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滴滴 修在其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能够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我深感无比荣幸。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正法最后时刻,我把自己十年来学法修心,救度众生以及如何找回昔日同修中的修炼点滴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望慈悲指正,以便走好走正最后的正法之路。

大法圆容着我,我也在圆容着大法

我于1998年12月喜得大法。得法后,激动不已。每天的议事日程是:学法、洪法、炼功。曾不善交际、不善应酬的我,在单位做起好人好事来很主动。单位的水龙头没关,我会主动去关掉。厕所的灯无人却一直亮着,我会主动去关掉。过道中的垃圾满了,地上也扔上了垃圾,我会捡到桶里将垃圾倒掉。厕所的地上、墙上脏了,我就去擦干净。有一次单位发夜餐补助,多给我二十元,我找到股长说明情况,弄的股长睁大眼睛、很难为情,沉思之后,他佩服大法弟子的人品。天长日久,从习惯到自然,这些都成了我做人的本份。

近几年调整岗位后,有一个副职经常监视我,说话时还对我旁敲侧击,边说法轮功干什么干什么,边看我表情。我脸不红、心不跳、手不抖,不卑不亢,使他的说辞没有市场。有好几次,我在办公室整理文件,他站到室外向里偷看。看到我整理好文件,还将他的案卷材料、学习笔记、水杯等物放好擦净。从此以后,他对我改变了态度。

有一天单位正职喝得酩酊大醉,在办公室呕吐的满地。第二天早上上班,办公室气味难闻,人都跑光。我将头抬起,默默对师尊说:我是大法弟子,我在做好事,证实法,我不恶心;并请师尊加持,就真的没恶心。我用几张旧报纸将呕吐物卷起扔到垃圾箱中,将地一遍又一遍用拖把拖干净,打开房门直到没有怪味。事后一同事说:谁叫你给他擦呢?你不会不管吗?

大法圣徒,做什么事情都要用神的标准要求自己,而不是用人心衡量,人在世俗,心在方外,这一切善的表现,无论从客观到主观改变着大法弟子周围的环境,大法在圆容着我,我也在圆容着大法。

给同修邻居讲真相,劝三退

2008年5月的一天,一阵电话铃将我从午休中惊醒,接过电话,是同修让我去她家,去了之后才知,让给她邻居讲真相,劝三退。同修的邻居老人曾是大队支书,现患食道癌在家养病,外孙女和我曾是同事。

吃过晚饭,同修买了一包豆奶粉,我俩一起去她邻居家。坐下后,先问老人近期身体状况,再问一些他外孙女的近况,然后就开门见山转入正题,告诉老人:当初全国有一亿人在炼法轮功,现在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共产邪党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咋回事。我给他讲真善忍法理及人间道理。我说:两个同样病的人,一个宽宏大量,遇事能做到真善忍,他的病就大病化小、小病化了;相反,一个心胸狭窄、斤斤计较、动辄发火的人,可能大病会一命呜呼,小病加重。他表示认可我讲的道理。

我问:爷爷您是党员吗?他点头称是。我说:入党的时候都要举起右拳向血(红)旗宣誓,宣誓就是俗话说的发誓。你发誓时说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终身那就是一辈子,你把你的一辈子都献给它了,那你不就是它的一部份、一份子?我说:这几年天灾人祸很多,都说是国难。象2003年的萨斯,今年的汶川大地震,都是国难。那么国难不是执政者的难了吗?中国执政者不是某某党吗?某某党有难了,要大难临头了。你是它的成员,你能脱干系吗?灾难不也降临到你的头上了吗?我接着说:况且某某党曾说过,红旗是革命先烈的鲜血染成的。死人血染的东西,你对它发过誓,你说吉祥不?我问:爷爷你不认为我在讲迷信吗?不过,迷信迷信,不可不信。

他不断的点头表示认可。我说:你现在给神退了党,以后有灾难有神保佑。人常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退了,有了大难,有神保佑,可以脱险。如果没有,你还是你,一根头发也没少啊?当然没灾难更好。现在人心这么坏,人不治天治,人不会一点难也没有的。

