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去执 冲破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刚得法时,明白了自己找到了人生中最珍贵的宇宙真理。那时浅白的认为做生意会损害他人的利益,以后不做生意了,到朋友的公司打工去。人为的给自己增加了魔难,也造成了家人得法的障碍。但我内心知道,谁也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这颗心。得法前,我体弱多病,心理素质很差,家里人都很担心我的身心健康;后来看到我修炼后,身体、精神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也变的越来越善良,家人也陆续得法了。

一、学好法

人世间就是大染缸,天天浸泡在名利情中。如果不多学法、学好法,就容易迷失方向。师父多次讲法都强调了学法的重要性。如果不是重视学法,真不可想象在大陆这么险恶的环境中怎么走的过来。一开始得法,我就很喜欢学法。一有时间就看书学法、背法、抄法。当时家人说“真不理解你,电视也不看,一天就是学法学法”。我说“如果你明白我得到了人生中最珍贵的宇宙大法,你就会理解我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学法”。

得法前我是一个思想复杂、多愁善感的人。什么事情喜欢往负面的方向思考。开心时也担心灾难突然降临,胆小怕事,疑心重。喜欢看小说、电影、杂志等,造成了严重的思想业,经常失眠。

在二零零一年时,有一天突然感到一种很不好的灵体操控我的身体、大脑,整个人感到很害怕、很害怕,什么事情一下子想不起来时,大脑就很难受很难受,受不了就用头撞墙,用手指掐自己的肌肉来减轻痛苦。就在自己要崩溃的时候,我每天都大量学法,静不下来时我就大声读法。睡醒觉一睁开眼就背法,时时溶于法中,依靠大量的学法,才闯过了这一魔难。由于思想业重,执著心多,我背法的速度很慢。我背法是一小段一小段的背。是啊!这么珍贵的大法,我们为什么不把他背下来,让我们生命的永远都记住他。我记的有一位同修在心得体会中说过“如果一个人来到世上没有读过《转法轮》将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如果读了《转法轮》而没有修炼,将是他永生永世的痛悔。”

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恶警、犹大、坏人变换各种手段迷惑、欺骗大法弟子妥协,动摇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在邪恶的黑窝里,我每天都背法。有同修把自己记的经文抄写下来传给大家,晚上就在被窝里把经文背下来。所以只要邪恶一张嘴,用法一对照,就知道它的邪恶。一次恶警诋毁大法师父:“你们在这里受罪,你们师父却在国外住在豪华别墅里,你们师父骗了你们好多钱”。我反驳道:“释迦牟尼佛来传法度人时,他的弟子用金子做房子请释迦牟尼住,我们伟大的师尊就是真的住在豪宅里我们做弟子才高兴呢,师父为我们付出那么多,却从来没有要过我们一分钱。不要用肮脏的心去想别人,我心里明着呢!”正因为平时学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虽然有的时候因为意志不够坚强,怕吃苦,在过关时,有没做好的地方,但最终都能坚定的走过来。

二、向内找,破除邪恶安排

二零一零年一月份,由于自身有漏被恶人绑架到看守所。在车上我跟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人手中有权可以害人也可以帮人,善待大法、大法弟子就会有一个美好未来;否则不但害自己还要祸及后代,并揭露共产党的邪恶,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

在所谓的笔录的过程中,我继续给他们讲真相。我修炼大法后,在家我是一个孝顺的好女儿,是丈夫的好妻子,是孩子的好母亲,是员工的好老板。生意也做的好,在社会上是公认的正直善良的好人,在社会上没有做什么坏事,为什么要把我关押起来。他们说:“没办法,是上面的命令,因为我们是国家的工具,我首先服从命令”。我说你首先是一个人,人是应该有正义和善良的。唉!多么可悲啊!很多人在几十年党文化的毒害下,已经没有人性了。在看守所,我拒绝签名。他们都说“法轮功”不签名,不要难为她。坐在床上,我静下心来,心里很难过。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对不起家人。因为自己被迫害,对外面同修造成负面的影响,给整体带来了损失,又让师父操心了。家里的孩子还很小,一直都在我身边,醒来找不到妈妈会不会哭,情也带动起来了,一定是有了很大的执著漏洞,才会被邪恶抓住把柄迫害。

回想前一段时间,刚开了一家新店,有时忙于生意,学法时常常有电话干扰。店里请了同修帮忙,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同修之间产生矛盾,你看不上我,我看不上你,执著于利益,执著于同修情,觉的自己三件事做的还可以,生意也不错,产生了欢喜心。有时看到同修的不足,也不直接指出来(为了维护自己和碍于面子)没有做到对同修负责,心里还沾沾自喜,自己比她们做的好,没有这方面的执著。有时看到同修过不去关时,而在我看来却是微不足道的东西,可同修却过的剜心透骨;而自己认为的巨关巨难,对于同修可能一步就迈过去了。每个人生命来源不同经历不同,造成的各种执著心也就不同了,所以我们都应尽量以包容慈悲的心态理解对方。

