勒索我娃儿那么多钱,怎么的?今年过年又没钱花了是不?又要来敲诈我们呀,门都没有,我要去控告你们,孩子们都明白了,来电话告诉我们,叫不要再上你们的当了,说你们是专门骗钱的坏人。”这一席话吓的这些坏人恶警直喊“别吼别吼”,扭头就走了。从此邪恶再不敢找她了。

更使我深思的是,有夫妻俩都是同修,他们都遭非法劳教的残酷迫害。女同修在劳教所不管邪恶怎么行恶,坚修大法不动摇,做到零口供、零签字,被非法劳教三年,九个月后回家。男同修在劳教所承受很大的痛苦,被恶警打昏死多次,但在否定旧势力迫害中做的不好。这次很多坏人恶警又到他们家去滋生事端。那位女同修堂堂正正给他们讲真相,而那些恶警却讲;“我们不是来找你的,是找你丈夫到洗脑班去的。”这次这位男同修也悟上来了,按照他的说法,他豁出去了,生死置之度外,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结果那么多警察也没有把他绑架走,以后也没有那个警察敢去他家行恶了。

从这两位同修交流的心得中,我体悟出一个理,放下生死恶自败,那位女同修生死无执着,劳教所的恶警都怕她,赶快提前把她放了。那位男同修过去有怕心,邪恶就要找到他,不断的迫害他。当他去掉怕心,放下生死,邪恶真的调头就跑了。

现在我明白了,执着心是一种物质,隐藏在你的体内,连它的影子你都看不到,你喊破嗓子要去执着,对它毫无作用,那只不过是一种口号,或者是豪言壮语。而在一种特殊的环境下,以特殊的形式把它逼出来,这时你抓住它不放,灭掉它,那个执着就能去掉。师父讲:“在修炼中你们所经历的都是好事,也都是在建立自己的威德。”(《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邪恶行恶,给大法弟子制造迫害,无疑它是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但它同时又给大法弟子制造了一个特殊的修炼环境,用特殊的形式检验大法弟子,在魔难面前去执着,从而走向圆满,检验不合格就筛出去,我们必须严肃对待各种魔难,一定要按照师父说的做,过好每一个关。

有同修讲我出去后就写严正声明,向师父道歉,请师父原谅。修炼是严肃的,碰上邪恶迫害,你就顺从邪恶安排,出去就写严正声明,再遇到邪恶迫害,又写三书,出去又写声明,这不是大法弟子做的事。写严正声明从新修炼,是师父对我们的慈悲,是真修弟子一时一事做错了,师父网开一面,再给他一次修炼的机会,要明白严正声明也只是叫你从新修炼。

这一点我体悟很深刻,为什么每次关我都没过好?就是在这件事情上出了漏。我这个关没过去,回来写声明从新修炼。可是我的执着心并没有去,怕心没去,正念也没有达到标准,所以,往往魔难来了又过不去,结果邪恶连续迫害我六次。

法理清晰了,头脑清醒了,底气也足了。今年十一月十八日,居委会的邪党书记打电话,要我把全家人的身份证、户口本拿去买医保。什么医保?我才不听邪党那一套,叫我得到好处的都是魔,不听他的不能去,不上邪恶的当。这帮人看我没有去,第二天上午九点,国安、公安、六一零、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七、八个人,又想冲進家里来绑架我,把我堵在家里。我心如止水,关好门,坐下来发正念,清除邪恶。我头脑十分清醒,这次邪恶来迫害我,还是针对我的怕心来的,那六次魔难没过好关,就是这个怕心生的事惹的祸,这次又招来魔难,祸还是源于怕心,如果我没有怕心,向邻居讲清真相,向居委会讲清真相,向派出所讲清真相,邻居就不会监视我,居委会就不会管着我,派出所就不会绑架我,这回我不能放过怕心,我要在这个生死面前去掉怕心这个执着,连根拔掉它。

我发了一阵正念后,就开门和丈夫一起走出去,刚走到楼下,大门外就坐着一人,我们出去,他跟在我们后面。我就知道他一定是恶警了。我停住脚告诉他:我们修真善忍没错,宪法规定有宗教信仰自由,我有人身自由的权利,贪官污吏日嫖夜赌你们不管,你来管我们这些好人,你们做错了,你们在犯罪。我不跟你走,是为你好,是在救你。他的脸一下变的青黑青黑的,显的无地自容,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了。

我们给居委会的书记打电话讲真相,又去给邻居讲真相,告诉他们,恶徒绑架我们去洗脑班,洗脑班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比劳教所还邪。恶徒为了不暴露行踪,掩盖恶行,全是黑社会的那种手法,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了十多天,家里人还不知道。他们绑架人不需要任何手续,不出示任何证件,不需要家人签字,不要家里拿送任何东西。绑進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一人关一间房,两个包夹,三人住在那个房间里。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这个房间,就再也出不去了,睡觉吃饭解手都在那个屋里,不准和其它房间的任何人接触。这个洗脑班,威胁、恐吓、体罚全都用上了,什么“学习班”,纯粹就是一座人间地狱。

他们听了我讲的真相,感到十分吃惊,表示以后不再做这些事了。从此后,我没有怕心,坦荡超脱,我的怕心去了,可邪恶害怕了,打电话找他们讲真相,电话都不敢接,邪恶再没有来我家行恶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