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闲处长修炼以来的部份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幸运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老弟子,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精心呵护下,比较平稳的走过了十四个年头。修炼过程中有过心性关的痛苦,有身体消业时的难受,有心性提高后思想上的升华和出现功能后的喜悦。现在下决心突破各种因素的干扰,把自己这十四年来的修炼情况向师父汇报一下,与同修们切磋交流一下。

一、有幸得大法

在修大法前,我是一名大型企业的中层干部,二级单位的行政一把手。在得法前的一次梦中,我梦见自己掉進了一个大约长六米,宽四米,深两米的长方形的大土坑里。心想:这下完了,四壁这么陡峭的土坑,怎么上得去呀?这不倒霉了,人一下子被吓醒了。大约过了一个月,自己就从处长的岗位上被撤下来,理由是我的一个副手因受贿被判刑三年,我这个一把手要负领导责任,被调到一个同级单位里当顾问,正处级待遇保持不变。当时流行一句话:“顾问,顾问,顾而不问”,就是被闲起来了。我当时思想上是想不通的,心里总是堵得慌,闷闷不乐,所以当时每天晚饭后老伴就陪我去公园散步。

结果有一天散步时,我发现我原来的三个同事同时去了一个地方,手里都还拿着一本书,我就好奇的问他们做什么?他们说去学法轮功,还说法轮功怎么怎么好,每天晚上他们在这里集体学法,早上集体炼功。我接着就问自己能否参加?他们说:“当然可以,谁来我们都欢迎!而且分文不收。”这时他们中的一位把《转法轮》借给我看,当天晚上回家我就看起来,一看就觉得这书太好了,这不是一般的书。于是第二天我就到街上买书,找了几家新华书店终于请到了《转法轮》这本宝书,我一看就放不下了,书中高深的法理使我明白了很多人生中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我就这样得法修炼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我从领导岗位上被扒下来,不是无缘无故的,是我人生路上的大转折点到了,常人的官做到头了。师父说:“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转法轮》)下台后,我看上去是失去了常人的官职,名和利都有所损失,但是得到的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东西。修炼十四年来,我身体健康了,没有上医院看过医生,什么病也没有,原来有的一些病,如前列腺肥大、肛裂、风湿性关节炎、心动过速、低血压等疾病都不见了。现在是无病一身轻,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人也显得年轻了,我今年七十多岁,人家都说我看上去只有五十多岁。

十几年来,不管邪党怎么迫害,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每天10~13次),没有极特殊的情况从不间断。以前学法一直是通读,再就是抄法。从二零零七年起,我就开始背《转法轮》,以前通读时思想上容易溜号,背法就不一样了,一溜号就背不了,我现在正在背第十二遍了,开始背第一遍时我花了近九个月的时间,现在每背一遍《转法轮》只要三个多月的时间,而且我每背一遍或两遍《转法轮》后,就将师父各地讲法和所有的新经文通读一遍,然后又开始背法。师父说:“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这是走向圆满与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证。”(《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我觉得这样学法的效果很好,升华也快,现在只要学法我就双盘打坐,每天保证有三到五个小时的学法时间。如果那天没有学法,我就象少了一件什么事情似的,学法已经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了。

二、修去怕心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从天而降。我和全国的大法弟子一样,心情非常沉重,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人炼呢?人们通过炼功有个好身体不好吗?还给国家节约了医药费。人人都做好人,使人类道德回升不好吗?为什么在中国做好人这样难?为什么中共要打压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后来看了师父的新经文才明白,师父说:“中共中央几个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全面的邪恶镇压,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利用军、警、特务、外交及所有电台、电视台、报纸,采用流氓手段铺天盖地的造谣迫害,大有天塌之势,其邪恶成度覆盖了全世界,旧的势力用它们败坏了的观念安排这件事的目地,是破坏性的所谓检验大法。”(《精進要旨二》〈预言参考〉)

一天,我在路上碰到一个同修,他说我光在家里学法炼功还不行,大法弟子要走出来证实法,向世人讲真相救人,并给了一张“江泽民其人”的单张打印传单,让我贴出去,我满口答应了。他告诉我不要怕,心一定要正,一正压百邪。我上街买了一瓶胶水,一双胶手套,选好了晚上要贴的地方。天黑了,我来到白天选好的地方,一看四周无人,我就将胶水挤在墙上,用手套一抹,再贴上传单,刚贴完,从背后约五米远的店铺里有个人推着自行车出来了,我慌慌张张的赶快走开,头也不敢回,回家后还有点后怕。通过第一次贴了一张传单后,我去掉了一些怕心,其实都是自己在吓唬自己。

