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中喜得大法 魔难里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生长在北京的山村,同修说我讲真相嗓门大,老远就听的见,象清脆的铃铛一样,所以叫我山铃铛。这是我第一次到明慧网投稿,和同修们交流自己的修炼经历和体会。

一、疾病缠身求生存 得遇大法一身轻

我十八岁参加工作,在工厂里干了六年,累了一身病。为了保命,二十四岁时辞职被母亲接回家。当地的风俗是祖上要是出了“女儿坟”(指未出嫁的姑娘就身亡了)是非常不幸的,可能辈辈都会出女儿坟。为了避免家中出这样的不幸,母亲瞒着我偷偷叫人给我找婆家。我被嫁到一个多子的困难户为长媳。

常言道:“树挪死,人挪活”,我竟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可是生活还不能自理。小叔子多次向我推荐法轮功,我说我的腿都不能打弯儿,什么功都炼不了。

一年过去了,一九九八年底,弟媳叫我们到她家玩,我一進屋,看见满屋子的人在听录音,我扭头就往外走,弟媳一把抓住我说:“大嫂,你就坐下来听听吧!”我只好坐了下来,不一会儿我感到自己在转,我就问他们:“我怎么转起来了?你们转不转呀”?他们说:“你根基真好,刚来法轮就给你调整身体”。我也听不大懂,只知道是好事。多年我都没睡过好觉,可当晚回去睡的特别好。第二天我又去了,不一会儿我就开始难受了,有同修把我送回了家。回到家吐了好多,吐完很轻松。要是以前每次吐完肯定要难受好几天。就这样每天来听录音,那是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过了一段时间我也参加了炼功,可腿不能打弯,单盘都盘不上,我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才达到了双盘。汗水和泪水混合在一起,净化着我那业力满身的身体。很快师父使我的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走路象有人推的状态。

二、做好人志坚念正 反迫害母亲助阵

《转法轮》拿到手,字还没有认全,江氏一伙就与中共相互利用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打压。那时候我就知道师父是叫我们做好人的,做好人是没错的,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同老学员上了中南海,参加了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的壮举。九九年的夏天是一个非凡的夏天,我感到气氛越来越紧张,黑云压城城欲摧。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紧跟师父走到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中共正式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当时恶浪席卷全国,我和老学员又一起走向天安门、信访办和有关政府部门,希望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大姑姐怕我被抓判刑,两个小孩没人管,就给我下跪,不让我出去。我想这是情的干扰,就说:“你们谁也别管我,我跟师父走定了。”我多次去了天安门,多次被抓,他们把我监控起来,我成了公安抓捕的重点对象,我离开了家,到娘家住了。可是本村出了犹大,警察到娘家去抓我。我得到消息藏到二弟屋里,刚藏好警察就到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的老母亲進来了,她揪住警察说:“这是我当军官的儿子的屋,你進来干什么?你有证件吗?”那警察一下子懵了,灰溜溜的跑了。第二次警察来抓我时,我的母亲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

三、证实大法世间行 师父呵护平安路

我得法那年才三十五岁,可是在这之前已经月经失调了,得法不到半年,迫害就开始了,中共当局利用所有的国家机器诬蔑法轮功和大法师父,作为师父的弟子,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也就成了我责无旁贷的使命和责任。当时我怀孕了也没什么反应,整天东跑西颠的,饥一顿饱一顿的,没有一天平稳日子,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用山沟里的凉水泡方便面,吃完后拿着真相材料到处贴,墙上、电线杆上、山石上都是我们要贴的地方,印的材料贴完了,我就自己写。我们有序的形成一个整体,各自做着自己那一份工作。一次我被警察抓住,警察将我往车上一扔,紧接着扔上来一个男同修坐在了我的肚子上。我从来没有想到肚子里的婴儿需要什么照顾,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生,我的身体也不明显,天冷了大衣服一罩更没人注意。九九年阴历十月二十六,我和一位老同修做完证实大法的事回她们村去休息,我当时感到腰疼,老人就问:“是不是快生了?”我说不知道。她马上出去找接生员,可是接生员不在家,她急的团团转,一会儿接生员回来了,见她着急的样子,问:“是不是找我?”老人说快去我家。当接生员進门时,我的女儿已经半截身子出来了,脐带在脖子上绕了两圈。接生员马上把孩子接下来,抄起桌子上的剪子把脐带剪断,孩子哇哇的哭了,剪完之后才想起没消毒。说起来象笑话,若是没有师父保护,哪有我们母女的平安。

因为是第三胎,半个小时后,女儿就被抱走送给同修抚养了。我休息了十天后又投入了证实法的洪流中。那年冬天特别冷,我用手沾着带冰碴的浆糊往墙上抹,最后我的手都不能打弯了,我的月子大部份时间是在风雪中证实大法中度过的,没有师父的保护,哪有我这健康的身体。

四、身陷牢笼志不衰 正念救人出魔窟

学法中我认识到随师正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是我们的历史使命,所以我没有任何选择。只要是一个生命就都是我要救度的对象。我向自己的亲人和周围的人都讲明了真相,再去远方让那里的人了解真相从而得到救度,更远的地方的人我都不放过。在通过我讲真相后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人中,出现了很多神奇事:我的侄媳在山上给开发商做饭,我给她做了三退。有一天她在山上坐卧不安,心神不定,就请假回家,就在她刚离开二十分钟以后,山上发生了爆炸事故,在场的人都被炸死或炸伤了,她激动的直流泪,不知用什么话来表示对大法的感恩。邻居接受了我送的护身符,有一天赶着毛驴去捡柴,毛驴驮着上百斤的柴禾下山,山路十分陡滑,毛驴滑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到山下,他大喊:“法轮大法好!”毛驴又转危为安的稳步下走。

在被救度的生命中化险为夷的事太多了。我没有分别心,也不讲任何条件。一个刚从监狱里出来的同修,为了让她尽快的投入到正法的洪势中,我去看望她,可是他女儿把我出卖了。警察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我关進了拘留所。我正好刚刚学完有关坏事变好事的法理。于是我就整天发正念,近距离铲除拘留所里的邪恶。狱警来提审时,我说:“也别说你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我比你大,咱俩姐弟相称行不行?”他说:“行。”于是我就堂堂正正的给他讲大法怎么好,我的师父怎么好……。每次见面我都正念十足的给他讲真相。再加上外面的同修每天到拘留所外面近距离的整体发正念,六天后我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魔窟,又回到正法的洪流中。

正法已到最后阶段,我一定要走好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一修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