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女弟子,今年六十多岁。十年的迫害中,我多次被中共邪党绑架,历经魔难,全靠着师父的教诲、保护,摔摔打打的走到了今天。

寻师得法,身心巨变

修炼大法之前,我在气功这条路上摸索了近二十年。先后学练了二十余种功法,走南闯北,寻师问道,付出了艰辛的代价,结业证有那么一摞子,不但功没有上去,反而把自己的身体搞坏了,多种疾病缠身,苦不堪言,有妇科病、腰骨折、腰间盘脱出、压迫坐骨神经痛、脸萎缩,视力几乎失明,心脏病、心肌梗塞,一九九一年经中国肿瘤研究所诊断,还得了胃癌等多种病,每年住院最少半年多,花大量的医药费,给家庭和单位造成很大负担。整天生活的痛不欲生,几次想一死了之。可是想到对孩子及老人的责任,才坚持活了下来。得法后才知道,由于自己业力大,师父早就管我了,不然就修不了大法了。直到一九九六年我看了《转法轮》,我从心里认定这是高德大法,这就是我要找的。从得法那一天起,我每天炼功,坚持天天学法、抄法、背法。修炼很短一段时间后,病痛全消,身体神奇般得到康复,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我心里明白是师父把我的病根摘掉了。几次发生车祸,却有惊无险,我知道,是师父一次又一次的保护了我,替我还了命,师父看我要做个修炼的人,才慈悲的救度我、管我、呵护我。弟子深深的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弟子会精進报师恩。

当时自己还没退休,在单位上班,按“真、善、忍”的要求做,用修大法后身心变化,搞好自己分管的工作。工作业绩突出,年年评为省、市、县先進单位,先進个人,时常参加省、市、县召开的经验交流会,给单位获得许多荣誉,得到领导的褒奖和同事的好评。自己内心也很平静祥和,充实快乐,佛恩浩荡,沐浴在大法中,我感到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魔难中坚定正念

风云突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中共江氏政治流氓政府集团的操控下,全国所有的报纸、电台、电视台,全是对师父和大法的诽谤侮蔑,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那时的形势极其恶劣,空气中都充满了邪恶。每每听到中共操控电视台对师父和大法的诽谤,我的心如刀割,就想到北京为师父和大法讨回公道,面临着过大年,我想着师父的法“忍中有舍,而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精進要旨》〈圆容〉),我放下执著,放下了生死,一心想着進京护法。什么人世间的年啊节啊都不重要,只有为师父和大法讨回公道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我和一个老年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尽管路上查的很紧,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顺利的到了北京。到了天安门广场,被北京警察绑架。我被劫持回当地,关進了看守所。为了能让我回家过年,丈夫连借带凑拿二万元钱保我回家。接踵而来的各种考验,从县委书记到各部委办及分管部门轮流谈话,想让我放弃信仰。我那时没有怕心,只有一个想法,叫世人知道大法好,在各种场合都维护法、宣传法。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恶人怕我再去北京护法,把我绑架到一个偏僻山区饭店非法关押,为抵制迫害,我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回家。坐了五天五夜铁椅子。虽然不吃不喝,却精力充沛,并且一直在洪法,讲大法修炼使我身心受益,直讲的身边的警察都叫“大姨,说俺都明白,上边叫俺办俺没办法,执行命令”。后来我想不能这样消极承受,把分管局长叫去,我问他:“你叫我坐到什么时候?”他问我还炼不炼,我说:“好人当到底!”他狠狠的说:“给我照死里打。”我说:“别着急,我把心留给我师父,这一块(指身体)给你,要杀要剐随你。”说这话时,我自己都觉的异常的平静。过后悟到,可能是一个不动制万动,师父只要这颗坚定的心。当然,我应该彻底否定迫害。分管局长听完后到屋外给我单位打电话,来车接人。不一会,单位领导和我丈夫来车把我接回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恶警又绑架了我,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我不配合邪恶,想这不是弟子呆的地方,结果晚饭前送進去的,夜间三点钟就开始出现病态反应,五点钟把我送到医院,恶警走后我就回了家。