我们家姐妹关系比较好,情很重,有事没事都会在电话里聊上很长时间,特别是知道“神韵”要在香港上演,欢喜心也起来了,张罗着叫亲朋好友去看,在电话里也不修口,给邪恶钻了空子,造成了惨痛的损失,家人也被邪恶迫害。

和我非法关押在一起的还有一位同修。我们互相切磋,找各自的执著心。同修说她最大的执著是怨恨心,怨恨婆婆、丈夫对她很不好,心里常常愤愤不平的。我找到了自己很多的执著心,怕心,显示心,利益心,疑心,执著于情等种种不好的观念。在里面各种人心都返出来了。特别是求出去的心很强烈,干扰也很大。家里人通过各种渠道找人拉关系,叫我配合好,想办法把我搞出去。恶人挑拨、恐吓我家人说:“你女儿很顽固,是省级以上重点人物,你们家过的都是人上人的生活,怎么还和法轮功搞在一起,现在已经没有几个炼法轮功了”。他们拿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几月几号放我出去,叫我在上面签名。在强烈求出去的人心驱使下,我在上面签了字按了手印,此时已经严重的不在法上了。过了几天,管教叫我出去说有人提审,恶人看到我,就装模作样的说:“你给法轮功的人害了,我们头头在开会时,摆在桌上的电话全部响起来,晚上半夜睡觉也打進来,影响人家休息,还发信息诅咒我们,领导震怒,说不能放你,果不所料,你是个重要人物,才惊动这么多人”。我当时心情很沉重,自以为可以出去的却突然发生变故,一定是冲着我的心来的。他们说我是重点,我向内找自己是有求名的心,他们才会说我是省级以上的人物。

打电话,发信息营救同修没有错,是大善行为,也是救度一切被邪恶欺骗的众生(包括对大法、大法弟子犯罪的恶人)。

在监仓里整点就发正念,有时间我们就背法,有机会就和其他的犯人讲真相,处处以修炼人的行为要求自己,因为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代表大法的形像。狱医和其他犯人说:“她们炼功人看上去和其他人不一样,给人感觉很平和,宁静,很有涵养,很善良”。有些年纪小的犯人,我就给她们讲做人的道理,生活上关心她们,她们都喜欢我,跟我说心里话,在我要出来时,基本全都三退了。

由于人心的执著,觉的很苦很苦,最牵挂的是年纪很小的女儿,还有被非法关押的家人。脑中胡思乱想,担心会不会被劳教,送洗脑班。我努力的平静自己,不断的发正念、背法。我就选择师父的安排,旧势力的安排一丝一毫我都不要。背诵师父有关“善解”的法,思想中我对另外空间的生命说:如果在历史上我曾经伤害过或欠过你们什么东西,我圆满以后我会善解你们,如还要继续干扰、迫害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我就清除你们,因为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我身上暖暖的,一只小鸟飞進来又飞出去。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弟子。

一天晚上,管教叫仓头偷偷跟我说:明天要送走,有什么话给家人说写一个条子他会转交我家人。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酸酸的。我简单写了几句话“帮我带好小孩,照顾好妈妈,我会坚定走好自己的路,乌云不会总是遮住天的,苦难的日子终会过去,我们全家团聚的日子不会远了。”

第二天,仓里的人默默的为我整理东西,心情沉重,管教带我出去时,走到门口,我双手合十,对着全仓人说:“你们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眼里含着眼泪,依依不舍。管教问我,你是不是对她们很好啊,个个都这么舍不的你。是啊!人又怎么理解大法弟子慈悲的胸怀能感动世人呢!我也经常在想,只有最伟大的师尊才能带出这么多伟大的弟子。弟子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心中对师尊的感恩。邪恶以我电脑里有法轮功资料,上过明慧网为借口非法劳教我两年。坐在车上,我闭上眼睛,一路上发正念,窗外阳光灿烂。我请求师父加持我。弟子的使命未完成,劳教所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

