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 追上精進的同修们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根基、悟性极不好的人,我家是一个修炼的大家庭,共有六人修炼:哥哥、嫂子、母亲、姐姐、姐夫、外甥女,就是在这样一个很不错的环境中,我整整浪费了九年的宝贵时间。在这九年的时间中,我只是凭我的意愿,高兴了就看一小节法,或几天、或每周炼一次功,不发正念、不做资料,讲真相也是偶尔讲一讲,根本就称不上修炼者。在这期间,我有常人的爱好,忙碌着常人式的兴趣。我得法已有十几年的时间,而真正走出来实修却不到三年。就我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都没有放弃我。想想师父对我的呵护,对我的耐心,真是愧对师尊。下面我把自己的修炼中的心路转变历程,向师父和同修们作以汇报,有不当之处,敬请师父、同修们指正。

惊醒

二零零八年,女儿高考完,我走入了学法小组,从此我与同修一起走在了回归的路上,从对大法的怀疑中走了出来(因为两位亲人先后被迫害离世,我曾经对修大法产生动摇)、从怕被人笑话的心理走了出来(九年时间,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过自己修炼),从闲散、懒惰中走了出来。我象一个不懂事、只知贪玩的孩子,一下子醒悟过来:我的修炼时间让我浪费的实在太多了,我已被同修们落得太远、太远,我如何起步追上精進的同修们?我痛下决心:我要多学法!我要多发正念!我要多救人!我必须用飞的速度去追赶同修们!

于是,我把师父的各地讲法与新经文都载入电子书,从头开始看起,一本接着一本的读完,真是感觉自己在飞速提高,那种提高后的快乐真是无以言表!为什么我把九年修炼的大好时光全都浪费了?!喜悦之后是深深的痛悔!我发誓一定要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从此,我在师父的慈悲牵引下、在学法小组同修们的鼓舞下,溶入修炼队伍,从此我自己都觉得每天都在变化,每天都在提高。

从二零零八年走入学法小组至今,我承担了多个救人项目,负责打印小册子、打印周刊、刻录光盘、写真相信、编辑真相短信、手机发真相短信、帮助同修下载MP3、下载分割真相电话号码、上网帮同修劝退的众生发表三退声明、单独出去发本地资料,有时晚上与同修一起坐车到很远的农村乡镇去发真相资料、挂条幅,贴粘贴,与老同修一起到农村面对面讲真相。坐通勤车时,有机会就与同座讲真相,没机会就背法,除了上班,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满满的,需要资料时,通常是忙到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睡觉,早上三点四十分与八十三岁的老母亲一起晨炼,有时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白天又精神十足地投入到常人的工作中,一点没有疲惫感,也不困,真正体会到了把自己整个都溶入法中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小花悄然绽放

在处理了常人中的爱好后,我觉得身心是那么轻松!那么愉悦!我从此要把自己完全溶入法中了!我跟当地负责的同修们说,我可以做资料、在我那里建立一个资料点吧。当时,我没有电脑、打印机,只是用单位的打一些周刊,周报。我觉得要想成为资料点的话,这也太不方便了,我就与丈夫(常人)商量,想买一台笔记本电脑,因为当时家里已有一台台式电脑,丈夫一听说我又要买一台,并且是用于做真相资料,很不高兴,我找朋友把电脑买了回来。我跟同修甲说,我想学刻录光盘。同修把一个当地都不用了的单个刻录机给了我,让我从一张一张的光盘做起。虽然我懂一些电脑技术,但当时对刻录光盘还是一窍不通,在同修乙的耐心帮助下,我学会了单张刻录,第一次看到自己刻录的光盘,能那么清晰的被播放出来,我真是太高兴了!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或许师父看到了我那颗想精進的心,当我把电脑买回不几天,正好当地有个做资料的同修工作调动,这个同修就把所有设备都留了下来,协调同修把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彩色打印机,全分配给了我,有了这两台打印机,我真是如鱼得水,我用激光打印机做小册子、周刊,打印经文,用彩色打印机打印画报、书签、真相传单等,从此我真正的能为同修提供资料了。不久同修甲与我交流,当地设备缺少一台刻录塔,想让我买一台,我毫不犹豫的同意了,自从有了刻录塔,我又多了一项任务,负责刻录本地区的真相光盘,至此,我这朵“小红花”就这样开放了!