由于自己是当地的辅导员,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当地恶警秘密绑架了我们十几个人,由于自己干事心比较强,后又多次遭到非法抄家和绑架,那时不知道否定旧势力,只是在这种迫害中反迫害,又起了争斗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里,开始也争取学法炼功、反迫害营救被关禁闭的同修,但基点没站正,慈悲心没出来,把劳教所干警都当成了对立面,没想到要救度他们,完全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抗争,不是证实法,而是证实自己,结果更加重了迫害,好多同修被关禁闭逼转化,自己也被关禁闭吊铐了五天五夜,手铐深深的陷進肉里,手腕上尽是血泡,脚肿的没法穿鞋,生活不能自理。后来人心出来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但慈悲的师父没放弃我,继续管着我,几个月后我因病态反应回家,又给了我跌倒爬起来的机会,从新走回修炼。弟子深深的知道慈悲的师父又为弟子承受了很多,弟子无以言表,只有一个念头,站起来走好以后的修炼路。

经过学法,我认识到:正是因为自己法没学好,没有真正的实修自己,对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法理不清,才使自己吃了许许多多的苦,这都不是师父安排的路,我一直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思想清晰后,我暗下决心,学好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让大法的美好在我周围展现出来,更好的救度世人。我开始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归正我周围的环境。

信师信法 救度众生

师父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讲:“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 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我学习了这篇经文之后,认识到一个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是重大的,从那开始,我就开始大量的救度众生。我时刻记着师父的法,救度有缘人,生活中我不放过任何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讲真相、救人。

我的做法是日常生活中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请师父加持,安排有缘人到我的空间场上来。我给自己立了个原则:那就是与修炼提高和救度众生无关的事不做或少做,只要救度众生,清理自己空间场,解体所有干扰救度众生,阻碍众生得救的邪恶烂鬼。我日常发正念,走到哪清理到哪,走到哪讲到哪,走到哪救度到哪。所有只要我要去救的人,一般都能三退,有的还替亲朋好友三退,但我都告诉他们一定告知本人知道,本人不同意不算数,不能保护。几年下来我不放过任何一个可利用的机会救度有缘人。所以不管是喜事、丧事、生日、满月、亲朋聚会只要有人的地方我都会利用来讲真相救人。

一次参加一个丧礼,我借休息时间用来讲真相三退二十多人。过了几天,一亲戚生日我又借机参加本来农村男女分桌招待,可男桌有我的一个同学,硬把我拽到男桌,我想这可能是师父安排我来讲真相的,而且这个同学六十多岁才入党,我引导他们从身边的切身利益讲起,过去一袋肥十几元,二十几元,现在一袋复合肥二百元,从政治腐败讲到经济下滑,官员的腐败最后齐骂邪党。我就开始讲大法真相,等到差不多了,我就拿出材料来发并劝退,真是争先恐后。从同学开始一一做了三退,有的还要替亲戚退,一桌退了三十多人。有五、六个是党员。有的本人明白了,又成了活传媒,把三退延伸到亲朋好友。

一次我小叔子住院抢救,得的是肺癌,手术后反映,我看他还有知觉,就附在耳朵上告诉他请师父救他,念“法轮大法好”,同时叫他的儿女都喊大法好,结果在抢救无效的关键时刻,生命出现转机,在心脏停搏一个多小时后又活过来了,人工呼吸就一个小时,把胃都压出血,后来用管子往外抽血,医生说这种情况没法救,可他活了,这是大法的威力。他得救后,恢复的很好,现已修炼大法。我就用现实事例给医院亲朋讲真相,利用这个机会把他的亲戚都三退了,总共二十多人。

一次我嫂子的侄子结婚,我为了讲真相,带上资料也去祝贺,并说服了女主人给参加喜宴的亲朋每人一份真相资料,另外通过讲真相,劝退了二十多个。其中一个当地宗教的小头目(我小学同学)。据她说,我一去她就看见我了,象有线牵着我,我走哪她到哪,等到婚礼开始了我准备早离开,而她也早在通道上等我,我给她讲了大法真相后,她很认同,不住的说大法好,并做了三退。一次参加一亲戚生日祝贺,参加的人有三十多人,几乎全部三退,而且接受了真相资料。

