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市管道局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1999年中共的迫害法轮功以来,廊坊市管道局610人员及有关部门明明知道炼法轮功的这些人都是好人,却积极配合中共参与迫害。最近又打电话骚扰,又要办洗脑班等。下面是十一年来管道局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

1、管道局中学的教师汪丽萍、衡丽华、杨金宝、刘喜静等几名学校的业务尖子,只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多年来不断受到管道局610、中学领导参与的迫害,被强行洗脑转化。汪丽萍三进三出洗脑班,其中二次是在局内《月城宾馆》,二次五年坐牢,多次被抄家,经济损失几十万元。而每次遭迫害都是由学校崔炳瑞和时银柱配合公安干的。其中汪丽萍被强制放弃修炼,身体上的病又回到身上。由于她和丈夫杨金宝一次次的坐牢进洗脑班,他们刚几岁的孩子常常无家可归过着漂泊的日子。多年来他们反反复复的被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刘喜静因合情合理的询问自己的工作情况,却被学校的石银柱亲自勾结公安送进廊坊洗脑班。因强制转化,造成他们那种精神的创伤、心灵的煎熬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2、子弟小学教师刘涛于2001——2003年,先后两次被中学的崔炳瑞在局610的授意下,勾结市公安,强行从班上绑架送月城洗脑班强行洗脑,并扣发一万多元工资。自99年后,在所谓的中共“敏感日”学校就派人看管,使其失去人身自由。从99年至今,在崔炳瑞和时银柱伙同公安局的参与下,仅中小学就有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洗脑转化。

3、管道科研院业务骨干、三名高级工程师:李智丽,李春英,郭晓慧,三人于2000年被当时书记杨文玉、人事科长王瑞英开除,从此她们失去了正当的工作权利。99年郭晓慧被非法关押在月城宾馆一个多月,被强行洗脑,迫使她写不炼功的保证。2000年去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又遭非法关押,为躲避迫害她们只好流离失所。后来又被绑架后枉判九年。在狱中被迫害致重病才被保外就医放回。这期间仍不断被骚扰、恐吓、要挟汇报自己与别人情况等。

3、 高级工程师李春英,她修炼前多病,修炼后全身病不治而愈。当大法遭受诬陷时,她百思不得其解,因此依法向政府反映情况,便于99年11月被管道局610非法关押到月城一个多月,强行洗脑。于2000年被科研院当时书记杨文玉、人事科长王瑞英除名失去工作。杨文玉这期间劝李春英丈夫与其离婚,后来其丈夫忍受不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真的提出了离婚。

在2002年1月李春英又被劫持到月城洗脑班。在无奈的情况下只有绝食抗议迫害。因此遭强行野蛮灌食多次,昼夜罚站,四天四夜不让睡觉。管道局的“犹大”们轮番上阵,强制给她洗脑、看污蔑大法的录相、强迫写“三书”,不写就折磨她、骂她。

2005年8月李春英回到科研院要求恢复工作,当任的院长薛振奎说:等开生产例会时研究研究,几天后听信。结果等李春英第二次去找薛振奎时,当时人事科长王勤勾结公安局,在李春英刚出研究院大门时就被非法绑架,戴上手铐,直接送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没有任何手续判二年。在那里,她受尽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灌食,坐铁椅子直到生命垂危,差点送了性命才提前送回廊坊)而从劳教所回来,按政策也应该恢复工作,可至今没有哪位领导能象主动配合邪恶那样来主动关心解决她的生活问题。

