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恶警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公安分局恶警杜文杰、徐国峰,十多年来,一直野蛮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在赤峰市各旗县中,松山区是被迫害最严重的地区,有时被杜文杰、徐国峰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一次就达几十人之多。他们不仅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其罪恶的魔爪还伸向周边地区,辽宁、元宝山建昌营、平庄、红山区、喀喇沁旗、乌丹等地的众多法轮功学员都被他们残酷迫害。

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杜文杰、徐国峰毒打、电击、侮辱。2002年8月7日,在赤峰市六一零指使下,以松山区国安大队张英(已遭恶报车祸死亡)为首,杜文杰、徐国峰等人,伙同赤峰市国安大队对赤峰市松山区、红山区的法轮功学员周彩霞,徐振青(男)、杨桂云、李雪、吴淑华、杨树华、郎树芹、吴淑君8人进行文革式的非法游街迫害。这次遭受迫害的有10多人,其中被非法判刑5人,被劳教4人,其余的均被非法罚款,原赤峰市总工会女工部长周彩霞被非法劫持到内蒙古保安沼监狱后被迫害致死。原本和谐美满的家庭被恶警杜文杰、徐国峰等人迫害的家破人散,有的被勒索巨额钱财而倾家荡产。杜文杰、徐国峰在这十多年中非法占有的钱财达几十万元。

2001年春夏之交,杜文杰、徐国峰等人非法抓捕了辽宁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及当地的几名法轮功学员。辽宁姓周的女法轮功学员,遭受杜文杰、徐国峰等人的酷刑折磨,多次被非法提审,这几名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后,被送进松山区看守所。看守所人员都认为杜文杰、徐国峰等人的行为已经严重违法,给这几名法轮功学员出主意,上告杜文杰、徐国峰等人犯下酷刑罪。

有一个夜晚,姓周的女法轮功学员,被杜文杰、徐国峰等人从看守所带到了不知名的地方,整整折磨了一宿,送到看守所时,看守所人员看到酷刑后的伤痕都惊呆了,有善心的看守人员当时就提出以后再这样做后果自负。送进被非法关押的号子里时,屋里的人都认不出是她了,姓周的女法轮功学员的头发,被徐国峰等人揪扯的已经擀成了毡子一样,面部血肉模糊,臀部被电击的象烧烤了一样肿胀老高,不能正常坐卧,睡觉时趴着睡。手、胳膊被电击的生活都不能自理。正是以这种非人的迫害手段,恶徒杜文杰的官职得到升迁,他的名字早在2001年初就被列入了恶人榜。

现在杜文杰成了松山区610首恶。在他的指使、教唆下,松山区国保大队徐国峰的残忍、阴毒比起杜文杰有过之而无不及。2001年冬初,松山区郑女士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徐国峰等人非法绑架。郑女士被他们带到一个酷刑室遭受折磨,他们把郑女士铐在铁椅子上,揪头发、扇耳光,看郑女士一言不发,恶徒们就另来毒招。把郑女士的手用手铐紧紧的铐在铁椅的扶手上,在手指头上缠上铁丝,之后开始用电棍电击。郑女士极其痛苦的承受着他们的非人折磨,铐子已经把手勒出了血痕。恶徒们越来越歇斯底里,在郑女士的头上扣上了一个铁桶,他们一边敲打铁桶,一边电击,还不断的恐吓着。他们无耻流氓,看郑女士不为所动,就用电棍电击郑女士的胸部、乳房,凡是电击之处都出现了烧红的疤痕。历经了几个小时的折磨,郑女士慈悲而威严的正告恶徒们:停止迫害吧,迫害善良是天理不容的。恶徒们没有达到目的,把郑女士非法投入看守所继续关押,后来郑女士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送入内蒙古呼市女子劳教所加重迫害。

2001年冬天,临近过年时,徐国峰等人绑架了六旬姓白的一位老人。善良的老人连续三天三夜被罚站迫害,不准老人睡觉。最痛苦的是她还看着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徐国峰折磨毒打。徐国峰揪住刘女士的头发,用尽他的体力疯狂殴打,把刘女士打倒在地,踢踹、左右扇耳光,致使刘女士昏死过去。这时徐国峰打人打的已经气喘吁吁,嘴还在不断的骂脏话。威胁着这位老人屈从,放弃修炼大法。老人不惧徐国峰的威胁恐吓,徐国峰就把老人从四楼拖到一楼,老人的裤子、衣服沾满了灰土,腿已经肿的行走不便。徐国峰这一招不成,就把老人强行送往精神病医院,企图彻底摧垮老人。老人被送往精神病医院的途中,一路慈悲讲真相,然而徐国峰等人无动于衷。到了精神病医院,老人对大夫说:“大夫,你看我身体好好的,他们硬让我说假话污蔑法轮功,我不按他们的说,他们就把我送到这儿。大夫,你看我白里透红的肤色,清晰的思维,我哪儿象个精神病?”老人的坚定、理智折服了大夫,精神病医院拒收老人。徐国峰等人就把老人非法投入了松山区看守所,不久被非法劳教送往内蒙女子劳教所加重迫害。

十多年来,被恶警杜文杰、徐国峰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近百人,有老人,有孩童。一次他们非法绑架了姓曾的一家共九人,年龄最大的是六十几岁,最小的是十几岁。他们制造的冤屈一个又一个,给无数的家庭制造巨难,至今他们仍然在行恶。望赤峰的父老乡亲们,关注在身边发生的迫害,发出正义的声音,制止恶徒们立即停止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