几年来只要有人的地方,我都会使它变成救度众生的慈悲之场。三年前的一个夏天,下午放学我去接上小外孙往家走,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有一青年女子骑着摩托车与我电动车相撞,当时我的车倒了,我也摔倒了,把小外孙压在车架下边,我急忙自己起来,先扶起小外孙放到公路人行道上,那妇女气急败坏的大喊大叫“快给我扶起车子来。”我都没去想谁对谁错,只忙着救人,安排好小孩又去帮她扶车,我六十多岁的人从来也没推过这么重的车,怎么也扶不起来,这时正好来了辆电动三轮车,我请司机帮忙把车扶起来,那个妇女又要去接已放学的小孩(离这二里地),我就叫三轮车拉她去接孩子送回家,又拉回这妇女把车子抬到电动三轮上,找人修了车,其实只是掉了链子,又去给她看了腿(根本没事也没破皮),又要压惊丸,正好在这时我丈夫来了,丈夫给她讲交通规则,说电动车与机动车相撞,机动车负主要责任,那妇女一个劲喊嫂子好,我丈夫说:你嫂子好,你看出来了,你嫂子学法轮大法,是宇宙中最好的人。我给她讲了真相,告诉她我是学大法的,你看出事后我都没问谁对谁错,想到的是救你,帮你,解决困难。我的言行感动了她,一家四口办了“三退”。我告诉她从现在开始念法轮大法好,到家你的腿就好了,她一个劲的喊“法轮大法好”,离去了。我为这个生命得救而高兴。可我回家后,家里人都没吃饭,生我气,嫌我太傻,叫人家碰了还给人家修车、买药,我耐心的把道理给他们讲了,我说我花二十元钱救了四条人命,划的来。家人这才消了气吃饭。

十年我这才進一步理解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法。在广传真相救众生中我还采取另外的一种方式,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有时我不出门,大家利用整体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有时帮同修过关或者想做什么事情是要心态稳定也会心想事成。在修炼过程中我是闭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但我相信师父,相信法,我会照着师父告诉我的去做。

前段时间家嫂得了奇怪的病,电视上叫超级病毒说叫蜱虫咬了,就发高烧,五脏六腑坏死,无药可医,我嫂得病一个星期经救治无效死亡,这事给我很大震动(其实在九九年被害前她也学过大法,三年时间没吃一片药,没看过医生,迫害后怕心驱使不学了)。刚办完丧事第三天他儿子又得了同样的病,这时我的同修家人跟我说,你正学法救人,你世界的众生都开始淘汰了。一句话提醒了我,是啊,我马上向内找,向心修,发现自己在深处没觉察到的观念正在起作用。是啊,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而她是个常人,就得走常人路医治,也忘记了那个病是超常的,带着强烈的情参与進去,找关系请名医还是没救过来。同修这句话是提醒我想左右别人命运是强大的执著。我就发正念:我世界的众生我有能力保护他们要進入未来的,不准任何邪恶因素利用我没修去的心为借口迫害我世界的任何一个生命。我是主佛的弟子,我生命的一切归师父管,谁也不配干扰和所谓的考验。正念上来我就打电话给我侄子赶快念法轮大法好,请师父救你,结果奇迹出现了,身体神奇般好了,七天就出了院,现在也修大法了,眼见为实,我利用这事跟亲朋好友讲真相,结果几年来一直有抵触情绪的我嫂子娘家弟妹全部做了三退并拿上真相资料,一齐感谢我。我说不要感谢我,救你的是师父,要感谢就感谢我师父。回去后把资料看完再传给你的亲朋看看,让他们也明真相。

几年来我把生活中的一切社会空间的人和事都当成救度众生的机缘,如农超市,农贸市场,走亲访友等不停讲不停的救,不停的把师父的慈悲带给众生,开始在讲真相中也不是一帆风顺。既然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那么正法中正念正行就是至关重要的,我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后,除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延长了时间外,本地区锁定的目标,我也尽量坚持,另外平日要有空每个整点都发,有时帮同修,也通过发正念,我觉得发完后有一种表达不出来的圆容。人人都这样做,我们发出来的是物质能量。按照我们的能力去发挥作用,其众生会接受到这种信息,你也发,我也发,宇宙就成了正念之场,正法之场,邪恶自灭。其实师父早就告诉我们:同时发正念五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存在了。师父把法讲的这么明,而且大法弟子要做好的三件事中的每一件必须做好。谁悟谁得。我真后悔前几年没有认真去做,老也走不正修炼之路,现在好了,我庆幸终于我开通向天堂的万能钥匙:“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转法轮》)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彻底解体旧观念,接受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那天同修还说,我现在才明白什么否定旧势力就是完全按照师父说的做,就是否定旧势力。师父告诉我们,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

