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丹东“六一零”与公检法近期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自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610”非法组织召开全国会议以来,丹东地区的“610”系统直接操控丹东地区的公、检、法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今年8月到9月,仅一个月内,他们就绑架了近20名法轮功学员。以下是他们近期所犯的罪行。

丹东市元宝区公安分局及其下属所犯的罪行

1、丹东元宝区广济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四名法轮功学员。2010年12月10日中午,东港法轮功学员李成从东港坐小客车到丹东,在丹东二院附近公共汽车站下车后,与丹东市内法轮功学员丛兰芝、李小红见面时,被丹东元宝区广济派出所早已埋伏在此的多名恶警跟踪绑架,并非法抄家。非法抢走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等。然后恶警又驱车到东港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淑花。丛兰芝、王淑花次日下午被放回家。12月14日东港李成的家人也被丹东广济派出所的警察给找去审讯。目前,李成仍被非法关押,李小红现在的情况不详。详细的迫害事实情况还在调查中。

2、丹东元宝分局步行街市场派出所恶警绑架61岁的法轮功学员杨秀英。2010年11月15日下午,杨秀英在步行街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元宝分局步行街市场派出所绑架,负责此事的是该派出所的警察滕建辉(电话:13542984333)。杨秀英现被非法关押在丹东看守所,家属几次去看守所都没有见到杨秀英。据说杨秀英被抓后为抵制迫害正在绝食。目前已经被关押一个月了,杨秀英现在生命安全如何,无人知道。

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与检察院所犯的罪行

1、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与汤池派出所及丹东纤维厂派出所、纤维厂社区绑架、构陷丹东市内法轮功学员邵长芬、邵长华。9月6日上午10点左右,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邵长芬和邵长华姐妹俩到汤池乡河深沟(音)亲戚家讲真相,被当时正在亲戚家串门的河深沟村的恶人(该村的治保主任。此人多次构陷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村里百姓人人皆知的坏人)碰上,此人将邵长芬和邵长华恶意举报到汤池派出所。

丹东汤池派出所姓王为首的几名恶警将两名法轮功学员当即绑架。当日下午五点左右,五名恶人到邵长芬家进行非法抄家。其中一人是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另一名是汤池派出所姓王警察,电话13841556308;还有一名丹东纤维厂派出所的警察和一名女警察。另一名恶人是丹东纤维厂社区书记刘玉兰。他们抢走电脑、打印机各一台,还有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法像等。

次日,两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到拘留所要求见人,丹东拘留所的人说只有抓人单位开证明才可见两名法轮功学员。9月9日两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到汤池派出所找到所长吕启铭要求放人,此人不答应,而且也不让家属见人。邵长芬和邵长华当天被关押在汤池派出所。当晚十多钟后被绑架到丹东拘留所非法关押。

而后,丹东市振安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与其下属汤池派出所、丹东纤维厂派出所和纤维社区等部门合谋捏造事实构陷、迫害邵长华和邵长芬姐妹俩,以其捏造的事实将邵长华、邵长芬非法起诉到丹东振兴区检察院。

2、邵长华、邵长芝的辩护律师被丹东振兴区检察院刁难。邵长芬、邵长华的家属为两名法轮功学员从北京聘请两位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然而,两名律师到该检察院去调查取证时,被检察院的人以各种方式和借口刁难和阻挠。两名律师进入检察院后,检察院的人拦住律师不让上楼。律师质问他们时,他们回答说:“今天有上面来检查的人,你们明天再来。” 两名从北京来的律师只好又等了一天。可是等到第二天律师和家人再去的时候,他们却说:“今天领导不在家。” 律师问你们领导什么时间回来,他们给律师的回答是:“不清楚”。

2010年11月23日,两位律师再次来丹东去振兴区检察院。查阅卷宗时得知:邵长芬、邵长华的案子已被检察院退回振兴区公安分局。两名律师没有接触上两名法轮功学员。邵长芬、邵长华现仍被关押在丹东拘留所。

依照法律,案子被检察院驳回,都是因为证据不足,与事实不符,不构成犯罪才被驳回。那么,即使这样,为何还不放人呢?更何况抓法轮功学员本身就是违法的。

3、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恶警暴力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闻忠霞。家住丹东桃铁小区的法轮功学员闻忠霞,女,55岁。2010年9月26日上午9点左右,一人推着自行车往外走。刚一出家门,迎面冲过来了两个恶警,什么话不说,朝着闻忠霞的脸就是两拳。闻忠霞的脸当即就被打青了。随后他们又把闻忠霞的自行车推倒。接着,又上来3、4个恶警将闻忠霞绑架到警车上拉走了。当时正好有闻忠霞单位的人路过,亲眼的目睹了这群暴徒的恶行。同时也听到了 “法轮大法好” 的高呼声。闻忠霞的家被抄,法轮功书籍、资料等被抢走。