5、 物业于晶,2000年7月被物业开除(留查看半年)其间只有生活费用330元(还从中扣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她单身供女儿上学,生活艰辛可想而知,后被迫“买断工龄”。后来“买断”的人在年龄段中可以找回上班,可却不给她安排。2002年9月以中共开十六大为名单位张维明配合公安又非法把她绑架到看守所,出来后再送到月城洗脑班继续迫害。其间被昼夜洗脑,身体出现严重颤抖病状,被送医院急诊抢救,被诊断为心肌缺氧缺血,当时医生说:“晚来10分钟这人就死了。”但是即使这样,当抢救过来后,又将其拉回洗脑班不放过她。当第二天再次出现更严重的症状时,那里的人却不理不睬的好象在等她自然死去一样。在她奄奄奄一息之际,在其家人的强烈谴责、要求下才再送医院抢救,医生检查结果:冠心病,生命垂危。院方说:“人不能再出院了,出院就得死。”当时在月城洗脑班里的610人员罗恩甫才算放过她。

6、 物业的杨晓辉,2003年11月份被单位伙同公安闫震等三名警察强行拉上车送入月城洗脑班。当时闫震猛踢她后腰,疼了一个多月才好。在洗脑班里,杨小辉因不放弃信仰,被打脸,衣服被撕破。2004年6月初,又被单位伙同警察闫震骗到洗脑班(乐园宾馆)。在洗脑班里韩志光唆使打手把她绑在床上强行灌食。手指粗的胶管硬往下插,食道被插破水都不敢咽。他们还给她输不明药物,使她黑、白天都睡不着觉。后来又不知给她打了什么针使她醒不来。他们就用4寸长的针扎她的太阳穴、人中、手,直到把她扎醒。

7、 物业的孔平99年被关月城洗脑班写保证一个多月放回。于2002年在物业的领导张维明配合公安的情况下,从家中无辜绑架走送唐山劳教,当时几岁的孩子看到妈妈被警察带走,吓得哇哇大哭,无人看管,其丈夫当时不在家。直到最后她被迫害生活不能自理才被家人接回。

8、 局机关干部刘亚杰:炼功前由于身体多种疾病,致使她40几岁便提前退休,炼功后身体的病全好了,因为她受益很大,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多次被抓。

第一次:1999年7月20日那天被桥西派出所无辜关押一周后半夜转送到管道局桃园宾馆,后又转月城洗脑班。在那里,她们完全失去自由,每个人只能限制在自己的屋内走动,不得出房屋半步,每天让看诬陷师父的电视,最后在局里写的什么表上签了名,直到两个月后才放出。

第二次:1999年10月,因进京上访,遭廊坊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又转到月城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二个多月,也是完全失去人身自由。

第三次:2002年过年前又被绑架到月城洗脑班,这时的洗脑班聚集很多“犹大”和抽来的公安人员、机关和雇佣的家属。白天“犹大”们来逼着她们搞洗脑转化,晚上由二个包夹看管。并专门在睡觉时打开电视放大声音,意思让她们昼夜不得休息。最后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下,使她旧病复发(炼功前曾二次住过院,一次在北京安定医院)。而局610的罗恩甫却不甘心放过她,与当时老干部处的领导到处去调查,到局卫生所,局医院当都证明她有病史时,这些领导们还不愿意相信,又到北京安定医院找到病历诊断后,总算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放她回家。从99年7.20迫害开始时,多年来老干部处用小车昼夜在她家楼下24小时监视。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就打搅她们家,多年扣退休金工资达6—7万元。其爱人也随她长年担心受怕,由于惊吓患了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最终患癌症而早逝。

9、通讯公司贾尚德,李立珍,李俊荣,苏试先,他们均分别于2000年—2003年被自己公司的刘敬生,孟宪明以及当时任保卫科长刘长江退休站长陈永发用欺骗的手法将他们送进洗脑班或看守所1—2个月不等。陈永发欺骗贾尚德到单位报销,然后伙同老干部处办公室主任赵某某将其送到洗脑班迫害。李俊荣因当时正在老家,单位又配合公安去老家找她,公安还把其弟弟带到廊坊审问,并打他,吓唬他。她十几岁的女儿被逼问母亲的去处。使她女儿至今一听到有人敲门就吓得心惊肉跳。她丈夫自从99年迫害开始就没过一天好日子,从劳教所回来整天也是不断的受到各方面的种种压力,最终也过早的离开了人世。