适应正法形势需要,建立家庭资料点

随着正法的深入,很多同修都走出来证实法。这就牵扯资料问题,我地区做资料的很少,(家庭)资料点经常超负荷运转,同修很少有时间学法。我了解这个情况后很着急,很想替这些同修分担一份。但又有很多观念阻拦着我迈不出这步。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发表了,对我这个曾经受邪党教育多年的人来讲震动很大,看完一遍,真正认清了邪党本质,决定退出邪党。同时我决定尽快成立资料点,做出更多的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在同修的帮助下克服了思想上、实际运作中的种种困难,利用一台旧电脑买了打印机就开始了运作。开始耗材都是同修提供。对我这个老人来说,从未接触过电脑,连鼠标都不会拿的人,更不用说打字。但我相信师父会给智慧,我就请师父打开弟子智慧,帮助弟子尽快冲破障碍,让资料点运作起来。我就先从电脑常用符号、开机、下载等开始学习,师父派了同修来教我,我就一步步记下来,慢慢试着运行,往往不经意中就按错了哪个按纽,电脑就出了问题,不是黑屏就是乱了程序,再就是死机,机器瘫痪了就得重装,也经常遭家人不满。我就坚持向内找,向内修,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那时经常打电话找同修帮忙,同修就不厌其烦的重装,维修,表面上是我做,不知凝聚了同修的多少心血,说实话,有时同修等着拿资料而机器不好用时,急的心里冒火,就忘了向内修,也会形成强大执着,学法、炼功也静不下来,有时做上饭忘了关火锅就糊了,师父几次点化也不悟,抽油烟机失火,高压锅烧坏就好几次,搞的家里乌烟瘴气,虽然丈夫、孩子支持,但每到这时就发火受不了,几次阻止不要做了,每每这时我的心也会被家人情绪带动,正念不足,但我心思明白定是旧势力对我的干扰,我就否定它,我就是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在整个运转过程中,机器的打印状态就是我心态的反映,后来从明慧交流中我学会了和机器沟通,懂得相由心生。我重新调整了心态,加强学法。当有问题出现时我就又恢复正常。

前几年每当听到哪个资料点被迫害就紧张起来,特别我认识人多,生怕牵扯到自己 ,这就开始收拾东西转移设备,经常是搞的家人很紧张,经常把自己摆在被迫害的位置上。通过学习师父讲法:讲真相救众生邪恶是不敢迫害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了空子。其实都是自己的那个怕心。叫那个是要做就会被迫害的旧观念操控所反映出来的,其实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是啊,我怕什么呢,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是得到宇宙承认的,问题的出现是自己的心造成的,都是那个维护自我的观念在作怪,我不承认这是旧势力对我迫害。特别奥运期间我们地区的资料点基本被破坏,先后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抄家,進洗脑班,罚款,劳教,判刑等,整体上消沉。就是能坚持的同修也不出来了,互相之间不来往,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就加紧学法,明慧网每天都看,从中受到很大鼓舞和启发,对坚定正念起了很大作用,坚持做明慧资料及时送到同修手里,并且坚持小组集体学法交流,并与同修商量每个人都要成为协调人,广泛联系认识的同修,尽快使整体协调起来,揭露邪恶,营救同修,救度世人。有能力的同修做出真相资料及时散发出去,当时对震慑邪恶起了很大作用,有力的稳定了当地形势。

近两年来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有同修需要大法书,师父像,贺年卡及真相光盘等,我和同修们克服了许多困难,也基本满足了同修需要,这朵小花正在茁壮成长。回眸这段我深深体会到,资料点建立运作过程就是我修炼去执着心的过程,点点滴滴都凝聚着师尊的心血,点点滴滴都是心性提高的结晶。心性多高功多高,心性多高,打的资料水平有多高。

我既然选择了用这种形式证实法,救度众生,我就要做好,全盘否定旧势力一切安排,只走师父给弟子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多学法,学好法,正念正行,進一步突破技术上的难关,争取全面掌握电脑技术,能够独立运作,堂堂正正证实法,让小花开的更鲜艳多彩。在此感谢明慧同修及时刊登资料点的技术交流,感谢默默支持我的同修,感谢我的家人对我的全力支持和理解,更应感谢的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时时刻刻在身边呵护,点悟,弟子只有做好该做的,圆容师父所要的。

师父您辛苦了!谢谢同修。第一次写稿,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