闻忠霞被绑架后的具体情况还无法知道。但从这群暴徒绑架闻忠霞时的暴行,也可以知道他们对闻忠霞能干出什么来。十一后,有人看到闻忠霞的家人,得知闻忠霞被非法关押在丹东看守所。

在此次绑架之前,闻忠霞家所在的社区街道的人多次骚扰闻忠霞。大约在今年4、5月份,有一位姓史的女清洁工,领着桃铁社区的主任找闻忠霞新搬的房子。那个社区主任欺骗姓史的女清洁工说:“闻忠霞已经不炼法轮功了,但她在街道(名单上)有名。我们不认识闻忠霞,你领我们去认识一下,我们好把她的名字给抹去,以后派出所、社区等人就不会再来找她了。”这位女清洁工信以为真,就把这个人领到了闻忠霞家。

大约一个多月后,桃铁社区和“六一零”的人,两男一女到闻忠霞家,并且又派人将闻忠霞的丈夫从外地找回来,当着她丈夫的面,逼着闻忠霞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叫闻忠霞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说不写就把她抓起来。但闻忠霞回答说:“大法我一定要修炼彻底,要抓就抓吧。” 闻忠霞的丈夫被他们唆使的当即要和闻忠霞离婚。当时闻忠霞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儿子也在现场,他质问这几个恶人:“我妈妈在做好人,你们为什么要抓他?” 这几个人马上转问闻忠霞的儿子:“你也炼吗?你炼就不让你上大学。” 闻忠霞的儿子干脆的回答:“大学我可以不上,但是大法好,这是一定的。”

4、丹东振兴区公、检、法合谋构陷、枉判法轮功学员李华、孙艳、马叔华。近一段时间我们没有听到李华、孙艳、马叔华的消息,因为丹东公、检、法、政法委“610”合谋迫害法轮功学员封闭消息,将这几位法轮功学员关押9个多月之久。丹东振兴法院于2010年8月6日偷偷开庭审理,没有通知家人,当家人问为什么不通知家人时,法院却说她们是成年人,自己能辩护,讲了很多不讲理的话,2010年8月16日对三位同修秘密判重刑,分别非法判李华8年刑,孙艳、马叔华各3年刑。三名法轮功学员提起上诉。

丹东中级法院与其合谋,将三名法轮功学员维持原判。而后将孙艳和马淑华、李华非法送押沈阳女子监狱,三名法轮功学员因病重而被女子监狱拒收退回。振兴区公、检、法仍不放人,将三名法轮功学员再次关进看守所。目前三名法轮功学员仍被关押在丹东看守所。

5、韩暖、邓敏被迫害的事实。丹东法轮功学员韩暖、邓敏是8月31日被振兴区国保大队与汤池派出所绑架的。两名法轮功学员又被他们非法起诉到振兴区检察院和振兴区法院。至今仍被关押在丹东看守所。

胡小梅等四名丹东法轮功学员被入室抢劫、绑架。9月15日,丹东法轮功学员胡小梅、张姓法轮功学员和另外母子二人在家中看法轮大法书籍时,被太平派出所的恶警入室绑架。详情待查。

东港市公、检、法及所犯的罪行

1、2010年9月12日上午,东港市的法轮功学员郭运兰去本市长山镇亲戚家串门,给过路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郭运兰从亲戚家往回返的途中,被东港市长山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同时非法抄家,大法书籍资料被抢走。而后郭运兰被绑架到长山镇派出所。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亲自赶到派出所指挥审讯郭运兰。郭运兰没配合他们,恶警就将郭运兰非法关押进丹东看守所。丹东看守所的恶警与其合谋迫害郭运兰。郭运兰不穿囚服,看守所的3、4个女恶警一齐殴打郭运兰。郭运兰被关押迫害两个月,直到11月19日,郭运兰被迫害的阴部大出血,生命危急,被送到丹东妇女儿童医院抢救。郭运兰这才被他们放回家。期间,家人为营救郭运兰,在这些迫害者身上花掉了上万元的钱。

