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市赵凤霞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双城市水泉乡水泉村57岁农妇赵凤霞1996年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胃下垂,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腰椎间盘突出,肩周炎,子宫肌瘤,血压低等;修炼法轮功后,浑身疾病全好了。

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受迫害后,作为一名在法轮功中受益的人,她站出来讲真相,行使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却遭到中共各级政府人员的打压。

赵凤霞 1999年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后来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45天,吃的是玉米窝窝头,喝的是白菜汤,伙食费倒不贱,勒索450元钱,回来后还被关押在敬老院里,没有自由。就是回家后,也有人日夜监控她。

四个月后,赵凤霞再次去北京、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回来后,被乡党书记关文良,乡派出所王伟东强送双城,非法劳教一年,拘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刚到万家劳教所的时候,一女警说要和她谈三次,是劳教所安排的。赵凤霞说“一次就行,不用两次,我在大法中受益无穷,就是牺牲生命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女警知道她有两个孩子正在念书,就威胁说;“你还是赶快转化回家吧,不然的话,以后上大学不让上,当兵入党全不行。”

不法警察们看软的手段不行,就开始折磨赵凤霞,每天早5点钟到晚9点,强制坐小板凳、走路要报号、走路要求低头背手、做奴工。赵凤霞抵制这些迫害,有一次被打昏过去,等她明白过来,由两个男警察拖到屋里去了,怕别人知道。那时赵凤霞内脏剧痛,身体缩成一团,被送到医院去,吐了一夜血沫子。第二天她就和几名同修一起炼功,身体也慢慢恢复了,第五天又被劫持回到万家劳教所。

由于赵凤霞不承认自己是犯人,不出操,被女所长张波打了几个耳光,又被绑在床头上蹲着,五天五夜不打开,吃饭、大小便都不给自由,都有别人帮手。后来又把她带到会议室,由女警王敏把她飞机式的吊起来,用绳子从背后绑住双手腕,穿过暖气管子往起拽,脚尖不碰地。即使这样,赵凤霞也没有屈服。

由于长时间受迫害,赵凤霞身上长满了疥和脓包,严重时发烧,不能吃东西。

2000年的冬天很冷,赵凤霞15岁的儿子自己在家,屋里都结冰了,求他爸爸带他到万家劳教所看妈妈,孩子知道妈妈为什么被迫害,什么也不说,只是哭。看妈妈后,从万家劳教所一边退一边哭,一直退到大门外,坐车一直哭到家,泪水把棉裤都湿透了。

2001年底,吴文良,王伟东等邪恶之徒再一次在赵凤霞家中把她绑架走,想再次送到万家劳教所。赵凤霞坚决抵制,回双城后,水泉乡中共党委书记不让她回家,送万家劳教所会议室强行洗脑,双城出人监控,四班人,每班七人,一星期一换,赵凤霞针对电视中污蔑大法的内容以她的亲身经历给他们讲真相。

这几年来,在赵凤霞被迫害期间,家人精神压力很大,经济的压力也很大。两个孩子上学,学费很高。丈夫又当爹又当妈,白天在砖厂干活,晚上在粮库烧锅炉,村里总是罚钱、收地的,不断施加压力,生活上的双重压力,终于把他压垮了,患脑血瘤至今。

一名非常普通的农村妇女,修炼“真、善、忍”,身心受益,站出来履行一个合法公民的义务和权利,却遭到了如此迫害,天理何在?公义何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