但是,经过这次之后再没有人给我东西贴了,怎么办?有时候走在大街上,看到电线杆上、墙上都有小广告粘贴,我想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也堂堂正正的贴出来呢?叫世人明白真相多好啊!我就开始用笔写,晚上出去贴。可是这样做太慢,后来看到街上刻图章的用长方形塑胶板可以刻字,我就买了几块回家,自己刻,但是自己不会写反字怎么办?我想只要是做证实法的事,大法就会开启我们的智慧。于是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把要刻的字先写在白纸上,然后将塑胶板用水湿一下,再把白纸平贴在塑胶板上,用手轻轻的抹几下,顺字就印到塑胶板上成了反字,用小刀刻好反字后印到纸上就成功了。我在纸的反面贴上双面胶,最后剪成一张一张的小粘贴,在小粘贴的右上角先剪开一个小口,晚上出去贴就很方便了。我开始只是一个人自己做自己出去贴。后来做多了,我还供应周围三、四个同修用,这样做了好几个月,后来我们这里有了资料点,这种方式就没用了。

下面我讲几个贴粘贴的小故事。有一天晚上,我从公园里贴了几张小粘贴出来,来到汽车轮渡码头,我就往汽车上贴,刚贴在一辆警车上时被发现了,公安问是谁贴的?有个人用手指着我,我急忙往公路边走,刚好一辆的士开过来,我就钻進的士走了,好象这辆的士是专门来接我脱险似的。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有惊无险,自己也没有觉得害怕。

我每次出去讲真相,发资料,使用真相币时,先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去掉这个怕的物质,当这种怕的物质没有去干净时,那个怕的“假我”就会在旧观念中演化出种种假相出来,这时我就不能跟着它想下去了,主意识要强,发正念清除它。我现在发资料都是白天,讲真相时顺便发一些资料,做的也很顺手了。平时时刻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做的是全宇宙中最神圣的事情,最正的事,是在救人,保持清醒的头脑,有时不好的念头容易冒出来,一冒出来就清除它,清除任何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

修炼中,自己体会到,修炼确实是艰苦的,也是非常严肃的,来不得半点虚假的东西。

三、面对面讲真相

从二零零五年开始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以来,不管是严寒酷暑,还是所谓的敏感日,我每天都骑着自行车外出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同时把家里的菜也买回来。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就是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尽职尽责的多救人,救更多的人,让师父多一份欣慰。每天出发时,我总是抱着一种慈悲祥和的心态,面带微笑,保持强大的正念,边走边发正念,见了谁都打个招呼,能说上话的就拉一些家常话,然后开始讲真相劝“三退”,讲的时候不能讲高了,还要顺着人的执着去讲,现在的人都想有一个好身体,平安健康。

我用的最多的话题是:社会分配不公,贫富两极分化;官场腐败;还有共产党宣扬的无神论,不相信善恶有报,所以现在很多人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人类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什么都有假的,吃的、喝的、用的、坑人的事无孔不入。人无德天灾人祸,报纸登的今年的灾难比往年多出十倍以上,这都是共产党坏事干多了造成的,共产党坏事做绝,光说假话,它害怕法轮功的“真、善、忍”;工人失业,农民失地,有权有势的人唯利是图,杀人害命;邪党官员二奶三奶、行贿受贿、贪污腐败;同时也讲贵州的“藏字石”和天安门自焚真相……共产党的气数已尽,天要灭它,在这个年代里,真正吃饭遭罪的是我们老百姓,我们发不了大财也当不了官,只图个平安,因为人类还有大劫难,只要退出共产党的一切组织,才能躲过这场劫难。到时候坏人销毁了,将来的社会比现在好,所以留下来的都是有福的人。这样大多数人都同意“三退”。分手时说声:“祝你平安!”对方有时也说:“大家都平安,只要平安就好。”

有一天我刚出门,迎面碰见一位老年人,微笑着和我打招呼:“你好,买菜去呀!”我也满脸笑容的迎上去和他交谈起来。其实我不认识他,他可能认错人了,我想这是师父安排他来得救的。我问他这么早上哪儿去,他说他才下夜班。我问他这么大年纪怎么还没有退休?他说早退了,现在给一个老板守仓库。我说:“你真辛苦!”他说:“有什么办法?儿子要买房,房价这么高,我退休每月只一千三百元,这看仓库的活不累,每月还有七百块钱,还不是为了儿孙们。”我说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不公,贫富悬殊太大了,我们老百姓只能维持最低的生活水平,你说这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吗?而中国大陆灾难不断,矿难、空难、水灾、旱灾、地震、泥石流等,这都是天警示人。我问他加入过党团没用,他说入过团。我说人类还有大灾难,你对着天说退了它,神看人心,老天爷就能保佑你度过这个大灾难,平安的度过晚年。他说:“退,只要平安就行。”我又问他贵姓,他说姓某,我说:“就用‘某平安’帮你退了吧!”他连声道谢。