老人很爽快的答应退了党团队。那天晚上老人坐在沙发上一直听我讲。退党之后他感觉病好多了,坐下也不恶心了。

之后我又给他讲了唐朝的《推背图》、宋朝的《梅花诗》、刘伯温的《烧饼歌》 ,这些预言中是怎样描述人类在末劫时灾难接踵而至的。中间他儿子插话说:爸爸,你看法轮功弟子多好,品德高尚,精神好、身体好,你也炼法轮功吧。

以前去同修家时,他儿媳听我讲过真相,很爱听我说话。我给他儿媳说,我们缘份很大。我给他们讲了一篇关于轮回的故事。我笑着对他儿媳说,咱们这么投缘,说不定那一世是亲人呢。她会意的笑了!已是晚上十点了,我和同修起身告辞,他儿媳欢天喜地的送我们。在院子里,她和丈夫都让我们给他们严正声明退队。

看着他们一家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俩顿感到法轮大法的洪大慈悲!

正念捣妖穴

2002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正在单位值班室上班。听一同事说,要召开法轮功的电话会议。因会议室音响不好,听不清楚,要求机要值班室修理机器、检查线路。我当时发出强大正念:机器修不好,开不成抹黑法轮功的造谣会。主管线路的同事修了半天,机器就是不能正常。无奈,又请电信局的人来修理,并商量着要接个单线。我又发出强大的正念:接个单线也不行。结果真不行。

电信局来的几个人查线路,查了半天,也没查出毛病。他们说:线路各方面都正常,机器就是不出声。同事来值班室说:政法委、检察院、法院、司法局的人都等着开会。过了会儿,听见那帮人喧闹着走下楼去,散伙了。

2002年7月19日晚,我值夜班。有个同事告诉我:冒号(领导)正在开会,明天是“七·二零”,今晚又有行动,可别抓捕法轮功。我从窗口向楼下望去,院内各种车辆已备好。下午我在家休息时就发正念,解体邪恶利用“七·二零”前夕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并与雨神沟通,今晚下雨,捣毁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大会、计划。

当天下午晴空万里,六时许我来上夜班,还是毫无下雨迹象。于是我下楼,站在大街上,正念纯净的仰望着北边的天空,心中向伟大的师尊祷告。忽然有黑色云朵向南边扩散。我上楼回到值班室,再望南面,天空已是浓云密布。不一会儿,雷鸣、闪电、暴雨一齐而来。

我坐在值班室的床上,每整点、半点都不停的纯净的发出强大的正念,并要求闪电、雷公、暴雨诸正神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形成强大的阵势,下大点,下大点,捣毁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与阴谋。在这新旧宇宙交替之际,摆好自己的位置,助师世间行。

闪电有点刺眼,雷声一阵大过一阵,雨下得很大,象断了线的珠子。可我还嫌小,不断的发着正念:大点,再大点。

第二天早晨在街上行走,听见有人议论:哎呀!昨天晚上雨下得真大吆!后来听说,那晚所有恶徒去抓流离失所的同修,因大雨未得逞。败归时只有警笛在大雨中长鸣、嚎叫。

在背法中闯过魔难

2004年有一段时间,身体出现异常,很糟糕。头部异常难受,颈部有时也象水流一样上来下去的,身上好象有一群小虫子在爬行,走路时感觉有点不能直立行走了,眼睛看东西蒙蒙的,人也处于迷糊状态。不论白天晚上,一个人不敢行动,自己给自己的身体做不了主,弄的我很害怕。一年一度的单位体检,又查出了“病”。有天午夜十二点,我又昏又怕,就给附近的同修打电话,电话是同修丈夫接的,接起后就骂,叫别再给他家打电话了,并没告诉同修。

有天值夜班到下半夜两点时,又出现同样状态。单位大门紧锁着,我害怕极了,出不去,又不敢睡,就开始炼动功,到第三套冲灌时,身体冷一阵、热一阵,麻得发抖,很难受、害怕。一闭眼,看见一群人,排着长长的列队,敲锣打鼓,阴阳怪气的大声起哄我。于是我就坐在床上,双腿合拢,两只手抱着双膝,一直坐到凌晨5点。一会儿,女儿来电话说,我父亲昏倒了。