2、再看东港市公安局对张伟一家的迫害事实。2010年8月31日晚,东港市公安局在辽宁省、丹东市“610”的直接操控下,利用消防车云梯破窗入室抓捕法轮功女学员张伟,又有两辆面包车的警察在张伟家楼下,合计有几十人。张伟在亲朋好友的营救下走脱,没有落入他们的手中。随后,东港市公安局派人到处疯狂抓捕。同时派便衣、坏人在张伟家附近蹲守,跟踪张伟的亲友等。并在网上发通缉令悬赏通缉张伟。扬言要在一个月内抓到张伟。

然而,一个月内他们没有抓到张伟,更加气急败坏。把8月31日晚到现场营救张伟的亲友(有炼法轮功的,也有不是炼功的)都列到了抓捕名单上。2010年9月28日,张伟丈夫的两个弟弟孙小四、孙小五被他们非法通缉。2010年10月张伟的大女儿也被他们非法通缉。 10月19日,又把张伟的弟弟张良和孙小四、孙小五(未修炼法轮功)抓到公安局,逼迫他们签字。张良因不顺从他们而被关进东港看守所。孙小四、孙小五被他们巨额勒索后,以“取保候审”的罪名放回家。其间,孙小五被手铐铐了一天。绑架张良、孙小四、孙小五的同时,张伟的二女儿也被警察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问,同时还要把张伟年仅14岁虚岁的小儿子给抓走。面对这些没有人性的歹徒,张伟的丈夫愤怒的呵斥道:“孩子才14岁,你们要干什么?” 他们这才把孩子放手。张伟的姨夫张国斌也被他们非法提审了一天。张良在10月19日被关进看守所,警察在10月21日到张良母亲家去送刑事拘留证。直到11月13日张良才被放回家。张伟等人还在他们的抓捕、监视迫害当中。

3、东港市公、检、法联合陷害王春华。王春华是2009年2月22日晨被绑架的。2010年7月2日被东港市公、检、法以他们合谋捏造的事实,将王春华非法判刑7年半。王春华现已被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几个月了。

参与绑架夫妻二人的恶警是:东港市开发区公安分局的王辉、于明亮,还有尹高峰、孙庆芳、白颜庆、任大一。为制造迫害王春华的所谓“证据”,东港公安局及下属达到处心积虑的程度。恶警孙庆芳假装与王春华唠嗑,王春华抱着善心对他讲真相,尽心去挽救他。此时,孙庆芳趁机问王春华法轮功的真相资料是哪里来的?王春华怕他不守良知,再去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害人害己,就说,是从楼道里和自行车的车筐里捡来的。而就这句话也被写到迫害王春华的材料里,作为枉判王春华的“证据”。

公安局还安排下属乔装打扮,扮演小商小贩。恶警于明亮说:“你知道吗,我们从七月份就开始立案侦查你们。”恶警白彦庆很得意的对王春华说:“你还在黄海市场早市上买过我的桃子呢。”(此人化装成卖水果的)。

恶警于明亮、邹吉贵到丹东看守所对王春华多次逼供,强迫王春华承认某个手机号码是她的,还叫王春华承认给人发了多少条短信。王春华被逼得只说了一句话:“你要硬说这个电话号码是我的,那你就是在迫害我。”他们却在伪造事实材料上写着:“王春华承认某手机号码是她的。”(需要说明的是:法轮功学员发手机短信给世人,是为让世人了解真相,破除中共的谎言,是慈悲救人、大善之举。而以发短信作为迫害法轮功的证据恰恰是完全违法的)。

检察院的曲红玲找王春华核实材料,王春华没有说话也没有签字,曲红玲很不满,在非法庭审时,曲红玲指控王春华在他们捏造的所谓事实材料上签过字。 对此,在场的人听到王春华的解释,王春华说:“我签过一回字。当时的情况是这样:我只有小学文化,他们写的字我看不明白,他们念给我听。只有两三句话,听后我觉得与我没有关系,就签字了。其它那些话是后来他们(指办案人)自己添加的。”

丹东中级法院的法官田旭炎(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带一个“书记员”来丹东看守所找王春华核实材料,问王春华发短信的号码,王春华说那不是我的电话。书记员竟断章取义,去掉了“不” 字,歪曲写成:“是我的电话号码”。

