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当作修炼人 把同修当作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和家人由于学法不深,虽深知大法好,但由于怕心已经基本放弃了修炼,我们举家来到了另外一座城市,完全陷入常人之中。但是大法真的已经在自己的生命里深深的扎下了根,在常人社会中随波逐流时,仍然念着大法,而且经常通读《转法轮》。二零零五年六月一位素不相识的外地同修与我们联系上,我们才知道了正法的進程,才知道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这一切看似机缘巧合,后来才悟到是师父慈悲,看我们还有一颗向善的心,做了这样的安排。更为幸运的是,这位老同修的女儿还是位技术同修(以下称甲)。就这样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我们顺利的盛开了一朵小花——办起了真相资料点。

一、关于家庭资料点的一些体会

资料点建立之初遇到了很多干扰,我和家人同修对很多法理都不是很清晰,都是甲同修独当一面,克服重重困难,默默为我们提供一切方便,甚至装订用的书钉都是她送来的,可同修总说是师父的安排。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师父在看护着弟子,为我们安排了最好的一切。后来,我无意中的一个操作竟然使系统失常,甲同修不得不从新为我安装系统,这样我就有了学习的机会。就在这时,我被小同修用A4打印纸叠的飞机戳伤了眼睛,不停的流泪,根本无法睁开,当时看着受伤的眼睛心里还有些不稳,同修告诉我是干扰,等我眼睛好了就教我安装系统,并送来了有师父讲法的mp3让我听,结果当天晚上眼睛就好了。

我很顺利的学会了安装系统,并按照同修的要求做好了笔记(在此建议学技术的同修要主动做好详细的笔记,这是独立运作资料点的一个保障)。后来证明,学会安装系统,是我在技术上独立安全运作资料点的关键之一。

一直以来总觉的神迹与我无关,那是精進的同修才会发生的事。现在回忆起来,其实不然。我的第一台打印机特别好使,从未出现过问题。但是有一天红色墨水怎么也打印不出来了,只好拿去维修(当时的修炼状态还处于对技术的依赖较多)。经过检测,维修人员说机器太老了修不好了,我坐在车上抱着打印机难过的想:你是证实大法的法器,就这样结束使命了吗?我相信打印机没问题,结果回到家里一试,果然一切正常了。

哥哥经常搜集电话号码,由我来整理后用站内邮箱发给明慧,每次都很顺利。但是有一次操作了近二十次都没有成功,是干扰吗?向内找也没解决问题。那就改用网页投稿吧,一打开word文档才发现我忘记填写区号了。向内找,我发现自己对救度众生的事没有慈悲心,所以不够用心,也达不到应有的神圣状态。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每当遇到技术上的困难非常着急又无助的时候,只要想到师父的法:“难行能行”(《转法轮》),就会增添无限力量,信心倍增,静下心来向内找,最后都能解决问题。其实我的法器,真的主要受我的修炼状态影响,我精進时他们就好使,我状态不好或者把做资料当任务完成时,法器就会出状况。当我有怕心,或留恋动态网常人新闻时,突破网络就不顺利。现在看来,我的法器也在提醒我修炼中的不足呢。家人同修也会帮助发正念并提醒我向内找,可我总是不服气,反而让家人向内找。做资料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还有很强的显示心,比如学会一样技术,或做出了漂亮的资料,总是在心里想象着如何向教我技术的甲同修炫耀,我今后还要努力把这个执著心完全修去。

二、修去对技术同修的依赖心

技术同修甲一直在外地,这些年我们一直获得她的技术支持,包括为我们邮购墨水和可打印光盘等。但是今年跟她的联系一直不顺利,后来得知她被病业干扰。我想,同修修的那么好,自己会解决的。这种对同修崇拜的心理和依赖心(有一段时间技术上有困难时首先想到求助她,而不是向内找和求助师父)也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加重了对同修的迫害。大概在今年的六月初她的母亲打来电话要我们帮助发正念,因为甲同修被迫害的已经非常虚弱,瘦的脱了相,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多么好的同修,无私的为同修提供技术帮助,讲真相劝“三退”做的那么好,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呢?可修炼是严肃的,同修说甲长期学法炼功发正念都不能保证质量,结果被旧势力迫害的无法做三件事。当我归正自己决定去异地帮助同修甲时,奇迹般的立刻能与同修取得联系了(在此之前好长一段时间无法联系上同修),终于见到了甲同修。

