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次营救同修看正念的重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个老弟子,今年六十三岁了。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在很短的时间内师尊就给我净化了身体,使我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在师尊的呵护下,在风风雨雨这些年中有惊无险的走到了今天。

这些年一直没有间断的看明慧网文章,最近又看第七届大陆交流会文章,比学比修中我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因为有人的观念,觉的自己文化水平不高,提笔忘字,也不善言表,所以也就没写文章参加法会交流。最近在和同修交流中,同修对我说:“十几年正法路上走过来,每个人都有许多超常的感受,总结一下这些年的体会,也是修炼提高的一部份,写点出来,哪怕是点滴,都是在证实大法,写给今人,留给后人。不能光是看别人的文章,我们也在其中,互相交流,互相提高,比学比修”。

就这样,我陆续的写了两篇,同修帮修改后投稿,网上也刊登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我破除不会写文章的常人观念,我想到一点就写出一点,在网上这个大平台上与同修交流。下面记述了一次营救同修集体张贴不干胶的事,说明正念正行的重要。

记得在奥运前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这一片整体配合的很好,大家一直坚持集体整点发正念,每天晚上七-八点,我们有两到三辆车,坐满了同修,集体发正念,清除当地的邪恶。集体发正念坚持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那时我们还集体发真相资料、光盘,一个小区接一个小区的发放,平时大家都花真相币。尽管那时当地的“形势”较紧张,每天从网上都可看到我们的城市里有不少的同修被非法抓捕和迫害,可是我们这一片一直稳稳当当的做着三件事,没有任何干扰。

有一次,得知我们相邻的地区,有几个同修被非法抓捕,我们这一片的同修决定协助相邻地区营救同修。记得一个晚上,我们这片的八个同修带了两百多张大的不干胶,开了两辆车到绑架同修的地区去张贴,揭露邪恶。上车我们就开始发正念,可是开车不久,我就开始冒大汗,头晕,想吐。因为是三伏天,三十多度的气温,开始我还以为是热的关系引起晕车。后来一想,不对劲,我是大法弟子,师尊早就给净化身体了,怎么还能晕车呢?一定是旧势力的黑手、乱鬼在干扰迫害我,让我出现这些假相来干扰我。我不能承认它,发正念解体、清除它,请师尊加持弟子,一定把要把营救同修的事做好。

到了目地地,一下车我就开始吐,同修们也都感到这个小区与我们平时发真相的小区不同。平时我们经常发资料的小区,因为每次发资料前我们都先发正念清场,久之就会感到那里很清净也很清凉,可我们刚到这就觉得这里的空间场很不干净,小区乱哄哄的,非常的嘈杂,也感到压抑。我们没有急于做事,先集体发正念,清理这里的邪恶因素,一直发了四十多分钟正念,才下车分工。事先有同修提前来这里,将这里的几十栋楼和派出所、国保大队的位置都画了详细的图纸,我们两个人一组,每一组都拿着分工后的图纸写着负责张贴楼栋的编号,整个地区,一栋不漏。

同修看我刚刚呕吐,就说:不行你就在车里发正念、等着大家。我想,我是干啥来了?我们是一个整体,同修有难能不管吗?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师尊告诉我们:“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一定做好我份内的事,请师尊加持。

我和甲同修一组,我们分在派出所附近,同修揭不干胶比较慢,我就负责揭,她就负责贴,我俩心态很正,一心救同修,一路贴,一路发正念。随着不断的张贴,我们感到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好了,周围的人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安静,我们就越贴越快。在做的过程中,我一点也不难受了,真正的感到师尊所说的:“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体会到了正念的威力,同时也又一次感到师尊时刻都在我们身边,时刻保护着大法弟子。

大家都顺利的张贴完,回到车上时,大家都感到这个小区的空间场比我们来时清净了许多。后来知道,第二天,小区的群众都看到了揭露邪恶的真相不干胶,那里的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的警察们也都看到了遍地的真相不干胶,起到了揭露和震慑邪恶的作用。由于被绑架的同修正念正行,加之外面的同修整体配合,被绑架的同修不久也都安全的回来了。

我们现在每天都出去救人,其实我们只要有救人的那个心,师尊就会把有缘人带到我们身边。师尊把增加威德的机会给了我们。正法已到最后,让我们抓紧有限的时间,多学法、修好自己,多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