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为了救人,时刻想着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退休人员,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三年的个人修炼、十一年的正法修炼,一路走来,真是风风雨雨,行路沧桑,刻骨铭心的感受,难以尽述!现向师父和同修汇报一下自己在救度众生过程中的修炼体会。

一、发信讲真相

“七二零”后,邪恶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各种污蔑大法的谎言充斥着中国大陆。不明真相的众生,受到了严重的欺骗与毒害。在这种情况下,同修们切磋认为不能消极承受,应当向世人讲清真相。那个时期,连夜散发真相信,成了我讲真相的主要形式。一个是到居民区随机发放,一个是直接给各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等公、检、法各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有关部门和个人寄真相信,震慑邪恶。

二、传递经文与真相资料

在邪恶最疯狂的时期,不仅世人深受毒害,许多大法弟子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抑制。在这正邪较量最关键的时刻,我们当地一批精進的大法弟子组建了资料点,成了这无边的黑暗中一盏希望的明灯。那时资料点少,需求量大,资料的传递成了我当时的主要职责。

传递资料有时需要长途跋涉,尤其是我搬到农村住的六年多里,给我传递真相增加了很大难度。因为从农村到城里骑自行车一趟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我每周一次在夜晚从市里取回材料,然后分装成两包,第二天傍晚,再分别送到市内两个片的同修那里。再经过同修分别送到大法弟子家中,然后各种材料被同修发出去救人。

为了同修能够及时的得到师父的讲法、经文和《明慧周刊》、《九评》等真相资料,在传递过程中,虽然碰到了一些困难,但在师父的呵护下,都顺利的完成了。例如:在一次初冬的夜晚,去城里送资料。甲地片送完了,在送乙地片时遇到了干扰,电话中双方把交接地点理解差了。同修在另外一地等了好长时间才回家,我则在自己认为的交接地点也等了很长时间。在这种情况下,我找了三个公用电话都没有联系上。当时雨越下越大,天气越来越冷,夜也越来夜深,行人渐少,雨水一直在我脸上往下流着。怎么办?就是回家还得1个小时才能到。当时心中有些急躁,还有一种说不清的彷徨。算了,还是回家,明日再来送。求安逸的念头象潮水一样的袭来。可看着车筐里的真相资料,转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来干什么的?不是来送救人的法宝吗!怎么能被眼前的这一点点苦给挡住呢?“万事无执着,脚下路自通”(《洪吟》〈无阻〉)。我冷静下来,对照师父的法,不正是因为我的意志不够坚定,有怕苦、求安逸的执着心,才三次没打通电话吗?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越在艰难面前,越是见真性的时候。条件再差,环境再恶劣,时间再晚,也决不能让真相在我手里过夜,一定今晚送到位才回家。正念一出,联系的路就通了,找到公用电话,一打便通,顺利的完成了这份资料的传递。

还有一次,在往城里送资料夜晚返回时,通过一个村庄,到铁路桥的三百米土路,被过往的水泥车压的凸凹不平(周围在盖楼),没有路灯,又因下了一天雨,路全是泥汤子。桥底下因为最低,再加上排水不好,所以水很深。当我到桥头时,一片水,辨别不出路了,只好慢慢的往前走。到桥下时,一下子连人带车摔在了水坑里。当时没害怕,我想没事,真的就没事。人没事,车也没事,因为,我是师父的弟子!

三、做真相资料

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走出来讲真相的同修越来越多,真相资料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而大资料点本就是邪恶的众矢之地,同修在巨大的工作量面前,学法、炼功、发正念一跟不上,就变得十分危险。一时间,许多资料点被破坏,这样资料就出现了短缺。为了满足我和同修的需要,也为了减轻资料点同修的负担,我先后购买了小型复印机,彩色复印机,在同修的帮助下又增加了刻碟机,成了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

我非常珍惜这三件法器,常常与他们沟通:大法弟子选择了你们是多大的荣幸,一定要摆正位置,树立威德。几年来,真相资料源源不断,三个法器有时甚至超负荷的工作,但从未出现过问题。

在资料的制作、包装上,我们尽量的符合常人的口味,顺着常人的执着。为防雨防尘,购买一些自封塑料袋,再买一些漂亮的小“福”字,与真相放在一起,看起来特别的好看、喜庆。用木板压出自封袋内的空气,再封好,揣在兜里不占空间,走到哪里顺手就可以发。商场、书店、居民楼、公交车的后台上、车筐里、报箱里到处都有我们的真相资料。真是:真相洒遍人世间。