走了几个小时到劳教所,天阴沉沉的,下起了小雨,心里很沉重。我又第二次被绑架到劳教所,是什么心促成的呢?变异的观念,色欲心,怕心,求安逸心,怕触怒邪恶的心。不管我有多大的漏,我会在大法中归正我自己,邪恶不配来考验我,不能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我把一切交给师父,我只要师父的安排。在体检时,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此时邪恶还不死心,要我在劳教所观察一个晚上再说。我向内找,一听到劳教所拒收,我就放松了发正念,起了欢喜心,又给邪恶钻了空子。第二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同修们形成整体的营救(我先生二十四个整点发正念),家人的配合,终于闯出了魔窟。(和我一起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也正念闯出。)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体会到修炼是人世间最严肃的一件事,必须踏踏实实,不折不扣的走好每一步。每一个执著都是障碍。深深的体会到整体配合营救的力量,发正念巨大的威力。

三、 讲真相

面对面的讲真相,近距离的接触,更容易启迪人的善念。用大法中修出的纯善和智慧去打开他们的心锁。一次我和姐姐去一个亲戚家。这位亲戚以前是政法委的官员,她的名字也上过明慧网的恶人榜。她先生以前是部队的高官(后遭恶报已死亡)。对于她先生的去世,她痛不欲生,几乎没有活下去的勇气,经常失眠。我告诉她“你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有用吗?”我就给她讲一些大法弟子救人的神奇例子。几十年在官场形成的习气和观念,要解开她的心结并非易事。她说她崇拜毛泽东,收藏了好多毛的字画。她家一入门就挂了一张很大的毛魔头像,还有一个毛魔头的大石膏像。我说我们都被共产党骗了,一个大魔头“神话”毒害了多少世人。毛生前生活极其腐化堕落,是无情无义的暴君,糟蹋的女人不知有多少。在位几十年政治运动害死中国人几千万。有功能的高人都看到死去的中共党魁都在地狱永无休止的偿还它们的罪恶。

她说中国这几十年变化也很大,人们的生活水平都有很大的改善,中共还是有功劳的。我说“经济发展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政权利益,台湾香港澳门和我们是同宗同族,他们的生活水平远远高于国内的水平,社会环境、福利待遇都比我们完善,而我们中国所谓经济上的发展,也是付出惨重代价换来的,中国人现在生存的环境都给他们破坏了,水资源严重污染,森林大面积砍伐,黄赌毒,假冒伪劣产品充斥整个社会,豆腐渣工程,毒奶粉害死多少儿童,没有了道德约束的中国人为了钱什么坏事都敢做,这都是中共无神论一手造成的”。我从另一个角度引导她的思维: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中国人已经成了亡国奴。曾几何时天安门悬挂的是马恩列斯的照片,继承的是马恩列斯思想和暴力革命,中共通过不断的运动,树立了党文化,彻底摧毁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国人在不知不觉中做了“马列子孙”。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在没有中共的历史上,中国曾经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文明。摆脱中共,我们中华民族一定会再创历史的辉煌。中国的文化是神传文化,中文也是神传给人类的。文字背后能引伸出很深的内涵。我说你经常出国,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神韵演出。短短几年神韵震撼了世界,创造了很多世界奇迹。在海外的华人看了神韵的演出,都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自豪。能亲眼观看神韵演出是天大的福份。她当时表示有机会一定会去看。我们一直聊到深夜仍意犹未尽。第二天早上,她说“真神奇,我一念‘法轮大法好’马上就睡着了,以前我经常失眠,你看看我家有什么要清理的,帮我清理掉”。我就把她家毛魔头像全清理了。后来她非常感激我,说“谢谢大师”。我说,你千万别这样叫我,我们师父只有一个,要谢就谢我师父吧。她连声说“谢谢李洪志师父”。顺利帮她和家人三退了。

自上次被邪恶绑架回来后,我怕心还很重,一出来做真相,头脑里就返出很多可怕的念头,干扰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先生看到我这个状态,要我多学法,经常鼓励我做好三件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汇入了“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现在很多同修用电话讲真相,我也参与了这个项目。我的体会就是如果我们心态好,法学的好,打电话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最容易返出来的是怕心。在这过程中我不断的排斥它,纯净自己的心态,放下自我,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

师父在讲法时肯定了用“真相币”救众生的行为,让我更加明确了用“真相币”是让世人了解真相的一个很好途径。因为自己是做生意的,進货时要用比较多的现金。我每次都带上大量的“真相币”,有时一天就能花几千元的“真相币”,付款时心里没有怕心。对方看到了就跟她讲真相,收到真相钱是福气,你的生意会越来越好的。对方一般都能乐意接受。现在讲真相,问他们“三退”没有,很多人都会说在钱上看到过。这样切入话题就比较容易了。

那天看了师父《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我问我先生,我算不算师父讲的“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狡猾的。”(《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我先生说“你有点算”。我听了以后真伤心。自己修了这么多年,还修的这么差劲,真愧对师尊。最后,以师父所讲的“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也希望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从正的方面增长智慧,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与同修共勉。希望我们都能做师父喜欢的弟子!

层次所限,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