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恶警宋少昌的罪行(之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2010年11月5日明慧网曝光了山东省招远市恶警宋少昌的部份恶行。今天我们将他的更多的罪恶进一步揭露出来,让世人看看中共的打手有多么的邪和多么的恶。

宋少昌是山东招远市张星镇年头宋家村人。他从小就是一个坏胚子,专门干打架斗殴、偷鸡摸狗的事,整个一小混混。正因为如此,中共邪党相中了宋少昌,用他来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好人。他在中共十一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犯下的滔天大罪,一桩桩一件件记录在案。

2006年12月10日,宋少昌带人绑架了招远灵山金矿的法轮功学员郑美君,把她非法关押在玲珑洗脑班食堂后面一个专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小黑屋里。宋少昌给郑美君全身缠上电线上电刑,郑美君被电得大声惨叫,宋少昌从地上抓起一块脏抹布使劲塞到郑美君的嘴里,不让她出声,电一会又用浓盐水往郑美君嘴里灌,再电,边电边大叫:“我叫宋少昌,电话是13954531323,办公室是(0535)8180768,给我上网曝曝光,我也出出名。”(宋少昌家的电话号码是 0535-8230523)

宋少昌对好人施用酷刑折磨时总会很兴奋。他人性全无的叫嚣着:“郑美君,我把你的腿打断,身上绑上炸药,把你扔进山里的老矿井里炸烂,叫你连尸体都找不着。”郑美君被宋少昌电刑了近四个小时,双手被电的乌黑,流着血水,全身到处是伤,脸色苍白,恶心,很长时间不能吃饭。

一个60多岁的老人在街上摆了个修鞋摊。2009年9月的一天,老汉手上没活,就在摊上看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宋少昌过来了问:“看什么?”老汉答:“法轮功的资料。”“哪来的?”“别人放这的。”宋少昌恶狠狠地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宋少昌!”老人不紧不慢的说:“宋少昌又怎么了。”宋少昌当即魔性大发,立刻打电话叫来七、八个恶警,拽着老人到老人家就要抄家。老人理直气壮地质问宋少昌:“你有搜查证吗?我犯了什么法?警察就能随便抄家吗?我的家谁也不许动!”老人硬是不怕这帮恶人。

2010年5月8日,59岁的法轮功学员考福全在路上被宋少昌等恶警绑架到玲珑洗脑班,直接关到了二楼的酷刑室。宋少昌,李建光连续五天五夜用尽各种酷刑逼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逼他供出别人,考福全绝不配合邪恶,给了这帮恶徒一个零口供。考福全被两个暴徒打得几次昏死过去,全身是伤,下肢瘫痪。他不让家人与考福全见面,以掩盖他们犯罪行径。

2010年7月15人法轮功女学员杨文杰因讲真相救人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杨文杰绝食二十天抗议迫害,宋少昌多次以暴力灌食酷刑折磨她:先野蛮插管,使杨文杰鼻口流血,灌食时故意抽动管子,杨文杰痛得撕心裂肺的惨叫。宋少昌还伙同洗脑班的女头目季晓东在杨文杰绝食二十多天身体极度虚弱时,长时间吊铐她,不让她睡觉,把床板掀掉,两手交叉铐在床上,往死里整她。

2010年一天晚八点,宋少昌带人窜到张星镇石对头于家村,由村治安员李震带领绑架了本村法轮功学员残疾人杨兰香,抢走了杨兰香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和杨兰香的丈夫辛苦打工挣的6000元现金。当晚十点钟又窜到考家村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刁云英,抢走了大法书和二万多元现金。

2010年8月31日早七点左右,法轮功学员滕英芬和女儿一起要去早市买菜,宋少昌、庄绍光等七、八个恶警躲在门外,女儿刚出门,几个恶警凶狠的扑上来,滕英芬见状,马上退回去把门关上,女儿仍在门外。宋少昌在门外又踢又砸,大叫开门!滕英芬就是不开,宋少昌邪恶的叫嚣;“再不开门我把你的女儿抓起来。”滕英芬的女儿在上海上大学,第二天就要返校。滕英芬不开门,宋少昌竟丧失人性,真的把这个无辜的孩子绑架到公安局关起来了。直到孩子的舅舅知道后去公安把人要出来。孩子被非法关押两个多小时。

2009年5月法轮功学员李永杰等四人被宋少昌绑架到洗脑班。李永杰的姐姐去要人,宋少昌竟无耻地说:“十天之内叫我遭报应,我就放了她。”

十一年来,招远恶人因迫害法轮功以各种方式遭恶报的已有几十个了,作恶多端的宋少昌自然也逃不过善恶有报的天理,遭报只是早晚的事。

宋少昌,尽管你已经恶贯满盈,但在此我们仍然劝你悬崖勒马,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给自己和家人留个未来。何去何从,由你自己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