在使用打印机与刻录塔过程中,有两个很有意思的小插曲。我以为对打印机的使用,对于在办公室以电脑、打印机为办公工具的我来说,应该不成问题的,可是在实际应用中,根本不象我想象的那样,那两台打印机曾经是同修的法器,可是到了我这里,一开始就是不与我配合,直闹情绪,我让它打印,它就是给我捣乱,不是卡纸、就是打不出字来,明明操作没错,可就是达不到我要的目地,有时好不容易打出来了,打得挺顺利,打着打着就出错了,好象故意看我的笑话,气得我直想砸了它。后来我想起《明慧周刊》上同修们在交流中说过,对于我们使用的设备,要视同我们的法器,也要与它交流,我静下心来,对着打印机说:你也是为法而来,我们都在做救度众生的事,不要再耍脾气了,你可能以为我不配与你合作,可是我会好好修的!真的很神奇,打印机似乎听懂了我的话,顺利的打印起来,从此以后,除了我操作有误以外,虽然也出点小错,但已是很小了,目前,一有任务它都会很顺利、很超常的完成,我经常与它交流,做的好时我就表扬它:“你太棒了!”到现在我们一直配合得很默契。

有了刻录单个光盘的基础,对刻录塔的使用我也是胸有成竹,可是到真正使用的时候才知道,根本不是一回事,同修只是为我演示了一遍,当时是能刻录了,可是真正运行的时候,却怎么都调不出镜像文件来,只好从新设置,可是设置完了,还是不行,上明慧网去搜索有关刻录塔的说明,却没有同一型号的,急躁心出来了,越是急躁越是不行,后来想或许太执著了,放两天吧,学学法吧。过两天开机与它交流,同时请求师父加持我、帮助我,再试,好使了!直到现在,我都弄不明白当时是如何设置出来的。这让我更進一步相信大法的超常!

去掉怕心,开创家庭环境

丈夫在“七•二零”之前得过法,由于刚得法不久,学法不深,“七•二零”之后,迫于压力,不修了。但是他并不反对大法,他只是对法了解的不够,对大法还做不到坚信,再加上当时邪党的疯狂镇压,一有“风吹草动”,他就被单位作为典型,开会、学习,搞得他怕心很重,他修的时候,我还没修,他不修了,我才开始走進修炼,他的心理承受底线是:在家偷偷炼可以,不许出去发资料。有一天,我去派出所所长所住的单元去发资料,之前虽然比较顺利的做完了一栋楼,由于带着没有去掉的怕心,胆胆突突的,拎着包从一楼一边上楼一边发,当我做到四楼的时候,巧了,派出所所长正从他家(他家住六楼)下来,当时我并没有害怕(他并不知道我炼功)很自然的跟他打了个招呼接着做,或许当时有些不理智(如果从楼上往下发就好了),没有考虑他下楼看到资料的后果,当我发完资料下楼时,发现我刚发的资料全让他收走了,走出单元门时发现,他还在门口等着我,我一出门,他就说:“以后别整这个事!”我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我就装作不明白的说:“你说什么呢,莫名其妙!”他回了一句:“我还莫名其妙呢!”我就头也不回的回家了,我到现在还在后悔,当时为什么不给他讲真相呢?

回到家后,怕心出来了,却没有想到发正念清除所长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自己的怕心,各种念头都往上涌:他如何去找丈夫告我的状,丈夫如何跟我吵,他要是到单位跟领导汇报怎么办?怎么办?越想越怕,脑袋里简直是翻江倒海,怎么都静不下来。

第二天中午,真不出我所料,所长真到丈夫那里告我的状了,丈夫下班后一到家就黑着脸叫着我的名字冲我吼!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求来的,如果发资料时正念很强,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了。就见他被背后的邪恶控制的象疯了一样,越喊越生气,越生气越疯狂,什么难听说什么。因为我的娘家有好几人屡遭邪党迫害,哥哥、嫂子、姐姐、姐夫、外甥女都被绑架劳教过,都先后遭到邪恶残酷的迫害,其中哥哥已被迫害的离世,这些丈夫是亲眼目睹的,也更增强了他的怕心,我就上别的屋里坐下来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操控他的邪恶生命与因素、黑手和烂鬼!发完正念我平静而坚定的告诉他:“要说在以前你阻止我,或许还会有点作用,现在我告诉你,修大法,我修定了!谁也别想阻止我!”说完,我端起饭碗吃起饭来,或许邪恶被我这坚定的一念给镇住了,停止了对丈夫的控制,顿时丈夫熄火了,坐在那里只剩喘粗气的份儿。闯过这一关,我知道师父又为我清理了我空间场中怕的因素。

当年的“十一”快到了,有一天丈夫回来对我说,派出所所长又打电话把他找到派出所谈话了,说让他回家好好跟我说说,现在风声很紧,别让我出去发资料了,完全是为了我好,再就是我的行踪他都掌握,每天跟某同修(已上他们的黑名册)進進出出的,其实他都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小心派出所要去搜查!为了保住他的职位,表面上找丈夫劝我是关心我,实际上是在搞一箭双雕,怕我和丈夫到天安门去上访!我想,好吧,你不是盯上我了吗,见到你,我一定要告诉你真相!此后我每天都期待着能遇上他,以便告诉他真相,却再也没有碰到他,他也再没找过丈夫,但是我还是没忘给他讲真相,此后我曾给他写过两封真相信。这真是“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随着我学法、炼功的深入,我的心性也在提高,我在做资料时,因为有老母亲帮我做饭,除了做饭,我尽量的把其它家务活做好,因为层次有限,在脾气的改变上,还做不到立竿见影,但是我尽量学会忍让,以前我是从不忍让的,坏脾气一上来点火就着,丈夫最头疼的就是我的脾气。在孝敬老人上,我把装修好的新房子让给公婆住,每月给老人五百元生活费,还负担了老人的全部医药费、家里的水、电、气等衣食住行等费用,公婆离我们上班的地方较远,我每月去一两次看望他们,丈夫也因此改变了许多,后来我晚上出去发资料,如果不是很晚,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后来,我就直接告诉他,今晚我要出去,他也默许了,如果哪一次我上学法点时间晚了,他会说:你快走吧,一会儿我刷碗,或者哪一天没去,他就会问:今天怎么没去学习?