分手后我往前走,碰到一位刚下公汽的老人,肩上扛着一袋花生,足有三十斤重,手里还提着一壶油,吃力的往前走,我连忙下车去帮他,让他把花生放在我的自行车上,边走边聊。这位老人今年八十一岁了,年轻时当过村干部,是党员,他叹着气说:“党员有什么用啊?年轻时事事叫你带头,现在老了,没有用了,谁也不管你了,每月还要交两元钱的党费。”我说:“共产党邪得很,光说假话,贪污腐败,它的气数已尽,老天要灭它,你可以对着天说退出这个邪党,老天爷就会保佑你平安!”他说:“只要平安,我就退。”不一会儿就到了他女儿家。他女儿也是五十多岁的人,退休在家,交谈中我得知她入过团,我叫她对着天说退团,就能平安度过后半生,她高兴的退了。

这一天很顺利,上午不到三个小时,我就劝退二十多人。

当然,也有不顺利的时候。我们这栋楼里有一位女士,没退休时是个干部,还是党员,我早就想劝退她,一直没有机会。一天早上我去买菜,碰上她去买早点,我就劝她退出邪党组织,她非常乐意的退了,我很高兴。晚饭后,这位女士找到我老伴说她家里人不同意她退党,她早上是碍于情面退的,现在不退了。老伴对我大发雷霆,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当时有点受不了,想和她辩论,但想到自己是修炼人,一直默默的忍着,我知道这是在过心性关。我退休了,家里就是我修炼的环境之一,没有这个环境我咋修啊?怎么提高心性呢?我就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一找自己确实还有很多的人心没有去,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欢喜心和显示心都出来了,也没有把道理都跟对方讲清楚,有追求三退人数多少的心,有怕心,只是在熟人中讲,不敢向陌生人讲,怕在外面讲真相被老伴知道了惹麻烦。老伴第二天就不准我一个人外出买菜了,要每天陪着我去。我心想:这怎么办?看着可救的人只能打个招呼,不能讲,我一边走一边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她言行的一切邪恶因素。买完菜后,老伴让我一个人骑车先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劝退了两个。师父看到了弟子救人心切,就不允许旧势力用这种方式干扰了,老伴跟了我两天后就不再跟了,我又恢复了以前的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大约过了半年,我还是将告状的那位女士劝退了,因为她皈依佛门了,我劝她说:“你是党员,共产党是无神论,你心里装着共产党那佛能保佑你吗?这不互相矛盾吗?只有退出共产党,一心信佛,佛才会保佑你。”听我这一说,她这次真的退党了。

在面对面讲真相劝退的过程中,什么样的人都可能遇到,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有信的,有不信的。特别是那些受邪党毒害较深的人比较难讲,当你讲到邪党坏事干的太多、杀人太多、天灭中共,退出邪党保平安,有的说:“你是反革命,你反党。”有的说:“你信你的法轮功,我还是信这个党,这是我的自由。”还有骂人的,等等。当出现上述这些情况时,我就找自己的原因,是自己没有讲到位,还是没有解开他的心结,还是急于求成,对于自己没有劝退的人,我心里则是希望这个人能遇到其他的同修能被劝退,因为与共产邪党为伍不肯脱离的人将来肯定没有好下场。

四、進一步突破自我

由于怕心去的不彻底,自己总是以安全为借口,经常只是在熟人圈子里打转,所以有很大的局限性。退休前,由于自己的工作性质和岗位的不同,接触的人多,范围广,特别是与我同时代的中下层干部认识的人多,这个层面得救的人也多。

我每年劝退的人数在一千人左右,觉得这个状况还不行,师父说:“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相,神在人中。”(《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二零一零年以来,我逐渐突破了自我,不在老地方打转,骑着自行车跑的范围更大了,完全是在陌生人中讲真相,劝退的人也多了。有一次我与步行的人讲了“三退”后,看到前面有一位骑自行车的,我就猛踩几下,赶上去与前面的人并行,这样也救了不少的人。

比如有一个老人,我骑车赶上他并与他并行,我说:“你好!您老身体这么好,这么大年纪骑车这么快。”他说:“我身体还可以,经常骑车锻炼。”我说:“老人就是要个好身体,健康是福啊,不象钱多钱少,没有个好身体你享受不了,身体好,自己不受罪,家人不受累,还节省了医药费,这多好,现在医药费又贵,我们老百姓也病不起。”他说:“现在只求有一个好的身体,平安就行。”我问他:“你是党员吧?”他回答:“党员有什么用,我已经几年没交党费了,已经不是了。”我说:“现在的人道德败坏,天灾人祸又多,还有大的灾难。”他问:“那有什么办法呢?”我说:“有啊,你对着天说把党退了,就能躲个这个灾难,你就能平安的度过幸福的晚年。”他说:“我退,谢谢!”

现在,我劝退的人数比以前翻番了,现在一周劝退的人数超过以往的一个月。经过这十几年的风吹雨打和锤炼,也觉得自己成熟了许多,但离师父对我们的要求相差甚远,自己也深知修炼的艰苦和严肃,还要继续努力,不能松懈,不管时间还有多长,三件事不能放松,还要努力做好。

层次有限,难免有诸多不妥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