四、面对面讲清真相

与发真相信、小册子、贴标语等方式比较起来,面对面讲真相的要求更高,效果也更为深远、直接。

1、对亲人讲清真相

我有一个叔叔今年78岁了,当过多年的军官,在中共的反复灌输下,中毒很深。“九评”出来以后,我和妻子去他家讲真相。婶婶和我妻子多年未见,见了面家长里短,有聊不完的话题,眼看天色渐晚,我们要回去了,可还未转入正题,我有些急躁。心想大老远来一趟,一定要把他们退下来。临别时匆匆的对叔叔说:叔叔啊,你知道现在最大的事是什么吗?那就是“三退”保平安──退党、退团、退队。因为共产党做尽了坏事,现在天要灭它,咱们关系这么好,不能跟它一起陪葬,起个化名,我帮你退了吧。老人听了非常诧异:“退啥退呀?!我还等着看共产主义呢?”我说:“现在共产党领导都不信共产主义了,你还信吗?好好想想吧!”那天,不欢而散。

回来后,细细的反思这个过程,我发现了自己的几颗人心:1、有完成任务的心。众生为法冒着天胆下来,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身上了,而如今,滚滚红尘,万世轮回,迷失了本性,真的面临着毁灭的危险。而当我去讲真相时,心中却有一颗完成任务的心。临走时觉得时间不够了,匆匆讲了几句,完成任务。没有真正的从救度一个生命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说白了是慈悲心不够。说是救人,却没有放下自我,没有完全站在被救者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还是有私。2、情重。因为他是我的亲戚,所以我人的一面用情去看待问题,认为出于人情让他退了就行,只是讲真相,没有做到讲清真相,用真相去打开他的心结,从而使他真正得救。当被拒绝后,又被情所带动,心中有些许失落和不平,终致不欢而散。

这件事情对我的环境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事隔一年,叔叔还在电话里说我太不象话了。我和妻子不恼、不急、不弃,再次去看老人。这一回,我们一人讲,一人发正念,用了近两个小时,系统的讲清了中共的邪恶与大法的美好,老人终于退了党。

讲真相的过程中,我还有一个体悟。那就是面对亲人讲真相时,首先,我们不要被情所带动,不要仅仅依靠亲情去促成“三退”,而应把真相讲清讲透,否则,即使他退了,思想中的毒素也难以有效的清除。其次,亲人与路人毕竟不同,那是我们身边的环境,与我们有更多的直接接触。我们可以慢慢的层层去铺垫,一点一滴的开创出来,走得平稳,才可以更好的救度众生!

如我的一个亲戚,在公安部门工作,是邪党统治下的利益既得者。作为“内部人士”他深知中共的邪恶,但信神的底线很低,对大法真相了解有限,加上怕心,迟迟不肯“三退”。一年多来,我和妻子多次向他讲真相,澄清了他的一些认识,后来,妻子给他看了一封“致公检法部门的劝善信”认真读过之后,他终于退了。

其实,今天在中国邪党的恶可以说是人人皆知(当然,常人对其邪恶的程度还是认识有限)。而大法弟子的家属一定程度上也都了解大法的真相,未能“三退”的原因,我想一方面是亲人出于对我们的担心,这就要求我们一定要走得平稳。另一方面有亲人对我们不完全认同,我们要检省一下自身是否有不符合法或不够圆容的行为而造成了常人得救的障碍。

正法的形势越来越接近表面,常人也越来越清醒,形势真的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许多当年坚决反对的,现在渐渐的转为理解和支持了,只要我们不断的扩大容量,洪大的慈悲一定能溶化坚冰。

2、给同学和生活中的有缘人讲真相

为了给同学讲真相,我先后搞了几次小型的同学会,经过一年多的联系,最后组织了一次五十周年同学会,在筹备工作中先后近十人三退了。

在日常生活中,如买菜、理发等,我都尽量的讲真相。有的时候状态不好,难以开口,或开口讲了,人心重,能量弱,穿透力不强,效果往往不好。状态好时,学法炼功跟上了,法理清晰,心怀慈悲,则常常是三言两语,就促成了“三退”,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每一句话都正对对方的心结。

回首十一年来风风雨雨中走过的日日夜夜,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才平安的走到了今天。身为辅导员,邪恶对我虎视眈眈,十一年中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三次更换住房,未曾遭到迫害,每到一地,我都牢记自己的使命,救度众生!今天,正法已近尾声,众生得救的数量还远远不够。我深知,正法每一步的延续都渗透着师父的巨大慈悲与承受。身为大法弟子的我,只有一切为了救人,时刻想着救人,尽我所能,圆容师父想要的,助师正法,兑现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