又一午夜十二点,在家又出现同样状态。依赖不上同修,丈夫帮不上,爹妈过不来。这回我动的是神念,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不害怕,并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对我的干扰恐吓。情况瞬间就变,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后来学了师尊的《休斯顿法会讲法》,意志更加坚定了,但头部不适现象还是时断时续。在这期间,我每次拿起《明慧周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背法的文章,师尊点化我:该背法了。

从2004年3月底开始到5月份,背完了第一遍《转法轮》。刚开始背法,邪恶干扰很大,坐着背,头部很沉很难受,眼睛看字也看不清,于是抄写。一边念,一边写,也是很难受,几乎难以坚持。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表。就这样,坚持抄写了两个自然段后,一切干扰烟消云散,身体也趋于正常。农历三月初八,我背了八页《转法轮》,身体感觉一身轻,不适反应全消失,神清气爽,身体完全恢复正常。

找回昔日迷失的同修

昔日同修张旧旧(化名),1999年7月20日后,曾一人将2米长的横幅挂在一大桥上。我认为她正念强,有智慧。后来因失去集体学法修炼环境,学法不主动,炼功也不能坚持,完全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以前的风湿关节炎、低血压、附件炎等旧病复发。她还不悟,干脆不修了。见同修就抱怨病没好,与丈夫去打工挣钱,几个月挣了两千元,却吃了三千元的药。

我听说后,找她交流,希望她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她有所醒悟,开始只是炼功,常人事干不完,也理不出头绪,每天不是给儿子织毛衣,就是给丈夫打背心。最后丈夫生病躺在床上,让她伺候。我去给她丈夫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并让他也学炼。他嘴上答应,并未付诸行动,只是脖子上戴上了大法护身符,但认可大法,知道法轮大法好,不干扰我与他妻子的学法交流。

今年4月份,我约她去一流离失所的同修家去交流,我着急约她,忘了带钱,她也脚痛。正在犯愁,忽然听见有人叫我,抬头一看,是前几天我劝了三退的小四轮司机,正好同路,解了燃眉之急。到那后,我们一起在法上交流、切磋,帮她树立正念,启发她思考。之后学习新经文,每整点都发正念,直到晚十二点的全球发正念结束。第二天凌晨参加全球晨炼、发正念后,各自回家。在路上,我犯愁她怎么走,结果她走得比我还快半步。她说脚好了,走路很轻快,完全正常了。

从这以后,她進步很快。每天炼功,也能抽空学法。我每到双休日,就抽一个上午,去给她念法,交流心得。然后步行回家,以便路上给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一天也能劝退三、五个。下午去同学、朋友家,讲真相、劝三退。

现在她能主动学法炼功、发正念,并能与同修及时切磋交流。今年七月她外孙满月,乘这喜庆的日子,我去她家,帮她亲戚十多人,做了三退。象是拉家常,实是讲真相。前几天听同修说,她特意拿来100元钱,让同修转交资料点,并与同修一起去农村,发《九评共产党》,讲真相。

将有限的资金用在救度众生上

我们小县城大法弟子较少,工作的不多,心性到位、能跟上师父正法進程、愿为大法付出的人也不多,所以资料点运作起来经常是资金短缺。我月收入就是两千来元,在当地也是高薪阶层。不管工资长多少,生活的支出不变。为了给资料点攒钱,自己几元钱的擦脸油也是到中秋节才去买。为了符合常人社会状态讲真相,经常给亲朋好友买礼品,以便他们更好的接受真相、三退。除供孩子上学外,我自己非常节俭,曾穿过同修给的旧毛衣、旧线裤,被单位同事讥讽我赶时髦。去年年底,我把自己提工资后补发的四千多元,连同三个月的工资,共一万一千元,送给了资料点,暂缓了资料点资金紧缺的状况。我同样感到身心愉快,因为我在一如既往的兑现着史前的誓约。

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师尊几次点化我该学电脑了。当我放下人心准备买电脑时,家里无现金,最近几个月的钱买了手机,加上孩子上学,已无积蓄。孩子抱怨,这么多年你没存下一万元;并开始给我算账,一年能存多少钱。正当犯愁时,师父把电脑已给我安排好了,而且是最好的,只是我还不会操作。

一路走来,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和点化,每一步都难走过来。无论遇到大事小事,其中都有自己要修去的执着,都有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面,真是“点点滴滴、修在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