10、 运输公司周秀珍,炼功前她是个出来名老病号。身体多种疾病几乎都到了无药可医的程度,只能提前退养,在家休息,家务活也不能干。为此每天度日如年的煎熬着。炼功后大法在她身上展现了奇迹。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不久全身的疾病一扫而光。活着也有了信心。但是就是因为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坚持修炼不“转化”,仅在月城洗脑班先后就被非法关押三次遭迫害,时间长达五个多月。

99年7月的一次也是当时的离退休处长韩风忠骗她,将她送进洗脑班。同年10月因去北京上访被送进洗脑班,又因不放弃信仰,于同年腊月二十五又被离退休办书记栾鲁兵、610罗恩甫与局副书记郭大伟伙同公安将其送进廊坊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2002年又与其妹周玉珍共同被绑架到月城洗脑班,姐妹俩同时遭灌食、不让睡觉、犹大还将脚伸到其妹的嘴里等种种迫害。其妹于2000年被单位开除没了收入。而周秀珍被迫害其间仅给300元退休金,多年来先后共扣发退休金达几万元。

11、孟宪革、随桂如夫妇2003年10月被绑架到洗脑班一个月。后又以回访的名义再次骗到洗脑班20多天,并勒索现金800元。

12、孙建梅,在2003年11月12日单位来电话让去换医保卡,她信以为真。骑车刚出小区大门没走几步,就被一个黑轿车挡住了去路,下来三个警察(其中之一是闫震),不由分说把她塞进车送进月城洗脑班非法关押了25天,给孙建梅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单位被勒索了一万元。后来得知这都是单位和邪恶的610串通好了干的。

13、管道局职工家属高素玲也曾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罚款。2001年3月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罚款4000元。没有任何收据。当时的责任人是杨华、闫震。2001年四五月份时又遭无辜绑架。当时家人怕她受苦,想早日把她弄回来,托人找关系花了6000元。2003年9月被绑架到月城洗脑班迫害时,由其丈夫单位交各项开支7000多元。被绑架的当天公安一处的杨华、田广清、闫震、吴宏伟等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如同入室抢劫一般掠夺私人财物。不仅拿走了她的大法书籍,还拿走了一条微型项链和三百元现金。

14、医院的吕世风2002年4月无辜被从班上绑架到看守所后,5月8日又押入洗脑班强行洗脑迫害,仅10多天勒索罚款3000元,没有任何收据。

15、钱桂兰:2004年在月城洗脑班被迫害20多天。平时不断有电话骚扰。

16、李金英:2002年9月被非法关押在月城宾馆,身体被迫害的出现了严重的病态: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而且被扣发一万多元工资。至今还打电话骚扰。

17、顾登伦、刘桂兰夫妇分别都被单位扣除半年工资。

18、吴书安夫妇也在月城洗脑班被洗脑迫害。罚款4000元。没有收据。

19、方秀明:2003年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不放弃信仰就不让睡觉。

20、高永贵,自从学了大法几种病都不治而愈了。他感谢大法的救命之恩,不愿放弃自己的信仰。因此在2003年9月也被送月城洗脑班强制转化。

21、元爱竹被单位伙同610人员陈宾骗到月城洗脑班迫害20多天。恐吓不放弃信仰就送劳教。

22、李德英在洗脑班里不让睡觉。局里还配合公安到天津文安找他大儿子骚扰。

23、邢小燕,2009年前一到敏感日就在她家楼下蹲坑、骚扰。近日又骚扰让进洗脑班。被迫离开工作岗位。

24、2003年在洗脑班被迫害一个月的还有丁建永、胡振华等人,吴开弟曾被扣发工资半年。

管道局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宋曙光、王德贵、及家属赵建,万亚芹、马桂英、任萍等人。只要是本企业的法轮功修炼者,无一例外的都遭受过这样不同程度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