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现矛盾时、在帮助同修时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将最近一年多自己在做好三件事过程中的一点心得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在近一年多来通过学习大法明悟法理后,感到后期修炼的更严格。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不在法上就达不到大法弟子的要求,通过学法也明白任何一颗人心都不能带到天上去。师父说:“因为有这些心哪往往也会反应在你的修炼中、生活中,你在不同环境的言行,甚至你平时的一思一念也会反映出来。你被常人心带动了,在那一瞬间,或者在那一会儿,在那一件事情上,你的行为就等于是常人。你经常不能按照大法弟子、修炼人的要求去做,那不就是常人吗?”(《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所以自己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在常人社会中,在修炼中,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把人心、执着、观念去掉,按照法的要求做,同化大法,才能更好的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圆满回归。要完全做到“时时在法上,处处修心性”不是很容易,但在修炼中这样来要求自己,会使自己少走弯路,更能勇猛精進。在这里写出自己在不同情况下遇到的问题中按照师父的法指导,把握住心性,将事完善好的一点心得体会。

当同修中出现矛盾时把握心性

同修们在整体配合证实法做好三件事中,免不了有很多往来。毕竟是人在修,在往来中就会有人心的摩擦。在这些摩擦中也正是发现自己人心、去掉人心的好机会。如果人人都能及时按照师父讲的法,在矛盾中向内找修自己,问题很快就会解决。但人心很难去的时候,事情就会变的复杂。前段时间,我们几位平时常往来在一起配合做事也比较熟悉的同修,突然出现矛盾了,矛盾双方激化到一下子断交的情况。矛盾中的一位同修是做生意的,她在同修中卖东西,价格很高。我们很多同修都觉的这个同修法理解的好,学的好,也愿意多与她接触,能够有更多机会交流提高。因此同修中也有人不管价格多高,照顾她的生意。她也就不断的把东西卖给想接触她的同修,有位同修不好推脱长期买她的东西,也不断给钱与她做证实法的事,她也不断在有些事情上要她付钱。后来这个同修感到经济支持不下去了,家里人发现她大量花钱也对她不满,她心里有了怨,将做生意同修怎么赚了她的大钱说了出来。并去追查她付出去让做证实法的钱的去向,引起了双方矛盾。这个矛盾出来在我们这群同修中引起了关注和反响。

我按照师父讲的法查查自己是否有利益心、有求之心、崇拜心。因此就很冷静的看待此事,没有去愤愤不平。我们几个同修一起交流了此事(做生意的同修远,没有在一起),大家也很快理性的认清此问题实质,包括那位同修也很快摆平自己的怨恨心。但是没有几天做生意的同修向另外的同修(我们也很熟悉)讲了此事,这个同修找到我问到底怎么回事,当她知道是利益上的事后,她对做生意的同修赚高额钱认为不对,想去找她说,问我管不管?我明白这个同修动了人心,就把自己在理解做法与她交流,她也清醒了,打消了去兴师问罪的念头。

处理好夫妻之间的矛盾

我和丈夫都在修炼。两个人的个性差距很大,他不太爱管事,性格开朗的象个大孩子。我比较认真,对什么事情总是要求高一些,所以在一起生活常出现矛盾。我对自己看不惯的或者不如意的总是指责或者要求他,表面说是提醒他,因此他听着不舒服,不接受我的意见,说我说话不好听,我就心里怨他固执,喜欢听好听的,那么重的人心,那么多坏习惯不改,还为他修炼着急。在学法时我明白了自己的状态不符合大法,象旧势力一样“都想要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北美巡回讲法》)。我意识到这个东西对大法修炼者是要特别注意修去的。也意识到去指责他人、要求别人,老看别人不对处还隐藏着看不起别人的妒嫉心和自高自大的心。所以就开始时时注意修掉这些坏东西,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指责、要求他,就修好自己。意识到自己缺少女人的温柔,说话太生硬,表现的象个女强人。这些都不符合大法标准要求。

师父说:“男的属于阳刚,女的就属于阴柔,刚柔相合在一起,保证是非常和谐的。”(《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当意识到这些变异的东西后我就注意在法中归正,说话语气开始变的轻柔,丈夫还不知道我在有意改变自己,还开玩笑说我是不是要求他干活才说话那么好听。当然玩笑中气氛很好,他也乐意在很多事情上与我配合了。两人矛盾和摩擦大大减少,我也发现没有我对他的指责干扰,他修炼進步很快,法理也明白的越来越多。我也体会到同修一部法,有师父在管,我们都修好自己,确实都修炼提高的快。

教同修技术时注意修心性

我去年掌握了手机讲真相技术,能编制短信、处理语音、编制彩信和整理电话号码,随着这个讲真相项目的日渐成熟,不断有同修参与。我也就自然成了指导者。自己真正出去用手机讲真相的时间不多,大部份时间在为同修服务。在教同修的过程中也不时碰到心性上的考验。

有一位同修快六十岁了,从来没有用过手机,教她时很费劲,总是做了这步下一步就不知怎么做了,我心里有时就着急起来,她就更不知道怎么做了,弄的她很紧张。我意识到这是我的人心出来了,干扰了同修,因此赶快抑制,鼓励她不着急,说这次回去好好练习一下,下次再教,我坚守住耐心,抑制急躁,陪她几次出去操作,她终于学会能够自己独立做了。

另一位同修怕心很重,她初次找我学的时候,眼睛左顾右盼,一会儿说那里有辆警车,要赶快离开;一会儿说那边有个人老看(她觉的那人在看她);我看她心神不定,根本静不下心来学,当时给了她简单的操作说明,她就说回去自己照着学,然后再来找我。

法中要求我们看到别人找自己,我冷静下来想了想,我并没有怕心,那今天是怎么回事?我悟到同修间不能只在技术上交流,只是做事,心性上也需要互相交流提高。讲真相效果与心性很有关系,她这种状态怎么做的了、做的好呢?我就坚持说:“你不要走,我今天就把你教会”。她犹犹豫豫,说自己笨,哪能一天就学会了呢?我领她到了另一个地方,没有马上教她,我明白我们的修炼是直指人心,今天必须解决她心性的问题,首先把她的心稳下来。我就与她交流,谈了自己从法中悟的道理。

师父说:“人的一思一念,一点点的想法,都不会错过众神的眼睛。”(《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说你有怕心,你觉的别人看你,你越有这个心,另外空间的神就越要给你安排一些让你怕的事出来。我们做事不是人在看,是神在看。她意识到了自己的怕心,说自己的心不对头,因此就不坚持走了。我当天教她时很专心,再没有左顾右盼的了,结果半天多时间就把她教会了,她非常高兴,没有想到自己学的这么快。她回去后就自己独立做了,她告诉我第一天出去用手机发短信,心里怕的很,紧张的要命,身上抖的好厉害,她对自己说,怕什么?又没有做坏事。然后就感到缓和一些,第二天出去还有些怕心,但比第一天情况好多了,第三天就基本正常了。我为她的提高十分的高兴,后来她还教了其他同修用手机讲真相。

结语

时时在法上,处处修心性,真能完全做到,修炼状态一定非常好。我虽然提醒自己要尽量做到,但有时还是有些意识不到的执着、观念、人心在左右自己,在法理上的内涵也明白的不深,这就要靠自己多多静心学法。成为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明白了自己的重大使命和责任,珍惜万古机缘,我必须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