大法真的能改变一切!

发挥专长,劝善之心化飞鸿

修炼之前我是一个非常爱写信的人,而且我写的信在同学、亲戚、朋友圈中很有“鼓动”力,我悟到,我能有这一“特长”原来是为了证法时用于救人的!那么我就回归到主要目的上吧,以前全当为今天的救人练笔了。于是,我从给同学、亲戚、朋友写真相信开始写起,开始了我的救人之程。

记得第一封信是写给同学的,带着一颗不纯净的心,洋洋洒洒写了七、八页,信中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党文化中的慷慨激昂、好大喜功跃然于纸上,显示文采之意贯穿整个内容,而且超重了也不知道,可想而知,这样的信能救得了人吗?邪恶能不钻空子吗?信发出去后,打电话询问,说未收到,当时还怀疑同学,真未收到吗?还是不说实话?

通过学法的积累,我的智慧被开启,随着一封封真相信的寄出,我的真相信内容越来越贴近于救度众生,现在我会根据正法的形势不断更新信的内容,比如退党人数的更新,全世界正法形势,如果认识要救的众生,我会根据要救的人的文化层次去写,从藏字石的警示、大法是什么、大法洪传情况、天安门自焚真相,为什么三退、残酷迫害真相、活体摘取器官、预言等素材中酌情考虑内容的繁简、多少,有时也用内容合适的周报。为了不超重,我写信从来就是两页,正反面打印,放到信封里之后两边各垫一小片纸,以免从信封中透出信的内容。信封地址打印或手写的都用,手写时注意改变字体和笔迹的颜色,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寄给同修一封進行测试,以便更好的了解众生是否都能收到。写完后我便让正上大学的女儿、侄女(她们虽不修炼,但支持我做大法的事)、同修们或自己邮走。邮票是到专卖集邮邮票的地方批发的,信封有时我自己到邮局去买,有时让同修买,以免引起怀疑。信寄走后,发出一念:清除干扰真相信传递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真相信顺利到达被救众生的手里,让收信人收到后认真看真相!

这两年我寄给真相信的人什么职位的都有,有公安分局局长、派出所所长、监狱长、医院院长、厂长、校长、老师、书记、经理、职员等我都给寄过真相信,有的人我会根据情况,以变化信的内容的方式连续给寄,到现在,我所在地区的各大机关的人,几乎我都给写过真相信。

我发现,我做每一件救人的事,开始时干扰总是伴随着我,同时我也发现,我的很多执著心也在这个过程中被一点一点的磨去。师父讲:“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在短信方式救人还未完全普及的时候,我就想用发短信这种方式讲真相,当时因为学法不精進,惰性很强,怕心也重,想通过发短信的方式找到一条救人的捷径,先是到网上查询到一种短信群发器,说一次能发几十条短信,就到市场上打听,可是却没有找到,市场说只有群发软件,我又不懂,怕被骗了,就把此事搁置起来了。有一天协调同修说本地区也要开展这一项目,问谁参加,可统一购手机,我便毫不犹豫的报了名,等手机、铜丝网买回来了,协调人为我们参加项目的几人讲了一遍短信软件使用方法、改串号的方法,应该能发短信了吧,又因手机卡的采购问题耽搁了,而等到手机卡问题解决后,因时间久了,软件的使用方法早已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只好从新再学。总算能发了吧,一开始却因新手机使用不当还是没有成功,我的心就在这一过程中被魔炼着,直到我坚持不懈的发送成功。表面上看,做这件事虽然时间拖的很长,却在这一过程中打磨着我的急躁心、耐心和救人的那颗坚定的心。

以上是我在修炼过程中的点滴体会,我修得不好,还有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急躁心、执著名、利、情的心等很多没有去掉的执著心,说话不慈悲,高声大嗓,慷慨激昂,党文化的因素还没有修去,没有师父的慈悲等待,没有师父的手拉肩扛,没有同修们对我的鼓励、支持和包容,我或许还在与回家相反的路上背道而驰!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学法不扎实,学法不够的原因,我会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与同修一起共同精進的!最后让我们共同携手完成我们每个人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感谢师尊,感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