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市陈洪州遭“六一零”关押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四川省泸州市奇峰镇派出所无端绑架了当地法轮功学员陈洪州老人,泸县“六一零”(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将他非法关押在泸县石岗看守所,不通知家属。陈洪州坚信自己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无罪,并对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讲真相,慈悲劝善。

被非法关押五天后,陈洪州老人于十一月十七日回到家中。

一、遭绑架 派出所里劝善讲真相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这天,陈洪州老太太碰到他的老表,关心地询问老表的哮喘病好些没有,并嘱咐他继续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句平安吉言。一个被中共邪党谎言毒害甚深的老者诬告陈洪州,奇峰派出所警察赶来夺过她背的背兜,并把她强行推上警车。陈洪州抵制警察非法抓人,向围观群众呼喊:我没有错,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陈洪州被绑架到了奇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王志强对陈洪州进行所谓的审问。陈洪州善心的对他说:你不要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正法,是教人修心向善的。

王志强,三十多岁,奇峰镇专管宝藏那个街村的乡镇“六一零”人员,经常带人到宝藏骚扰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王志强深受邪党谎言宣传的蒙蔽与毒害,认为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犯法。陈洪州就对他讲:我们没有犯法,法律没有规定炼法轮功犯法,相反,宪法上规定的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我们没有犯法,讲真相无罪。

王志强强行抓住陈洪州的手强迫她签字、盖手印,陈洪州坚决抵制。

二、抵制迫害 证实大法好

当天,陈洪州被非法关进泸县石岗看守所。泸县“六一零”将陈洪州关押没有合法依据,没有合法手续,也不通知家属。陈洪州她坚信自己无罪,绝食三天抵制迫害,要求释放。泸县“六一零”人员严际却无理地说:拿钱。

严际把陈洪州包里的钥匙翻出来,拿去抄了陈洪州的家,还抄了她侄儿的家。陈洪州得知家被非法查抄后便质问严际:你们抄家是犯法的!

严际带着警察李延素一次、二次到看守所对陈洪州进行非法审问,转弯抹角对老太太问这问那。陈洪州就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再问了,不要设圈套,你们什么都得不到,问什么都无用。

陈洪州被非法关进看守所的第二天,严际带警察李延素又来到看守所,拿出拘留一个月的通知书叫陈洪州签字。陈洪州拒绝在拘留通知书上签字,并向他们讲述自己修炼受益的真相,证实法轮大法好。

陈洪州以前是疾病满身的人,患有甲亢、颈椎炎、胃炎、盆腔炎、肾盂肾炎等等,半边脸经常显浮肿……服了很多药治不好这些疾病,四肢还受过严重外伤,无钱医治留下后遗症,活的非常痛苦。坐个小凳到地里拔草,就干这点点活儿人都站不起来。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刚看了一讲大法书,就觉得非常神奇,从石洞镇回家七十里车程,回到家后身体轻轻松松,还干了一点家务。以往外出乘车二十里路都受不了, 回到家后立刻就要躺倒在床上。从开始修炼那天起直到现在,十多年来她再没吃药,挖土种菜这些活都能干了,现在看她这个六十九岁的老太太红光满面,身体硬朗。

严际,男,四十岁左右,泸县国安“六一零”人员,九九年中共与江氏集团相互利用开始迫害法轮功时,他就参与其中,当年乡镇迫害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他就在场,他自说那时就认识了陈洪州。这次陈洪州慈悲祥和的对迫害她的“六一零”人员讲真相劝善,真诚的希望他们能停止迫害,得到大法的救度。

三、好人得救 就是我的心愿

象陈洪州这样善良老人被关进看守所,看守所所长、狱警似乎还不太明白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这么大年龄了,非要出来做讲真相的事,他们就说:你认为炼功好就在屋里炼,不要出来。陈洪州就告诉他们:你不了解我们炼功人,炼功人是不应该有私心的,光光在屋里边炼只为自己好是自私的,我们希望更多人能够受益。

陈洪州为了告诉人们真相,曾于二零零四年遭非法劳教迫害一年零九个月。迫害,并没有让法轮功学员停止讲真相救人的脚步。这次陈洪州被非法关押五天,就在跨出看守所大门的前一刻,还对里面的警察讲真相。从看守所回家后,她去派出所找到王志强要回被他搜去的东西,并对王志强说:你抄我的家,干了违法的坏事。本来是你停止迫害弥补过错的机会,但你却没有停止还在加倍地干。

严际问过陈洪州:你去给人讲这些考虑过你自己的安危没有?陈洪州回答:没考虑。只要好人能得救,就是我的心愿。

四、家属要人 “六一零”搬出伪法律

陈洪州被非法关进看守所时,泸县“六一零”严际不向当事人出示剥夺其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据及合法手续,也不告知其家属,陈洪州的家人不知老人的下落,就到泸县国保大队找到严际要人。严际在那个电脑上查来找去,又抱出大卷书本,找出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依据,不是国家法律,而是“两高”(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文件,严际对其家人说,你妈以前劳教过,这是第二次被抓了,违反了什么什么规定,就该怎么怎么处罚。陈洪州的家人一看文件就觉得很奇怪,便问:我看这文件上面就没有“法轮功”三个字嘛。文件上的“邪教”就没指定说是法轮功嘛。严际却胡搅蛮缠。

严际用 “两高”文件、“邪教”之说糊弄家属,其家人不服,就说:法轮功本来就是好的,就是没的错的。我妈原是病坨坨,炼了法轮功一身的病都好了。我们下岗人员,没的钱给爹妈吃药,十多年来我妈没问我们要一分钱医药费,我们觉得法轮功就是好。

其实,这个“两高”文件偷梁换柱冒充法律一事,在中国法学界造成荒唐的笑柄。国家宪法从未禁止中国人民修炼法轮功,更没有把法轮功定为什么教加以取缔;国家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合法,揭露迫害无罪。

许多正义律师在法庭上公开为法轮功学员作公正的无罪辩护,当众揭穿中共当局把“两高”文件当法律的丑事、败事。中共授意“两高”私自制定与宪法相悖的文件作为迫害法轮功的依据,十一年来将几十万法轮功学员判刑、劳教、非法拘留、投进了监狱;几千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致残;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活生生的摘去了器官……“两高”的文件打着法律的幌子掩盖着滔天的罪恶,同时,这伪法律也的确蒙骗了许许多多可怜、可悲的还在参与迫害的警察、政府官员等。

所以陈洪州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们说:你们干迫害法轮功的事是在犯罪,你们想过没有,谁在违法?你们把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好好看看吧。

迫害法轮功不得人心,制止迫害的正义之声来自全球。十一月十七日陈洪州的家人来接陈洪州老人回家,严际对其家人说:别打电话了,局长的电话都打爆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