我刚到她那的时候,还有一位乙同修在那等待甲同修帮她解决技术问题,但是甲同修的身心当时正处于痛不欲生的状态。通过当天晚上与之交流和向内找,第二天陪她学法发正念,第三天甲同修正念很足,状态好了很多,在电脑前坐了七个小时为乙同修解决了技术问题。从她们的谈话中得知,其实乙同修在此之前有过多次向技术同修丙(据说丙同修当时也是修炼状态不好需要调整)学习的机会,但是从没有做过笔记,出现问题就找那位技术同修丙问,所以至今基本技术问题仍不能独立解决。我当时在心里抱怨乙同修,占用了甲同修那么宝贵的学法发正念的时间。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一味的索取呢?我离开甲同修前,她同样用了很多时间为我存了一些最新的视频文件和工具。而且当时她还要为另外一位同修刻录神韵光盘……

一个技术同修的修炼状态,关系到与之联系的资料点的正常运作,進而影响了整体救度众生的质量。就在技术同修最需要大量学法发正念归正自己的时候,由于我们的依赖心加大了同修的魔难,什么是依赖心?不就是一颗私心和安逸心吗?怕浪费自己的时间,怕麻烦,怕这怕那等等。希望大家珍惜这万古机缘,精進起来,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修去对技术同修的依赖心!

三、把家人同修当作修炼人,否定旧势力干扰

我从小就生活在一个不和睦的家庭,争吵打闹是家常便饭。说来惭愧,修炼后也没有大的改观。尤其是我们二零零五年从新走入修炼后,母亲突然对父亲修炼前犯的错事旧事重提,并且经常歇斯底里的发作,因为大家都没有正念而经常打的不可开交。我觉的心理承受已经到了极限,我就使劲打自己的耳光来发泄。

通过学法,渐渐的我们有了正念,我们认识到,是那些旧势力有意让我们乱起来,怕我们形成一个整体,并以此来达到毁掉我们的目地。师父说:“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大法弟子修炼中肯定会有矛盾反映出来。如果都不能向内去找,不管你是一家人,还是同修之间,都会使矛盾不断加大,拖很长时间关也总过不去。怎么解决?都得向内找。谁能先做到,就会使这些事情出现缓解。都能做到,就解决了。”(《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我茅塞顿开,家人同修之间发生矛盾时,不能严格的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看待,而是当作亲人之间的矛盾,也是修炼提高的一个障碍。那我就先做到向内找吧。通过向内找,发现自己其实就是放不下对家人的情,另外我还有一颗隐藏的私心,我认为母亲如果不旧事重提一家人就会相安无事,所以经常怨恨和训斥他们,没有做到象师父说的那样去同情她帮助她,而是向外看,执著于母亲的执著。

后来,父母再发生矛盾的时候,我不再卷入其中,尽量做到不用人心用情来辨别是非,偏袒某一方,指责另一方,从而缓解了矛盾。通过学法,父亲也渐渐扩大了容量,并且开始重视发正念清理邪恶对母亲的操控。母亲也渐渐增添了正念,明白了是邪恶的旧势力利用了她的执著,从而达到毁掉她的目地。

这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这条弯路我们跌跌撞撞走的太漫长了。我们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炼,浪费了好多宝贵的时间,耽误了救度众生。虽然还是不断有矛盾出现,但是父母现在已经能够互相配合一起发资料救度众生了。在以后有限的日子里唯有精進实修,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以报师父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