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面对邪恶不能太软”的话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个月首恶之一的周永康流窜到我省,我处保卫科俩男俩女加一位司机,手拿笔记本和笔,开车来到我家砸门,自称是查电费的。我们这儿自来都没有查电费这一说,我一听这不正常的说辞就知道有假。当时,我们正在集体学法,我没吱声,也没开门。只听他们走时说:“明天上他班上找他。”随即,同修们帮我发正念,孩子也叫上同学在我工作的周围守株待兔。

邪恶最怕曝光。我立即把此事告诉了我所见到的所有的人,我岗位周边修鞋的、卖水果的、修自行车的、看车棚的等等都知道。

几天后的上午九点多,大老远的就看见我处保卫科的小F,手拿笔记本和笔,伙同我们科里的D书记,一边谈论着法轮功人员之间如何联系的方式等,一边向我工作的岗位走来准备审讯。以前我也给他们邮过小册子、也打过真相语音电话,他们很清楚炼法轮功的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当时我正坐在修自行车的旁边,书记非要我進屋里谈一谈。我的第一念就是否定它,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能让他污蔑大法、不能让他毒害众生、不能让他对大法犯罪,总而言之就是不让他们张嘴。

我当即高声说道:“谈什么谈?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谈吧,我没什么背着人的事、我也没什么怕见光的。”书记说什么也得要我進屋里谈,我想去哪儿都一样,就向屋门走来。看到保卫科的小F正站在门口等待,没等他张嘴,我义正辞严的说:“你怎么又来了?你来找我干什么?我又不喜欢看见你,你害的我还不够吗?我没招你也没惹你,你老来骚扰我干吗?”

小F狡辩:“我哪得罪你了。”我问:“你没得罪我?上次是你参与把我关劳教所的吧?到现在,我们家老的、少的还不和睦呢。”

他继续狡辩:“我那是为你好。”我说:“为我好?再为我好也比不上为你那老婆、孩子好,你怎么不把你老婆、孩子关劳教所?”

他造谣说:“你犯法喽。”我说:“我犯谁家的法了?宪法还规定信仰自由呢!你去查查,我犯什么法了。你别来害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老天有眼,迫害好人是要遭报的。我可知道你家住在哪儿,到时候,我可上你家吃饭去!”

他伪善的说:“我这是关心你,看看你有什么困难吗。”我接过来说:“你关心我?你说了算?你们俩,你是头,对吧?那从今往后我有什么事都找你解决。现在你不是关心我吗?那现在我最缺钱,你给我多发钱!我现在工资太低了,你给我长工资!我现在要提前退休,你给我办吧!”

他说:“你这些要求,我可以给领导反映。”我立即答道:“我用得着你去反映?用得着你去当传话筒?你说了不算,你来干什么?你领导怎么不自己来?”

他说:“是领导让我来……”我立即打断他的话:“领导让你来你就来?那领导让你杀人你就杀人?让你放火你就放火?你有思维、有大脑,你就不想一想?”

D书记为了表白自己,积极表现,不停的手舞足蹈、语无伦次的说:“H师傅,人家F师傅今天来都是为了你好,咱丑话说在头里,就你这态度,还得把你送劳教所劳教去。”我当即直视他的眼睛,指着他说:“你说了不算,我才说了算!我绝对去不了。这一次就送你去劳教,把你关劳教所。”

D书记没防备我这么说,愣了一下说:“也可能,有一天我犯了事,小F也会找我谈话,把我关劳教所。”

这时,小F插嘴:“这一次,你师父说了也不算了。”

我坚定不移的回答道:“这一次,还就是我师父说了算!”

小F纳闷:“小H,你现在怎么变这样了?”

我答:“你以为我变什么样?你以为我变得象软柿子、象绵羊一样,任你捏、任你宰,你做梦都别想了。我以前早就告诉过你,你要是以朋友的身份来,我请你吃饭去都行,可是你要是以目前这种身份来找我,我很反感、我不欢迎。”

小F无奈:“那让领导再换一个人来?”

我拒绝道:“不需要!”

因为这十几年来,我对法的不同层次的理解,使我一直象个“老好人”一样,谁也不得罪,说话不理直、不气壮。随着对法认识的提高,从法中我知道:“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忍是可以为真理而舍尽一切,但是忍不是宽容已经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的败坏众生与大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更不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下午一上班,我就直奔处保卫科找科长,可没有人。找到人力资源科科长,说了情况,人力资源科科长指点我去找处里的总书记。

来到总书记办公室,我有礼貌的敲了敲门,总书记问我有什么事,我说:“S书记,本来今天我正常上着班,可以不来打搅你的,可我们科里的D书记和保卫科的小F跑到我那儿,张嘴闭嘴的要送我進劳教所,我也是被逼无奈,已不能安心工作了。你说这还有王法吗?劳教所是他们家开的,想关谁就关谁?”

我把前因后果一说,S书记说:“虽然我在处里是二把手,可我是主管法轮功问题的第一负责人。我并没有安排保卫科长派人去找你,我也没接到什么通知。你放心吧,回去安心工作,从今往后绝对不会再有人找你了。保卫科长那儿,我去找他,你放心吧。以前,你刚刚调来的时候,我还是工资科长,公安处来人要挟我,要查你的工作调令,看看到底是谁把你调来的。我一句话就挡了回去:‘想查我,也得找一个能管得着我的人来!’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来查,他们反过来还给我道歉。现在,那些曾参与你工作调令的人,科员提了科级了、科级的提了处级、处级的提了局级了。”

我说:“S书记,我知道这些年来你一直在默默的帮助我,谢谢你,我也是个知道感恩的人。过去人家说:‘给修炼的人一碗饭吃都是功德无量的’,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就是修炼佛、道、神的,帮助大法弟子有福,希望你千万别参与迫害法轮功。(以前给他打过真相语音电话,他听了很长时间)还有,你那个‘党员’尽快退出来,保命!小名、化名均可。你想一想,咱们单位有一、两千职工,可在自己危难时,还告诉你保命的办法的,惟有大法弟子、惟有我!”

后来,我见到保卫科长问:“我那天去找你,你是不是故意锁上门不愿见我?”

保卫科长说:“没有那事,那天是我让小F去的,你别怨他了,这是省里来的要劳教的人员名单,其中有你,当时就让我顶了回去:‘小H不能去!孩子小!得照顾孩子!’我是让小F去了解一下情况,咱自己整理一下材料,糊弄一下上级领导。回去安心工作,什么事都没有,别听你D书记胡说八道,他说了不算!”

我说:“还有一事,你胸前戴的那个小牌牌(毛魔像)、还有桌子上摆的那个(毛魔像),赶快扔了吧,那是个死人像。死人像带身上、摆屋里,不阴气重?身体能不长病?我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

自此以后,风平浪静,只要是我上班,几乎看不见任何人来查岗,而且从那个月开始,连续三个月,全单位职工每人一千元的奖金,外加一千多元的补助。

师尊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中讲:“只要没有人干扰你们炼功,天上地下众生就都有救了,因为谁干扰了正法都将被淘汰。”我对救人又有了更深一层次的理解。

当然,我们说话理直气壮,说的时候心里要充满慈悲善念,不能动气,因为动气就动了恶,就发挥不出纯善的力量了,就救不了人了。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