凤城市公、检、法所犯的罪行

1、2010年11月15日,在凤城市政法委书记李洪全指使下,辽宁省凤城市宝山镇派出所李喜林和一名司机,到宝山镇法轮功学员姜凤丽家,欲绑架姜凤丽,说是上头点名要抓姜凤丽,送洗脑班。姜凤丽当时没在家。12月3号中午12点多钟,凤城市“610”头目孙孝斌亲自带领4、5名恶警闯入宝山镇法轮功学员关庆尧家,把关庆尧强行绑架到警车上。当时关庆尧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服。他们不出示任何证件、证据,也不给关庆尧和家人说话的机会。关庆尧的妻子反抗这群恶警无理抓人,被孙孝斌死死摁住。关庆尧被他们拉走。恶警说要把关庆尧送进抚顺洗脑班。整个过程只有10分钟左右。

2、2010年9月5日,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焦林、梁运成、曲善林、吴娟、孙忠琴在本市白旗镇民主村和自由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康庆东恶意举报。白旗镇派出所的姜君、曹德君等恶警将无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白旗派出所。当晚,在白旗派出所,姜君、曹德君等人对5名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毒打了一夜。9月6日早晨,白旗派出所恶警把这5名法轮功学员送押凤城看守所。当日,又把吴娟、孙忠琴非法送到丹东白房子看守所;把焦林、梁运成、曲善林非法关押在二龙山看守所。家人几次看人,都不让看。 吴娟的家人说吴娟身体不好,要求看看她,凶手曹德君不但不让看,反以凶狠的口气对家人说:“她自找的。” 为掩盖他们的罪行,他们不让任何人接见法轮功学员。

10月中旬,凤城政法委“610”与公安局合谋以其完全捏造的事实与罪名将5名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到凤城检察院,预谋非法判刑。同时得知:法轮功学员梁云成在残酷迫害中一只眼睛失明。但是凤城市“610”与公安局仍不放人。法轮功学员焦林在看守所被迫害得胃穿孔而休克。“610”与公安局这才将焦林放回家。

吴娟、孙忠琴、梁运成、曲善林的家属分别为4名法轮功学员从北京聘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11月23日9点30分,辽宁省凤城市法院对4名法轮功学员梁运成、曲山林、吴娟、孙忠琴非法开庭。来自北京4位律师为4名法轮功学员做了长达4个小时的无罪辩护。律师在辩护中明确指出:依据国家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原则,修炼法轮功、宣传法轮功是完全合法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触犯国家任何法律。相反,司法机关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和刑罚是完全违背宪法的。

整个庭审都是走过场,用法律的外衣来遮盖他们非法的恶行。其目的是欺骗百姓、欺骗国际社会。现今的中国,公、检、法根本就没有独立承办法轮功案件的权利,他们只是恶党“610” 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控、利用的可怜的工具。从立案、庭审到量刑所谓的办案过程,整个过程都是被中共黑手“610”一手操控的、一手导演的。面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律师、要求旁听的正义百姓和强大的国际社会的抗议和谴责,已经使这个导演者、无恶不做的中共黑手“610” 吓得魂不守舍。

11月23日上午8点左右,凤城法院的法庭内外到整个法院内外,全都布满了警察、便衣。法院门前与法院附近的公路、大桥上、新华书店里,四处都有便衣警察在晃悠,他们神情紧张,如临大敌,时刻窥视着路上行人的一举一动。

8点30分左右旁遮开始入庭。从法院大门口到法庭小门内,共设四道关卡,每道关卡由两名警察把守,走廊两侧分立两排警察。入庭旁听的人,按他们的要求法轮功学员家属只能进去几个人,且每个人全身都要被他们用“探测器”扫描,他们自己称 “安检”。其他家人、亲属及社会群众要求入庭旁听的人,均被阻挡在法院大门外边。有群众质问把门警察:“不是公开庭审吗?为什么不进去旁听旁听?”警察回答:“上面的命令。” 法庭上整个旁听席坐着的几十人,全是政法委“610”、公安系统、社区街道的人。法庭前面安有摄像机,对全场监控录像。生怕出现一点纰漏。为什么对这几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庭审如此恐慌?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迫害好人;他们知道自己在干着违法的事情;在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情。

在此,我们再次规劝这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能够理智的想一想自己的未来,不要再这样走下去。不要错过上天给你留下的最后赎罪的机会、挽救你生命与未来的机会。不要再为眼前那点儿利益丧失自己做人的良知,去迫害无辜的好人,成为千古罪人。毁掉你的生命与未来,同时还会祸及你的家人,大劫到来时,等待你的将是你无法想象的悲惨!那个时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希望你们珍惜法轮功学员对你们的规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